1001、真正压轴拍品 - 圣武星辰

1001、真正压轴拍品

黄皮葫芦是盛放的器具,李牧猜测,这并非是流云无锋的安排,而是当初不死天帝的器物,所以剑君才会说,葫芦上沾染着斑杂的帝气,很可能是沾染了不死天帝的气息。 这种气息,也就只有剑君这样的帝者,才能将其抹除。 很快,剑君祭炼之后,重新将葫芦递给了李牧。 黄皮葫芦的色泽越发明亮,像是黄金一样。 “这葫芦用来装载,实在是浪费了,我送你一个酒**子,你来装载,这葫芦用来养剑养刀都合适。”剑君又递给李牧一个琉璃**子,模样看起来像是地球上的啤酒**,体貌略小一些,后天炼制,不过第一剑仙出手,也不是俗物。 李牧也不客气,接过来,将养器葫芦中的两朵转存入这酒**中,然后将四刃伤神刀、锈剑以及他身上所带的各种兵器,都一股脑地装入到了这黄皮葫芦里。 关于养器葫芦的使用,其实很简单,这种先天宝贝会自动运转,犹如一个母胎炼器铜炉一样,时时刻刻地吸收天地之间的灵气,孕养其中的刀剑。 “这东西,可以养活物吗?”李牧好奇地问道。 剑君道:“有人曾经也有如你一般的想法,后来也尝试了。” “结果呢?”李牧迫不及待地道。 剑君道:“成功了,真的养出一头大妖,然后把主人给吃掉了。” “……”李牧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剑君又补充了一句,道:“再后来,那头大妖,成帝了,就是如今的妖族中的一位妖帝。” 卧槽。 李牧吓了一跳。 养出来一头妖帝? 如果没有被反噬的话,那岂不是可以驱使一尊妖帝?这个养妖人也够倒霉的。 “好了,我继续去看棋谱。”剑君转身又回到了里间。 李牧也没有太客气。 有剑君在身边,还有谁有资格在自己面前装逼? 统统打倒。 这一次就是为了防止万一,李牧才提前邀请剑君前来帮忙,果然还是派上了用场了。 至于是谁派那灰发疤面老者来刺杀自己,已经不重要了。 王诗雨的魂魄收集齐全,李牧现在想的只有赶紧回到紫薇星域,复活王诗雨,原本他以为这是一个漫长的过程,谁知道比预想的顺利了许多,而且那张不死天帝留下来的暗金色纸片上,写了如何回到紫薇星域,简直是万事俱备,东风也起了。 李牧掐指算了算时间,自己赶回去,将王诗雨复活,再回到混沌领域,也来得及代替道宫参加圣战。 现在就等青牛道人拍卖结束,一起赶回道宫了。 …… “嗯?老慕的命牌碎了?”薄嘴唇的紫袍年轻人猛然面色一变,浑身一颤。 “大哥,怎么了?”弟弟随口地问道。 “无事。”紫袍年轻人眉头皱起。 老慕的实力,他是知道的,便是道尊境的存在,也不是对手,已经踏入了天尊境,非常可怕,就这魔山地下城中,明面上来说,也就只有龙王会的几位当家可以稳吃,莫非是这一次分赃会,暗中来了什么了不得的高手? 那也不至于啊。 只是让老慕去杀那个狗屁而已,又不是主动去招惹别人,为何会这样? 命牌破碎,人肯定是死了。 现在也不好追究了。 “赵兄,除了什么事?”一位手持白纸扇的年轻人,微笑着问道。 这人剑眉星目,冲唇齿白,面颊丰盈,极为英俊,是李牧离开之后,才来到紫袍年轻人的贵宾坐席上的,身份尊贵不一般,紫袍年轻人兄弟两个人,都对其颇为尊敬,尤其是薄嘴唇紫袍哥哥,更是一改之前的倨傲,姿态摆的很低。 “师门一点小事而已,不劳李兄挂齿。”薄嘴唇紫袍年轻人道:“实在是没想到,李兄竟然也会来分赃会,我赵无极能够招待大名鼎鼎的剑君传人,真是脸上有光啊。” “是啊是啊,我大哥一直都说,当世剑修,唯有剑君前辈,堪称无敌。”不成器的弟弟赵无欲连忙拍马屁。 姓李的剑君传人轻摇折扇,自有一种剑仙无拘无束的风流,闻言,淡淡地道:“过奖了,家师常言,天下之大,能人辈出,翻过一座山,还有更高的山。” 他对于这赵氏兄弟,其实也并不是很熟络,不过,对方乃是一个历史久远,本以为已经覆灭,但却重现江湖的剑道宗门的传人,而当年剑火宗的确是有一些手段,李玄君自幼拜师藏剑海,天赋卓绝,才德兼备,被剑君选为传人之一,一心想要见识天下剑法,对于剑火宗的剑术,颇为好奇,再加上赵氏兄弟尤其是赵无极的刻意结交,所以才与两个人看起来熟络。 这一次也是碰巧了,李玄君临时起意来观摩分赃会,结果没有买到贵宾票,正好遇到赵无极,所以特邀进来了。 “公子,我们需要的拍品出现了。”一名戴着深深斗笠的侍卫小心地提醒道。 这时候,场中拍卖的乃是一柄长剑,名为,正是当年剑火宗主的随身佩剑,赵无极亲自来参加分赃会,就是为了此剑。 一番争夺之后,最终赵无极以五万仙晶的价格,将这柄神剑拍到了手中。 赤炼剑在手,赵无极的脸上,浮现出了轻松的神色。 老慕死了也无所谓,反正到手了,这一次的任务完成了,师父也不会责怪,更重要的是,终于与剑君的传人搭上了线,这意味着日后宗门的计划,就会变得顺利很多。 就在这时,这一次的分赃会,终于快要到尾声了。 白色剑士服的飒爽女拍卖师高声地道:“诸位,接下来,是本次分赃会最为压轴的一件至宝,相信有很多人,都是为这件宝物而来,请看……” 一个魁梧瘦高的身形,从远处通道中缓缓地走来,到了场地中央。 这是一个一头乱发的老人,头发胡乱地披散,奇特之处在于一半黑,一半白,黑白泾渭分明,不只是头发,就连眉毛、胡须都是如此,看起来特别怪异。 看到这人出现的瞬间,全场一阵惊呼。 很多人都认出来了此人的身份。 “安静。” 老人开口。 会场瞬间像是被人按下了静音键一样,立刻安静了下来。 因为这个老人,乃是魔山地下城的掌控势力龙王会的二龙头独孤残,一个纵横四方杀人如麻的恐怖存在,传闻很早年间,就已经是天尊巅峰,一只脚踏入准帝境界了。 平日里,潜伏在地下深渊中潜修,很少露面,整个龙王会的运作事宜,都是独孤残负责,在大多数人的眼中,的凶名,甚至还在之上。 “最后一件拍品,当然不是老夫。” 独孤残用没有感情的声音,开了一个冷幽默。 当然现场没有人笑。 “这件拍品,非常不一般,只有少数有资格的人才事先知道,不过,但在场的人,如果有兴趣,也有这个财力的话,都有资格,参与竞拍。”独孤残的声音像是机器合成一样,没有丝毫的人类感情一样。 说着,他手心一展。 十枚光点在手中浮现出来,金光灿灿,似是天上星,又如水中金,颇具梦幻色彩,令人一看之下,就情不自禁地地被他们吸引,而真正在在场所有人都心中震颤的,并不是这种梦幻般的光辉,而是这十枚光点散发出来的丝丝缕缕极为清晰地帝道气息。 “十张破界图,可以指引前往不死天帝传承隐藏之地,原本共有十二张,其中两张用作酬金,请虎族神帝,尸族老祖两大帝君鉴定,真品保证,诸位,起价十万仙晶,可以开拍了。” 独孤残淡淡地道。 “什么?” “这是真的?传说之中,不死天帝陨落之前,留下的破界图,据说可以指引通往,还以为只是人云亦云的传言。” “天啊,没想到分赃会上,竟然爆出这样一个惊天消息。” “不算爆,各大种族的圣地,应该是都知道了,提前有所准备。” “为什么不提前放出消息?” “这……我们也只能看看而已了,就算是有十万仙晶,也不敢拍啊,真拍到了,匹夫无罪怀璧其罪,到时候,死都不知道怎么死。” 会场中的喧哗惊呼宛如山呼海啸。 这一次,就算是独孤残的名号,一时之间也镇不住了,委实是因为这个消息,太过于惊人可怕了。 “什么?” 赵无极的面色大变,旋即眼中绽放出炙热之色。 竟然还有这种神物压轴? 随便一枚破界图,都可以秒杀之前任何一件拍品吧。 就算是赤炼剑也比不上啊。 “师父,莫非您等的是这件……”疏影师姐也看着自己的师父,她之前想不通为什么师父要来参加这一次的分赃会,一直都没有参与竞拍一直等到了最后,难道是师父她早就知道了会有不死天帝破界图出现? 中年美妇道:“只是试一试运气,不见得可以拍到。” 雷藏把玩着手中的**子,神色也是微微愕然,此时,一个身形佝偻的老人缓缓地走来,坐在了这个贵宾席上,揭开了帽衫,露出一张雷藏非常熟悉的脸。 “师尊?您怎么也来了?”他一惊,旋即突然意识到了什么:“您已经知道了……” “你来拍,”佝偻老人道:“不惜一切代价,也要拍下一张破界图。” 一直都处于沉默之中像是隐身一样的碧言,脸上露出一丝微笑:“终于等到了……” 另一边,一只白色萨摩耶一样的大狗,人立起来:“汪,这就是你要拍的东西,不死天帝?这个已经过气的家伙,最近很热啊,到处都有他的消息,是不是有人故意炒作啊,听说他的传承是铸器,练好了,连变形金刚都可以锻造出来?那我们岂不是可以锻造很多好玩的玩具?” 狗旁边一个年轻人道:“就怕咱们带的仙晶不够啊,兽皇宫的仙晶,大部分都被我拿去发电了,最近手头很紧啊。” 李牧原先所在的坐席上,青牛道人的神色,也变得凝重了起来。 他等的拍品,终于露面了。 来自于各大圣地,人族军部的真正大佬,以及诸多平时鲜少现身的巨头们的,脸色也变得认真了起来---- 这样的,今天一更,明天三更补上。 最近更的太晚了,调整下作息,加上今天偏头疼犯了,像是炸了一样疼,今天早点睡,明天早点更

上一篇   1000、养器葫芦

下一篇   1002、七大流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