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3、暴富 - 圣武星辰

1003、暴富

小档头察言观色,直接道:“【不思蜀楼】选择的方式,是群战,各自广邀好友,不限人数。” 这是秃头大当家等人的算计,反正李牧看起来势单力孤,而【不思蜀楼】在魔山地下城中的各种经营,以及在北市上可以买到很多的杀手魔头之类的,在数量上,完全可以碾压李牧。 但是现在,却是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 数量有什么用? 人家李牧只需要一个外援剑君,一剑之间,就可以将他们完全斩灭,不管是多少人,都是送菜送死。 那可是天下第一剑仙啊。 李牧看向秃头大当家,道:“哦,正合我意,群战什么的,我最喜欢了,哈哈,毕竟我能抱的大腿很多,大哥二哥三哥……” “我错了。”秃头大当家没有丝毫的犹豫,不等李牧继续数下去,直接就很光棍地低头了:“我们【不思蜀楼】认栽了,愿意缴纳罚金,代替约战。” 没办法,李牧数的是什么?是藏剑海最大的几柄流氓剑的名字啊,要是这六个人集合在一起,别说是他们【不思蜀楼】,就算是整个魔山地下城,都得跪下吧。 “哦,罚金啊。”李牧淡淡地道:“我在分赃会上被人抬价,花掉了八万仙晶,哎,肉疼啊,想一想都觉得后悔。” 秃头大当家道:“我们愿意缴纳八万仙晶的罚金。” 李牧又算了算,道:“我大哥剑君的出场费……” “八万之外,我们愿意再补五万,算是对这次无礼的赔偿。”秃头大当家在这个时候,展现出来了身为老大壮士断腕的果断,出手很是大方。 李牧哦了一声,又道:“那我被你恐吓的精神损失费……” 秃头老大道:“我们愿意再补偿五万……公子,这是我们【不思蜀楼】这么多年全部的积累了,如果公子还不满意,我……只能把这颗脑袋割下来给您了。” “要你的脑袋干什么?你长的这么丑,怪恶心人的。”李牧道:“好吧,那暂时就这样吧,赶紧交割清楚,再强调一句,千万不要勉强啊,如果觉得心疼仙晶,完全可以用决斗的方式解决嘛。” “不勉强,不勉强。”秃头大当家满脸是汗地道。 所有不思蜀楼的人,心在滴血。 但是,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 现在是自己的脑袋悬在别人的剑刃前,要是不认怂,一旦真的上了决斗场,天下第一剑仙的剑下,管你什么大当家二当家,什么魔头杀手,都得死。 死了,就什么都没有了。 青牛道人在一边看着李牧有些无语。 周围其他人,看着李牧的笑容,简直就像是看着一个摇着尾巴的小恶魔一样。 【不思蜀楼】的遭遇简直是凄惨啊,原本只是老四‘肉山’逞强惹到了不该惹的人,只要认怂就完事了,结果秃头几个非不服,再度挑战……更惨。 一口气赔出去十八万仙晶,只怕是这些年的积蓄都已经快要底朝天了吧。 惨! 所有人都死死地记住了李牧的相貌。 这个人,从此上了各方绝对不可招惹排行榜的第一位。 仙晶交割非常的顺利。 李牧也没有想到,自己一下,又变成了一个富豪。 这种一瞬暴富的感觉……真他娘的爽。 秃头大当家等人缴纳了仙晶,一脸死了孩子一样的表情,迫不及待地离开了。 剑君与【狂龙一声笑】的交流,也早就已经简单地结束了。 这两个人之间,本无什么交集,且认真论起来,【狂龙一声笑】在剑君面前,不论名气还是地位,都是差了一格,如不是地主之谊的话,只怕是连在剑君面前说话的资格都没有。 回到客栈房间里,李牧的心情略微好了一些。 “唉,本来都想要走了,结果非要有人送钱来。”李牧拿出五万仙晶,交给青牛道人,道:“见者有份。” 青牛道人连连摆手道:“不不不……” 李牧直接道:“是兄弟就拿着,别和我这么见外。” 青牛道人于是接过去。 李牧又分了十万仙晶,屁颠屁颠地送进里间,道:“大哥,请其他几位哥哥喝酒。” 剑君看也没有看就收下了。 天下第一剑仙就是这么豪爽,不管是对别人,还是对自己。 一盏茶时间之后,李牧等人收拾好行装,离开魔山地下城。 这一次星宿魔山之行,除了青牛道人没有拍到目标之外,其他目标都实现了,李牧更是大获丰收。 唯一尴尬的是,一直到他们离开时,羽族【黄金公主】和那名叫做凌君霜的女子,都没有等到家人来赎,羽族因为疆域太远,所以赶不及倒是在情理之中,凌君霜的家人亲友没有赶来,却是在预料之外。 这样两个绝色女子,留在魔山地下城不啻于把胡萝卜留在一群饥饿的兔子中间,凶多吉少。 李牧无奈,暂时就把这两女也带回道宫了。 …… …… 星宿魔山外围区域,一片冰原,千里冰封,万里雪飘。 山舞银蛇,原驰蜡象。 “唉,真可惜啊,准备不足,没有拍到破界图。” 赵无极心中无比失望。 剑火宗一行人,正在返程的路上。 “大哥,那个小杂碎,难道就这么放过他了?”赵无欲还是有些不甘心。 赵无极道:“无妨,这种冒牌货小角色,回头我派遣身边护卫过去,随手就除掉了,倒是老慕那边,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剑君传人李玄君微微皱眉,于半空之中停下来,拱拱手,道:“赵兄,我还有其他事,就此别过了。” 赵无极惊道:“还未来得及与赵兄切磋剑术……” 李玄君笑了笑,道:“无妨,还有机会……嗯?什么人?”他突然看向前方。 赵无极等人也反应过来,朝前看去。 就在虚空云层之中,不知道何时,一个瘦高魁梧的老人缓缓地走来,一头长发,一半白,一般黑,清癯的面容,手中拎着一把黑色的狭刀,浑身的杀意,宛如惊涛骇浪一样澎湃着。 “【月残】独孤残?” 李玄君脸上浮现一丝惊讶之色。 赵无极一行人,也吓了一跳。 这可是龙王会的二龙头,凶名赫赫的狠人啊。 赵无极知道,自己派遣老慕去杀【天上剑】,算是坏了魔山地下城的规矩,当时自以为做的隐蔽,但现在,看到独孤残,一下子就有些心虚,连忙掩饰脸色,恭敬地道:“独孤前辈到此,不知道所为何来?” 但独孤残根本没有理会赵无极。 这种赤裸裸的忽视,仿佛是看着一缕空气。 “你来了魔山地下城,还走得了吗?”独孤残手中的黑色狭刀,缓缓扬起,指向赵无极……身后那个带着深深兜里的老年护卫。 李玄君怔了怔。 赵无极等其他剑火宗的弟子,都没有反应过来。 这是怎么回事? 所有的目光,都集中到了这个头戴斗笠的老年护卫的身上。 “呵呵,没想到……竟然被发现了。” 老年护卫叹了一口气,摘下了兜里,露出一张狮鼻阔口颇为威武的国字脸,赤红色的眉毛斜飞如剑,络腮胡,相貌威猛,一看就不是凡俗之辈。 “师父?”赵无极大惊。 这人正是剑火宗掌门【赤炼剑主】。 所有其他剑火宗的人,根本没有想到,原来掌门人一直都暗中跟随在身边。 “剑来。”【赤炼剑主】一伸手。 赵无极一愣之后,立刻将千辛万苦拍到手的【赤炼】神剑,递给了师父。 “独孤残,如今我已经有【赤炼】神剑在手,你想要拦住我,只怕是没有那么容易。”【赤炼剑主】信心十足地大笑道。 “拦住你?”【月残】独孤残摇头道:“我是来杀你,不是来拦你。” “你我有仇?”【赤炼剑主】的面色变了变。 独孤残摇头道:“无仇。” “有恨?” “无恨。” “那你为何如此咄咄逼人。” “因为剑火宗的真正传人,要我杀你。” “什么?”【赤炼剑主】面色猛地大变。 一边的剑君传人李玄君,脸上也露出了极为震惊神色。 剑火宗的真正传人?言外之意,难道眼前的这位【赤炼剑主】,竟然是一个冒牌货不成? …… …… 魔山地下城分赃会上爆出不死天帝传承破界图的消息,在整个混沌世界的上层武道领域,爆炸性地疯狂传播了开来。 这样的消息,根本就瞒不住。 何况参加了【分赃会】的人物,基本上都是各方大人物,自带传播渠道和传播效应,不出一日的时间,但凡是有身份够资格的武道势力强者,都知道了。 天下震动。 李牧回到道宫之后,并没有返回自己的绿竹仙境,而是第一时间,去拜访道宫主人。 再算上一起回来的剑君,三个人在‘道德宫’中,商议了一下午的时间,一直到夜幕时分,李牧才从茅庐‘道德宫’中走出来,返回绿竹仙境。 而剑君则终于放下了棋谱,星夜返回藏剑海。 第三日,李牧与青牛道人离开了道宫。 又一日后。 一处仙雾笼罩的身上密林中。 “应该就是这里了。” 李牧和青牛两个人,花了不少的时间,分开数米高的死亡荆棘,到了一处荒废但却极为隐蔽的山谷之中,看到一座九层妖坛静静地屹立在雾气之中。 腐朽干枯的藤条和荆棘缠绕着这座已经残缺不全的九米妖坛,一层一米,灰色的岩石,纹理斑驳,乍一看,就好像是九块厚厚的页岩粗糙地堆积起来的一样。 “这就是暗金色纸片上所描述的破界法坛,只要催动它,就可以挥动紫薇星域。” 李牧大喜道。 突然---- 嗖嗖! 远处流光闪烁,身影赶来。

上一篇   1002、七大流氓

下一篇   1004、重回紫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