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7、一缕情丝挣不脱 - 圣武星辰

1007、一缕情丝挣不脱

“李公子,您……快救救教主,蜀山剑派有难,教主有危险。”小桃焦急之下,一时无法详细说来,只是大声地催促。 李牧道:“到底是怎么回事?小桃,不着急,慢慢说。” 他也意识到蜀山可能发生了灾难。 小桃刚要说什么,旁边旗舰上那位帝子的声音再度响起:“哈哈哈哈,填好了,李牧?你终于舍得出现了吗?还以为,你会一直都龟缩起来守住自己的名气呢。” 李牧抬头看去:“差点儿忘了问了,你刚才为什么说我的儿子,更该死?” “因为我想杀啊。”帝子缓缓地出现在船舷边, 这是一个一身玄黄色长袍的年轻人,二十多岁的样子,身形魁梧,气势强悍,颇有虎视鹰顾之姿,一看便知道不是普通人,有人主之态,眼中带着挑衅的笑容,居高临下地看着李牧。 一个新人! 李牧纵横紫薇星域的时候,并未见过这个人。 “这个答案不错,就凭你这个大难,我让你痛痛快快的死。”李牧冷笑了起来。 他回头看了看小桃怀中抱着的叶思李,小家伙眉目之间,还真的是和自己小时候的照片有点儿相似,但更加俊俏。 他现在还有些迷糊,这小男孩为什么会是自己的孩子。 遍不过小桃的话中听来,便知道,局势紧迫,此时不是追究这些事情的时候。 “小桃,抱好他,稍等片刻。” 李牧对小桃道。 小桃紧紧地抱着叶思李,点点头。 李牧低声地道:“月皇,帮我保护好他们。” 一个声音在虚空之中响起:“遵命。” 淡淡的月影,浮现在了小舟周围。 李牧身形缓缓地漂浮了起来。 “我久不踏足紫薇星域,看来这个世界的人,都忘记了我手中刀的锋利,什么阿猫阿狗都敢跳出来作妖了……今日,正好用你们的人头,来祭我的刀。” 话音未落。 李牧身形一动,骤然就消失在原地。 旗舰上的帝子,本已经全神戒备,但只觉得眼前一花,视线和神识,竟是都已经来不及感知李牧的动作,一股凌厉的刀意,已经是劈面而来,速度之快,简直是匪夷所思。 他心中大惊,勉强来得及横剑格挡…… 锵! 金属交鸣之声响起。 巨力涌动之间,帝子无法控制自己的身形朝后撞出去,狠狠地撞在了旗舰主桅杆上。 轰隆! 主桅杆被撞断。 “不好。” “拦住他。” “保护帝子大人。” 这时,旗舰上的混沌神朝高手,才反应过来,同时出手,潮水一般涌来,围攻李牧,为帝子争取时间。 “死!” 李牧手中不过是一柄普通的道器长刀,但却有着无坚不摧的威能,他反手一斩,刀气之环爆发,正是流云剑经之中的一招【八方剑环】,被他化作刀招。 环圈层斩出,无差别攻击。 周围十米之内的混沌神朝高手,不管实力高低,甲胄或者布衣,不管做任何的反应,都犹如飓风之中的稻皮一样,被刀气掠过身躯,瞬间就被斩为齑粉。 无一幸免。 “什么?这是什么刀法?” 勉强稳住身形的帝子,看到这一幕,亡魂大冒。 李牧怎么这么强? 而此时,李牧再出一刀。 气倾泻,似是九天银河之中斩下的白色匹练一样斩来。 帝子立时就感觉到了死亡的危机,他黑发狂舞,眼眸之中闪烁着炙热的疯狂,犹如雄狮一般怒吼:“我不信,我乃是帝君选中的幸运儿之一,岂能挡不住你一刀……” 他要拔剑反击。 但长剑才出鞘一半,血光闪烁。 一截握着长剑的断臂飞了出去。 “啊……”帝子惨叫。 他连剑都没有拔出来,就丢掉了一只手臂。 嘭! 李牧身形欺近,一脚将他踢飞倒在甲板上。 “就这么点儿实力,也敢在这星河之间兴风作浪?”李牧一脚直接将这帝子的身体踩碎:“混沌神朝?可笑的势力,山中无神龙,豺狼称霸王。” 帝子的头颅滚落在甲板上,眼睛圆睁:“你……你怎么可能拥有这种力量?” “这种力量,很强吗?”李牧淡淡地道。 帝子头颅脸上的表情怔住。 李牧看着周围围过来的数千名混沌神朝的强者,毫无惧色,直接一脚将帝子的头颅踩碎,彻底杀死了这个自以为是的混沌神朝权势人物。 “我本以为,扬言要杀我之人,是何等强悍桀骜,原来不过是一只弱鸡而已……真是坐井观天,蚍蜉撼大树,可笑不自量。” 李牧浑身周围,浮现出一道道的金色光点。 “灭灵帝子死了。” “他杀了灭灵帝子。” “速速送出消息。“ “和他拼了。” 混沌神朝的高手们,有人惊慌失措,有人缓缓后退,也有人疯狂地朝着李牧冲来。 咻咻咻! 李牧身边的金色光点飞射出去。 那是金色的飞刀。 四刃伤神刀。 如今的四刃伤神刀,有了四刃怪刀、四条秩序锁链之外的第三形态----黄金秩序锁链一截截断开,一道锁链便是一片黄金飞刀。 这黄金飞刀闪烁流转,宛如一场璀璨夺目的流星雨一样,所过之处,混沌神朝的高手强者宛如镰刀割麦子一样倒下,巨型的银色飞舰也支离破碎。 这样的场面,太过于震撼。 小舟上的小桃睁大了眼睛,满脸都是震撼和难以置信的神色。 她之前虽然也非常期待李牧的到来,但她最乐观的想象,也不敢奢望李牧会有如此强横的实力,几乎是在一念之间,摧枯拉朽一般毁灭了混沌神朝的这个舰队,那个所谓的【灭灵帝子】,在她的眼中,已经是和率军攻打蜀山剑派的【吞天帝子】一样,高高在上不可挑战的人物了,她甚至都曾怀疑过,就算是李牧到来,能不能击败混沌神朝的帝子级强者,没想到,帝子在李牧面前,就如一颗野草一样,说拔就给拔掉了。 杀帝子,如拔草。 这是什么样的实力啊。 小桃已经不敢想了。 这种力量,超越了她的认知。 “桃子阿姨,我们这是在哪里?” 稚嫩的声音在怀中响起。 小桃心中一惊,低头看时,却见不知道什么时候,原本熟睡的叶思李,竟然已经醒来了,睁着黑白分明的大眼睛,正好奇地看着宇宙之中这场璀璨夺魄的金色‘流星雨’。 “桃子阿姨,他是谁?” 叶思李的眼睛,盯着破碎飞舰和死去神朝强者尸体之中缓缓走出来的李牧,大声地问道。 桃子还没有来得及说话,眼前一花,李牧已经到了小舟上。 小舟微微一顿,骤然加速,宛如一道光箭,掉 头朝着苦星飞射而去。 李牧亲自操控飞舟,又稳又快。 叶思李自从李牧来到小舟上之后,眼神就一直没有离开过李牧的身影。 小家伙怔怔地看着这个一身白衣的男子,黑白分明的大眼睛里,突然迸发出前所未有的神采,犹豫了一瞬,便道:“爸爸?你是爸爸吗?” 李牧身体微微一颤。 他本来还想要问这孩子到底什么来历,但被这一声‘爸爸’叫的,一下子身体血管里某种东西,一下子就爆发了,一种血脉相连的情愫和力量,一下子占据了李牧整个身体。 这与力量和修为无关。 而是一种生命本身内在的联系。 李牧一下子就毫不怀疑,这个小家伙,真的是自己的亲儿子。 但问题是……什么时候? “爸爸。”叶思李又叫了一声。 李牧没有丝毫的迟疑,一伸手,就将小家伙抱在了怀里。 “你怎么认识我的?”他问。 就算是亲儿子,以前从未见过,如何认得自己? “妈妈给我看过你的影像。”叶思李的逻辑表达能力,在同龄人之中显然出类拔萃,脆生生地道:“妈妈说过,要是见到了爸爸,一定要第一时间喊‘爸爸’,还要告诉爸爸,妈妈很想很想很想爸爸!” 李牧内心最柔软的地方,好像是一下子被什么东西给射中了。 他已经隐隐猜到了,孩子口中的妈妈是谁。 也隐约明白了,是什么时候的事情了。 那个新婚之夜,李牧记得自己不知不觉之中,昏昏沉沉地睡了一晚,第二天早晨,才醒过来,当时只是觉得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但是现在看来,只怕是……沉睡中被逆推了? 一发入魂? 一矢中的? 这个命中率还真的是有点儿高。 可是为什么叶无恨没有告诉自己这一切? 李牧的脑子有点儿乱。 “爸爸,你会去救妈妈吗?”小家伙双臂环着李牧的脖子,感觉到了一种从未有过的亲切,这是与生俱来的父与子之间的血脉联系。 “会。”李牧认真地点头,道:“所有伤害妈妈的坏人,都要死。” 旁边的小桃听到这句话,忍不住一下子,眼泪就流淌了出来。 姐姐,你听到了吗? 你顶着那么多的非议,顶着世俗不理解的眼光,忍受着漫长的孤独和思念,一直为之默默付出的那个男人,他终于说出这句话了,他没有辜负你。 姐姐,我们很快就回来了。 姐姐,你可……千万要坚持住啊。 “爸爸果然是大英雄。”小家伙显然没有意识到局势的紧迫,笑的很开心,道:“妈妈说,爸爸是这个世界上,最好最好的英雄,是她心目中的完美男人。” 完美男人吗? 李牧有点儿惭愧。 “你叫什么名字?”李牧又问道。 他还不知道孩子的名字呢。 “我叫叶思李,思念的思。”小家伙道。 李牧一下子就听明白了这个名字中的含义。 她,一直都在思念着他啊。 哪怕当年他离开的时候义无反顾,哪怕他压根就没有说过自己会回去,哪怕是分别 时候她自己也没有开口挽留,哪怕是……但是,她,一直都在默默地思念啊。 千山万水脚下过,一缕情丝挣不脱。 --------- 还有一更

上一篇   1006、李牧赶至

下一篇   1008、他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