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8、他来了 - 圣武星辰

1008、他来了

“叶教主,你已经是穷途末路,还不臣服,莫非真的要看着蜀山剑派的千年基业,化作飞灰吗?”一头赤炎如火般长发的年轻男子,屹立在蜀山剑派最后神殿之前的虚空之,毫不掩饰自己眼神对于这位星域第一美女的觊觎之色。 白帝城已经被攻破。 蜀山剑派数万弟子,战死无数,如今也只剩下了两千左右。 这两千多弟子,是最后的火种,退守最后的青莲神殿。 他们个个身带伤,伤口触目惊心,衣甲如同血洗,或者相互搀扶,或者倚刀剑而立,或者靠在石壁石柱,唯一的共同点,是不管多重的伤,都坚持站立着。 每个人脸的表情,肃穆悲壮,但却没有胆怯和绝望。 瓦罐终究井口破,武者不免战亡。 死亡,从来都不会令蜀山弟子感觉到恐惧。 哪怕当年所谓的正道九大顶级势力联合围攻,又有天外仙人的威压,蜀山内部的各大分支也都支离破碎,白帝城灭亡在即,但蜀山的脊梁,也从未有任何的弯曲,蜀山的头颅,也手高昂着。 叶无恨站在人群的最前面。 她的右臂下垂,右肩了一剑,伤口前后透明,一种恐怖的炎力附着在伤口,疯狂破坏着她的经脉,导致右臂近乎于失去了知觉,浣月刀也只能握在左手。 碧绿色的长发沾染了鲜血,湿漉漉地搭在耳侧肩头。 面对着咄咄逼人的敌人,叶无恨心神从未被对手强势的言辞所牵引,淡淡地道:“吞天帝子,你的废话,太多了。” 吞天帝子气势一窒。 “呵呵,蜀山传承千年,断绝在你手,不怕成为蜀山的罪人吗?”【吞天帝子】目光扫过蜀山幸存者,淡淡一笑,道:“只要你愿意委身于我,我可以放过所有蜀山弟子,混沌神朝亦可以不占领白帝城,蜀山千年道统,可以得到保存,牺牲自己一人而救千万人,何乐而不为呢?” 叶无恨淡淡地道:“是吗?你自以为握住了我的弱点,自以为可以算计一切,看透了人性?觉得我一定会向你低头?可是,你问问他们。” 她指了指身后的弟蜀山弟子,道:“你问问他们,如果我向你低头,他们会因为自己的性命得以保存而感激我的牺牲吗?不,他们只会因为自己掌门的低头而感觉到被羞辱,你自以为自己掌握了人性,其实你掌握的不过是那些卑劣者、那些懦夫的人性而已,你知道真正的勇者,在面对死亡时所绽放出来的人性光辉吗?不,你不知道,因为你永远不懂一颗勇者高尚的心灵,到底是什么颜色的,你这个卑微的懦夫,下贱的杂碎,哪怕是高高在的站在天空,摆出一副自以为高贵的姿态,也掩饰不了你那颗龌龊肮脏的气息。” 这一番话,胜似刀剑,天地风云激荡。 蜀山弟子看着平日里并不怎么管理教事物的女子,挺直了身躯。 很多弟子猛然发现,自己好像是第一次真正了解到这个平日里被他们叫做‘教主’的女人。 每一双眼睛里流露着的是自豪而又骄傲的目光。 是的。 这才是蜀山剑派的掌门。 是的。 这样的女子,才配是蜀山剑派的掌门。 而混沌神朝的高手强者,面如土色。 言语如刀,斩破了他们的面皮。 吞天帝子站在半空之,身体在微微颤抖。 他浑身涌动着强大的力量,明明自己居高临下掌握着一切,但不知道为什么,却有一种万分狼狈,狠狠地被这个女人踩在脚下的屈辱感。 这是一种他从未见到过、体会过的力量。 精神世界的力量。 “好,很好。”恼羞成怒的火焰,燃烧着他的理智。 他狂笑了起来。 “那让蜀山,从此之后,永远只存在于历史之吧,而你,叶无恨,我会让你明白,我要得到的女人,哪怕是死,也逃不脱我的手掌,我要让你亲眼看着蜀山弟子一个个死绝!” 他一挥手,道:“杀。” 混沌神朝的大军,在短暂的寂静之后,朝着蜀山剑派最后的神殿冲去。 翻滚的人潮像是浊世的恶浪。 “杀光每一个蜀山弟子,鸡犬不留。” 吞天帝子愤怒的声音,回荡在天地之间。 他引动了叶无恨右肩创口之内的火焰异力,将叶无恨整个人都盯住,狞笑道:“你现在算是想死,都死不了,贱婢,我从来都没有想到得到过你的心,女人对我来说,不过是装饰品而已,得到你的身体,赐予你屈辱可以……你刚才的话,实在是让人震撼,而摧毁像是你这样骄傲倔强的女人的精神,才是我最大的快乐,哈哈哈哈……” 恶魔的狞笑回荡在天地之间。 两军交锋短兵相接的瞬间,灾难的降临似乎是已经不可避免。 然而,在这时,突然之间,谁也没有想到的变化出现了。 一场金色的流星雨,从天穹顶部滑落。 美丽璀璨的金色‘雨光’,宛如梦幻一般。 “啊……”冲在最前面的混沌神朝一位猛将发出了惨叫。 他的身躯,被金色的雨光洞穿。 这画面诡异而又可怕,像是烧红了的铁钳洞穿了鲜嫩的奶酪,简单而又直接,身精致绝版甲胄,和将级的护身真气,没有能够为他提供丝毫的保护。 而这只是一个开始。 像是神灵打开了潘多拉魔盒,金色光雨一边倒地‘飘’向混沌神朝的阵营,所过之处,所有的身影都被收割,不断地重复着前冲、僵硬、倒下这三个环节,一片连着一片,倒下,倒下,倒下…… 是的,这是收割。 杀戮这个词,用在这里,已经难以形容场面的一边倒。 一艘简陋的飞舟,从天空俯冲而下。 舟头站着的白色身影,黑发飞舞,犹如神临。 这场金色的流星光雨,正是从他的身边发出。 他像是一个冷酷无情的死神,用这场华丽璀璨的金色流星雨,在宣判着一个个有罪的生命的终结。 叶无恨下意识地抬头看向天空。 在看到那个男人的一瞬间,她的眼睛里,再也没有了世界任何其他的东西。 只有他。 这个哪怕是面对着死亡,面对着绝境,也没有丝毫动容的女子,眼睛里,突然无法遏制地浮现出了雾气,不知道是委屈还是欣喜的泪水,无声无息地滑落。 泪滴璀璨晶莹,似玉剔透,如她完美无瑕的灵魂般动人。 是他! 他来了。 真的来了。 叶无恨仰着头,流着泪,然后静静地看着他怀抱着叶思李,不知道什么时候,她的脸,浮现出了忽如一夜春风来般的笑容。 “是李大人……” “李公子!” “李牧!” “刀神!” 蜀山弟子们也有人认出来了李牧。 各种杂乱无序的称呼,在同一时间热烈地迸发,彰显着犹如火山一样爆发的狂喜,似是溺水的旅人,在即将被淹没的瞬间抓到了救命的轮渡。 “哦?李牧!” 吞天帝子先是一惊,旋即眸子里迸发出狂热的战意。 这是李牧? 来的正好。 叶无恨的反应,已经让吞天帝子明白了什么。 当着叶无恨的面,将李牧碾压斩杀,足以瞬间击垮这个骄傲倔强的女人。 “退!” 吞天帝子大喝,令混沌神朝大军后撤,避免无谓的伤亡。 他要亲自迎战李牧,将蜀山剑派最后的希望碾碎。 不过是一个已经过气了的昔日传而已,有何惧哉? 如今紫薇星域已经进入了混沌神朝的时代,只有真正见过混沌帝主的人,才会明白,以前紫薇星域的修士掌握的力量何其渺小,而真正的力量,又是什么。 飞舟停在青莲神殿门口。 李牧抱着叶思李走下来。 “妈妈。”叶思李一脸的笑容,第一时间向叶无恨张开双臂:“妈妈你受伤了,疼不疼?” 叶无恨将叶思李抱过来:“不疼。”说话的时候,看着的还是李牧。 李牧轻轻走过去,手掌按在叶无恨的右肩。 强大的力量,虎作暖流,瞬间将她肩头剑孔创口以及经脉之的火焰异力,完全祛除。 而周围的蜀山剑派弟子,包括一同前来的小桃,不知道为什么,都不约而同地屏住了呼吸,不敢发出一丝一毫的动静,生怕打扰到眼前这两个人,打破了这来之不易的画面。 只有小孩子不会顾忌那么多。 “妈妈,我找到爸爸了。”叶思李欢喜万分,炫耀表功一般地道:“你说的没有错,爸爸果然是一个大英雄,他杀了很多坏人。” 叶无恨突然意识到了什么,猛地低下头,不敢再看李牧。 他都知道了。 他一定都明白了。 他会生气吗? 叶无恨心有些忐忑。 这与勇气无关。 李牧看着眼前的女人,昔日一幕幕在脑海之闪过而过,包括在水潭的第一次见面,后来的种种误会,再到后来的婚约,大红烛照耀着的喜堂,烛光摇曳之下,记忆之那张娇俏欲滴的脸…… “怎么弄的这么狼狈。”李牧伸手,将叶无恨耳畔凌乱的绿色长发拢到她的耳后,道:“看我为你报仇。” 叶无恨抬头,眼迸发出惊喜的目光。 面对千军万马大厦将倾的绝境面色淡然的 女子,在这一瞬间,开心的像是一个无法掩饰自己喜怒哀乐的孩子一样。 李牧转身,看向吞天帝子。 “呵呵,李牧是吗?我欣赏你的勇气,呵呵,真没想到你竟然敢来送死,我……”吞天帝子脸带着绝对的优越感,俯瞰李牧。 但他的话还没有说完,被李牧打断。 “杀光他们。”李牧道:“留下他。” “谨遵您的命令,主人。” 温润高贵的声音在李牧的身边响起。 头戴皇冠、手握权杖的月亮皇出现。 他的身后,无穷无尽的月族战士,几乎是在同一时间,从虚空之幻现出来,宛如一股银色的洪流,无声无息,带着遮天蔽日的杀气,冲向对面的混沌神朝大军。 紫薇星域的法则残缺不全,白日的眼光并不会像是在混沌世界一样对月亮一族的亡魂产生致命伤害,所以即便是在白天,李牧依旧可以操控这支曾经在混沌世界显赫一时的大族亡魂之军。 真正的大族军队,在这一瞬间,降临在了世间。 它们会让敌人明白,什么是战栗---- 老情人相会的情节,想要写的好点,所以很卡,删删改改废掉了两千多字,这一版稍微满意点,所以耽误了一些时间,更晚了,但希望是刀子能拿出来的最用心的内容。大家晚安

下一篇   1009、复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