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20、炎池殿 - 圣武星辰

1020、炎池殿

按照清风的办法,众人很快就顺利地通过了锻殿。 千米长的锻殿长道,总共耗费了五十块神料。 好在李牧出入过各种遗迹和神地,因此交给清风的神料还真的不少,完全够用。 这一次的经历,让很多人对【不死天阙】各大神殿有了重新的认识,对于已经远去的不死天帝,也有了一些重新的认识。 一炷香时间之后。 众人来到了第四殿。 站在第四殿的门口朝内看去,所有人在第一瞬间的反应,还以为自己回到了之前那个小码头上。 因为第四殿里燃烧着熊熊烈焰,火焰像是海浪一样翻滚澎湃着,呈现诡异的颜色,乍一看,就好像是众人来到【不死天阙】之前走过的那片地火岩浆之海。 在第四殿正门顶端的牌匾上,写着【炎池殿】三个字。 “看来这座神殿里面,燃烧着不死天帝用来炼器的各种火焰,所以才被称之为炎池。”剑癫这一次抢先道:“这一次,我没有说错吧,锻殿是为了锻造精料,得到精料之后,是不是要以火焰融化,这炎池殿,便是不死天帝用来熔炼原始精料的地方吧。” 诸葛云点头,道:“正是如此,不过,此间的火焰,必定是要比之前我们见过的地火岩浆更加可怕,铸器师炼器,不用凡火,一般都会选择天地之间的神火异火,这神殿被称之为【炎池殿】,必定是当年不死天帝用来储藏和使用神火异火的神殿,有些火,连大帝都能烧死。” 连大帝都能烧死? 众人心中都是一颤。 连大帝都能烧死的火焰,那岂不是一下子,就可以把在场所有人都燎成飞灰?炎池殿里面到处都是火焰,这还怎么过去? 众人看向诸葛云。 诸葛云连续放出数个自己的炼金器物,进入炎池殿,但很快就被烧成为灰烬或者是液体,就连之前承载着众人渡过岩浆之海的那艘金属小船,也被烧成为了一团液体,没入到了炎池的深处。 众人都倒吸了一口凉气。 这还玩个锤子啊。 但受到之前锻殿的启发,所以每个人都开始思考,这炎池神殿之中,是不是也隐藏着什么秘密,一旦揭开这其中的奥义,那度过炎池殿也不是什么难事。 “也许还是要献上祭品?” 剑癫拿出一块黄沙仙金,丢到了炎池殿内。 咕嘟! 液态岩浆火焰冒了个泡。 除此之外,再无任何的动静。 妈的! 剑癫很受伤。 一块黄沙仙金价值不菲,就这样打了水漂听了响声了。 显然,这个思路不对。 “那是什么?” 袁吼指着大殿深处道。 众人凝目看过去,就见数片白色的奇异页岩,漂浮在炎池火海之上,速度不快不慢,就像是在水中随波逐流的浮萍一样,每一块白色页岩的面积不大,大概只能让一个人立脚。 “这些页岩没有被火焰焚化,它们也许就是通过【炎池殿】的‘船’。”诸葛云眼睛一亮。 清风也意识到了什么,道:“是了,当年不死天帝创建神族,铸炼各种神器,不可能所有的事情都是他一个人做,手下肯定助手,而以神火异火铸炼原始精料胚子,并不是什么特别要注意的事情,助手就可以完成,可是助手们没有不死天帝那样的修为,未必能够在蕴含着这种连大帝都能烧死的火焰中行走,所以,他们也需要一行通行工具。” 诸葛云笑道:“不错,我们想到一起去了,这些不受火焰影响的漂浮白色页岩,便是当年不死天帝助手们在炎池中的通行工具,既然如此,它们就可以帮助我们度过炎池殿。” 两个都笑了起来。 笑声之中颇有英雄所见略同的惺惺相惜之感。 最终,在诸葛云的指点之下,一名叫做王沉舟的军部大将,做了尝试,第一个踏上一块漂浮在了炎池殿门口的页岩上,那看起来随时都摇摇欲坠的页岩,竟然是无比的平稳,载着王沉舟,缓缓地朝着炎池殿的深处飘去。 最终,试验的结果是,此法可行。 众人于是都如法炮制,每个人都选择了一块页岩,像是冲浪一样,飘飘忽忽,朝着炎池殿的深处飘去。 “像是冲浪一样。” 明月很兴奋。 昔日的呆萌luoli变成了不安分少女,对一次刺激事情很有兴趣。 李牧关注着周围的变化。 炎池殿中各个区域的温度、火焰、颜色都不相同,看似是一个整体,但实际上是由不同的神火异火组成,隔着白色页岩,李牧可以感觉到下方火焰,随着颜色的变化而导致温度的变化。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有一些区域,竟然是无比寒冷的,那跳跃着的淡淡的黑色焰光,犹如万载玄冰一样……似乎寒冷,也是一种火焰的力量? 李牧对此没有太深刻的研究。 就这样,一群人晃晃悠悠前前后后,水上漂浮一样,来到了炎池殿的中央。 突然---- 咕嘟咕嘟! 奇异的水波涌动的声音响起。 “大家小心。” 剑癫在自己的页岩上站起来大声地道。 所有人都心中一紧,看向他。 “可能有什么不好的事情要发生了。”剑癫紧接着道。 所有人顿时都用手捂住了自己的额头。 这特么的不是废话吗? 到底是什么不好的事情啊。 你倒是说清楚啊。 不知道就不要瞎几把咋咋呼呼行吗? 李牧简直是无力吐槽这位喜欢出风头的三哥,他刚开口要说什么,就在这个时候,突然之间,异变出现。 一道道喷泉一样的火柱,突然毫无征兆地从下方的火海之中喷出来,带着强大混乱的炙热气流…… “糟糕。” 李牧惊呼一声。 受到了火柱和炙热暴气的影响,众人脚下的白色页岩开始晃动了起来,顿时被打乱了节奏,然后完全失去了方向,如同湍流翻滚的河面上的树叶一样,朝着不同的方向飘去。 “小心……” 李牧这两个字才刚刚喊出口,结果发现,周围一片空旷,之间距离不远的诸葛云、剑癫、清风明月、袁吼、宋别等人,竟然都已经不知道飘到哪里去了。 什么情况? 李牧倒吸一口凉气……呃,不,应该是炎气。 诡异。 不太寻常。 一转眼都不见了。 莫非是幻阵? 这下子可真的是麻烦大了。 页岩的漂浮路线本来还算是有迹可循,是从大门飘往后门,基本上带着众人渡过炎池殿只是时间问题,结果现在…… 要是运气差点儿,不会在这火海遍布的炎池殿里,漂流一辈子吧? …… “怎么回事?主人?你在吗?” 袁吼大声地呼喊着,但得不到丝毫的回应。 刚才也不过是一回头的瞬间,就发现身边的人都不见了,不论如何呼喊,都没有任何的回应,看来不只是幻象啊。 袁吼虽然纵横星河经过不少恶战绝境,但此时还是多少有点儿紧张,因为毕竟这里是【不死天阙】,一位大帝所建造的圣地,之前三大神殿的见闻,让他知道,这座炎池殿亦无比可怕,一个弄不好,就要被烧成灰。 然而,令袁吼万万没有想到的是,越是怕什么,越是来什么。 咔嚓! 轻微的碎裂声传来。 脚下的白色页岩薄片,裂开了一条头发丝一般的缝隙。 “不会吧?” 袁吼脸都绿了。 咔嚓咔嚓! 转眼之间,白色页岩碎裂开来。 失去了支撑,袁吼顿觉一股难以抵御的炎热之力席卷而来,浑身的毛发就卷曲枯黄,原本那白色页岩是可以隔绝无数不在的火焰之力,但此时,失去了保护,袁吼不断地下跌,八九玄功的飞行之力根本无用。 噗通一声。 袁吼就坠入到了橙黄色的火焰之中…… 轰! 可怕的火焰将袁吼点燃。 就像是一根被扔进了烈焰中的干柴棍一样。 哪怕是袁吼拼命运转八九玄功,都无济于事。 那种橙黄色的火焰实在是太可怕,袁吼只觉得自己的肌肤血肉在短短不到十息的时间里就已经碳化,引以为傲的肉身根本难以抗住这种未知的神秘火焰,转眼就剩下了骨头。 袁吼感觉到了死亡的降临。 “我命休矣!” 这样一个念头最后浮现在袁吼的脑海之中。 然后意识昏昏沉沉飘离。 不过,也就是在同一时间,袁吼在可以控制身躯的最后一刻,做了一个抓握的动作,将李牧给他的那柄神兵【天叹】,握在了手中。 他不会想到,就是这个握住黄金盘龙棍的动作,给他带来了生机。 棍身上的蟠龙在火焰之中发出怒吼,旋转盘桓,最终竟然是从棍子上游离出来,直接缠绕在了袁吼的体表,飞快地缭绕,最终化作了一团金色的神光,将袁吼的身躯,包裹了起来。 诡谲的怪事发生了。 金光之中,袁吼的身躯,骨头上开始长出一层层的血肉,慢慢地将骨骼覆盖,一层一层地生长出来,最终又新生长出一副身躯。 这是八九玄功在重塑他的肉身。 神兵【天叹】的金光保护住了他的骨骼之后,八九玄功又开始运转。 片刻之后,袁吼的身形重塑,回到了坠入火海之前的状态。 但金光也只是保护住他,并没有让他脱离火海。 恐怖的炙热之力,无所不在的炎力,朝着金光汇聚,不断地透过金光,作用到袁吼新长成的肉身之躯。 袁吼面色痛苦地睁开了眼睛。 他能够感觉到,周围用来的火焰炙热之力,达到了自己新肉身所能达到的极限,但却没有突破这个极限,巨大的痛苦作用于身躯,但却不会让他的身躯再度焚烧毁灭。 那奇异的金光,似乎是具有智慧一样,堪堪将炎热之力过滤在袁吼所能达到的极限。 金光中,两条细小的金龙在欢快地游动。 袁吼强压痛苦,运转八九玄功,抵御这种啃噬心骨一样的可怕痛苦。 痛苦,亦是修行。

上一篇   1019、邀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