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22、帝火真气 - 圣武星辰

1022、帝火真气

这可真的是意料之外的收获。 说实话,李牧这一次来参与不死天帝传承之事,是抱着坏别人的事的目的来的,只要阻碍雷道祖山以及域外天魔的势力,不得到不死天帝的传承就可以。 至于自己能否得到,他其实并不怎么抱有太大的希望,也不是很有兴趣。 但是万万没有想到,机缘在此,竟然在这炎池殿中,吸收帝火而突破了。 不但境界修为晋入到了大道一重天境界,连体内真气的性质,好像都发生了变化。 李牧运转真气,浑身顿时有金黄色的火焰流转。 一拳击出,帝火澎湃,真气化作火焰状,带着恐怖的炙热之力,与之前的五彩帝火有一些相似,虽然没有五彩帝火那种可怕的灼烧万物的威能,但也远超一般的神火异火。 咻咻咻! 打神鞭第三形态的飞刀旋转飞舞。 与以前不同,刀身上缭绕着金色火焰,附着着李牧的真气,杀伤力远超昔日,犹如赤火流空,似是陨星乱坠,飞刀斩过,在半空之中,都能留下一道火焰痕迹。 “聚!” 李牧清喝。 嗖嗖嗖! 满天金色流火飞刀汇集而来,化作一柄完整的巨刃。 这巨刀足足三米多长,半米宽,赤金色,锋刃森寒,刃口宛如波浪一样起伏,一面是利刃,一面是宽十厘米的刀背,刀身上有如游龙一般的血槽。 “这应该是打神鞭的第四形态了。” 李牧挥动赤金巨刀,如臂指使,流畅顺利到了极点,有一种一刀斩出,可以开天辟地,斩灭一切的力量感,尤其是运转真气的时候,赤金巨刀燃烧着金色的熊熊烈焰,连虚空都能撕裂,简直恐怖到了极点。 “混沌世界的各大强者,将四刃伤神刀称之为打神鞭,也许并不完全准确,他们可能见到的是它的第二形态,四道黄金锁链刀意宛如鞭子一样,但实际上,它的形态并不固定,第一形态是四刃怪刀,第二形态是黄金刀鞭,第三形态是一百二十柄飞刀,第四形态是一柄赤金巨刀,会不会有第五形态?现在开始觉得,这柄神兵,绝对不简单。” 李牧适应着手中的巨刀,若有所思。 他感受着体内经脉通道之中的橙黄色火焰真气,领悟其中妙处。 自从融合了五彩帝火之后,李牧的真气就自动转化为这种色泽形态了,蕴含着五彩帝火的部分威力,运转真气时,火焰效果无比霸气炫酷。 “以后,就叫它吧。” 李牧以前修炼的是五帝长生经,五种真气最终化作一缕混沌气,之后又化作了黄金符力,真气的性质在变化,威力也一直都在提升。 到如今,全部真气化作了。 这种真气无疑是所有属性的真气之中,威力最强也是最霸道的一种。 除了真气化作了金黄色的火焰帝火真气之外,李牧还察觉到,在自己的丹田之中,有一颗五彩色的小火苗,微微闪烁流转,正是之前被自己吞噬掉的五彩帝火的样子。 他倒也不是特别惊奇。 这是没有被完全炼化的五彩帝火的具象化。 李牧很清楚,等到自己将体内的五彩帝火完全炼化之后,丹田中的这颗火苗就会消失了。 用了大约一盏茶的时间,李牧完全适应了自己的新力量。 “时间差不多了,先离开这里,找到其他人才是要紧。” 李牧心里牵挂清风明月和菜菜袁吼等修为不足的朋友,因此不再运功炼化五彩帝火的力量,而是转身离开。 如今他身具帝火的力量,根本不用惧怕其他的神火和异火,身形跃起,驾驭赤金巨刀,在火海上空飞过,因为不辨东西南北,所以只能到处乱找。 片刻之后,李牧误打误撞地找到了炎池殿的后门。 门外传来打斗之声。 李牧心中一动,直接冲了出去。 …… “呵呵,人族军部明夜司三大掌剑使?太好了,将你们埋葬在这里,等于是削弱了人族的力量。” 一个白面双剑书生模样的年轻人,脸上带着凛冽的杀意,一剑刺穿了嬴冰的左肩,一脚将他踢飞。 宋别已经伤势颇重,正盘膝而坐在门口运功疗伤。 另一边的离殇伤势也不轻,在于另外一个黑衣长枪的对手对峙换招。 那黑衣人枪法如龙,极为精湛,气势狂暴,一枪强比一枪,将离殇的双剑完全压制,时而在离殇的身上,留下一簇簇血花。 离殇只能勉强做到要害部位不被刺穿。 他不能后退,因为运功状态之中的宋别就在身后。 “域外天魔?留下名字来。”嬴冰双剑挥舞,勉强格挡,怒吼道。 白衣双剑年轻人淡淡一笑,道:“呵呵,怕你们不成,杀你们的,是,到了地狱,记得向阎王说清楚,嘿嘿。” 域外天魔与人族是死敌,一见面就是杀。 离殇和嬴冰知道这一次遇到了发麻烦。 二人拼命抵挡。 但是无奈之前刚刚逃出炎池殿的时候,猝不及防之下,被对方偷袭了,宋别瞬间重伤,他们两个人也被动摇了功体,被对手占了先机,在白衣双剑和黑衣长枪的抢功之下,已经是摇摇欲坠。 噗! 长枪洞穿了离殇的大腿,猛地一震一挑,将他直接挑飞出去,朝着炎池殿大门后的火海摔去! 同时,白衣双剑强行破开了嬴冰的剑架,剑尖宛如毒蛇,直刺后者的咽喉! 一瞬间,死亡降临。 嬴冰想要躲避已经来不及,只能闭目等死。 离殇看到这一幕,目龇欲裂。 但他身体失控,朝着火海之中坠落,自己已经是死在眼前,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根本无法救人,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昔日并肩死战的袍泽,就要死在自己的面前…… 而就在此时,奇迹降临 “回去。” 一个稍微熟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离殇只觉得自己后背,一只炙热的大手出现,将他托住,然后巨力涌来,将他一下子推出了炎池殿火海。 同时,一道金色流光从身边流射而过。 空气瞬间着火。 炙热的炎力爆溢。 离殇只觉得视线之中金光一闪,一切骤然静止。 然后他惊喜若狂地发现,嬴冰没有死。 因为一个身着白龙甲胄,面带赏善罚恶神面,浑身燃烧着金黄色火焰的人,挡在了嬴冰的身前,手中握着一柄巨大的有些夸张的赤金巨刀,一刀就将刺向嬴冰的长剑斩为猩红色的铁水,像是鲜血一样,滴答滴答地坠落地面。 “你……”白衣双剑年轻人亡魂大冒,急速后退:“什么人?” 黑色长枪年轻人也是万分警惕,没有贸然出手。 李牧一眼扫过,看到三大掌剑使都受了伤,道:“这是怎么回事?” 嬴冰一听这声音,这才难以置信地反应过来,眼前宛如神兵天降一样出现的人影,好像是自己家新任的司主大人? 但,不会吧? 司主大人之前一直都是王者境的弱小修为吧,成为明夜司司主有很大一部分原因,是打神鞭和阵法手段厉害,刚才那一瞬间展现出来的实力,令道尊境的嬴冰,也感觉到了一丝丝恐惧。 “嗯?”李牧看嬴冰和离殇都楞在原地,哼了一声。 “啊?”嬴冰回过神来,连忙收摄心神,行礼回答:“回禀大人,此两人乃是域外魔人,我们出殿的瞬间,被他们偷袭了。” 域外魔人? 域外天魔吗? 李牧之前不明情况,所以没有下杀手。 此时一眼扫过去,他看到对面这一黑一白两个人,实力都颇为不弱,道尊境的修为,一看便是久经战场杀伐,战斗经验极为丰富之人,只是,域外天魔果然是和人族的长相,一模一样啊。 “人族明夜司,什么时候,竟然有了新任司主?”黑衣长枪微微皱眉。 “不知道。”白衣双剑道。 黑衣长枪仔细观察,旋即冷然哂笑道:“还以为是什么了不得的大人物,不过是一个大道一重天的后辈而已,也敢在我们面前现身,哈哈哈,正好杀了,大功一件,要比杀三个掌剑使有意义多了。” 白衣双剑刚才和李牧对了一剑,因此知道不简单,重新取出两把剑握在手中,提醒了一句,道:“小心,此人有点儿邪门,你我一起联手。” 杀! 两人联手,施展极道之招,联手围攻李牧。 “大人小心。” 嬴冰和离殇两个,不顾重伤,强行催动功体,想要帮助李牧。 这时,李牧身形一动,手中的赤金巨刀,直接一刀斩出。 帝火流转。 嗤! 黑色长枪直接被从枪尖正中央一刀劈开,就像是一块豆腐一样,全部地劈成了两片。 然后,李牧又是一刀。 嗤! 双剑就像是两截树枝一样,被瞬间斩断。 白衣人也被刀光卷过。 “你……这是……什么力量?” 黑白双魔僵立在原地,死死盯着李牧,四只眼睛中迸出难以置信的神色。 话音落下,焰光骤现。 两大强者的身体里,都燃烧起橙黄色的火焰,不过是一瞬间而已,两大道尊境的强者,就像是烈焰之中的纸片一样,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化作了飞灰。 两刀,灰飞烟灭。 两大域外魔人强者,到死都无法相信这样的战斗结果。 刚才那两刀,刀势普通,但太过于犀利,燃烧着金色火焰的赤金巨刀的锋利程度难以形容,瞬间就斩断了他们的兵器,而金色的厚颜则是斩灭了他们的肉身和灵魂! 这是什么样的刀? 这是什么样的火? 他们无法理解。 同样无法理解的还有离殇嬴冰,以及刚刚压住伤势才来得及睁开眼睛的宋别。 在三大掌剑使的印象之中,李牧的战力根本不值一提,最多也就是因为鬼星阵法而让他们以为司主大人可能是一个大阵法师而已。 但是没有想到,正面交战,司主大人竟然是如此彪悍。 两刀而已,就把在整个混沌世界各大种族之间颇有点儿名气的黑白双魔,直接斩为飞灰。 原来,这才是司主大人的真正实力吗? 三人心中,都深深敬畏了起来。

下一篇   1023、吸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