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23、吸火 - 圣武星辰

1023、吸火

尤其是李牧之前的实力,不显山露水,也就王者境左右,如今竟然是大道一重天的境界了,这么说来,之前是故意隐藏了一些实力?就算是打死他们,也不会想到,李牧就是在这短短不到两个时辰的时间里,突破了两个大境界。 而且就算是大道一重天,其实也不算什么。 因为他们三大掌剑使,都是道尊境修为。 大道境一重天,在他们的眼中,不值一提。 但偏偏就是他们眼中不值一提的大道一重天境界,却将道尊境的一刀一个直接了账,这样的战力,可不是大道境修为能够做到的事情,这种战力,也太匪夷所思了。 不论是宋别,还是嬴冰、离殇,都下意识地觉得,可能是司主大人依旧在隐藏实力? 不管怎么说,三个人的心中,振奋了起来。 明夜司迎来一个强大的新司主,对于他们来说,是好事。 而且,这位新司主刚才可是救了他们,救命之恩,岂是等闲?至少以后得对新司主大人恭敬一点了。 “其他人呢?”收刀而立,李牧问道。 宋别从震惊中回过神来,连忙道:“回禀大人,属下三人出来的时候,并未见到诸葛大人和剑癫前辈等人,有可能他们还在炎池大殿之中。” 李牧点点头。 剑癫做事不靠谱,但诸葛云乃是高智之辈,做事考虑周全,如果他们已经从炎池殿中出来,说什么也会留下一个人手,告知后面出来的人具体情况。 既然没后,那就说明,除了明夜司的四人之外,其他人都还在炎池殿中。 又问了几句,李牧才知道,原来宋别三人出来,也只是运气好而已,并非是找到炎池殿的什么秘密。 李牧想了想,不能这么干等下去。 看来还是得自己进去再找找,把他们都接出来。 有帝火真气,李牧如今可以说是万火不侵,在这炎池殿中可以说是如履平地。 不过,就在李牧准备再入炎池殿的时候,突然嗖嗖嗖几道人影,从大殿里直接飞出来。 “哈哈,终于出来了。” “咦?公子您已经出来了?” “李大人。” 却是剑癫、诸葛云以及清风明月菜菜等人。 李牧仔细一点,除了袁吼之外,都到齐了。 “没有什么奇遇,我们只是任由白色页岩漂浮,一路就出来了呀。”明月道:“也没有什么危险,就是这大殿里,空间太大了,不辨东南西北,白色页岩又飘的很慢,一两个时辰的时间太难熬太无聊了。” 其他几个人的经历,都大致差不多,一阵‘随波逐流’的漂流之后,就被白色页岩带到了炎池殿大门口,有惊无险地脱身。 “也许袁大哥绕路了,耽误了一点时间。”明月道:“我们再等等吧,或许很快就出来了。” 又等了一炷香的时间。 还不见袁吼的踪影。 剑癫和诸葛云的目光,在李牧的身上数次打量,眼中露出疑惑之色。 他们两个人修为最高,也看出来,李牧的身上,发生了某种变化,境界明显提高了。 而且,还有一种他们说不清道不明的威胁气息流转,和之前比,如果闭上眼睛不看外貌的话,简直就像是变了一个人一样。 不过,他们也都没有开口问。 各人有各人的缘法,打破砂锅问到底不好。 时间又过去一盏茶功夫。 李牧想了想,摇头,道:“不能这样等下去了,前面已经有赶往下一殿,我们没时间了,等下去会耽误大事,这样吧,我再进去一次,寻找袁吼,你们随诸葛前辈、剑癫前辈一起前往下一殿,等我找到了袁吼,便一起赶来。” 他肯定是不会丢下下落不明的袁吼不管的。 剑癫要留下来陪李牧,被李牧婉言谢绝。 宋别等三大掌剑使一看李牧对一个仆从竟也如此看重,对于李牧的感观更好,当属下最怕遇到那种把下面人不当人的上司,因为你可能不知道什么时候自己就会成为牺牲品被放弃,但李牧显然不是这种人。 三人也要留下来保护追随李牧,最终被李牧直接以命令的方式劝离。 最终按照李牧的计划,其他人随着诸葛云、剑癫两大强者前往下一殿。 而李牧则直接等众人离开之后,重新又进入了炎池殿中,开始寻找袁吼的下落。 炎池殿中,火海炙热。 李牧运转帝火真气,缭绕周身,在这样的火海之中御刀飞行,自如无比。 明月说的极对,这炎池殿除了各种神火异火之外,还有阵法隔绝方向,难以辨别东南西北,李牧御刀而行,速度极快,但就像是飞驰在茫茫星空之中一样,杳无边际,也找不到袁吼所在。 “难道已经遭遇不幸了?” 李牧心中升起不好的念头。 但他依旧不愿意放弃。 “这里的火焰太多,神火燃烧,炙热氤氲隔绝了视线,不太好找人,如果能有什么办法,将这里的火焰都收了,或者是引开,找人就方便了许多。” 李牧暗中琢磨着。 但想要将这里的所有火焰都收了,何其难。 剑癫和诸葛云都做不到的事情,李牧自问,就算是自己的帝火真气再逆天,也难以办到。 不过…… 他的目光,落在了黄皮养器葫芦上。 “这葫芦帝火都无法焚烧,也许可以容纳这里的火焰,毕竟当初都被容纳在其中了。” 想到这里,李牧心中就跃跃欲试了。 他取出养器葫芦,将其中孕养着的兵器都拿出来,另外放置,然后举起葫芦,将葫芦嘴对准下方的火焰。 李牧正准备要尝试看能不能用帝火真气催动这葫芦,却没有想到,黄皮养器葫芦之中,竟然自动涌出一股吸力,下方的火海神火,直接被吸了起来,犹如长鲸吸水一样,直接没入到了葫芦口中。 “养器葫芦在主动吸火?” 李牧又惊又喜。 剑君说这葫芦是先天养器之物,但现在看来,只怕是没有这么简单,不惧五彩帝火,还能吸收这炎池殿的各种神火异火,当真是神器。 不过,随着时间的流逝,渐渐地,李牧脸上的惊色就越来越明显了。 因为这黄皮葫芦就像是一个酒瘾犯了的醉鬼一样,疯狂地鲸吞炎池殿中的火焰,速度太快,李牧根本都控制不住,鲸吞的同时,葫芦也在微微地颤抖,李牧数次想要将它收回,都没有做到。 转眼之间,视线所及范围之内,原本汹涌滔天的火海,竟是被黄皮葫芦洗了个干干净净,所有的火光消失,露出了闪烁着奇异符文符箓线络的黑色地面。 这还不算是结束。 黄皮葫芦意犹未尽,飞起来,拖着李牧,朝着炎池殿其他方向飞去,又是一顿疯狂地鲸吞,但凡所过之处,不管是什么火焰,都被它吸收了个干干净净。 而在这个过程之中,李牧也逐渐感受到了控制这黄皮葫芦的一些小技巧。 大约半个时辰之后,李牧呆呆地站在已经没有了火焰的炎池殿的中央。 是的,整个炎池殿的各种神火异火,都已经被黄皮葫芦给吸了个干干净净,一滴都没有剩下。 这是李牧一开始绝对都没有想到的。 失去了神火异火的炎池殿,那种隔绝方向的奇异力量也散去,露出了本来面目,也不过是占地方圆百亩左右的面积而已,黑色的地面,圆形的拱顶,没有石柱,可以说是宽敞空旷,但和之前那种御刀飞行一个时辰才能找到出去的路的大空间相比,无疑小了太多太多。 当然,这还不是令李牧最为头疼的。 令李牧难以接受的是,所有的火焰都被吸干了,大殿内的一切一目了然,即便是如此,也看不到袁吼的踪迹。 这样看来,只有一个可能 袁吼死了。 很可能是坠入火海之中,被烧了个灰飞烟灭,所以才没有留下丝毫的痕迹。 …… “怎么回事?” 袁吼被包裹在火焰之中,渐渐地觉得,好像是周围的火焰,发生了某种变化,原来已经逐渐可以承受的炙热之力,逐渐变得又疯狂狂暴了起来,就好像是有什么力量,将所有的火焰都挤压在了一起,然后疯狂涌动,作用于他的身躯。 神兵所化的两条金色蟠龙,疯狂地游走,护身金光大作,带有阵阵奇异的龙吟之声。 “啊啊啊……” 袁吼咆哮了起来。 他感觉到,自己的血管之中,好像是有什么东西,被引爆了,血液像是怒焰一样燃烧了起来,顺着血管流入到了心脏、四肢、头颅……然后整个人都燃烧了起来。 这种燃烧的感觉,与外面的火焰无关。 而是一种来自于他身体本来的力量。 一种曾经一直都蛰伏,都沉睡着,而如今终于被点燃的力量。 在这种力量的燃烧之下,外面那疯狂涌来的火焰的力量,已经无法让袁吼感觉到痛苦,恍惚之中,他在脑海之中,看到了奇异的一幕画面,那是一片天塌地陷的末日之中,天火倾泻,地水喷涌,毁灭般的混沌灰层遍布整个虚空,一头数万米高的黄金巨猿,浑身闪烁着金光,宛如永恒的魔神一样,屹立在天地之间,将那碎裂的天穹拼凑在一起,将喷涌的地水踏了回去…… …… …… 李牧从炎池殿中走出来,心情不太好。 袁吼的死,对于他来说,对他来说,是一种打击。 原本他极为看好袁吼的成长,也是真心把袁吼当做是朋友来看待,这一次带他来鬼星,其实也是抱着一种历练培养的心态,谁知道……人算不如天算啊。 带着这样不算太好的心情,李牧来到了不死天阙第五殿的大门口。 大门顶端牌匾上,以神族文字写着两个大字 风殿。 莫非这大殿之中,储藏着风? 铸器师炼器,不但要有锻台、锻锤和火,还要有风。 因为风助火力。 只是,不死天帝建筑的风殿之中,储藏的风,只怕也不是普通的风吧。 李牧心中暗忖。 大殿门口不见诸葛云等人,李牧猜想,他们已经进去了,略微观察之后,也没有犹豫,直接迈步进入了风殿之中---- 今天一更,明天估计也是一更,欠更在周六开始补

上一篇   1022、帝火真气

下一篇   1024、一念之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