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29、绿帽子 - 圣武星辰

1029、绿帽子

整个鬼星的毁灭近在眼前。 巨大的星体破碎,星核中的热力爆发,恐怖的能量非笔墨可以形容,五颜六色的能量,漂浮宛如大陆一般的破碎球体分崩离析,整个星球的引力潮汐也处于崩溃之中。 这样的潮汐引力变化,直接导致的结果,就是原本有序地围绕在鬼星周围的死气氤氲星云,也开始瓦解,连带着,李牧借助死气氤氲布置的阵法,也开始崩溃了。 李牧等人,在菜菜的带领下,争分夺秒,第一时间,涨到了因为阵法出现崩溃征兆而混乱起来的鬼修。 “公子,发生了什么事情?” 哪怕是平日里养气功夫极佳的冬雪,此时也有些慌乱,在李牧等人到来之前,她和宁靖夫妇勉强弹压安慰百万鬼修,快要失去控制了。 李牧道:“如你们看到的,鬼星毁灭了,大家可能要重新寻找栖身之所了。” 冬雪宁靖夫妇大惊。 身边一些鬼修降临高手也都呆若木鸡。 鬼星要毁灭了吗? 他们身死之后的家乡,也要是去了吗? 惶恐之情,难以控制,冬雪夫妇和鬼修们的目光,都落在了李牧的身上。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大家都习惯了,遇到解决不了的问题,这个男人总能谈笑之间解决。 李牧脑海之中飞速地闪过无数的念头,但如何安置这些鬼修,竟是没有一丝一毫的头绪。 像是鬼星这样的特殊星球,在紫薇星域之中,只怕是难以再找到第二个。 没有了鬼星,除非是修炼到魔神境界,否则,这些鬼修终究会力量消散,最终彻底逝去,死亡。 “公子。”清风开口,道:“其实可以让鬼修进入【不死天阙】。” 李牧闻言精神一震:“可以吗?” 清风道:“鬼星乃是因【不死天阙】而成,鬼修们当然可以在【不死天阙】中生存,事实上,当年不死天帝的麾下,就有鬼修存在。” 李牧听到这句话,突然反应了过来。 他一下子,明白了鬼星的成型原因。 从某种程度上来讲,鬼星其实是一个‘人造星’。 不死天阙漂浮在宇宙虚空之中,像是一块磁铁,不断地吸收宇宙尘埃和星云,以及过往的陨星、陨石……因为不死天阙的特殊性,所以这种造星的过程也变得很快,甚至可能只是数万年的时间,一颗星球就形成。 【不死天阙】是这颗星球形成的关键,最终也成为了这颗星球的核心,散发出来的力量,让这颗星球上布满了鬼气和死气,具备了鬼魂不散进而开始修炼的条件。 唯一矛盾的地方在于,不死天帝在混沌世界之中死去了数千年,但鬼星上出现鬼修,出现鬼修门派,已经有数万年的历史。 而有可能的合理的解释,应该当初不死天帝放逐【不死天阙】时,为了避免被察觉或者是发现,不但在地域上破界,在时间上也有所回溯。 不死天帝能做到这些? 李牧觉得自己对于这位武道大帝的好奇,越来越浓郁了。 有清风操控【不死天阙】,最终,数百万年鬼修都进入到了【不死天阙】中,包括菜菜、冬雪夫妇和单天等人。 这方星域已经混乱无比,可怕的能量爆溢,席卷星空,无数个小型的黑洞正在形成,以破碎的鬼星为中心,混乱的宇宙潮汐之力,疯狂地撕扯着空间,仿佛是一片恐怖杀阵一样。 许多圣地的强者,身陷其中,犹如被卷入乱流之中的鱼儿一样,拼命挣扎,使出吃奶的力气奔逃。 混沌大帝与各大圣地巅峰强者之间的战斗,已经开始停歇了下来。 鬼星毁灭,不死天帝的传承下落不明,【不死天阙】明显消失了,这说明,有人得到了传承,再打下去已经没有了意义,寻找传承下落,才是最重要的。 而此时,李牧和清风明月三人,已经彻底地逃离了这片区域。 …… …… 神州大陆星球。 李牧悄悄地回到了太白城。 他现在在思考另一个问题。 如果另一个李牧的身份,也存在问题的话,那刀庐中的那位老妇人,这个世界的李牧母亲,是不是也有问题呢? 连带着,还有一个人----这个世界的李牧的父亲,已经死去了的长安府知府李刚,是不是也有问题? 可如果李刚真的有另外一重身份的话,那他应该没有这么容易死掉才对啊。 没有太多的时间给李牧去纠结,他决定好好和李母谈一谈。 李母房间里。 “娘。”李牧恭恭敬敬地行礼。 李母正在上官婉儿等几个丫鬟的服侍下用完午餐,窗外金色的阳光透过窗棂照射进来,被分割成为规则的菱形斑驳,整个房间里有一种令人心静的安宁。 “我儿回来了,可曾用过午餐?”李母这些年经过了精心调养,焕发了昔日的光彩,雍容华贵,脸上带着笑容,曾经哭盲的双眼,如今已经恢复了。 李牧看了看上官婉儿等人,才笑着回复道:“孩儿已经吃过了,娘,孩儿想要和娘单独说一会儿话。” 上官婉儿等人立刻都退了出去。 李牧跪在地上,恭恭敬敬地磕头,道:“娘,孩儿想要问,当初我到底是怎么来到这个世界上的,真的是娘您亲生的吗?” 弄清楚那个李牧的身世,非常重要。 李母手中拿着一串念珠,原本正在轻轻地拨动,听到李牧这个问题,猛然之间神色一变,手指一顿,惊讶地看向李牧。 李牧抬头对视。 李母手中的念珠又轻轻地拨动了起来,道:“这一天,终于还是来了啊,孩子,你起来吧。” 她对李牧的称呼,发生了变化,从之前的‘我儿’,变成了孩子。 李牧依言起身。 李母道 :“其实从见到你的第三天开始,我就知道,你不是我的牧儿,我那个时候,虽然眼睛瞎了,但心不瞎,母子连心,在你的身上,我没有感觉到血脉相连的感觉。” 李牧微微一惊,但很快也意识到,这在情理之中。 很多时候,血脉,亲情这种东西,不能用武道修为去解释,而是冥冥之中一种发自于灵魂的感知,李母早就察觉自己是个冒牌货,可以理解。 李母继续道:“当时我非常害怕,也非常担心,我以为是你谋害了我那儿子,顶替了他的官职,我想过很多办法来预防你,对付你,但是后来,我渐渐地发现,你应该不是那种人,你比我那个牧儿,优秀多了……” 李母说着说着,眼泪就流淌了下来。 她曾经哭干了眼睛,哭瞎了双眸,这是她眼睛复明之后,第一次流眼泪。 “孩子,关于我儿的下落,我曾经无数次想要亲口问你,但不敢问出口,我不是怕你知道我已经发现了真相,而是怕从你的口中,知道他已经不在人世的噩耗,今天,既然你提起来了这件事情,那么,孩子,你能不能告诉我,我儿到底怎么了?他还活着吗?” 李母充满期待而又紧张地盯着李牧。 可怜天下父母心。 既然话已经说开了,李牧仔细想了想,也没有丝毫的隐瞒,将自己如何机缘巧合顶替了这个世界的李牧,以及自己后来各方寻找的结果,都说了一遍。 最后,李牧道:“一直寻找无果,所以我曾经以为他已经死了,但是最近发现了一些线索,足以证明,他还活着,一定还活着。” 李母脸上的表情,瞬间就浮现出一丝难以掩饰的狂喜。 这么多年了,她和李牧接触了这么多年,虽然大多数时候,聚少离多,也听过无数人说李牧的事迹,但对于李牧这个冒名顶替了自己儿子的年轻人,却非常了解,李牧不是一个说谎之人。 “孩子,有些线索了?那他……现在在哪里?”李母颤声地道。 李牧摇摇头:“只是线索而已,我现在也在找他。” 李母道:“连你也找不到他?” 李牧在神州大陆星球上的能量,何其恐怖,李母是心知肚明的,如今可以说是整个世界的主宰,也丝毫不为过,别说是找一个人,就算是找一根针,也绝对可以找到 。 如果连李牧都找不到,那岂不是……李母又担心了起来。 李牧道:“所以我希望,娘您能将当初李牧如何降临这个世界,以及他身上发生的一些怪事,都说一说吗?这或许是找到他的关键。” 李母陷入了沉思。 过了许久,她才像是有一个如梦初醒的病人一样,面色复杂,叹了一口气,道:“唉,好吧,我以为,这一生,都不用再去回忆那些事情了。” 李母将当初如何与李刚相识,以及如何诞下李牧的事情,详细地又回溯了一遍。 李牧听了,大吃一惊,道 :“所以您的意思,您是没有……就生下了李牧?” 这实在是让李牧吃惊。 神话传说之中,李靖的夫人怀胎数年才生下哪吒,已经是奇事了,没想到李母竟然在还没有嫁给李刚时,只是因为做了一个奇怪的梦,就怀上了李牧。 这种事情,李牧只有在地球的圣经中才听说过,耶稣便是圣母玛利亚以童贞之身生下来的。 李牧也一下子突然理解了,为什么李刚当时会对自己好不容易追到的妻子,也对自己的儿子李牧,会那么不上心,甚至还会为难,尤其是对李牧,数次都要置之死地。 原来这位西秦帝国的大佬,怀疑自己被人戴了绿帽子啊。

上一篇   1028、鬼星毁灭

下一篇   1030、截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