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01、有意思 - 圣武星辰

0101、有意思

李牧眼里,露出一丝惊讶之色。 那声音仿佛是在四面响起,清晰地回荡在每一个人的耳边。 “呵呵,没有想到,在太白县城中,还有这样一只有趣儿的蚂蚁,李牧?呵呵,有意思啊,肉体强度,竟然修炼到了这种程度。” 声音再度响起,飘忽不定,无法确定方位。 众人突然都觉得,头顶的阳光变得昏暗起来。 原来不知道何时,空气中,有丝丝缕缕的黑色雾气,悄无声息地弥漫开来,像是低沉的阴云一样,将整个县衙前院上方的天空,都笼罩了。 “嘁。” 李牧面色淡然。 又来一个装神弄鬼的。 “把人先带走吧。”他对大夫和那些个狱卒道。 大夫面色紧张,以甄猛小舅子为首的几个狱卒,也都神色慌张了起来,他们都感觉到,这个暗中犹如幽灵一般的敌人的可怕,闻言,也不敢怠慢,抬着床板,将小书童清风小心地安置在上面,然后抬起来,与冯元星三人一起,朝着后衙抬去。 “呵呵,走?不到时候啊,我看,还是都留下来吧。” 那个幽灵般的声音,再度响起。 咻! 晨雾一般流转的黑色雾气,其中一缕,骤然活了过来,化作如利剑一般,刺破虚空,朝着抬床板的狱卒刺去。 “找死。” 李牧轻喝,手指一弹。 一道透明气劲,宛如利剑一般破空而出,后发先至,撞在了那黑色雾气之上,将其瞬间撞碎,消散了开来。 【我心天箭】的心法秘术,第一层各种运用,李牧已经可以信手拈来,虽然不如郭雨青那般,天地万物一抚之下,皆可化作为箭,但李牧本身就是箭术高手,对【我心天箭】的衍化,别具一格,与郭雨青不同,可以做到不依靠于尸体的弓和箭,屈指一弹,劲气便如强弓射箭一般的威力。 “咦?” 那幽灵般的声音流露出一丝惊讶。 “更有意思了,呵呵,我看你,能挡住几下。” 下一瞬间,漫天笼罩的黑色氤氲,骤然幻化,凝聚出一道道的黑色利剑,朝着不同的狱卒身上刺去,快如闪电。 “装神弄鬼。” 李牧轻斥,右手五指弯曲,小指、食指、无名指和中指如箭,拇指如弓,连续弹出。 空气中,一连串强弓弓弦震颤般的声音响起。 一道道透明劲气如箭矢般飙射,全部都是后发先至,将所有的黑色氤氲利剑,全部都震碎震散。 李牧的眼中,凌厉之色闪过。 他身形一动,下一瞬间,出现在十米之外,抬手就是一记掌刀斩出。 【闪电斩】。 纯粹的劲气,宛如无形刀气一样,分开虚空。 数十米长的黑色氤氲瞬间如热刀且牛油一样被斩开。 “你……有意思。”一声惊呼,从那黑色氤氲之中急促地传出。 然后就看所有的黑色氤氲,都如长鲸吸水一样,快速地凝聚起来,犹如水墨山水泼画一样,以虚空为纸,描绘出一个似幻似真的身形。 李牧身形再闪,犹如瞬移,出现在这身影之前,又是一记掌刀。 那身影闪烁,避开刀锋。 刀气落在空中,竖斩,十米之外,一颗五六人合抱的古树,被无形的刀气直接从正中间劈开为两片,不偏不倚,一刀两断,切口光滑如同镜面一般。 李牧落回到了原地。 冯元星等人,已经被抬去到了后衙中。 一团明灭不定的黑色光焰,宛如人形,落在了【黑心秀才】郑存剑的身边,看起来极为诡异,之前那个幽灵般的声音,从其中传出来,道:“呵呵,有意思啊,真是有意思啊,李牧,你竟然开始让我,感觉到一丝丝的愤怒了。” 这是一个很诡异的武道强者。 外人难以看清楚他的身形,仿佛是黑色火焰化身一样。 诡异。 阴森。 可怕。 看到这个身影,【黑心秀才】郑存剑如打了鸡血一样爬起来,面色狂喜。 “徐监察,你终于来了,这个李牧,违法乱纪,滥杀同僚,残害百姓,罪该万死,”郑存剑眼里疯狂地闪烁着仇恨之色,大声地吼道:“对于这种穷凶极恶的狂徒,不用留情,直接杀了他便是。” 储书峰一脸仇恨之色,盯着李牧,冷笑着:“小杂碎,监察司徐监察到来,你的死期到了,看你还能蛮横到什么时候。” 然后,他转身,瞬间变脸,一副谦恭之色,将断了腿的郑存剑也扶了起来。 “还跪着干什么,都站起来。” 郑存剑看着周围跪了一大片的黑衣甲士,怒吼道。 今日的遭遇,委实是他有生以来最大的耻辱,让他愤恨欲狂。 被镣铐锁着的宁重山,这个时候,终于睁开眼睛,也不装死了,也在一位黑衣甲士的搀扶下,站起来,不断地运气,将被震散了的内气重新凝聚起来,恢复了一些力量。 他的嘴角,也带着冷笑,面色阴毒:“你的末日到了。” 就连吓得精神不正常了的李冰,也在几个黑衣甲士的搀扶下,站了起来,在搞清楚了状况之后,这个贵公子激动地缠斗,都要留下眼泪了,他心中只有一个念头,我得救了,终于得救了…… 之前沉浸在恐惧中时候的想法烟消云散,他捂着自己腿上的伤口,表情与宁重山、储书峰一样,都阴毒怨恨地看着李牧,很不得将李牧扒皮抽筋喝血。 原本跪在地上的黑衣甲士,此时也都哗啦啦全部起来了。 那三名偏将的表情,同样的狰狞。 监察司中无庸手。 这是整个西秦帝国乃至于神州大陆上,人所共知的铁律。 虽然这些年,因为诸多原因,监察司出手的次数,已经比前些年少了很多,但一旦监察司出手,几乎没有什么解决不了的事情,一旦监察司的人现身,那就意味着,不管多棘手的事情,都要画上句号了。 三名偏将,心中已经在想着,一会儿李牧沦为阶下囚之后,该如何炮制折磨来泄愤了。 整个县衙前院之中的气氛,骤然反转。 还剩下的几名狱卒,面色苍白,都退到了外围。 李牧站在正堂前的台阶上,面色平静,仿佛这一切的扭转,都和自己没有丝毫的关系一样。 他看了看自己手腕上的伤痕。 已经彻底愈合了,只留下一个淡淡的疤痕。 “你们出去吧,命县衙兵卫集合,准备打扫战场。”李牧对那几个狱卒道。 狱卒面色苍白,听到李牧的话,略微犹豫,都朝着县衙大门走去。 “不许走。”储书峰换了一副面孔,大喝了起来,有恃无恐地道:“一个都不许走,今天,全部都得死在这里,血洗县衙。” “不错,我等身上的耻辱,要用这些蝼蚁爬虫的血来洗刷。”宁重山也面色狰狞地大喝了起来。 这些狱卒,既然听从李牧的命令,那就都该死。 “真是不长记性啊。” 李牧开始活动身躯。 “说实话,要不是因为,之前想要留下你们的命,让清风他们来报仇,就凭你们这种货色,早就成肉酱烂泥了。” 李牧的声音,突然在宁重山和储书峰的耳边响起。 距离之近,就好像是在说悄悄话一样,两人甚至同时都感觉到,脑门后面有好像是有认呵气,然后两人还未反应过来,突然觉得眼前一花,一股巨力用来,身形就不由自主地被扯了出去。 一阵惊呼声响起。 光影流转。 黑衣甲士、偏将等人,只觉得眼前虚影残影闪烁,快到来不及反应。 就算是那位‘徐监察’,都没有来得及做出任何反应。 等到宁重山和储书峰视线再回复正常,却惊骇欲绝地发现,他们已经从人群中就揪了出来,被拎小鸡一样,拎到了正堂门口台阶上。 “好好跪着。” 李牧像是爸爸教训儿子一样,轻轻滴拍了拍他们的肩膀。 没有用力。 但两个人颤抖着,惊恐万分。 他们无法想象,为什么在监察司徐监察现身的情况下,李牧还能如探囊取物一样,将他们擒过来,此时,李牧排在他们身上的手掌,好像是利刃在刺一样领他们心惊肉跳,让他们的腿仿佛是不受控制一样,酸软无力,真的噗通一声,就跪在地上了。 “越来越有意思了,李牧,竟敢在我面前出手掠人?” 黑色光焰流转,语气阴沉。 李牧一步一步地走下去:“你算个鸡.巴啊。” 他最恨,别人在他面前装逼。 “真是有意思呢?你这是找死,我乃是监察司监察,你在我面前动手,又如此出言侮辱于我,你知不知道……”那团黑色炎光影剧烈地抽动,发出阴阴的冷笑。 话音未落。 一只拳头,就穿过黑炎光影,将其击溃击散。 也将他的额怒吼打断。 “藏头露尾,跳梁小丑,装逼也是要讲究技术的,你们这些反派,能不能有点儿脑子,换点儿其他什么台词啊……真是无奈啊,你们这样的战五渣,到底是哪里来的自信啊……我以为郑存剑等待的援军是什么人物,原来也只不过是一个武功内气和术法修为都半吊子的蠢货而已。” 李牧轻蔑地笑道。 他的双手十指,幻化如电,捏出手印。 空气之中,隐有雷声,宛如远潮。 一丝丝淡紫色的雷电光丝,从他的五指之间弥漫出来,瞬间像是一张网一样,朝着虚空之中弥漫开来,然后一兜,将那流溢飘散的黑色氤氲光丝,都网在了其中。 -------- 第一更,还有2更

上一篇   0100、割腕

下一篇   0102、该死一万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