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42、下去会一会 - 圣武星辰

1042、下去会一会

“你算什么东西,也配知道我的名字?” 李牧面带冷笑,直接出手,一巴掌拍出去。 “狂妄!你找死!” 邢统领大怒。 他乃是道尊境强者,之前李牧出来的时候,特意关注过,看出来了李牧的修为,不过是大道二重天而已左右的修为而已,根本不放在眼里,结果他的护体真气才稍微运转,便被李牧的帝火真气直接破掉,瞬间冲散,而李牧的肉身之力何其强横,直接一巴掌毫无悬念地拍在了邢统领的脸。 嗖! “啊……” 这位之前叫嚣跋扈的雷火部统领,像是一个破布麻袋一样,直接被从门口抽飞了出去,半空可见五六颗牙齿连带着血水,迸飞了出来。 轰! 干瘦的身形从撞碎对面的窗口飞出去,直接狠狠地砸在了聚贤阁酒楼外面的地面。 其他十几个雷火部的军官,一下子都懵了。 什么情况? 邢统领……他竟然被打了? 被一个小小的明夜司的人给打了? 这让他们难以置信,一时间还以为是看错了。 “你……”一个雷火部军官反应过来,满脸的愤怒,指着李牧,刚要说什么。 李牧大踏步走过去,犹如虎踏羊群一样,甩开巴掌,一人一个耳光,毫不留情,啪啪啪啪,直接将这几个人,全部都抽飞了出去。 连那邢统领都不是李牧的一合之敌,何况是他们这些随从? 李牧打他们,简直是爸爸打儿子一样,直接吊打。 砰砰砰! 转眼之间,雷火部前来挑衅的十数人,一个都没有逃脱,全部被抽飞了出去。 “不知道死活的东西,我明夜司的人,也敢欺负,”李牧拿起白色的桌布擦了擦自己的手,冷笑着道:“在我面前装逼?要做好脸被打烂的觉悟。” 离殇等五个明夜司的高手瞠目结舌。 其他五个诸葛云的亲随军官也瞠目结舌。 这也太猛了,太狠了。 那可是雷火部的一个实权统领啊,在会宁城里也算得是一个人物,结果说打给打了? 这位新司主的脾气也太暴躁了吧。 震撼之余,离殇五人脸也浮现出了兴奋激动的潮红色。 解气! 实在是太他妈的解气了。 李大人的雷霆手段,看在他们的眼里,简直有一种三伏天吃了冰镇大西瓜一样的超爽感,这些年,明夜司在会宁城受的窝囊气,在这一瞬间,一下子倾吐出去了不少。 诸葛云在一边苦笑着摇头。 他早想到了李牧不会善罢甘休,没想到一来采取这么激烈的手段,但仔细想一想,这倒也正常。 先抛开明夜司司主的职位,也不说他那位神秘强大的师傅,单凭他是藏剑海六把最流氓的仙剑的结拜兄弟,当世第一剑仙【剑君】的结拜义弟,雷火部的这些人,这几巴掌挨得一点都不冤枉。 这还得是剑君或者剑癫等人不在场。 要是这几个行事霸道的剑修在场,只怕是邢统领等人,不只是挨巴掌的事情了,直接被人抬回去躺个小半年都是有可能的,只能怪他们作死,不占理,主动挑衅,踢到了铁板。 不过,雷火部的人素来骄横跋扈惯了,只怕是不会这么善罢甘休吧? 诸葛云看向了窗外。 想了想,他道:“小友,不如你先行离开,这里的事情,让老哥哥来处理吧。” 李牧直接摇头,道:“不用,今天我在这里等着,我是要看一看,雷火部的几个小统领算是什么东西,也敢骑在明夜司的头拉屎,也要让有些人知道,明夜司不是以前的明夜司了,让他们明白,以后想要在明夜司的面前搞事情,最好先好好掂量掂量的自己的分量够不够。” 诸葛云一听,立刻反应了过来,这位小爷分明是要将事情闹大,这是故意在借此事情立威,拿雷道祖山开刀,向整个军部昭示明夜司的存在感啊。 这算是真正的新官任三把火吧? 也是李牧的身份背景,才敢做这样的事情,换做是其他任何一个人,哪怕是某一圣地出身的传人,也不敢做这样的事情。 “好,那今天老哥哥我陪你在这里等一等。” 诸葛云笑着道。 五个亲随一听,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 明夜司的新司主这分明是摆明车马要正面硬刚雷火部了,怎么咱们这位平日里最不愿意卷入这种争权夺利风波的部长大人,竟然是一副站定了明夜司立场的样子,这不是部长大人的风格啊。 而离殇等五人一听,也是喜出望外。 刚才李牧的行动,的确是令他们无解气,但冷静下来一想,又有些后怕,雷火部本身已经是军部之三十六部的大部,加背后还有雷道祖山这种圣地的背景,底蕴势力何其雄厚,一般人根本不敢惹,李司主新官任,脚跟还没有站稳,打了雷火部的实权统领,这事情要是闹将起来,最后只怕是要吃不了兜着走,毕竟这些年明夜司的衰落所有人都看在眼里,暂时并无与军部大势力正面作对的底气。 但如果诸葛云这种德高望重的老辈人物愿意为李司主站台的话,那又另当别论了,起码可以全身而退的吧。 不过,几个人的心里,还是忐忑。 李牧不管这么多,过去检查云双燕的伤势。 “大人,我……我没事。”云双燕有些拘谨,连忙道。 李牧也不说话,伸手往云双燕肩膀一搭,发现这个年轻人的手臂骨裂,直接断成了几截,出手之人存了故意折辱的心思,且体内还有异力,伤势远表面更加严重,若是不及时治疗的话,只怕是要留下残废。 “看来刚才抽那几个杂碎真的是抽轻了。” 李牧心怒意更盛。 “为什么我明夜司司主的后人,竟然会洛伦至此?”李牧眼神凌厉了看了一眼离殇几人,然后又对云双燕道:“雷火部的人,为什么要故意为难你?” “这……”云双燕面低下头,笑声地道:“其实只是一些小误会,多谢大人做主,小人的伤势不打紧的。” 正说话间,聚贤阁酒楼的黄掌柜,带着两个伙计过来,看了一眼李牧,又看向诸葛云,道:“听说刚才好像发生了一点不愉快,不知道是不是我们小二照顾不周,实在是抱歉抱歉。” 诸葛云笑道:“老黄,我知道你是什么意思,也知道你们老板不喜欢别人在聚贤阁闹事,不过呢,今天这事儿,有点儿例外,聚贤阁可能也管不了,所以啊,你别管了。” 黄掌柜白白净净胖乎乎的脸,露出一丝讶然之色,再度很认真地看了一眼李牧,拱手微笑道:“好,那不打扰两位贵客了。”滴啊这人又退了下去。 李牧看着云双燕,道:“听说你是云岳前辈的后人?” 云双燕道:“那是我爷爷。” 明夜司第十任司主的嫡孙? 李牧道:“既然是功勋之后,为何会沦落至此?难道我们明夜司,对于司兄弟们的家属后裔,尤其是烈属,没有任何的抚恤和照顾吗?” 离殇吓了一跳,连忙道:“按照军部惯例,抚恤之事,都是统一由车马部来负责,肯定是有的。” “那为何云兄弟还要来酒楼当小二?受人欺辱。”李牧道。 “这……”离殇犹豫了一下,不知道该怎么说。 云双燕连忙道:“这不怪离殇大人,因我爷爷当年办错了案子,所以……所以我们云家的抚恤,是停掉了的。” 办错了案子? 这已经是李牧第二次听到这件事情了。 不过,此时也不是追究尘封旧事的时候,他直接对离殇道:“这件事情,记下了,以后云司主后人,我们明夜司来管,都是自己兄弟,咱们不管谁管?车马部的统一抚恤没有了,我们明夜司自己来发,难道因为云司主办错了一件事情,抹杀了他昔日的全部功劳?人已经作古,还要连累他的后代?” “是,大人,属下记住了。”离殇大声地道。 其他四个明夜司统领,听了心里都是暖洋洋的。 连诸葛云身边的几个人,也都眼睛露出异芒,不论如何,至少这位司主大人这是在为属下考虑,有这样一位知道体恤属下辛苦艰难的司,是每一个明夜司巡夜人的好运。 “多谢大人。”云双燕也是面露感激,连连道谢。 李牧摆摆手,道:“先不谢,等我给你把今日挨打的仇报了再谢。” 正说话间,听外面传来了喧哗声。 “是哪里不长眼的混账东西,竟敢打我雷火部的人,给老子滚出来。”一个霸气十足的骄横声音,从聚贤阁外面传来,声音洪亮,宛如滚雷,让周围几条街道都听了个清清楚楚。 离殇等人面色一变。 来了。 大麻烦来了。 怎么办? 他们又担心了起来。 李牧冷笑一声,道:“走,下去会一会雷火部的人,让这些不知死的蠢货,知道知道马王爷有几只眼。” 之前黄掌柜的态度不错,李牧也不想在酒楼里打起来。 一行人直接下楼,从聚贤阁酒楼里走出来,看到酒楼外面,三百名赤红色轻皮甲的军方武者,还有数十名身穿着淡紫色雷火部制式长袍的强者,气势汹汹,杀气沸腾,将大门堵了个水泄不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