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44、为什么 - 圣武星辰

1044、为什么

无数道目光的注视之下,犹如火山爆发前一刻的林羽泉,站在紫色雷电花朵上,深深地吸了一口气,似是在努力压制着什么,然后终于在现身之后第一次,看了一眼站在李牧旁边的诸葛云。 后者神色从容,没有说什么,只是微微一笑。 “好。” 林羽泉突然点了点头。 他终于做出了某种决定。 “照他说的做。” 林羽泉看了一眼脸上还挂着自信冷笑的于三伦。 大统领于三伦一怔,旋即反应过来话中的意思,惊骇莫名。 下一瞬间,周围众人还未反应过来,就看低空之中,雷光一闪,漫天毁灭窒息一般的威压消失,旋即这位声动会宁城的雷火部掌控者,在留下这样一句话之后,竟然是直接离去了。 这……走了? 竟然走了? 雷声大雨点小,虎头蛇尾啊。 聚贤酒楼内外,一片死一般的寂静。 神转折! 谁又能想到,强势降临的雷火部主宰者,带来的并不是一场酣畅淋漓摧枯拉朽一般的碾压,而仅仅只是言语交锋之后,就莫名其地妥协,莫名其地离去,给人的感觉,就好像是自己把脸伸过来,让李牧打了一巴掌,然后‘心满意足’地走了。 怎么会这样? 围观者们根本想不通。 而最最最想不通的人,当然是以大统领于三伦为首的雷火部的强者们。 部首大人的意思,是向明夜司屈服? 为什么? 小小的明夜司而已。 万千道惊骇莫名的目光,集中到了李牧的身上。 李牧面色淡然地看向于三伦等人,道:“还等什么?” 于三伦一张脸红的像是新鲜猪肝。 他回头看向身后跟随的下属,厉声喝道:“还等什么?林大人的话,没有听到吗?” 就算是心中有一千个一万个不服,但这是部首大人同意了的事情,谁能反悔? 小统领邢荣和最开始闹事的那几个雷火部修士,面如死灰,战战兢兢地走出来,脸上的表情,仿佛是吃了屎一样难看。 他们看向李牧,眼神中,带着一丝哀求。 但李牧的表情,冷峻如冰岩,没有任何的变化。 邢荣知道这一劫是逃不过去了。 之前出手羞辱重伤云双燕的时候,他做梦不到,会有这样的下场。 邢荣一狠心,直接拔刀,将自己出手的右手给斩了。 鲜血迸射。 剧痛令他面部扭曲。 但心理上的屈辱更甚肉身的疼痛。 对于他们这种修为的修士来说,断臂再生不是什么难事,真正无法忍受的是,在这么多的人面前自己断臂,是一种可能毕生都难以洗刷的耻辱。 其他几个之前出言侮辱明夜司的雷火部修士,也都强忍着心中的耻辱憋屈,出手的人,斩掉了自己的手,开口的人,断掉了自己的舌头。 都可以再生。 但就是这份屈辱令人抓狂。 看着狼狈万分的雷火部修士们,周围的人像是做梦一样。 这绝对是他们想不到的结局。 “这下下满意了吧?”大统领于三伦满脸怒意地看向李牧。 李牧摇摇头。 “什么意思?”于三伦咬牙切齿地道。 李牧道:“你刚才,也开口了。” “你……”于三伦面色狂变,无比阴狠地道:“不要得寸进尺。” 李牧道:“蠢货,你可以试试就这样离开,看看后果是什么。” 于三伦面色再变。 在某一瞬间,他真的是想这样转身就走,一个小小的明夜司,谁拦得住自己,但是,一想到竟然连素来护短的林羽泉大人,竟然都选择了忍让,这背后的韵意,细思极恐,只怕是不是他所能承担的。 “这账,老子记住了。” 于三伦运功一震,一截断舌从口中飞出来。 他一挥手,带着属下转身就离开。 没脸再待下去了。 被人逼着断舌,这样的耻辱,注定会伴随他一身,相信用不了多久,整个会宁城之中都会疯传,他从高高在上的雷火部大统领,变成了人们口中茶余饭后的谈资,简直是被钉在了耻辱柱上。 李牧嘴角划起一丝讥诮的弧度,语气冰冷地道:“别忘了,三天三夜。” 于三伦一个趔趄,差点儿摔倒在地上。 断手断舌,还要去明夜司的堡垒门口,跪上三天三夜。 后者,更加屈辱。 但也是雷火部部首林羽泉答应的事情,不能不做。 于三伦此时真是恨不得自己把自己的嘴巴给抽肿了,早知道这样,当初就不该放这种狠话啊,结果现在全部都应验在了自己的身上,简直是作茧自缚,自作自受。 看着雷火部的人气势汹汹而来,垂头丧气而去,雷声大雨点小,周围很多人一时都有些发愣。 再看向李牧等人的时候,眼神可就彻底变化了。 会宁城中,能够逼着雷火部的【灭世紫雷】林羽泉打落牙齿和血吞低头认错的人,有没有?当然有,但绝对不会超过双十之数,哪怕就是李牧身边的诸葛云这种大佬,也做不到。 但偏偏李牧做到了。 什么身份? 什么地位? 所有看到了完整过程的人,都意识到,会宁城中,要爆出一个大新闻了。 如果在接下来的一段时间里,这个白龙甲年轻人不死,那就意味着,人族军部总部大城之中,一个新的大佬级人物,就要诞生了,不,略微夸张一点,甚至都可以说,整个人族之中,一个新的人物要诞生了。 离殇等明夜司的五人,看着李牧的眼神,简直就像是在看着高高在上的神明,兴奋,激动,难以置信,疯狂……各种情绪疯狂地激荡在他们的心中,令他们每一个人都想要仰天大吼,想要将这里发生的事情,第一时间传回到明夜司去。 而诸葛云身边的五个神工部的修士,此时看向李牧的眼神,则彻底变成了深深的敬畏。 如果说之前他们对于李牧的奉承,也只是因为诸葛云对李牧另眼相待的话,那此时,他们深深地感觉到了这个年轻人的分量,只怕是丝毫不比自己的部首低,甚至更高。 “没想到来喝个酒,都能遇到这么有意思的事情,老哥哥,这会宁城中,还真的是很好玩呢。”李牧浑身的冰冷之意散去,满面带笑,转身对诸葛云道,仿佛之前那个冷峻残酷的人根本不是他一样。 诸葛云简直是哭笑不得。 你觉得好玩,那是因为你有这个能量。 若是换做别人,只怕这个时候,哭都不出来了。 “老哥哥,今日多谢款待,我还有事,先告辞啦。”李牧拱手。 诸葛云点点头,道:“好,改日有空,我当亲自去明夜司拜访小友。” 李牧带着离殇等五人,扬长而去。 诸葛云站在聚贤酒楼门口,目送李牧等人离开,脸上的表情复杂,心中不由得感叹。 这李牧还真的是一个奇葩,随便遇到什么事情,都能搞出大动作。 这样一来,负面作用先不说,只怕是整个会宁城中,没有人不知道明夜司的大名,日后其他诸方,再遇到明夜司的时候,真的要好好掂量一下自己的份量再做反应了。 同一时间。 站在酒店二楼窗户面前,好奇地观察着事态进展的黄掌柜,陷入了深思之中。 这些年以来,因为与域外天魔的战事吃紧,所以像是神工部、雷火部这样的军工部门,在三十六部之中份量极重,而【灭世紫雷】林羽泉更是出了名的狠人,护短,强势,像是茅坑里的石头一样又臭又硬,以前几乎没有见过这样一个强势人物当中服软,哪怕是曾经有一次在面对十老会中的‘一老’时。 但今天……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那个明夜司的新司主,到底是什么来历? 看到窗外诸葛云等人准备离去,黄掌柜连忙追出去,大声地道:“诸葛大人,留步,留步,我这里有一坛新近得到的两千年‘女神泪’,要不要留步品一品?” 诸葛云脸上浮现出一丝奇异的笑容,略微沉吟,转身道:“如此,却之不恭。” …… …… 李牧带着离殇等人,一起前往泥泞巷云双燕家中探望的时候,于三伦等人,也终于回到了雷火部大营之中。 “部首在哪里?”于三伦神色阴沉的几乎可以滴出水来,问一名亲卫道。 “部首大人在一号厅中等候,说大人来了之后,立刻去找他。”亲卫道。 此时,在聚贤酒楼发生的事情,还没有完全传到雷火部。 于三伦带着一腔不解和愤怒,来到了雷火部一号厅,经由部首亲卫传报之后,进入了一号厅。 “你来了。” 林羽泉站在一号厅中央那座象征着雷火部权势的‘混沌雷球’面前,声音平静的像是一块冰冻了一万年的玄冰。 “大人。”于三伦上前行礼。 林羽泉摆摆手,令殿中的侍卫,全部都退下去,然后缓缓地转身,看着于三伦,道:“你现在是不是很愤怒?” 于三伦梗着脖子,微微低头,道:“属下不敢。” “是不敢,还没不怒?”林羽泉淡淡地道。 于三伦脑子一热,直接道:“属下只是不明白,那明夜司不过是一个有名无实的破落小司,早就不堪一击,就算是有诸葛云为其撑腰,大人也不至于就这么答应那个狗东西司主的要求,属下丢点儿脸倒是没有什么,可是我雷火部的脸,大人您的脸,岂不是都丢尽了。” 他是林羽泉的心腹,一直极受重视,所以才敢在这个时候,说这种话。 林羽泉也没有怎么愤怒,语气平静地道:“如果说,我告诉你,那个明夜司的司主,身后站着不止一个武道圣地,不止一个武道皇帝,你会怎么想?” “什么?”于三伦心头巨震,道:“这……怎么可能?”

下一篇   1045、不只是怨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