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45、不只是怨气 - 圣武星辰

1045、不只是怨气

人族十大圣地,都是各城一派,在军不具有不同的影响力,如军部三十六部,在属于仅次于十老会的大部门,在整个人族都影响力极大,但也不敢说,背后一定有圣地的影子,而像是雷火部,神工部这样的大部,之所以能够表现的强势,除了本身负责军需肥差之外,更是因为背后真真切切地站着一大圣地。 有一个圣地支撑,已经如此强势,那若是背后不止一个圣地,不止一尊武道皇帝呢? 那简直可怕。 于三伦脑海之飞快闪过如今人族的势力分布,长久以来形成的势力格局如今无清晰,突然冒出来一个号称背后站着数个武道圣地,数位武道皇帝的势力,如同原本鱼虾河马各得其乐的浅水池塘里,突然冒出来一头史前巨鳄。 林羽凡此时心也颇为郁结。 他收到雷道祖山传来的关于李牧的各种信息,极为详尽,也知道师门与李牧素来有瓜葛,暂定的方针是不与李牧争长短发生冲突,他自以为在雷火部,不像是师弟【九天神雷显化真尊】一样会与李牧正面冲突,谁知道…… 这还真的是不是冤家不聚头。 他现在也很头疼,到底该如何做。 今天在聚贤阁酒楼,算是把脸都丢尽了。 但他也很清楚地知道,如果今天强硬,也许丢人丢的更大。 坐镇雷火部这么多年,林羽凡也是第一次遇到这种对手,有一种老虎吃天无处下手的感觉。 “大人,那这么算了?”于三伦试着问道。 他其实最想要问的是,难道真的要去明夜司的门口,跪个三天三夜吗?他自己丢脸是小,整个雷火部的脸,那可真的是要被打肿了。 林羽凡眼皮一抬,看了一眼,道:“去吧。” 于三伦的心沉了下去。 他从未见过部首大人如此退缩。 他不甘愤怒,但却有无济于事。 难道要抗命? 林羽凡看了他一眼,又道:“不要忘了,明夜司是干什么的,这些年,有些事情,你做的不漂亮,要是姓李的真的狠了心查起来,以他的背景,很容易查出来,到时候,我也保不住你……” 于三伦顿时一身冷汗。 明夜司号称执掌明灯,荡涤黑暗,对于军队内部的腐败问题,正是稽查范围之内,自己的屁股其实并不干净,这是于三伦很清楚的一点。 别人查他,他不怕。 甚至明夜司换一个司主来查他,他也不怕。 但若是一个身后站着数个圣地,数尊武道大帝的人来查他,还占着明夜司的大义,那会发生什么样灾难性的后果,于三伦想一想,都不寒而栗。 “现在你明白了,我这么做,是为了保你吗?”林羽凡道。 于三伦恭恭敬敬地行礼,道:“大人之恩,粉身碎骨难报。” 林羽泉又道:“李牧此人,过刚易折,这么嚣张,算是背景通天,也有栽跟头的时候,何况,背景也并不能解决一切。先忍一忍,暂避其锋芒,过不了多久,他会有大麻烦。” …… …… “你家住在这里?” 李牧看着眼前荒草丛生,被头顶悬空浮山遮去了阳光,无阴暗的错乱街巷,宛如贫民窟一样的大片建筑,满脸的错愕。 虽然之前预想到,云双燕沦落到在酒楼做店小二的地步,也许家庭条件并不好,但是没有想到,会不好到这种程度,而像是会宁城这种人族军部圣地,竟然也有如此混乱脏差的区域。 头顶一座座悬浮山无美丽,而被这些浮山遮挡了阳光、位于阴影之的地面,还有这样为了生存苦苦挣扎的人,好像是美丽的森林树冠只适合于远望,一旦进入其,密密麻麻的枝叶遮盖了阳光,阴沉的空气能闻到腐殖质暗臭的味道。 云双燕道:“奶奶常年卧病在床,妹妹也先天绝症,这些年一直都维持着……大人,此地污秽脏臭,要不不进去了吧。” 李牧回头看了一眼离殇等五人。 五人都低下了头。 他们知道,司主大人对他们未能照顾好先司主后人不满了。 “进去。”李牧道:“一定要亲眼看看,才会知道,曾为人族立下功勋的英雄的后人,到底过着什么样的生活,才能知道,并不漫长的岁月之,我们到底错过了什么。” 云双燕心浮过一丝暖意,道:“大人请。” 他在前面带路。 这片区域,叫做泥泞地。 虽然不是遍地泥泞,但也要李牧以前见过的任何贫民区都差,甚至要当年长安府杀猪巷那种贫民窟更加脏乱。 石屋,茅屋,土墙,黑水沟,堆积在各处的、甚至随时都从头顶悬浮山丢下来的垃圾……空气弥漫着腐朽的臭味,还有随处可见嗡嗡嗡大群大群飞来飞去的蝇虫。 脏、乱、差。 在云双燕的带路下,李牧一行人穿过一条条小路,遇到了各色生活在这片区域的人,相貌不同,表情不一,但相同的衣衫褴褛,相同的削瘦,像是生长在淤泥的杂草一样,卑微而又顽强。 各色人等用好的目光,打量着李牧等人。 很显然,这种地方,很少出现如此衣着华贵干净的人。 云家的住处很深。 最终,一行人来到了泥泞地最南端的一个土墙小院外面。 吱呀。 云双燕推门进去。 “谁呀?”一个低沉嘶哑的声音,从院子里 一间土屋传出女声,一听气不足。 “奶奶,是我。”云双燕连忙大声地道。 “今天怎么回来的这么早。”一个艰难地拄着拐杖的耄耋老妇人,骨瘦如柴,一点一点地从只挂着一个破布门帘的土屋里挪了出来。 云双燕道:“奶奶,家里来客人了。我今天轮值结束的早。”他走进去,将老人扶着,脸堆笑,一副非常欢快的样子,道:“奶奶,不是让您多躺在穿休息嘛,怎么又拄拐起来了? 老人只不过是挪了几步,微微喘息着:“起来看看鹰丫头……”她看注意到了李牧几人,疑惑地问云双燕道:“这几位是?” “奶奶,是明夜司的几位大人,这位是新任李司主。”云双燕连忙道。 “明夜司?”老夫人的身躯微微一震,原本浑浊的双眸深处,闪过一丝异的精芒,旋即恢复正常。 云双燕一边扶着老妇人坐下,一边又向李牧解释道:“奶奶身体太虚弱,无法行礼,大人恕罪。” 李牧道:“长者为尊,不必客气。” “不知道李大人来我们云家这泥泞之地,所为何事?”老夫人坐在院子里的石椅,双手拄着拐杖,勉强维持平衡,淡淡地道。 这老夫人是当初的第十代明夜司司主云岳的夫人,云岳风华绝代,乃是人之龙,可想而知,他的夫人,绝对不应该是籍籍无名之辈,但如今落得如此下场,身体衰弱,色相摧败,也不知道这其,发生了什么事情。 不过她的言语谈吐,一看极为不凡。 李牧道:“在聚贤阁遇到了双燕兄弟,才得知竟然是代司主的后人,过来探望。” 老夫人道:“哦,现在看到了,真是抱歉啊,云家给明夜司丢脸了,大人请回吧。” 李牧微微一怔。 这语气颇为不善,似是有怨念。 是因为这些年明夜司竟然对云家不管不问吗? “老人家,我得代表明夜司,向您和云家的人道歉。这么长的时间以来,明夜司疏于对有功之臣后人的照顾,”李牧和颜悦色地道:“不过,我保证,这种事情,以后不会发生了。” “我们云家人,可受不起司主大人的道歉啊。”老妇人面色不变,淡淡地道:“如果您说完了,那请回吧,这里脏臭污浊,不是李大人这种人待的地方。” 这怨气还真大啊。 李牧苦笑。 “老人家,我看您身体抱恙,是否能让我为您观诊?”李牧很恭敬地道,一个两百多岁的老人家,如此虚弱,算是怨气再大,那也是正常的,李牧还能生气? “不必了,当不起。”老妇人想都不想,直接拒绝。 云双燕在一边连忙劝道:“奶奶,李大人真的是一片诚意而来,今天要不是李大人,孙儿我麻烦大了……”他连忙将聚贤阁酒楼发生的事情,说了一遍,之前没有说,是怕奶奶担心,现在不说不行了。 “是吗?那多谢李大人了。”老妇人冷淡的态度没有丝毫的变化。 离殇一看,忍不住怒道:“夫人,您未免太不近人情了,我家大人……” “住口。”李牧直接道:“怎敢对云夫人如此说话。” “可是大人,这明明不怪您,您才任……” “退下。” “这……遵命。” 被李牧呵斥,离殇等人直接退出了院落。 李牧道:“我知道夫人心有怨气,在云家的事情,明夜司亏欠很大很多,不过那都是以前的事情了,从今以后……” “你知道什么?”老妇人突然开口,打断了李牧的问话。 李牧一怔。 “你什么都不知道。”老妇人看着李牧,脸的表情,有一丝丝的缓和,道:“回去吧,李大人,空有一腔热情诚意,改变不了什么,你也许是一个好人,是一个好官,但不该和云家沾惹,快走吧,明夜司难得又有人主持,不要浪费在这种无意义的事情。” 嗯? 李牧这一下子,才是真正反应过来。 这只怕……不是怨气啊。

上一篇   1044、为什么

下一篇   1046、出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