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46、出手 - 圣武星辰

1046、出手

老妇人话中有话,李牧嗅到了一丝别样的味道。 他还想要说什么,突然远处传来了一阵喧哗声,似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围了不少人,人群朝着云家的小院落而来。 “今天是什么日子,竟然又有上面的人来这泥泞之地。”老妇人气喘吁吁地站起来,看向外面。 “奶奶,我去看看。” 云双燕原本是要去屋子里照顾妹妹,这时,也是吓了一跳,跑到院子外面去看情况。 李牧也回头看去。 他目力何等敏锐,立刻看到,却是几个如狼似虎的家丁模样的甲士,在两个婆子的带领下,压着一个粗布寒衫、披头散发的女子,径直朝着云家的小院落而来。 很快,就又传来了云双燕的惊呼怒吼声。 一行人闯进云家院落。 云双燕跌跌撞撞地追进来。 矮墙外面,已经是聚了很多人,隔着墙,朝着院子里看来,看到李牧的身影之后,很多人都露出意外惊讶的表情,暗道今年到底是怎么回事,五人两残废的云家,竟然招惹了这么多的‘上面人’。 上面人,指的就是生活在美丽浮山上的那些大人物。 “云家谁做主,滚出来。”满脸横肉的婆子目光狠辣,扫过老妇人,只在李牧的身上,略微停留了一瞬,便将他排除,大声地喝道。 云双燕面色惊惶地冲过来,将老妇人扶住,颤声道:“奶奶,他们诬陷娘在于府偷东西。” “诬陷?”那婆子冷笑,道:“小家伙,你最好说话注意一点儿,什么叫做诬陷?我们可是人赃并获,这手脚不干净的贱妇,偷了我们府中一颗【金玉丹】,十几个人亲眼所见。” 那披头散发的女子被推出来,狠狠地摔在地上。 一个鎏金木漆的盒子被摔在他的身边。 “娘。” 云双燕赶紧过去,将女子扶起来。 这时,李牧看到,这女人身段颇为窈窕,自有一种诱人之态,寒衫外露出的肌肤,晶莹白皙如玉,披散的头发,遮住了面孔,但下意识地就很容易让人觉得,是一个容貌极为出色的女子。 “我没有偷,是于府三少爷所赠。” 这女的声音嘶哑而又深沉,有一种怪异的味道,不像是先天生成,应该是后天破音了。 “呵呵,三少爷都说了,没有此事。”那婆子冷笑,道:“贱妇,一看就是贱骨头,偷了【金玉丹】,还勾引三少爷,也不看看你那一副鬼一样的德行,真是淫贱下流。” “闭嘴。”云双燕握住拳头,大声地道:“不许这么侮辱我娘。” 那婆子满脸的鄙夷,道:“生下来的贱种都这么大了,还去卖肉勾引三公子,啧啧啧,简直是毫无廉耻……” 矮土墙外面看热闹的人群响起一片议论喧哗之声。 离殇等五人看向李牧,见司主大人并无要他们出手的意思,也就原地待命。 “媳妇,到底是怎么回事?”拄着拐杖的老妇人看向女子。 女子声音嘶哑地道:“鹰儿的病恶化,这【金玉丹】可以延缓症状,不过,是那位三公子奖赏所赐,我本以为是好心,谁知道他竟威逼利诱,动手非礼于我,被我拼死所拒,后来他改口说我盗窃,要逼我就范。” 这女子的声音虽然不好听,但说话极有条理,言简意赅,遣词造句,一看就知道是读书识字,很有问话修养的人,只怕曾经是大户人家的千金。 “嘿嘿,贱妇,你也不看看自己丑八怪一样的模样,我家三公子,会调戏你?你说这话,谁能相信?”那婆子仿佛是听到了什么笑话一样,大笑了起来。 她身后的十几个家丁,也都哄笑。 这时,那女子缓缓地抬头,披散在脸上的头发散开,漏出半张脸,肤若凝脂,白皙诱人,一只眼睛明亮璀璨,似是可以发光,半张脸一瞬间,让人颇有一种惊艳的感觉。 这绝对算是一个美女了。 而且根本看不出已经生过孩子,倒更像是二八少女一样。 不过,当当另外一侧的头发散开时,另半张脸露出来,却是起漆黑如墨,肌肤粗糙像是黑色的岩石,丑陋狰狞,吓人一跳。 竟然是一张阴阳脸? 那是……胎记吗? 李牧讶然。 …… …… 于府。 “少爷,您最近莫非是变了口味了,那贱妇丑如鬼,您竟然也动了心思?”狗腿子打扮的年轻人,卑躬屈膝,一脸的谄笑,端上一杯茶。 三少爷余震翘着二郎腿,接过茶杯抿了一口,微微一笑,道:“你小子是不知道啊,那个贱妇,半张脸生的是真的漂亮啊,我那日无意中看到,简直是被勾走了魂儿。” “可是她另外半张脸,简直是如丑夜叉一样,让人兴致全无啊。” “这你就不懂了,只要是蒙上脸,还不是一样?”余震舔了舔嘴唇,道:“而且,你是不知道,这小贱妇那身段,那肌肤,绝对是个尤物,除了脸上那快胎记,其他地方,比【仙风楼】的红牌还要诱人。” “哈哈,我明白了,三少爷你是想要换个口味。” “懂我。而且,你不觉得这样做,很刺激吗?” “既然三少爷您看上了想玩,只要吩咐一声,奴才我直接将她绑到豹房,摆好了少年您随便玩,为什么还要让荣婆婆带人去那泥泞之地呢?” “呵呵,你有所不知啊,我让人调查了一下,这个贱妇,还有点儿来历,乃是当年明夜司司主云中岳的儿媳,云中岳的儿子云幽, 当年也被称作是天才的人物,后来云中岳卷入那件事情中,被逼自尽,他儿子为了赎罪,远走东线前线,那贱妇当年也是会宁城中有名的一朵金花,嘿嘿,被逼着和婆婆一起,废了功,躲到了泥泞之地,听说她还有一个女儿,生的艳丽无双,可惜后来得了九阴绝症,像是一个冰人一样躺在床上无法动弹……你以为普通的女人, 本少爷还用得着动这种心思,嘿嘿,这种有身份的女人,玩起来才刺激,我就是要让她,乖乖地趴在我面前,忍辱负重,任我予取予求,这才好玩。” “少爷高明啊。” …… …… 矮土墙外面也是一片哄笑声。 但女子脸上的表情,没有任何的变化。 她站起来,站的笔直,并不在乎周围人的目光,道:“我没有。” “你们血口喷人,我娘才不会做这种事情。”云双燕握着拳头,对于任何女人来说,这样的指控,都无疑是灾难性和毁灭性的。 “哼,懒得和你们废话这么多,来人啊,将这一家子都给我抓起来,全部都送到律法部,一人为贼,全家是贼。”荣婆婆颐指气使地道。 女子的面色变了:“你们不要欺人太甚。” 荣婆婆冷笑道:“是你自己不识抬举。” 老妇人拄着拐杖,颤巍巍地走到媳妇儿的身前。 “娘。”女人叹了一口气,似是想要说什么。 老妇人摇摇头,转身,看着荣婆婆等人。 这一瞬间,李牧敏锐地感觉到,老妇人的体内,似是有一股淡淡的、惊悚的、奇特的力量,在缓慢地复苏。 “还不动手?”荣婆婆毫无所觉,指着老妇人等人,道:“动手,都给我抓起来,听说她家还有一个女儿,也一起抓起来!” 同样毫无所觉的家丁们,气势汹汹如狼似虎地冲过去。 “等等。”李牧开口了。 这话不是对荣婆婆这群恶客说的。 而是对老妇人说的。 意识到这个看起来一阵风都可以吹倒的老妇人,体内竟然蕴藏着诡谲的力量,瞬间就明白,她可能有不得不潜藏的理由,联系到老妇人之前说过的话,云家的后代落魄到这种程度,可能有一定隐情,绝不是表面上这么简单。 “让我来吧。” 他对老妇人道。 老妇人看着他。 女人也看着他,她还不知道李牧的来历。 李牧看着老妇人,无比阳光地微笑道:“毕竟,我如今也是明夜司的人。要是作壁上观,事情传出去,我以后还怎么带领明夜司的兄弟们做事?何况……来都来了,现在走了,也抽不开身了。” 老妇人体内的力量气息,渐渐散去。 “你是什么人?敢多管闲事?”荣婆婆看着李牧,道:“小东西,雷火部于大统领,是我家主人,你敢管我们的事情?” 雷火部? 李牧脸上的表情,一下子就精彩了起来。 怎么这种事情,还有雷火部的影子? “怎么?怕了?怕了就滚,敢管我们于府的事情,活腻歪了你,小东西。”荣婆婆还以为李牧怕了,顿时更加趾高气昂了起来,叉腰指着鼻子大骂。 真是……愚蠢啊。 李牧懒得理会这种泼妇一样的老东西,直接道:“给我打。” “遵命。” 在外面候命的离殇等人,早就憋了一肚子火,瞬间出手。 啪! 荣婆婆被离殇一巴掌抽倒,半张脸肿成了猪头。 “啊……杀人了。”她发出杀猪般的惨叫。 几个家丁还想要还手,被明夜司的高手,纷纷打倒在地。 能够跟随李牧出门的,都是明夜司高手之中的高手,对付这几个家丁一样的人物,还不是跟玩一样。 咔嚓! 啪啪! 骨折的声音,和抽脸的声音。 转眼之间,荣婆婆带来的人,全部都被打了个半死,躺在地上,像是死猪一样哼哼唧唧,浑身是血,没有一个完整的,但因为刚才李牧只是说打,没有说杀,所以离殇等人没有下杀手。 “啊啊啊啊,你们完了,竟敢打我,我家三公子,不会放过你的……”荣婆婆尖叫,满脸是血。 ------ 今天保底三更,冲击四更。

上一篇   1045、不只是怨气

下一篇   1047、宝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