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47、宝贝 - 圣武星辰

1047、宝贝

这个蠢婆子,根本就搞不懂发生了什么。 李牧也懒得和这种货色计较。 “拿着我的令牌,带人去于府拿人,将那个什么三公子,给我提到明夜司,要是有人敢抗命,一起拿了。” 李牧直接将令牌丢给离殇。 “遵命。” 离殇接过令牌,大声地应承,对其他四人道:“你们留在大人身边候命。” 咻! 离殇身形化作流光,冲天而去。 这个时候,于婆婆就算是蠢猪,也反应过来,好像是招惹到了不该招惹的人,人家根本就不把于府放在眼里,还要去于府拿人,这岂不是说,自己给三少爷招惹了麻烦? “你们……到底是什么人?”这恶婆子看着李牧,声音有点儿发颤。 李牧懒得理会这种小角色。 “老夫人,事已至此,不如随我前往明夜司吧。”李牧转身对老妇人几人道:“双燕兄弟资质不错,却没有练武,继续荒废下去,可惜了,云司主的后人生活在这里,明夜司会一直都抬不起头。” 云双燕看向奶奶,眼神中有期待。 哪个男儿不好武? 尤其是在这样的武道世界之中,谁不想仗剑江湖,哪怕是一瞬的辉煌灿烂,也好过忍受白眼和侮辱的漫长苟且偷生。 老妇人看着李牧,面部表情的线条柔和了许多,似是有触动,但很快重新恢复到了之前,摇摇头,道:“我们一家子穷苦贱命,不劳大人您费心,大人请回吧,这里不是您这种人物该来的地方。” 语气变得冰硬淡漠。 李牧还想要说什么,老妇人直接转身朝着土房子走去了,显得是不想再听什么。 四个明夜司的高手都面露不忿之色。 这也太不近人情了。 “奶奶……”云双燕想要说什么。 “双燕,去看看鹰儿,给她翻翻身。”阴阳脸的女人道。 云双燕脸上流露出一丝失望之色,道:“是,娘。”然后带着歉意对李牧行礼,转身也进了小土屋。 阴阳脸女人仿佛是没有看到李牧一样,转身去旁边的木棚厨房里收拾晚餐。 李牧真的是哭笑不得。 云家到底隐藏着什么样的秘密? 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让他们这一家,沦落到这种程度,还一直都拒绝帮助? “既然如此,我先告辞了,不管有任何事情需要帮忙,都可以让双燕到明夜司中来找我。明夜司重新再起,不会对敌人有任何妥协,我说过的话,也始终算数。” 李牧道。 说完,他命人将于婆婆等人丢到了泥泞之地外。 回去的路上,李牧越想,越觉得这其中有问题。 “你们两个,乔装去云家附近守着,要是有人对云家不利,立刻回来汇报。”李牧道。 两个明夜司高手连忙道:“高明、高守遵命。” …… “奶奶,李大人一片好心,为何还用那样的冷言冷语对人家?”云双燕忍不住道。 他脸上带着一些怨气和不理解。 名家之后,家学渊源,爷爷和父亲都是高手,家中也流传有一些不俗的功法,但奶奶就是不让他修炼,最多也不过是炼一些粗浅的基础法门强身健体,已经快要十六岁了,只不过是比普通人力气大一点而已,再过两年,修炼的最好年华错过,岂不是要碌碌无为一生? “怎么对奶奶说话呢?” “娘啊,我也想要练武啊,以前你们总是说,咱们有仇家,练武会被赶尽杀绝,但是现在,李大人都说了,可以保护我们。” “那姓李的到底是什么人,你清楚吗?”阴阳脸女人瞪眼道:“好了,以后少和那姓李的接触。” “哦,知道了,娘。” “好了,带着妹妹出去透透气吧。” “好。” 云双燕背着躺在床上的妹妹走出小土屋子。 妹妹因为常年瘫痪的原因,所以每天都要翻身,拍打按摩,也要带到屋子外面呼吸新鲜空气,云双燕为妹妹遮住脸,身上披上外袍,背着推门走了出去。 房间里就剩下了老妇人和阴阳脸女人。 “媳妇儿,委屈你了。”老妇人道。 阴阳脸女人道:“婆婆,我没事。” “于府是雷火部的势力,当年你公公杀的人里,雷火部最多,最后那件案子,也和雷道祖山有关,你说,这一次于府动你,会不会和当年的事情有关。”老妇人道。 阴阳脸女人道:“应该没有关系。” 老妇人将他从云双燕口中听说的聚贤阁酒楼的事情,说了一遍,道:“这个新任的李司主,年纪轻轻,却能让林羽泉咽下这么大的一口气,媳妇儿,你怎么看?” 阴阳脸女人第一次听说这种事情,露出了震惊之色,道:“竟然有这种事情,如果是真的,那这位李司主的能量,只怕是超乎想象,明夜司停摆了快两百年,竟然又出了这样一个狠角色,难道真的要复兴。” 老妇人道:“唉,怕就怕,这一切都是陷阱啊。” 阴阳脸女人眼睛里闪过一丝奇异的光芒,道:“婆婆的意思,这有可能是雷道祖山做的局?” 老妇人道:“你想想,林羽泉何等身份,这会宁城中,有谁可以当众打脸他,还让他忍气吞声遁走?三十六部的部首,也做不到,除非是十老中的人,但这个李司主,年纪轻轻,却做到了这一点,你不觉得诡异吗?未曾听说过这等人物啊。” 阴阳脸女人道:“婆婆是觉得,这是他们给咱们做的一个局,以前的手段没有作用,所以想要通过这种手段,来靠近咱们,谋取咱们保藏的那件东西?” “是啊,当年,为了那件东西,你公公连命都不要了,那宝贝,可不能落在雷道祖山这群狗杂碎的手中。”老妇人的语气中,充满了仇恨。 阴阳脸女子道:“婆婆言之有理,不过,如果那位李司主,真的是一位好人呢?” 老妇人道:“如果真的和雷道祖山没有关系,那他今日的行为,就算得上是一个侠气好官了,又是明夜司司主,你公公当年有遗命,那件宝贝,交给他也行,也算是完成了我们云家的使命了。” 阴阳脸女子道:“希望是真的吧,我觉得他不像是坏人。” “媳妇儿你看人看得准,当年的【天道真眼】可以一眼辨忠奸,可惜啊,是我云家对不起你。”老妇人叹息道。 …… …… “这个荣婆婆,怎么办事的,这么久时间了,还不来。” 于府中,三少爷余震等了一个时辰,还不见回信,有点儿着急了。 “少爷,要不要我再带几个人,去催一催?”狗腿子道。 余震站起来,道:“算了,正好今日闲着无事,有些无聊,你带几个护卫,随我亲自去。” “好嘞。” 一会儿,十名于府的护卫集合,跟随着余震,从后院中,一直走到了前院,准备前去泥泞之地。 不过,才刚走到于府门口---- 咣当! 大门被砸开。 几个身影倒飞进来,狠狠地砸在地面上,撞塌了院子里几个花坛,哎呦呻吟声一片。 发生了什么事情? 余震等人大吃一惊。 竟然有人敢到于府来闹事? 就看数十个身影,从大门中涌进来,为首一个三十岁左右的年轻人,身披甲胄,国字脸,目光有神,腰间悬着制式长剑,威风凛然,目光一扫,喝道:“明夜司掌剑使离殇,奉我家司主之名,来于府拿人,谁是余震,滚出来,若敢反抗,杀无赦。” 余震等人都惊呆了。 明夜司竟敢闯到于府中来捉人? 那个过气的小衙门。 “你们疯了?想死是吗?”余震反应过来,怒喝道:“老子我就是余震,于府三公子,就凭你们,也敢来到我于府砸门拿人?找死吗?” “哦?你就是余震?”离殇目光一扫,冷笑了起来:“很好,来人啊,给我拿下。” 他一挥手,明夜司高手蜂拥而上。 仓朗朗! 于府的护卫也拔刀出鞘。 脚步声传来。 于府中家丁护卫们也都蜂拥而来,数百人,将余震簇拥守护在其中。 “谁敢动我三弟?” “大胆。” 怒吼声传来。 几道颇为不俗的气息翻滚而来,落在中间。 是两个年轻人,于府的大公子和二公子。 “明夜司算什么东西,竟敢砸我于府的大门,你们怕是活的不耐烦了吧……”一个尖锐刺耳的声音响起,人群分开,衣着华贵的于府大夫人冲出来,盯着离殇等人,像是一个发怒的母兽一样:“今天,你们谁都别想走,我要你们都死。” “狂妄。”离殇直接将明夜司的令牌砸过去,道:“一群不知道死活的东西,就算是于三伦,也不敢和我家大人说这种话,你们也配?今日只拿余震一个,其他人走好给老子滚,否则,休怪我明夜司不客气。” “动手。” 离殇一挥手。 明夜司甲士从大门里冲进来,如潮水般冲向于府的护卫。 离殇这一次准备充分,回到明夜司,调集了一半人手,就知道于府不会这么就范,做好了动武的准备。

上一篇   1046、出手

下一篇   1048、修为晋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