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48、修为晋升 - 圣武星辰

1048、修为晋升

对于于府来说,今天的确是灾难日。 雷火部大统领的名号,放在任何时候,都会让人忌惮三分,但却偏偏遇到了明夜司,遇到了李牧接手的明夜司,离殇得了李牧的军令,根本不不会有丝毫的留手,装备精良的明夜司甲士,这些年来聚集的一身精力,一下子都在这个时候发泄.了出来,上去便是一顿收拾,整个于府庭院里,一阵鬼哭狼嚎的声音! “放肆。” 于府大公司怒吼着冲上去。 离殇亲自出手,一脚就将这位大道境的年轻人踹到,挣扎不起。 “大哥!”二公子冲上来,被离殇一伸手就握住了脖子,震散了真元,丢在一边。 “我和你拼了……”大夫人张牙舞爪地冲上来。 离殇凌空一指,点定在了原地。 “明夜司拿人,再敢反抗,格杀勿论。” 离殇的声音在于府中震开。 那些家丁侍卫一个个被震的头晕目眩,如醉酒一般歪歪斜斜地瘫软在地,包括见势不妙转身就要逃的余震。 “住手!” 与于府中供养着的道尊境强者出手阻拦。 “柳老,快给我杀了他。”大夫人尖叫着。 叫做柳老的供奉,是一个黑色长须的青衫剑客,手中一柄长剑,的确是功力非凡,极成气象,但离殇的实力,本来就比他高一点,且明夜司又不是来比武的,立刻就有另外几位高手联手,不到一盏茶时间,就将就这个柳老给擒下。 “抓住他。” 离殇一指余震。 余震这个时候,恨不得抽自己几巴掌,早知道刚才老老实实躲起来就行了,为什么非要跳出来说自己就是余震,现在伪装也来不及了。 “你们为什么抓我?为什么抓我……”余震惊慌失措,竭斯底里地大吼着。 他修为稀松,被娇惯坏了,三大公子里面就他实力最差,根本没有反抗的余地,被套上了镣铐,直接拖向大门外。 “放开我儿……”大夫人被定在原地,但扯着嗓子就尖叫道:“等我家老爷回来,我要让你们吃不了兜着走,你们死定了。” 离殇冷笑:“那就让你们老爷来找我们吧。” 明夜司大队撤离。 大门之外,围观的人群,一个个都面面相觑,莫名其妙。 雷火部大统领于三伦可是一个狠人,结果被砸了府门,连小儿子都被抓走了,这明夜司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硬气了? …… …… “又有突破了。” 李牧从练功房中走出来,脸上带着满意的微笑。 混沌世界果然是灵气充足,这明夜司堡垒大营中,有高人留下的聚齐阵法,灵气充盈,在这里修炼,事半功倍,他从泥泞之地回来,修炼三个时辰,终于进入到了大道三重天。 “按照这样的速度下去,再有一月,便可以进入道尊境。” 李牧很满意。 来到明夜司履职,主要是为了替当初东星村死难的村民们复仇,对于李牧来说,只是兼职,半年之后的混沌世界圣战,才是李牧最看重的,经过战斗来磨练自己的修为,才能真正提升实力。 如果在半年之后,能够进入天尊境,那参与这一次圣战,就会更有把握了。 来到明夜神殿,离殇已经在外等待。 “大人。” “嗯,事情办的怎么样?” “人已经提到了。”离殇将于府发生的事情,描述了一遍。 李牧点点头,满意地道:“很好,都押在地牢中。你亲自去审讯,把事情弄清楚,为何要为难云家后人。” 离殇道:“遵命。” 他转身刚走了几步,李牧又道:“对了,你让人查一下,历代为明夜司牺牲殉职的先烈,都还有什么后人在世,过的如何,还有那些已经退役的老兄弟们,如今过的怎样,如果需要我们明夜司出手帮助的,千万不要吝啬。” 离殇转身单膝跪地,大声地道:“属下替那些老兄弟们,谢谢大人。” 李牧摆摆手。 离殇离去。 李牧想了想,又命人前往军部神工部,申请一条从明夜司直通东星村的传送阵法。 会宁城是人族军部所在地,防备森严,各种结界和防御阵法星罗棋布层层叠叠,尤其像是传送阵法,必须得经过军部批准,才能架设,私设传送阵法,首先是几乎很难穿透这些结界,其次就算是可以穿透,却也初犯了军方律法,会被严惩。 做完这些,就有人过来汇报,说雷火部的人,都已经来到了堡垒之外,在大门口跪着了,其中就包括大统领于三伦。 李牧懒得理会,直接返回练功房,继续修炼。 …… “什么?老爷还没有露面?” 于府大夫人心急如焚,在大厅里转圈,道:“你有没有让人传话,说老三出事了。” 大公子道:“传话了,但雷火部的二统领让我转告您,说三日之内,不要再去找爹,三日之后,爹自然就回府了。” “三日之后?”大夫人抓狂道:“那我儿岂不是要在牢房里待三天?不行,你再去找你爹那些朋友,让他们想想办法,一定要将震儿救出来。” 大公子道:“娘,我也找过了,这件事情,只怕是很难,我还听说了一些消息,怕是……怕是爹来了,也解决不了。” “什么?你爹也不行?”大夫人一怔,道:“对方到底什么来路。” 大公子将他听到的聚贤阁酒楼的事情,说了一遍。 大夫人一屁股跌坐在椅子上,心中一片冰凉:“还有这样的事情……这……这可怎么办啊?” 以前只要是抬出丈夫的名号,任何麻烦都会解决,但是这一次……她慌了。 就在这时,外面有家丁进来禀告,道:“夫人,公子,有客人到访,说是可以为您分忧。” “什么人?”大夫人精神一震。 家丁道:“说是老爷派来的人。” “真的?”大夫人狂喜,立刻站起来,道:“快,快请。” …… …… 三日后。 雷火部统领于三伦等人跪完了期限,表情阴沉地离去。 自始至终,他们都没有见过李牧。 还以为李牧会出来羞辱他们,做好了心理准备,但是没有想到,李牧连嘲讽几句都欠奉,这更让于三伦等人感觉到愤恨,一种被忽略的恼怒。 于三伦心中将李牧恨毒到了极点,暂且按住,没有返回雷火部,而是先回了一趟家。 谁知道进门不久,就从大夫人的口中,知道了儿子余震被抓的消息。 叮咣! “李牧小贼,欺人太甚。” 于三伦气浑身发抖,把手中的茶杯狠狠地摔在地上。 “老爷,你不知道这件事情?可那日你派来的人说,老爷您已经有了计划,要利用云家来对付明夜司……”大夫人一脸困惑地道。 “云家?”于三伦道:“我未曾派人来过啊。” “那云家藏着一件重宝的事情,也是假的?那人说,只要将这件重宝挖出来,就一定可以抓住李牧的死穴……”大夫人道:“难道那人在骗我?” “云家藏有重宝?就是上任明夜司那个自尽的司主?”于三伦一怔,旋即意识到了什么,道:“你详细一点,把事情说清楚。” …… …… 经过数日时间的发酵,聚贤阁酒楼门口发生的事情,已经传遍了整个会宁城,而且通过一些渠道,便是其他各州的一些高层人物,也都知道了这样的事情。 各处风云流转,暗流涌动。 明夜司在各处的行动,终于变得顺畅了起来,很多部门和人,也不再如之前那样阳奉阴违,巡夜人都感觉到了这种变化,这个停摆了两百年,名存实亡的部门,焕发出了生机。 李牧一直都在修炼中,进境极为不错。 又过了两日,宋别等人从武侯军区将游龙军的涉案之人带回来,一路上颇为顺利。 “审问之后,将结果给我。” 李牧见过了宋别之后给了指使。 他自己并未亲自去做这些事情。 而离殇也将这些年明夜司一些烈属和退役老兄弟的事情,整理的差不多,呈上了一份颇为详尽的呈文,以及相关建议,李牧倒是很仔细地看了,然后核准。 有一日,嬴冰和段骰返回。 “大人,林惊心大人已经前往东方前线,暂时无法调回。” “大人,叶英小姐已经退出军队,在凌霄峰学艺,正在闭关,亦无法调回。” 这两个人,却是吃了个闭门羹,脸色都有些惭愧。 李牧点点头,道:“你们见到林惊心和叶英了吗?” “并未见到。” “是叶家代为传讯的。” 两人道。 明夜司百多年未曾运转,影响力大不如前,哪怕是嬴冰和段骰两个人,都是掌剑使,但也无法真正影响到这些军队上的大家族的意志。 李牧点点头,道:“好了,下去吧。” 两人应命下去。 意料之外,情理之中。 叶家和林家这样的大家族,不会贸然参与到这种漩涡之中。 而肖剑飞……李牧想了想,最终还是放弃了调动他来明夜司协助的打算,肖剑飞人微言轻,证明不了什么,反而有可能害了他。 李牧心中有了打算,决定自己一个人来。 时间流逝。 半月时间过去。 “大道五重天!” 李牧这些日子,只觉得修为一日千里,进境极快。 这种静修,看来颇为重要。 叮叮叮! 练功房中的金铃响起。 “嗯?看来有大事发生?” 李牧起身出了练功房。 这金铃乃是紧急事态的传讯。 “大人,泥泞之地的云家出事了。”离殇神色焦急地汇报道。

上一篇   1047、宝贝

下一篇   1050、愤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