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50、愤怒 - 圣武星辰

1050、愤怒

“怎么回事?”李牧面色一变。手机端 离殇面带愧色地道:“是雷火部的于三伦,带着人将云家的人,都抓走了。我们的人出手阻拦,没有拦住,还死了四个兄弟。” 竟有这种事情? 李牧的眼眸,闪过一丝寒芒。 “云家的人,被带到哪里去了?”他问道。 离殇道:“兄弟们一直都跟着,带到了雷火部大营,咱们的人跟到大营外面,不敢再进去了。” “走,去雷火部大营要人。”李牧说着,直接往外走去。 “遵命。”离殇道:“属下这点人,随大人一起去。” 走了几步,李牧猛然停下了脚步。 “大人?”离殇面色疑惑地道。 李牧看着前面从琉璃穹顶投射下来的阳光,金色的光线之,有肉眼可见的微尘在飞舞,他猛然之间意识到了一个问题。 雷火部在明知道自己的能量的前提下,不但抓走了云家的人,还杀了明夜司的人,这分明是在挑衅,生怕自己不去雷火部要人。 陷阱? 李牧下意识地揉了揉太阳穴。 他虽然自信,但并没有自大到认为自己是天下无敌。 雷火部是雷道祖山在军部的分支,而雷道祖山的手段,李牧领教过,为达目的不择手段,再卑劣无耻的行径,在他们眼都是可以使用的方法。 “有没有弄清楚,他们为何抓云家的人?”李牧扭头问离殇道。 离殇道:“说是云家人私通天魔,云家的家主云幽,在东线前线,背叛人族,投靠了域外天魔,令东线军损失惨重。” 好大的罪名。 李牧冷笑起来。 当初雷道祖山的雷藏,栽赃在自己身的,也是这个罪名。 “算是云幽叛族,出手的,也应该是我们明夜司,这是我们明夜司的权责范围,雷火部并非是执法部门,怎能越俎代庖?”李牧想了想,道:“此事只怕是有诈,你用我令牌,发一份公函过去,让雷火部交人。” 离殇立刻点头应命而去。 “等一等。”李牧又开口,道:“小心一点,雷火部这样撕破脸皮,肯定还有后手,注意安全。” 离殇心感激,当下大声地道:“大人放心,属下亲自去发函,谅他雷火部,也不敢对掌剑使级别的官员动手,除非,他们想要谋反了。” “嗯,去吧,不管如何,不要正面与他们冲突,等我筹备好再说。”李牧道。 离殇大声应命而去。 他站在原地,一阵阵心血来潮,始终隐约感觉到诸多蹊跷之处,无法解释。 “不能太莽,得请外援了。” 李牧思忖许久,转身回到白石王座,写了两封信,令嬴冰通过传送门,直接送往东星村。 不管是老神棍,还是剑君,这两人只要来一个,明夜司可以立于不败之地了。 信才送出去,四大掌剑使之一的段骰,突然跌跌撞撞地冲进来,道:“大人,出事了……” 李牧皱了皱眉,道:“又出什么事情了?” 段骰满脸的愤怒悲恸,道:“雷火部大营门口,挂出了离殇的头颅,说他私通叛逆,擅闯雷火营……” “什么?” 李牧嗖地一下子站起来。 他简直难以相信自己听到的。 “你亲眼所见?”李牧道。 段骰道:“亲眼所见。大人,您可得为离殇报仇啊,他死的冤……” 李牧一句话不说,直接朝着外面走去。 …… …… “大人,直接杀了明夜司的掌剑使,这会不会太过了。” 雷火大营,大统领于三伦有点儿战战兢兢。 前些日子,林大人还说李牧背后的背景有些可怕,不要招惹,这才过去了不到一个月,直接将明夜司四大掌剑使之一的离殇给杀了,还将首级挂在雷火大营的门口,这反差也太大了。 林羽泉看了一眼于三伦,道:“过?杀一个小小的掌剑使算什么,我还要杀李牧呢。” 于三伦瞳孔骤缩。 杀明夜司司主? 他讶然地看向林羽泉。 李牧有军部十老会的任命,怎么杀? 他当然也想要杀李牧,但……难道是因为,大人突然调查出来,李牧所谓的身份背景是假的? “去吧。”林羽泉低眉看了一眼于三伦,道:“按我命令去做即可。” “属下遵命。”于三伦下意识地看了一眼坐在林羽泉身边那个浑身都笼罩在帽衫黑衣的身影。 自从此人来到雷火部之后,才有这么多的事情发生,这神秘人到底是什么身份,竟然可以让大人一改之前面对明夜司时妥协退让的策略? 而且,刚才,正是此人,直接出手,一瞬之间,将明夜司四大掌剑使之一的离殇斩杀,那离殇乃是道尊境的强者,竟是连反应都来不及,只怕此人至少也是天尊境界的存在。 他到底是谁呢? 于三伦心困惑,转身离开。 等到于三伦退出议事大殿,林羽泉才缓缓地坐回去。 “师兄,云家人的手,真的有那件物?”林羽泉道:“搜遍了云家院落,都毫无所获啊。会不会消息错误?” 整张脸都笼罩在黑色帽兜里的人影,一动不动,仿佛是一尊黑色沉寂的雕像一样,淡淡地道:“有没有都无所谓,有,给你,没有,除掉当众打你脸的李牧,难道你不满意吗?” “师弟不敢,只是,李牧的身后,既然有道宫、藏剑海和一个神秘武道皇帝,我们这样做,万一对方反弹……”林羽泉此时还捏着一把汗。 黑衣神秘人淡淡地道:“自然有人去对付他们,那些,都不是你需要考虑的。” 林羽泉只好称是。 别看他的身份地位,在会宁城非常尊崇,但一旦涉及到武道皇帝这个层次的事情,一不小心,依旧会成为炮灰,成为棋子,他不得不战战兢兢如履薄冰。 武道之路,不成帝,终究还是蝼蚁啊。 “我去审讯室。”林羽泉起身。 一直到离开了议事大殿,林羽泉心才松了一口气。 雷道祖山九大传人,得道先后不一,像是【九天神雷显化真尊】,属于入门最晚的一个,实力在九大传人之也是最低,林羽泉入门的时间不算晚,但一则资质排行靠后,二则醉心于权力,所以才会被选择入世,成为雷火部的部首。 这些年,林羽泉在会宁城的日子过的潇洒,但他也知道,自己在修为方面,正在被同门其他师兄弟所超越,哪怕是曾经排名最末的【九天神雷显化真尊】,只怕是也快赶他了。 所以,更别说是如二师兄这样的雷道妖孽了。 雷道祖山的九大传人之,大师兄和二师兄入门最早,乃是亲兄弟,也最受老师的宠爱,这些年一直都跟随在老师雷祖的身边,潜心修炼,实力更是所有传人之最强,已经超越了其他弟子一个大的层次。 林羽泉十年以来,也只回去过一次雷道祖山。 他清晰地记得,原本还算是气氛和睦轻松的雷祖殿,当二师兄出现之后,那种瞬间变得沉默和压抑的空间,这种沉默并不是二师兄刻意为之,而是当他一出现,恐怖可怕的气息,自然而然地弥漫开来,无形的压力,犹如食物链顶端的生灵俯瞰底端生灵时自然而然的威压。 一直到那一瞬间,他才意识到, 那个始终都把自己的脸笼罩在黑色帽衫之下的人,已经和自己不是同一个层次的人。 敬畏之心,自从次见面边无法遏制地产生。 一直到今天,再次见面,骤然加剧。 虽然是同门师兄弟,但林羽泉真的是一刻也不想和这位二师兄多待在一起。 “二师兄亲自出马,那必定是师门做出的决定了,李牧是死定了,是不知道,李牧死了之后,要如何应对两大圣地的震怒。” 心想着,林羽泉来到了牢房。 “大人。”二统领周通迎来。 “问出消息了吗?”林羽泉道。 周通低头道:“还没有线索,云家的人,并不知道家传宝物所在。” 林羽泉冷哼了一声,走进刑房。 云家的几个人,除了始终犹如冰人一样的小女儿云双鹰被摆在旁边一张木床之外,老妇人,云幽妻子和云双燕都被绑在了刑架,身衣衫有鞭痕抽打的痕迹,鲜血斑驳,显然是都受了刑,尤其是云双燕,受刑最重,除了脸,几乎都是体无完肤,鲜血在脚下汇集成了血洼。 “这小子,嘴硬的很。”周通道。 林羽泉的目光在三人的身掠过,最重落在了老妇人的身,淡淡地道:“小的可能真的不知道,打死也没有用,先问老的。” “可是这老东西,随时都要咽气,我怕给弄死了。”周通道。 林羽泉道:“当然不能用普通的刑法。” 他走过去,来到了老妇人的身前:“当年你也曾是会宁城风华绝代的人物,可惜非要一条道走到黑,看看现在……你老老实实把那东西交出来,我可以保证,云家不会绝后,你们都可以安全离开。” 老妇人没有回答,只是嘴角露出一丝淡淡讥诮的弧度。 “可惜了。” 林羽泉说着,一抬手,按在了老妇人的额头。 “读取。” 他低喝。 老妇人嘴角的弧度更加清晰了。 而与此同时,李牧也来到了雷火部外面。 他抬头看着雷火大营的营门,面高高悬挂着离殇的头颅,滴着鲜血。 “我要从此以后,会宁城再无雷火部。” 李牧握紧了拳头。 然后,他身形冲天而起,去摘取离殇的首级---- 昨天冲击4更失败了,今天大概也是3更,写过一万字脑子里一片浆糊,每天争取多写一点点

上一篇   1048、修为晋升

下一篇   1051、以牙还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