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50、以牙还牙 - 圣武星辰

1050、以牙还牙

“什么人?” “放肆!” “拦下他。” 驻守营地大门的雷火部甲士,大喝着出手阻止。 李牧眼眸一寒。 咻! 刀光闪烁。 “啊……” 惨叫声之声响起,血光迸射之间,十几个雷火部甲士倒飞出去,化作漫天血雨。 李牧将离殇的首级,抱在了怀中。 “拿着。” 他转身,将其交给段骰,道:“没有我的命令,任何人都不许踏入雷火大营千米之内一步,违令者,逐出明夜司,永不录用。” “啊?大人,我们……”段骰和闻讯而来的宋别等人,面色大变。 他们知道,这是李牧在保护他们。 但他们又岂是贪生怕死之辈? 眼见最好的兄弟,死在了雷火部大营,他们能不愤怒?能不想报仇? 李牧抬手一指一划。 流光一闪。 一道刀痕出现在地面上。 “越过此线者,便是我仇敌。” 他说完,转身朝着雷火部大营走去。 金色的光点闪烁。 一点一点地金色飞刀,出现在了李牧的身体周围,悬浮半空,随他而动,像是漫天金色的星辰在闪烁一样,无与伦比的杀气,爆溢开来。 对面。 雷火部的甲士和高手,从大营中冲出来。 李牧之前动手,已经惊动了他们。 “什么人?竟敢杀我雷火部的人?” “造反吗?” “还不束手就擒?否则原地格杀。” 雷火部的高手们,看到李牧一个人前来,震怒之余,犹如潮水一般冲来,这么多年以来,还从未有人敢如此冲击雷火大营,敢这么做的人,都已经死了。 “杀。” 李牧一推手。 咻咻咻咻! 天空之中,下起了金色的雨。 “啊……” “不,我的手,我的手断了!” “退,快退。” 金色的‘雨滴’所过之处,血花绽放,一个个的雷火部甲士,惊慌失措地惨叫,原先脸上的愤怒被恐惧取代,惊慌失措地大叫着。 冲来的雷火部甲士刹不住,像是主动迎上这片金色的刀刃风暴一样,宛如割麦子一样倒下,头颅,胸腹,眉心,咽喉被洞穿,然后燃烧起熊熊泪眼,附着着帝火的飞刀,无情地收割生命,惨叫声之中,一个个身躯在被飞刀洞穿的瞬间,化作飞灰,飘散在虚空。 李牧行走在燃烧的火焰和飞灰之中,深入到了大营的内部。 段骰、宋别等明夜司的人,站在距离雷火部大营千米之外,恪于李牧之前的命令,不敢越过刀痕一步,眼睁睁地看着司主大人大显神威,几乎是在不到五个呼吸之间,就凿穿了雷火大营的第一层防御,宛如杀神,没入其中。 对于很多明夜司的甲士和高手来说,这是他们第一次见到李牧出手。 前些日子发生在聚贤阁酒楼的事情,只是听说,且乃是不战而屈人之兵,所以并未展现出司主大人的武力,而此时,那橙红色的火焰席卷过处,杀人不留痕的画面,一下子,让他们的瞳孔都放大,极度震惊,旋即便是一种宛如火焰燃烧一般的热血,在他们的体内绽放。 因为那个一去无回的人,是他们的司主。 因为他们的司主,是为他们的兄弟去复仇了。 段骰将离殇的头颅,紧紧地抱在怀中,未曾瞑目的眼神,看向了雷火部大营的方向。 兄弟,你看到了吗? 好好看着吧。 司主大人,在为你报仇呢。 …… “啊……” 惨叫声此起彼伏,帝火燃烧在各处。 一个个雷火部的高手甲士,在前冲中,倒在了烈焰之中。 李牧的身形,携裹着一团死亡风暴,唯美而又致命,席卷向大营深处。 “快,快去禀告部首大人。” 有人大呼着。 大营之中的警兆警报,发出刺耳的声音。 各种阵法在疯狂地运转催动。 但李牧的飞刀,犹如漫天流星陨落,所过之处,都是毁灭和死亡,携带着巨大的愤怒和杀意,这一次李牧出手,没有丝毫的留情。 以牙还牙,以血还血。 便是那些匆忙催动的阵法,在李牧的刀群面前,也支撑不了多久,就像是铁锤之下的琉璃一样,发出哀鸣,偏偏碎裂如蝶迸飞。 “是你?李牧?”曾经在聚贤阁酒楼面前,与李牧有过一面之缘的邢统领赶来,认出了李牧的身份,怒吼道:“住手,你疯了吗?混账,入侵我雷火大营,你难道想要造反不成?” “死。” 李牧的回应只有简单的一个字。 咻! 一道橙黄刀芒掠空而过。 “呃……” 邢统领眼睛睁大,身形僵硬在半空之中。 一道橙红色的火焰,从他的口鼻中喷出来。 他做梦都没有想到,李牧竟然会如此决绝的出手,毫不留情。 这可是斩杀军部任命的官员啊,这是疯了吗? 到底……招惹了一个什么样的疯子啊。 意识消散,黑暗来临,下一瞬间,火焰将他的身躯吞没,空中飘起飞灰。 “快去请大统领。” “拦不住了。” “警报!快发警报,向军部汇报。” 各种呼喊声,各种惨叫声在烟火飞灰之中响起。 长久以来,雷火部骄横跋扈,一直都是欺负别人,何曾被人如此欺负过,所以军备也显得颇为松懈,骤然遭袭,短时间之内,竟是根本组织不起来有效的阻击拦截,更别说是反击了。 “怎么回事?警报失效。” “中枢传送阵法被破坏了,消息送不出去。” “有神秘结界覆盖了大营。” 很快,负责雷火大营阵法和警讯传送的阵师,无比震惊的发现,阵法竟然是失效了,同时,有一层无形而又神秘的结界,不知道什么时候,覆盖了整个雷火大营,让整个雷火部不可思议地处于一种被隔绝屏蔽了的状态。 “二统领来来。” “禀告二统领,有敌人入侵。” 大营一片慌乱之时,终于有人看到,二统领周通现身了。 这是自从营地遇袭之后,终于现身的雷火部最强者,也是官秩最高者,处于慌乱惊恐之中的雷火部甲士,一下子就像是看到了救星和主心骨一样,大喊了起来。 “什么人?你,该死。” 周通大喝,道尊境的力量波动爆溢开来,浑身都笼罩在赤红色的雷光之中,带动了漫天的雷光电丝,一下子遮蔽了半边的天空,他手中捏出剑诀,漫天雷光化剑,犹如风暴,席卷而出。 叮叮叮! 轰隆隆! 金属撞击一般的声音之中,夹杂着雷光电火爆炸的声音。 天空中就好像是在放烟花一样,美丽而又灿烂,恐怖的力量爆发碰撞余波,散发出致命的威胁和杀伤力。 起码在表面上看来,终于有人可以抵挡住这个突然杀进来的恶魔了。周通的漫天雷剑,视觉效果和气势上,丝毫不比李牧的金色流星刀雨逊色多少。 “二统领神威!” “终于拦住了。” “杀了他……” 有雷火部的高手兴奋地大呼。 但是下一瞬间,这种狂呼都像是被掐住了脖子的鸭子一样,戛然而止。 因为就看漫天雷雨之中,那个浑身燃烧着橙红色光芒的身影,宛如魔神,一招手,金色的流星瞬间汇集起来,化作一柄金色璀璨夺目的巨刀,握在手中,一刀斩。 雷剑光海瞬间被一分为二,好像是整个天穹被一分为二了一样。 “噗!” 周通大口喷着鲜血倒退。 李牧的身影更快,瞬间跟上,一脚将周通从天空之中踏下去。 “说,云家的人。被抓到了哪里?” 李牧黑发狂舞,浑身帝火流转,打神鞭的第四形态巨刀,刀锋按在周通的脖子上,残酷冰冷的眸光,简直像是死神的凝视一眼,喝问道。 周通也算是一方高手,有着道尊境的修为以及心境。 但此时,当李牧斜着将他瞬间摧枯拉朽击败的威压,用冰冷宛如来自于九幽地狱一般的声音发问时,他的所有勇气,一下子就崩溃了:“在……在牢房……不要杀我……啊!” 刀光一闪。 周通的人头飞出去,还未落地,被刀意中的帝火之力一卷,就化作了飞灰。同时化作飞灰的还有他的身躯。 李牧没有丝毫的留情。 杀! 以牙还牙。 很快,他弄清楚了牢房的方向,直冲而去。 整个雷火大营,陷入了疯狂的混乱之中。 而在雷火大殿中,那个全身都笼罩在黑色帽衫之中的神秘人,帽衫阴影覆盖之下只露出的嘴角,划出一丝冷酷阴沉的弧度。 “呵呵,好啊,杀吧,狠狠地杀,杀的越多,手中沾着的鲜血越多,你就越该死,然后杀了你,那些人就算是想为你说话,都没有说服力了,呵呵呵,欲使其灭亡,必先使其疯狂,果然是稍微刺激就发狂的人,呵呵!” 他的面前,一个水晶雷球浮现。 弧形球面上光影闪烁,构筑出的正是李牧如入无人之境一般屠戮凿穿雷火大营的画面。 黑衣神秘人像是在欣赏世间最美丽的风景一样,观看这个过程,丝毫没有出手的打算。 而且,一道道淡紫色的雷光从他的身体之中逸散出去,辐射到了整个雷火部大营。 没有人知道,封闭雷火部大营的人,不是李牧,而是这位。 轰隆! 李牧直接打穿了牢房的大门,冲了进去。 ------- ------- 今天还有一更,欢迎大家关注微信公众号【乱世狂刀】。年底会有福利呀

上一篇   1049、愤怒

下一篇   1051、绝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