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53、道友你妹 - 圣武星辰

1053、道友你妹

初始只是一道雷光,下一瞬间,天空瞬间变得阴暗,淡紫色的雷云铅层遮盖了苍穹,一道道紫色的雷光在雷云之中闪烁,时隐时现,似是神龙探爪一样,天地之间,弥漫着淡淡的紫色光晕,昏暗而又神秘。 东星村中的所有人,都看到了这一幕。 诡谲的气象变化,一下子让每个人都抬头看向天空,眼神中带着震惊,疑惑,以及一丝丝的恐惧。 “雷道祖山,这是……雷祖? 奉命暂住在东兴村中的道宫第一战将青牛道人面色骤变,凝重无比。 他意识到了什么。 “汪?有高手?要不要躲起来。” 萨摩耶尾巴一下子就竖了起来。 话音未落。 轰! 雷云翻滚之中,幻化出一只巨型手掌,宛如有天神从云层之中伸下来审判的巨掌,携裹风雷,按压下来,带着毁灭般的力量,风雷相随,将整个东星村都笼罩在其中。 这一瞬间,强如青牛道人,也感觉到了死亡的降临一样。 这是武道皇帝的手段。 老神棍的眼睛眯了起来。 “这个小混蛋,惹的麻烦还真不小啊。” 他脚下生出一道道奇异的淡金色符文,将他托举起来,朝着天空飞去,主动迎向那毁灭般的雷电铅云巨手,同时,一道道的金色符文,从他周身每一个毛孔中飞扬出来,似是鱼鳞一般,旋转飞舞在身体周围,散发出奇异的金光,慌忙汇集,最终化作一柄金色的三叉戟,冲天而起。 金色的光芒,仿佛是划破黎明前黑暗的朝阳。 轰! 雷电巨手在金色三叉戟的面前轰然破碎。 一起破碎的,还有漫天的紫色雷电铅云之海。 蔚蓝色的天穹重新出现在所有人的视野之中,温暖的阳光重新照耀大地,原本失去了色彩的世界,在这一刻突然重新变得鲜活明媚了起来,就好像是在生与死之间的转换。 老神棍的身形,悬浮在天空之中,巍然屹立。 这个平日里黄牙猥琐老头子,此刻身形恍惚间无比高大魁梧,很多蜀山剑派的弟子,终于无比震惊地意识到,这个平日里在长生树下撸狗撸鸡的糟老头子,原来是如此的强大。 青牛道人也目露奇芒。 关于老神棍在紫薇星域之中的战绩,他隐约听到过一些,但并未亲眼所见,而这些日子老神棍毫无高手风范的表现,实在是让人难以将他和武道皇帝级别的强者联系在一起。 直到此刻,老神棍出手,那金色符文之力,流转着毫无疑问的帝道气息,是一种青牛道人从未见过的力量,并不比他曾经见识过的道宫主人、剑君等成名帝者的实力低……好神秘的武道皇帝啊。 而此时,老神棍的对面,约千米之外,一位身着紫袍的中年人傲然屹立,与之对峙。 这是一个面容乍看时平淡无奇,但越看越觉得此人身上蕴含着难以形容的威严的身影,他高高在上,就如同掌握众生刑法的神明一样,仿佛脚下这片土地,万物众生,在他的面前如蜉蝣草芥,如渺小尘埃。 “道友,雷道祖山之主,见礼了。 紫袍中年人开口,声音醇厚,蕴含威严。 老神棍一咧嘴,露出一口黄牙:“道友你妹,滚。” 紫袍中年人眼眸深处闪过一丝愕然,似是完全没有想到,一个足以与自己并驾齐驱的帝道强者,开口说话,竟然是如此粗俗,以至于他接下来的话,竟是不知道该如何再说下去。 “你滚不滚?”老神棍的脸上,充满了不耐。 紫袍中年人雷祖微微一笑,完全恢复了镇定,也不恼,淡淡地道:“今日前来,并非是为了毁灭东星村,也不是为了邀战,只是想要阻一阻道友,耽搁道友一点儿时间。” 老神棍道:“阻我,需要付出代价。” 紫袍中年人雷祖道:“这个代价,或许我付得起。” 老神棍的眼睛里,流露出一种宛如最危险的水兽狩猎前时发出光芒,身形微微一躬,道:“也许……你付不起。” 话音落下。 轰! 他已经来到了紫袍中年人雷祖的身前,一拳击出。 轰! 雷祖直接被轰飞,身形在半空之中,四分五裂,炸碎开来,化作漫天淡紫色的氤氲。 “秒杀?” 青牛道人眼皮子一跳。 这时---- “好拳法。” 半空中雷祖的声音响起,雷光电丝流转,身形重聚。 他也一拳轰出。 轰! 两只拳头对撞。 老神棍与雷祖的身形,都顿了顿,凝滞在原地,拳头相抵,一瞬间时间与空间像是静止了一样。 这时,异象出现。 老神棍的身后,响起了大海波涛澎湃的声音,隐约之中,有万千海兽的虚影图腾若隐若现,不过却是一闪即逝,占据了他身后的半边天空,而雷祖的身后,电闪雷鸣铅云翻滚雷龙扭转的幻象,同样是一闪即逝。 可怕的力量,像是瞬间要爆发,将这个世界毁灭一样。 但下一瞬间,所有的幻象消失,这种即将爆发的恐怖力量也随之消散,就仿佛是一场幻影一场春梦,瞬间消散无踪一样,有一种急骤的不真实感。 第一道惊呼声从雷祖自己的口中发出。 然后他倒飞出去百米,才稳住身形。 第二道惊呼声从青牛道人的口中发出。 然后这位道宫第一战将的眼中爆射出难以置信的惊骇光芒。 整个混沌世界都万分确认一个事实,那就是在所有成道的武道皇帝之中,近身肉搏的力量,修炼先天雷道之术的雷祖,绝对可以排进前三,很多武道皇帝在这种拳拳到肉的对抗之中,几乎都是被碾压。 但现在,雷祖与老神棍的对撞之中,竟然落于下风了。 这……这个黄牙老头子,之前施展符文之术,金色三叉戟击碎雷电铅云巨手,青牛道人还以为这是一尊符文之术成道的帝者,但是现在……嗯,肉身也如此可怕,莫非是一个以法武双修成道的帝者? 这种流派可以成帝者,都是无比恐怖的存在。 青牛道人觉得,很多势力,对于这位外来帝者,要重新作出评价了。 同时,他也意识到,李牧那边,可能出问题了。 老神棍明显是想要速战速决,离开这里,前去支援李牧,而雷祖却并无与老神棍分高下的打算,只是想要将老神棍牵制在这里而已。 意识到这一点,青牛道人没有任何的犹豫,身形化作一道流光,直接朝着会宁城的方向飞去。 原本建筑好的传送阵法,如今被两大帝者的战斗能量干扰----尤其是雷祖的刻意干扰,已经无法使用了,以青牛道人的修为速度,全力施为,一炷香的时间之内,当可赶到军部会宁城。 但是,当他飞到一半路程的时候,却不得不停下来。 一个长发随意披散在肩头,赤脚,白袍,面带微笑的年轻人,站在前方,阻挡住了他的去路。 “青牛道兄,何事如此匆忙?”年轻人语气和熙,有一种令人如沐春风的味道。 “白如霜?” 青牛道人的心,缓缓地沉了下去。 雷道祖山九大传人之首的白如霜,竟然在这里等着自己,那就说明,雷道祖山这一次出手,将各方面都算计在了其中,没有疏漏,想要去支援李牧,短时间之内,根本不可能了。 “哞!” 没有任何多余的语言,青牛道人直接出拳,牛哞之声响彻天地。 大道轮回拳! 白袍中年人看似随意微笑的脸上,眼眸深处闪过一丝跃跃欲试的兴奋,身化雷电,迎击而上。 雷道祖山第一传人,无为道宫第一战将! 世人都不知道,人族两大圣地之中,仅次于各自圣主的第二人,到底孰高孰低,就连他们自己也不知道。 而今天,终于要分出胜负了吗? 轰! 可怕的能量波动,在天空中爆溢开来。 虚空壁障似是神锤之下的琉璃碎片一样,片片破碎如蝶飞。 …… “讨教棋艺?” 剑君看着眼前面带着微笑的老人,道:“不曾听闻千焱圣地之主,竟然醉心于棋道。” 老人皓首白发,须眉皆白,自有一种仙风道骨,淡淡地道:“求道之旅,漫漫无央,任何时候上路,都不算晚。” 剑君道:“今日并无棋兴。” 老人道:“择日不如撞日。” 剑君叹了一口气,道:“这就是千焱圣地的选择吗?” 老人也叹了一口气,道:“藏剑海的选择也不算是高明。” 剑君背后一柄朴实无华的剑影缓缓地浮现,逐渐清晰,微微剑吟,似是从另外一个空间里传来一样,周围的空气之中,迸发出一缕缕似幻似真的剑芒。 “请指教。” 剑君抬手。 如果可以,他并不想和人族的圣地之主相搏。 千焱圣地的老人掌心一翻。 三朵火焰,出现在掌心,一朵白色,一朵黑色,一朵无色。 …… …… duang----! 奇异的钟声,毫无征兆地在道宫无为山上空响起。 道宫主人正在篱笆院落中的田垄上用小锄头翻土种菜,听到这钟声,猛地面色一变。 天空中,一个身穿着黄金袈裟,手握九龙黄金禅杖的僧人,屹立在无为山脉上空,一只佛钟悬浮,四面阳篆浮雕‘卍’符号。 僧人以九龙黄金禅杖敲击佛钟,钟声悠扬。 道宫主人低头,伸出手指掐算,面色逐渐凝重。 “如晦大师,华藏寺也要参与到这样的风波之中了吗?”道宫主人抬头道。 “阿弥陀佛。” 僧人面如白玉,晶莹发光,双耳垂肩,头顶十二道结疤,宝相庄严,并不回答,只是极有节奏地以禅杖敲击佛钟。 -------- 欢迎大家关注我的公众微信号【乱世狂刀】

上一篇   1052、第二传人

下一篇   1054、王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