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54、王回来了 - 圣武星辰

1054、王回来了

?钟声悠扬,回荡在无为山脉的上空。 一个个淡金色的‘卍’字符号,随着敲击,在佛钟上飞扬出来,旋转,蕴含着诡谲莫名的威力,渐渐地整个虚空之中流转起半透明的波澜,就好像是时间洪流在这一瞬间呼啸而过一样,周围山脉上,一株株野草在瞬间开花,然后枯萎,犹如经历了一个轮回。 时间在流逝。 僧人要以钟声封印无为山脉。 等到钟声散去,便是一月过去。 道宫主人摇摇头,道:“这是何必……紫气东来。” 他抬头,一道紫气自东方而来,悬浮在他头顶,化作华盖之状,弥漫氤氲,竟是有着说不出的贵气和威严,仿佛是天地星辰之间的一切都汇集在了他的身上。 淡淡的紫色氤氲几乎是在瞬间就没弥漫到了天地之间。 那随着钟声流转汹涌的半透明波澜,被这紫气氤氲一冲,顿时消散,连那一个个‘卍’字符号,也犹如坠入岩浆之中的冰雪一样,快速地笑容消散。 那些枯萎的花朵突然变得鲜艳,犹如镜头在回溯倒放一样,绽放的花瓣渐渐地收拢,化作了一个花骨朵,然后变成了一个小小花蕾,最终消失在野草枝头…… 时间被重新逆转了回来。 道宫主人头顶紫色华盖,站在自己小小的篱笆院落之中,道:“华藏寺不该介入这种争端,如晦大师,还是请回吧,今日起,华藏寺封寺半年,圣战之前,门人弟子,不得入世。” “阿弥陀佛,施主强人所难了。”宝相庄严的僧人咏唱佛号,‘卍’字大钟悬浮在头顶,滴溜溜地旋转,单手持着九龙黄金禅杖,停止敲钟,另一只手竖在胸前。 道宫主人道:“佛家讲究宿命轮回,一饮一啄,皆是前定,你介入今日之事,就该知道,应有此报应。” 话音落下。 他刚才翻土浇水的菜垄上,一颗没有拔掉的杂草上,一片草叶掉落,然后飘飞了起来,看似晃晃悠悠,但一个闪烁,便已经到了天穹之上,宛如长刀,一抹绿芒斩下。 如晦僧人抬手用九龙黄金禅杖一架。 叮! 细微的金属交鸣声响,禅杖的杖身中间微微颤动,如晦僧人想要稳住禅杖,但这种奇异的颤动,却是越来越强,越来越大,到最后,急骤而又高频的震颤让整个禅杖的棍身看起来肉眼无法捕捉,只留下一片残影。 一滴鲜血,在右手指尖落下。 帝血。 如晦右手松开禅杖,左手接住这一滴血,重新融入体内。 那片草叶化作了一抹绿光消散。 禅杖的颤动也停止了。 只是它的正中心,却出现了一道头发丝一般的凹痕,像是利刃斩出一样。 如晦的脸上,这才出现了震惊之色。 九龙黄金禅杖乃是人族十大圣地之一的华藏寺的准帝器,且是准帝器之中品秩最高的一件,仅次于‘卍钟’,尤其是持在身为主持方丈的他的手中,竟是被道宫主人一片草叶,斩出了一道凹陷。 小小的凹痕,说明了太多的问题。 如晦站在半空中,神色复杂。 “阿弥陀佛。施主之言,老衲记下了。”如晦最终唱喏行礼,收起‘卍钟’,转身离开了。 道宫主人摇摇头,头顶紫气散尽。 他并未离开道德宫,而是转身回到了自己的菜畦上,拎着水桶小锄,继续浇水种菜。 …… 神工部。 诸葛云正在陪着来访的飞星圣地圣子喝茶。 千星圣地与神工部之间,素来合作不多,但是这一次,却是已上门就希望订制一千柄精品灵兵,且愿意先付一半的定金,对于神工部来说,算是一单大生意,因此平日里醉心于炼器和修炼的部首诸葛云,亲自陪同接见。 而且,千星圣地的圣子,地位极高,传闻被千星圣地内部视作是千年难见的绝世天才,不惜倾尽一切资源和功法,全力培养,而他也没有让千星圣地失望,虽然是后辈,比诸葛云、雷道祖山九大传人这一代强者要晚一辈,但诸多战绩、名气以及修为,都并不比这一辈人差,甚至有青出于蓝后来居上的架势。 “多谢诸葛前辈。”千星圣子人如其名,容貌俊美,剑眉星目,皮肤雪白,要比很多女子更胜,眸子宛如星辰璀璨,未开言先带三分笑,很容易令人产生信任好感。 诸葛云道:“圣子客气了,既然一切都已经谈妥,那就这么定了?” 千星圣子微微一笑,道:“其实此次前来,除了这次合作订单之外,晚辈还有一件事情,想要单独请教前辈,不知道前辈是否方便?” 诸葛云微微一怔,道:“好。” 他直接屏退左右随从。 千星圣子又诚诚恳恳地鞠了一躬,很是恭敬地道:“这件事情,对我非常重要,因此,晚辈斗胆,请前辈下令,一个时辰之内,千万不要有人来打扰。” 诸葛云心中奇怪,但也点头应承,传令下去。 …… …… 轰! 一道雷霆劈下。 李牧勉强催动打神鞭,正面硬接了一击,张口喷出鲜血。 先天功恢复真元虽然速度极快,但还是需要一定的时间,此时体内真元连四分之一都没有剩下,白如云只是一道雷光降下,就将李牧劈的几乎无还手之力。 “一切都结束了。” 白如云淡淡地道。 他心念一动,天空之中,紫色的雷光聚集,一柄数百米长的紫色雷电圣枪凝聚成形,蕴含着绝世杀意的雷电符文闪烁,枪尖制止李牧的眉心。 空气中弥漫着死亡的气息。 李牧一咬牙,直接祭出了黄皮葫芦。 “给我烧!” 轰! 葫芦塞子拔出的一瞬间,五彩的神火就像是井喷一样,疯狂地从喷口喷出来,瞬间就弥漫了大半个天空,那紫色的雷电圣枪,被这火焰一烧,竟如灼蜡一样,瞬间就融化了大半! “什么?” “这是……” 白如云和林羽泉两个人,同时都心中一震,那扑面而来的火焰,带着难以形容的恐怖气息,令他们刹那间都感觉到了死亡的威胁,立刻疯狂后退。 两人都没有想到,李牧的手中,还有这样的底牌。 雷火部的名字里,带着一个火字,所以林羽泉对于各种神火异火,并不陌生,尤其是他从雷术之中提炼出来的‘天雷禁火’,也是独创的神火之一,威力强大,可是和眼前李牧释放出来的这种火焰相比,简直就像是火柴之于太阳一样,差的太远。 他疯狂后退,终于辨清楚,这种五彩神火,分明是数十成百种的各种传说中的异火、神火乱七八糟的混合在一起的乱火。 “这个混账的手中,竟然有如此之多的神火异火!” 林羽泉震惊了。 放眼看去,整个雷火部近乎于化作了一片雷海,那些还未来得及躲远的雷火部高手、甲士,被这火焰远远地一烤,瞬间就化作了一团飞灰飘散在空中,便是地面、建筑等物,也瞬间化作了液体岩浆一样,流淌了起来。 整个雷火大营瞬间化作火海废墟。 同样震惊的还有白如云。 李牧频出的底牌,让他感觉到了焦躁和愤怒。 他心里很清楚,为了设计击杀李牧,争取这一段时间,雷道祖山付出了什么代价。 “灭世神雷,紫极雷海,收!” 白如云大喝,浑身雷光流转,耀眼璀璨到了极致,施展雷术,在低空之中,形成了一个巨大的雷电漩涡,疯狂地旋转,将这漫天神火火光带动起来,朝着漩涡之中投去! “不好。” 李牧暗道不妙。 黄皮葫芦里释放出来的各种神火,乃是从【不死天阙】的炎池殿中得到,李牧并不能操控,眼看着火焰被那雷电漩涡拔起,局面重又变得不妙了起来。 可惜了。 当初的帝火,被李牧给阴差阳错地吸收了。 否则的话,只需要一缕,就可以将白如云和李羽泉烧死。 “去。” 李牧抛起葫芦,悬在半空放火。 他正要趁着火焰牵制住白如云两人,转身带着云家人离开,但就在这个时候,突然黄皮葫芦里面,传出来一声磅礴雄浑的怒吼,仿佛是沉睡在其中的什么神明被惊醒了一样! 嗖! 一道金色的人形影子,从里面冲了出来。 他浑身燃烧着金灿灿的火光,两道金色的神芒从眼眸之中爆射出来,似是两道神剑一样,手中握着一柄金光灿灿的长棍,挥动之间,阵阵龙吟响彻天地,一棍挥出,虚空如液体般粘稠扭曲,似是要将这天地都砸成齑粉一样。 “啊嘞?” 李牧一怔。 这是什么情况? 葫芦里什么时候,竟然多了一个人? 以前也曾内视过葫芦内部空间,绝对没有活物啊,唯有在收取了炎池殿的诸多神火之后,因为火焰不受控制,会灼伤神识,李牧才不再关注葫芦里面的动静……这怎么还好端端地蹦出一个金人儿来? …… …… 妖族地界。 通天山脉。 妖族百脉之中可以排名进入前十的帝道种族猿族,便繁衍生息在这里,整个通天山脉占地方圆数千万里,一望无际的山脉和森林,其间亦有一些小平原、海洋之类的地形,奇伟瑰丽。 其中通天主峰上,一颗万米高的长生树,便是猿族的圣地。 坐在九千九百米之高的树冠上的一只通体雪白的老猿,突然睁开眼睛,流出了眼泪。 “我族的王,回来了。” 他起身大吼。 整个圣树,都晃动了起来,树叶子哗啦啦发出欢快的响声,像是在欢迎什么。 猿族震动。

上一篇   1053、道友你妹

下一篇   1055、金刚不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