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55、金刚不坏 - 圣武星辰

1055、金刚不坏

?李牧脑子有点儿发懵。 葫芦里面倒出来一个金光灿灿的人……呃不对,是猴。 李牧仔细看时,猛然发现,那手握金光长棍的身影,哪里是人,分明是一只人形的猿猴,身形威猛魁梧,充满了力量美感,金黄色的毛发像是火焰一样在跳跃燃烧,强大无匹的妖气波动,爆发开来,铺天盖地。 有些眼熟。 “是袁吼!” 李牧心中狂震,蓦然反应过来。 “老袁,是不是你?”他大吼。 “主人。”袁吼兴奋无比。 他终于从那个到处都是火焰的时间之中出来了。 虽然不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情况,但眼前这两个操控雷电的家伙,是主人的敌人,这一点他早就辨出来了,所以,黄金长棍挥动,操控着漫天的火焰,冲杀过去。 李牧心中的兴奋,简直难以形容。 紫薇星域探索【不死天阙】之行,袁吼失陷在炎池殿之中,疑似死亡,这是他心中最大的遗憾,常常引以为很,但没想到今日在这生死存亡之时,本想用葫芦中的神火来阻敌,没想到竟然把袁吼从葫芦里面给倒了出来。 而且,看此时袁吼挥动蟠龙金棍,宛如金光灿灿的天魔神一样,一棍挥出,天地变色,就连白如云这样的狠角色,竟是不敢正面硬接,一时之间不能缨其锋芒,不断地后退。 和以前相比,袁吼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他的浑身,宛如金光一样的毛发遍布,似是出现了返祖现象,一身金毛,犹如猿猴中的神王一样,纯粹纯净的远古妖气流转周身,浓郁宛如冲天而起的金色火焰光柱一样,令人侧目,旺盛如太古汪洋澎湃一样的气血,仿佛是来自于天地鸿蒙之初的太初神兽。 很明显,他的身上,发生了奇遇。 这是一种生命本质上的升华。 似乎是他体内的某种原始力量,被激发了出来,且经过了神火的祭炼,与肉身完全融合,已经变成了更高等级的生命体。 而那根李牧在魔山地下城中拍买下来的神器【天叹】,也发生了变化,在袁吼的手中,运转自如,具有莫大的威力,远超当日所描述的品秩等级。 李牧一下子就想通了前因后果。 很显然,当日袁吼在炎池殿中并没有死,而是因为某种原因,沉睡在了火海之中,失去了自主意识,甚至连生命波动都极为微弱,所以李牧数次搜寻整个炎池殿,都没有找到他。 而最终,李牧用黄皮葫芦吸取炎池殿中的神火时,因为对于这只神秘葫芦的操控并不娴熟,所以可能连袁吼一起,都吸入到了葫芦之中,以至于这么长的时间以来,袁吼其实一直都在葫芦中的火焰里沉睡,或者是发生着某种进化。 袁吼被困在葫芦里出不来。 一直到李牧刚才再度大量疯狂地释放神火,才将袁吼从葫芦里面释放了出来。 这可真的是无巧不成书。 轰! 袁吼一棍挥出,漫天金光流转闪烁,无匹的力量宛如山洪爆发。 林羽泉躲避不及,硬接了一棍,直接被砸的双臂骨裂扭曲,白骨森森刺破了肌肉皮肤露了出来,凄惨无比,血染长空。 雷道祖山的传人,仅次于武道皇帝级别的存在,就算是因为之前被李牧以天地环耗去了不少的元气,但袁吼从当初一个神玄境修为的小猴,到如今一棍砸的林羽泉惨叫断臂,这种实力的增幅,简直令人倒吸冷气。 “至少也是天尊境!” 李牧喉咙里发出吞咽口水的声音。 开什么玩笑。 被困在黄皮葫芦里也就数月时间而已,修为战力就如此狂飙,难道黄皮葫芦的真正用处并不是养器,也不是储藏,而是一个提升修为的神妙空间? 虽然李牧在认出袁吼的一瞬间,就知道他可能有奇遇,但是没有想到,这种奇遇,到了如此逆天的程度。 “一起出手,杀了他。” 白如云怒吼,催动雷术。 林羽泉的手臂也瞬间恢复,疯狂地冲来。 接二连三的意料之外变化,让白如云的心里,生出一种不太妙的感觉,事不顺则必有妖,得放弃之前那种心理折磨的享受,全力以赴,快刀斩乱麻,不能再拖延了。 “吼!我变!” 袁吼怒吼一声,身形急骤膨胀,瞬间百丈身高,宛如史前巨兽,凶悍暴戾的气息澎湃,一棍扫出,虚空直接被打裂,白如海和林羽泉两人,被震飞出去。 同时,袁吼腋下隆起肉.团,转眼之间,竟是直接又生长出四条手臂来,颈后也是肌肉隆起,嘭地一声,毫光一闪,长出了两颗头颅来。 三头六臂。 这是神通。 李牧一看,就知道,袁吼的八九玄功,已经彻底修通了。 八九玄功乃是地球上,神话之中,二郎神杨戬所修炼的功法,乃是道教的护教神功,各种妙用无穷,可以成就金刚不坏之身,也可以掌握如‘李代桃僵’、‘元神出窍’等等诸多神通,可以说是道教护教第一功法也不为过。 李牧因为修炼【先天功】和【真武拳】,所以并未主修八九玄功,而是将这一门神功传给了袁吼,时至今日,袁吼终于大成。 唯一可惜的是,袁吼施展三头六臂,除了神器【天叹】之外,却没有其他兵器,未免不美。 “接着。” 李牧连接投出数柄巨型兵器,其中包括第四形态的打神鞭。 袁吼六只手中,都有了武器,顿时神威大涨,一时之间,竟是压着白如云和林羽泉两个人打。 最关键的是,威震天下的雷道之术,竟似是对袁吼无用,他们催动的雷术雷光,劈在袁吼的身上,只是溅起一阵阵的青烟,犹如隔靴搔痒一样,根本连袁吼一个毛都劈不下来。 李牧心中很清楚,八九玄功修炼到极致处,可以精钢不坏,硬抗天劫,不惧三灾九难,因此硬抗天雷,不算是有多奇怪。 但白如云和林羽泉却不知道。 他们擅长的雷术,竟是无法伤及这只金色猿猴,雷道一脉的肉身近战虽然也强,但和这只猴子比起来,却是差距太远,八九玄功的金刚不坏之身,同境界的肉身战斗力,堪比【真武拳】大成,何其恐怖? 李牧看了一会儿,终于略微放松了一些。 不过,袁吼虽然入了天尊,但毕竟境界不稳,且还比雷道祖山这两大传人低了大境界,想要彻底击败斩杀这两人,那却也是不可能。 李牧一看,就知道此地不宜久留。 他转身道:“老夫人,还有少夫人,双燕兄弟,我先带你们速速离开这里。” 他正要带着云家人离开。 却在这是,天空之中,传来一声怒吼。 只见白如云不知道从哪里祭出一面莲枝缠纹的紫色古镜,悬浮在半空之中,他咬破舌尖,喷出一口精血,洒在这面古镜之中,汹涌的雷电之力,注入其中。 古镜顿时光华大作,悬浮在天空,宛如一盏巨型的探照灯一样,释放出一道紫色光柱,照射下来,照在了袁吼的身上。 “嗷吼!” 袁吼发出一声怒吼,三头六臂的神通,竟是瞬间被破去。 他数百丈高的庞大身躯,也快速地缩小,变成了一开始的样子。 那紫色古镜释放出的光柱,有一种神秘的力量,可以破去一切妖法术法,同时,亦有丝丝缕缕的帝气散发出来,弥漫虚空,释放出恐怖的帝道威压。 李牧面色大变。 帝器? 白如云的手中,竟然还带着一件帝器来了? 坏了。 事情要遭。 果然,就看袁吼被那紫色光柱一照,现出原型,怒吼咆哮连连,挥动神器【天叹】,不断地挣扎反击。 但那紫色光柱仿佛是光之囚牢一样,将他罩在其中,犹如囚禁一般,竟是不得脱身。 “畜生,任你修为滔天,又怎么能扛得住我的【照妖镜】?”白如云冷声大喝,淡紫色的脸上,杀机盈溢,道:“今日,我要将你直接照化,炼做一粒妖丹。” 紫色古镜微微震动,带着光柱,向下覆压。 袁吼浑身燃烧金色火焰,奋力反击,身形不断地膨胀,又缩小,吼声震天。 “刀来。” 李牧心念一动,漫天金色火焰飞飞刀席卷,直接朝着白如云绞杀过去。 他看得出来,此时白如云全力操控古镜帝器,消耗也是巨大。 但林羽泉出手,将却将打神鞭第三形态的飞刀,全部都拦截了下来。 “今日,你死定了。”林羽泉冷哼,再度出手。 李牧再无任何犹豫,直接不惜一切代价,奋起体内所剩的最后帝火真元,再度催动了天地环。 两只黑色的大环,在天空之中,宛如磨盘一样碾压过去。 林羽泉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神色大变,急骤后退。 李牧顾补上追击此人,直接勉强操控天地环,朝着白玉云碾压过去,想要先重创此人,将袁吼救出来,再说其他…… 但是他真的低估了天地环这种帝器对于真元的消耗。 这对黑色双环,还未飞到一半,李牧就觉得,自己的身体被彻底抽空了一样,一阵前所未有的虚弱涌来,他的五官口鼻之中,已经有鲜血流淌出来…… 李牧宛如不觉一样,直接燃烧生命,祭献本源,来催动天地环。 因为他很清楚,如果不救出袁吼,所有人,都得死。 不到一两个呼吸,李牧的身体就像是脱水一样干枯了起来,天地环距离白如云还有一段距离。 “还差一点点……” 李牧感觉到,自己就要撑不住了。 难道今日真的要死在雷道祖山的设局之下? 为何老神棍和剑君等人,还不来? 李牧神思都开始恍惚了起来。 这时,一声叹息,在他的身后响起。 “看来,这是天意。”

上一篇   1054、王回来了

下一篇   1056、星辰之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