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64、落神渊 - 圣武星辰

1064、落神渊

“我不是什么猿族新皇,前辈你可能找错人了,我只是主人身边的一个小小的护卫而已。手机端 ”袁吼目光坚定地拒绝了雪猿妖皇请他返回猿族领地通天山脉提议。 他这一生,之前浑浑噩噩,只有在遇到李牧之后,才感受到了被人重视、被人关怀的感觉,得到了完整版的八九玄功,又有各种遇,早将李牧视之为毕生之主,此时,哪怕有成为妖族大脉之主的机会,也不放在眼里。 “所以,前辈,请回吧。”袁吼对雪猿妖皇行礼道。 雪猿妖皇倒是没想到会有这样的情况,道:“你身负我族始祖通天圣皇的血脉,算是无心功名权势,也应该考虑猿族的延续和生存,都是你的同胞,曾为了寻你,付出巨大的代价。” 袁吼摇摇头,不再说话。 李牧却笑了笑,没有任何的犹豫,直接解除了与袁吼之间的主仆协议,道:“回去吧,你毕竟是猿族血脉,一直跟在我的身边,算是怎么回事,况且你也保护过我了,也应该返回自己的族群了,那里才是真正属于你的天地。” “可是,主人,我……”袁吼想要辩解什么。 李牧道:“你是想要说,更想留在我的身边保护我吗?” 袁吼很认真地点点头。 “如果你想要保护我,那更应该回猿族了。”李牧微笑着道:“这一次的事情,自始至终的过程,你也看到了,只有武道大帝级的人物开口说话,才能改变一个人的命运,你若是真想保护我,那随雪猿前辈回去,激发体内圣血,早日铸帝基,成为猿族之皇,在这个世界,才有真正的发言权,才能保护你想要保护的人。” 最终,袁吼随雪猿妖皇离去。 李牧的理由说服了袁吼。 实际,袁吼自己,何尝不明白这一点呢。 不过终究任何有情的离别,终究是让人一时难以接受的吧。 目送袁吼离去,李牧也算是了却了一桩心事。 明夜司的各项事务,很快安排好。 段骰、宋别、嬴冰等人,携全部明夜司堡垒的甲士,恭送李牧,每个人的脸,都有浓浓的不舍。 李牧虽然执掌明夜司短暂的时间,但却像是最璀璨的流星一样,划过了天空,留下了无限光明,也为明夜司开启了一个新的时代。 尤其是他留下来的一系列抚恤司英烈后人,善待甲士家属等等措施,会持续下去,惠泽无数人。 短暂的时间里,李牧用前所未有的强硬和高调,给日暮西山的明夜司注入了一针强心剂,犹如一道璀璨的光芒,扫除了明夜司每个人心的阴霾和迷茫,指明了真正的道路。 可以毫不夸张地说,李牧在明夜司留下了一个传说,也开启了一个改革的浪潮。 如今,算是李牧离去,但他终究曾是明夜司的司主,影响力会持续下来,以后谁想要再动明夜司,那也要好好想一想,能不能对付得了李牧这种搅动帝者风云动的人物了。 “大人,您永远都是我们心的大人。” 段骰带头,众人齐刷刷地单膝跪地。 “属下恭送大人!” 连加入了明夜司的云双燕,也在人群跪着。 李牧微微一笑,转身而去。 他当得起这些人的跪礼。 军部飞舟载着李牧等人,冲天而起。 无需再去其他地方,直接前往落神渊面壁思过。 诸葛云、剑癫等人随行送别。 “落神渊位于会宁城西北三十万里的一片荒山深处,深不见底,传闻曾经是诸神陨落之地,可通往九幽极阴处,连准帝,亦不敢太过于深入,后来十老会在落神渊,开辟出一处幽闭之所,用来囚禁处罚那些罪大恶极之辈,老七,你这一次面壁思过,虽然只是半年时间,但是也要有心理准备,因为这个地方,并没有天地灵气,法则亦是模糊不全,还有深渊魔物出没。” 剑狂为李牧介绍面壁思过之地。 “没有天地灵气?那岂不是没有办法修炼?”李牧道。 剑狂道:“这倒不用太过于担心,大哥为你准备了一批极品仙晶,汲取仙晶之力,亦可修炼。” 三十万里的距离,一个时辰时间到。 李牧俯瞰下去。 视线之,大片大片褐色的焦土,丘陵、平原和山岭,岩石和土层全部都裸露,荒山野岭,寸草不生,空气之的灵气稀薄的令人震惊,飞舟已经开始消耗仙境来飞行,无法再通过转化阵法从空气获得能量。 在荒野正,一条漆黑的巨大裂缝,似是大地的伤疤一样,狰狞地裂开,蜿蜒数万里,最宽处有百里,一丝丝若有若无的黑色氤氲,充满了死亡的神秘气息。 “是那里吗?”李牧问道。 剑狂道:“正是,老七,你的面壁之地在其的七号院,多保重。” 正说话之间,又是一艘飞舟极速而来。 站在舟首的,赫然正是王诗雨。 “李牧,我们都听说了,来送你。”王诗雨大声地道。 飞舟近前来,面还有花想容和叶无恨,以及清风明月,郭雨青、邱引,还有当初李牧收的义女李安之。 李牧笑了笑:“半年时间而已,还用得着如此兴师动众。” 王诗雨哼哼道:“我们已经听李.大.师说了明夜司发生的事情了,你竟然还瞒着我们,哼。” 花想容和叶无恨也都关切地看着李牧。 十老会审判之事,一直到结束,老神棍返回之后,王诗雨才从老神棍的口套出来,当然,之前因为雷祖降临东星村,与老神棍一战,诸女心,也是有警觉的,只不过是没有想到,惊心动魄到了如此程度。 “这不是平安尘埃落定了嘛。”李牧笑着道。 “夫君,让我陪你一起去面壁,在你身边侍候你吧。”花想容眼泪汪汪地道。 李牧亲吻花想容的额头,李思叶抱在怀里,吧唧亲了一口气,又将李安之的脸蛋揉了揉,才笑着道:“这怎么行,我是去面壁思过,又不是去度假享乐,哪里有随身带着女眷的道理。” 王诗雨气哼哼地道:“要我说,面壁个锤子,直接反了算了,这人族,这军部是非不分,我们干脆另立门户,太玄大学开宗立派,自成一派,谁也管不着,多逍遥。” 诸葛云听得心惊肉跳。 李牧身边的诸女,王诗雨出身地球,思想开放,也最有反抗精神,在这方面,说话从不遮遮掩掩。 李牧直接一个脑瓜崩弹过去,笑道:“你话多。” 王诗雨呲牙咧嘴地捂着脑门,然后想起了一件事,道:“对了,李牧,剑君前辈传讯,让我前往藏剑海潜修半年,我明日也要启程前往藏剑海了。” “哦?”李牧先是一惊,旋即反应过来,这是一件好事。 王诗雨得到了刀剑神皇的锈剑传承,昔日的化身王言一有剑神的称呼,若是能够前往藏剑海遍览剑经,与剑仙对招修炼,无疑是巨大的机缘。 “去了少惹事。”李牧道。 王诗雨吐了吐舌头。 “三弟,你多保重。”邱引和郭雨青都前来与李牧道别。 两人之前已经决定暂离东星村,到混沌世界各大派游历,磨练武道,李牧也曾托青牛道人为两人推荐合适的修炼门派,想来此事已经办妥。 “公子,让我们两个,服侍在您身边吧。”明月过来眼巴巴地道。 李牧一个糖炒栗子弹过去,道:“给我回去建设社会主义新东星村,别偷懒。” 他将打神鞭直接取出,交给了清风,道:“我闭关其间,用不到武器,它是不死天帝打造,或许对你参悟【不死天阙】有裨益,先由你保管吧。” 清风略微犹豫,将打神鞭收下。 最终,与众人一番道别之后,依依而别。 飞舟调转返回。 李牧化作流光,进入到了落神渊之。 入渊的瞬间,眼前一黑,整个落神渊被无所不在的黑魔气所弥漫,可视距离瞬间缩小,不足百米,空气之果然是没有丝毫的天地灵气,像是曾经灵气未曾复苏的地球。 凄厉诡异的罡风在耳边呼啸,如同鬼片的特级音效一样。 深渊两侧峭壁嶙峋怪异,如刀似剑,怪石耸峙。 人族在落神渊开辟出来的面壁思过之地,在深约五千米的区域,在峭壁开凿出了一座座的洞府,以铁链索道相连,有官员进驻看守这些官员也都是犯错犯罪的武道强者。 李牧按照路引玉诀所示,很快来到了七号院一个不算大的黑石洞府。 “戴它。”看守丢过来一个惨白色的骨镯。 李牧略微观察,辨认出来,这玩意儿,大概像是地球的gps监控器一样,可以确定犯人的方位,防止犯人逃脱。 “按照规定,你可以走出七号院,但绝对不能浮超过五百米,”负责七号院看守的是一个身形佝偻瘦骨嶙峋的老人,乍一看像是骷髅骨架蒙了一层干巴巴的人皮一样,也不知道修炼什么魔功,眼眶里闪烁着浅绿色的鬼火,用一种怪的眼神,盯着李牧,道:“至于落神渊深处下潜……嘿嘿,你随便下潜多少米都行,只要你能有命活着回来。”---- 今晚平安夜,大家平安夜快乐。明天会在公众号发1000rb的红包,具体规则请关注公众号乱世狂刀。

上一篇   1063、逆转

下一篇   1065、拜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