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72、出渊 - 圣武星辰

1072、出渊

靠近七号院的瞬间,李牧的心中,突然浮现出一种极为危险的感觉。 这是一种奇特的直觉,如果不是因为晋入到了天尊境,换做以前,李牧可能根本都感觉不到。 “有杀机!” 他心中一动,眉心竖眼开启,无声无息地扫过。 片刻之后,他的嘴角,浮现出一丝笑意。 该来的,果然还是来了。 他闭上竖眼,直接踏入了七号院。 因为阴风五煞的破坏,如今七号院一片狼藉。 李牧进入到院子里,目光一扫,淡淡地道:“出来吧。” 四周寂静无声。 “堂堂天尊境强者,既然来了,何必躲躲藏藏?出来吧,早就看到你了。”李牧冷笑着,看向院中倒塌的假山方向。 一个人影从碎石之后,缓缓地显现出来。 身罩黑色袍子,脸上带着一张黑色花纹面具,只露出双眼,眼神淡漠冰冷,有丝丝充满了杀意的精芒在流转。 “你竟然能发现我?”声音嘶哑,显然是刻意隐藏了真声。 李牧道:“你是什么人?” “杀你的人。”神秘人缓步逼近。 李牧道:“为何杀我?” “因为你的人头太值钱。” “原来是收钱卖命的杀手,堂堂天尊,竟然也做这种勾当吗?” “只要开得起足够的价码,大帝也会出手。” “这话倒是不错,谁让你来的?” “你死了,就知道了。” “那你就死吧。” 李牧反手一弹,一柄长刀出现在手中,大踏步地逼近。 神秘人也不再多说,背后摘下一对两截棍子,在胸前一接,咔嚓一声,变成一柄长枪,手腕一抖,便是漫天枪花,宛如寒星突坠,朝着李牧笼罩而来。 李牧长刀倒握在左手中,置在左胯,左手捏着刀背,右手探向左胯,一把握住刀柄。 帝火从指尖浮现,瞬间弥漫整个刀身。 “拔刀斩!” 清喝声中,帝火刀光一闪。 漫天寒星枪芒似是一张黑色点缀着钻石的幕布一样,被瞬间从正中间分开。 火星溅射。 人影交错。 黑色花纹面具从中间一分为二,坠落下来,露出一张普通无奇的脸,中年,人族,鲜血从眉心滑落,遮盖了眼帘。 “你……你到底是什么修为?” 中年人脸上露出无比愕然震惊的表情。 刚才那一刀,实在是太恐怖,那不是一个大道境修士该有的威力。 李牧收刀。 他没有说话,转身直接进入了洞府之中。 帝火从中年人的伤口中喷薄出来,瞬间将他身上的一切都焚化,化作飞灰消散在了虚空中。 李牧没有再追问此人的来历,也没有试图从他身上找到线索,因为对方既然可以潜入到落神渊这种地方来刺杀,说明做了充分的准备,不会留下何人线索的。 其实不用猜,都可以知道是谁背后指使。 李牧的仇人本来就不多,而能够指使天尊境强者的,就只有雷道祖山这样的大圣地了。 只是他们没有想到,六个月的时间,李牧因为拥有这样的宝物,非但没有被损耗实力,反而脱胎换骨,实力暴涨,杀低阶天尊犹如屠狗一般,所以送进来一个天尊,也不过是送菜而已。 刚才被斩杀的这个人,论修为,远远不如落神渊七千米区域的魔物大将,在如今的李牧面前,不值一提。 李牧盘坐在洞府之中,运转真元,调养气息。 修炼之道,一张一弛。 生死边缘的磨练重要,静坐体悟也很重要。 然而还没有等李牧入定多久,一道剑光,直接刺穿洞府大门,宛如射日流光,朝着静坐中的李牧刺来。 杀机狂暴。 整个洞府,都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剑的剑气轰爆了。 “又来一个送死的。” 李牧睁开眼睛,漫天碎石中,他抬手一刀。 拔刀斩! 飞来的长剑,直接被斩碎。 与此同时,千米之外,峭壁上一块凸出的岩石上,手捏剑诀的黑影,张口喷出一刀血箭,面露极度震惊之色:“噗,挡住了我的追天一剑,不好,他是天尊巅峰境的强者,该死的,情报有误!” 心中大骇,黑影转身就要逃。 但这是,一缕淡淡的刀光,无声无息地破开虚空,瞬息闪过,从此人的眉心之间传入。 “这是……刀意……” 这人身形上,弥漫出一层淡淡的寒霜,体内气机涣散,生命力犹如风中之烛一样迅速消散,然后从岩石上直接坠落,坠入到了茫茫黑魔气之中消失。 李牧站在已经坍塌的七号院洞府外面,缓缓地收回了手指。 刀意;霜降。 “竟然派出了不止一个天尊境强者,雷道祖山还真的是舍得下血本啊。” 远处,一个身影急速而来。 “怎么回事?” 正是之前那个语气不善姿态傲慢的看守。 李牧道:“有人要杀我。” “杀你?”看守目光挑剔地扫过李牧,道:“是谁?在哪里?” 李牧道:“已经被我杀了。” “嗯?”看守这才仔细打量李牧。 他惊讶地发现,半年时间过去,李牧非但没有神形憔悴,反而是精神奕奕,仿佛落神渊的煎熬对他无效一样,再想起来,已经有很长一段时间,没有见到阴风五煞,难道都被这个年轻人给杀了? “你知不知道,动手杀人,是触犯规矩的事情?”看守冷声道。 李牧道:“你不是说过,自求多福,不会管犯人之间的争斗吗?” “哼,我说了算,还是你说了算?”看守姿态傲慢地指着鼻子喝骂。 李牧直接抬手就是一巴掌抽了过去:“当然我说了算。” 啪! 看守跌飞撞在石壁上,一个人形凹陷,周围布满了裂纹。 “你竟敢打我?”看守身形滑落,看着李牧,声色俱厉。 李牧嘴角划出讥诮的弧度:“没想到第三个杀手,不但是天尊境,还身具模拟变化神通。” ‘看守’微微一怔,旋即站直了身躯,嘴角漏出狰狞的笑意,拍了拍手鼓掌,道:“精彩,真的是精彩,你是怎么发现的?” 李牧呵呵一笑:“你的演技太拙劣……对了,真正的看守呢?” ‘看守’微笑道:“当然是被你杀死了啊,等我杀了你,你也没有办法开口辩解了,怎么样,我这个计划妙不妙?” 李牧摇摇头:“傻逼。” 长刀在手,他直接冲了过去。 ‘看守’不屑地冷笑了起来:“哈哈,之前被你杀掉的那个,不过是二重天尊而已,而我,是真正的六重天尊,不是你这个小小的……呃?” 刀光一闪。 ‘看守’的人头飞了起来。 视线之中的一切都在天旋地转,他尖叫的声音响彻周围:“不,你是准帝?” 李牧身形一闪,将这颗头颅提在手中。 神识入侵,直接读取记忆。 但凌乱的记忆画面才刚刚一闪,一股磅礴可怕的印记力量,就爆发了开来。 李牧面色一变,骤然远遁。 轰! 头颅炸开,化作飞灰。 “竟然在体内种下了禁制,一旦被搜索记忆,直接自爆……至少是准帝级的修为,才能做到这一点。” 李牧暗忖。 连续三尊天尊级的强者,让他心中有了警惕。 我在明敌在暗,也不能太浪。 李牧离开了七号院,另外寻找了一个隐蔽之地,开始闭关体悟。 十天时间,很快过去。 咔嚓。 李牧手腕上的镣铐,自动开启。 终于到了出渊之日。 李牧运转起息,暗中压制和隐藏了自己的修为,保持在大道三重天左右,然后长啸一声,冲天而起。 一息之后,直接冲出了落神渊。 天空中,早就有数十艘飞舟等着。 其中一艘飞舟,剑狂站在舟头,看到李牧出来,脸上露出一丝微笑:“老七,这里……” 话音未落。 轰隆隆! 天空之中,响起了雷声。 李牧一怔:“不会吧,雷道祖山这是疯了吗,还来?” 他第一时间,下意识地以为是雷道祖山的雷术汇集,但过了几息,就看天空中劫云滚滚,雷鸣悠远,这分明是修士跨境界渡劫之前的征兆。 “遭了,要渡劫,实力要暴露了,没有办法扮猪吃老虎了。” 李牧猛然反应了过来。 落神渊中没有天地法则,所以跨越大境界时,没有天劫降临,现在一出来,立刻就被天地法则感知,瞬间劫云劫雷应运而生。 转眼之间,劫雷滚滚,俯冲而下,宛如一个巨型龙卷,一下子将李牧覆盖其中。 飞舟上的剑狂看到这一幕,愕然无比。 竟然一出渊就渡劫? 看来这半年时间,李牧真的是在勤修苦练,竟然跨越了一个大境界,应该是晋入了道尊境。有足够的仙晶支撑,就算是在落神渊,也可以修炼的。 周围其他飞舟,都是来自于各大势力、圣地的人物。 今日是李牧面壁思过结束出渊的日子,各方关注,就连雷道祖山,也派出了门人,来看这一幕,各方都想要知道,李牧能不能活着走出来,以及状态如何。 但现在劫云翻滚的这一幕,让他们震惊。 劫云中,李牧拔出了手中最后一柄道宝长刀。 “我本不想在这个时候装逼啊啊啊。” 一刀斩出。 天空斩! 一刀既出,雷云两分。 天劫消散。 这一日,李牧蛰伏半年出落神渊,一刀斩碎劫云,各方震惊。 最近有一些小规模剧透,欢迎大家关注公众号

上一篇   1071、天尊

下一篇   1073、轮回仙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