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08、奇怪的东西 - 圣武星辰

0108、奇怪的东西

眼巴巴地看着太白剑派的人,都全身而退了,剩余的江湖中人,不知道有多羡慕,可是,没有李牧的话,他们根本不敢走----动也不敢动。 那几个膝盖中箭的倒霉鬼,就是前车之鉴。 此时,他们还趴在地上哼哼唧唧呢。 当李牧的目光扫过的时候,哪怕是一些老江湖的心,也都砰砰砰地狂跳了起来。 没有人不怕死。 “呃……真是不好意思啊,来了这么长时间了,忘了问了,诸位找县衙找我,为了什么事?” 李牧问道。 这些江湖中人,听到这样的问话,眼泪都快流下来了。 是啊,他们来这县衙,是为了干什么呢? 为什么要出现在这县衙中呢? 乖乖地留在城中,乖乖地交上赎金和财物,乖乖地从大牢里匠人带出来,乖乖地消失在太白县城,这样的话,什么事情都不会发生了吧? 但是,他们为什么就非要跟着太白剑派的人,来到县衙中兴师问罪呢? 现在可好,太白剑派的人,只付出了一个美女的代价,就毫发无伤地活着回去了,留下他们犹如待宰的羔羊,面对着未知的命运和明显不怀好意的大魔王李牧,怎么办? 都是那个该死的老东西。 江湖中人都恨了起来。 这一次,他们之所以齐聚县衙,其实主要是那个自称是太白剑派外院长老之弟的周镇海,暗中挑拨联络,煽风点火,放大了他们心中对于李牧的不满和愤怒,又给了他们希望,觉得太白剑派真的可以将李牧击败除掉,所以,他们才会来。 结果现在……这是一场悲剧啊。 看着情杀道长老卫充的尸体,如果这个时候,还有人敢说出凭什么扣押他们的人之类兴师问罪的话,那他就真的是脑壳子被驴给踢了。 “李大人,我等前来,缴纳赎金。”天龙帮长老灵机一动,躬身行礼道。 其他人立刻都如梦初醒。 “正是正是,我等前来,缴纳赎金。” “前来膜拜大人无敌风采。” “是特意来向大人谢罪的,家族中的小辈不懂事,触怒了大人,我们愿意承担一切责罚。” 一群在西北武林道上,也算是有头有脸的人物,平日里飞扬跋扈,但这个时候,一个个都乖巧的像是刚出生的小羊羔,脸上带着讨好的笑,生怕触怒李牧。 因为这已经不是怕死不怕死的问题了。 得罪了李牧大魔王,日后他们所在的帮派和家族,还怎么在西北武林道上混?他们可都是一些有家有底、拖家带口的人,就算是逃,也是逃得了和尚逃不了庙,李牧大魔王雷霆一怒,他们可能就要化作飞灰了。 这是利益问题。 利益,尤其是家族和宗门的利益,比生死更重要。 然而,李牧无情地戳穿了他们的狡辩。 “缴纳赎金?那赎金呢?怎么没有带来?我记得之前和你们说的很清楚,只需去大牢缴纳赎金领人即可,何必来我这小小县衙?而且,据我所知,你们来到太白县城已经两三日了,一直拖拖拉拉不肯交赎金,是不是不想交啊?” 李牧声色俱厉地道。 后半句,其实是他胡诌的,但却偏偏和事实完全吻合。 一群江湖中人,还想要辩解什么,但李牧不给他们机会。 “既然来了,那我也不好让你们都白来一趟……”李牧心中,早就有了主意,喝到:“来人啊,文房四宝伺候。” 候命在县衙外的兵卫,很快进来,摆出一个大桌案,上面备好了文房四宝。 “给你们两个选择,要不乖乖写赎书,然后去大牢里等人来赎,”李牧扮演大魔王的角色上瘾了,杀气腾腾地道:“要不,我送你们上路。” “这……” “李大人,您……这……有点儿咄咄逼人啊。” “未免……太……强人所难,我们本身,就是来缴纳赎金的,大人您……这,要是传扬出去,大人的信用就破产了……” 几个老江湖们结结巴巴地道。 李牧冷笑了起来。 “要是老老实实地交了赎金,早就放你们离开了,可你们却拖拖拉拉,一次次地试探本官的耐心和底线,今次又是气势汹汹地上门,若不是本官神功无敌,只怕已经被你们算计了……都特么的少说废话,自己做决定吧,写,生,不写,死!” 一众老江湖们,无言以对。 这件事情,的确是他们理亏在先。 如果不是看到李牧大魔王如此残暴的表现,他们原本打算,是要群起而攻之,是要向太白县衙发难的。 李牧根本不容这些老狐狸们再辩解。 他扫了一眼站在县衙门口的青衣中年术士和他身边的小男孩,没有理会,而是转身提着笔,歪着脑袋思考了一会儿,在一张纸上行云流水一般地写了起来。 大魔王这些日子,已经略懂了这个世界的文字,但字迹可就难言好看,像是龟爬蛇形一样,歪歪曲曲,写了一大片,然后又仔细检查了好几遍,这才将笔丢在了一边。 “这张纸上,我写的东西,谁能拿出来,就可以毫发无损地离开太白县,嘿嘿,一共十几样东西,先拿先放,要是这上面的东西,我收集齐了,剩下那些行动不积极剩下的人,就给老子乖乖留在太白县,接受劳动改造吧,这一辈子,都别想离开了。” 李牧说着,让兵卫将这张纸,悬挂了起来。 江湖中人举目看去,仔细辨认,才认清楚了大魔王的字迹。 这张纸上面写的,却不是武林秘籍或者是金银财宝之类的名称,而是一些树木、玉石、石料、虫鸟、花草、鱼类等等乱七八糟的东西,每一种后面,都备注了数量、年份、质地等等,还算是写的清晰。 “机会只有这一次,谁先交够一种材料的份额,就可以离开了,等到本县需要的材料收集完毕,就没有这么好的机会了。你们自己想吧。” 李牧笑眯眯地道。 这样的笑容,落在一众老江湖的眼中,简直如同恶魔狞笑一样。 虽然不知道大魔王口中的‘劳动改造’是什么酷刑,但想来,绝对非常可怕。 不过,话说回来,这一回李大魔王勒索的竟然不是武功秘籍,这让他们放心许多,一些看起来像是建筑材料之类的东西,虽然也稀有,但比武功秘籍好凑了许多,也不会伤及到家族和宗门的核心利益。 一个衙卫小都头,也很机灵地吆喝了起来:“诸位,机会有限,先到先得,谁先来写……” 一众江湖老狐狸们,一拥而上。 李牧心中暗乐。 他认得这个兵卫小都头,叫做金萧然,是马君武的心腹,很有眼力见嘛,日后可以培养一下。 而一边的赵翎看到这一幕,心中对于李牧的印象,就更坏了。 不仅卑鄙下流,还绑票勒索,简直就是无恶不作。 李牧也不理会,朝着后衙走去。 走了几步,回头对着大门口的青衣中年术士拱拱手,算是打了个招呼,不过却并没有上去结交认识的意思。 怎么说呢。 这哥们虽然好几次,都发声支持李牧,但在李牧的感觉来看,好像也就只是发声了,真正遇到危险的时候,比如那日被卫充偷袭追杀,也没见他真的出手帮忙,反倒是在争夺蛟血的时候,非常的积极。 放在地球上,这就是一个光说不练的嘴炮党啊。 对于嘴炮党,李牧并没有结识的兴趣。 何况,当日隐约得知,这个青衣中年术士,很有可能是西秦帝国皇室某个势力的成员,那李牧就更要敬而远之了。 他的时间很宝贵,要修炼武道,争取早日走出星辰,没有功夫去理会这些所谓的帝国大人物之间的苟且和狗血,争权夺利,只会让武者分心。 “婢女,你愣着干什么?跟我去后衙。” 李牧冲着赵翎喊了一声,直接朝着后衙走去。 赵翎如梦初醒,战战兢兢,满脑走想的都是如果李牧要是动手动脚怎么办,一副待宰的羔羊的架势,远远地跟着,进了后衙院子。 青衣中年术士面露苦笑。 这一次,第一时间赶来,是真的想要帮助李牧的。 当日,在九龙瀑布下水潭大战中,他因为卫充的身份,所以迟疑了,事后李牧和卫充一逃一追,他曾追上去,想要暗中帮助李牧,可惜追丢了,回到县城之后,他也曾反思。 这一次,听到李牧竟然安全返回,他意识到,李牧身上的价值,比他预想的更大,所以下定了决心,哪怕是得罪情杀道的势力,也要帮助和拉拢李牧。 但谁知道,如今的李牧,比之几日之前,已经强大可怕了数倍,强如卫充,直接被正面碾压,完全打爆,根本用不着他再去帮忙。 这就很尴尬了。 青衣中年术士王辰震惊于李牧的实力的提升,心中就更加热切地想要拉拢他了,如果得到这样一个狠人的相助,相信公主和殿下姐弟两个人,在朝中的处境,就不会这么艰难了。 但他同时也明白,随着李牧实力的暴涨,拉拢的难度就更大了。 这也让他越发地后悔,当日在蛟龙大战时,没有坚定地支持李牧。 如果那一夜,他不惜一切代价地帮助李牧击败卫充,赢得李牧的感激,那现在,李牧或许已经对他笑脸相迎了吧,就算是不能立刻将他拉入公主的阵营,起码也可以结下一个善缘,而不是像现在这样,连搭话都难。 “失算了啊。” 王辰叹息。 不过,他并不是那么轻易就放弃的人。 只要在这太白县城中,终究还有机会做一些事情。 “先生,这个县令,好厉害啊。”一边的小男孩秦政感慨,眼睛里流露出崇拜向往的神色,道:“如果我有这么强的实力,那就好了,可以不让姐姐受那些苦那些累了。” 王辰摸了摸小男孩的头,道:“听殿下的话,好好练功,读书,等你长大,为殿下撑起一片天。” 小男孩点头。 都说穷人的孩子早当家,但实际上,帝王家的孩子,当家懂事,怕是还比穷人家的孩子更早。 “走吧,以后有机会,带你认识这位县令。”王辰笑着道。 他带着小男孩离开了县衙。 离开之前,他记住了李牧所写的那张纸上的全部内容。 他很好奇,到底李牧索取那些奇奇怪怪的东西,是为了什么呢? ------------ 感谢过气懒人大大的捧场。这个不怨我啊,昨天你捧场前已经更新了喂,所以但是看不到。 顺便宣传一下刀子的新公众号,微信搜索乱世狂刀即可,以前的那个号,停止服务啦。

上一篇   0107、婢女

下一篇   0109、李牧的身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