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61、等一个结果 - 圣武星辰

1061、等一个结果

大殿里弥漫着一种沉闷肃穆的气氛。 在座的人,都不是傻子,李牧能看出来的,他们也都能看出来。 老神棍如果像是以前那样,在东星村稳坐钓鱼台,说明事情会很顺利很简单,但现在连老神棍都沉不住气了,亲自前来,可见局势有多么糟糕。 老神棍嘿嘿一笑,露出一嘴黄牙,道:“走吧,我带你走。” 李牧很认真地想了想,道:“再等一等。” “等什么?”老神棍道。 李牧道:“等一个答案。” “还不死心?要是等到他们布置好了罗网,那可就不好走了。”老神棍道。 李牧反问道:“你不是说,只手遮天吗?” “哈哈哈哈,”老神棍大笑了起来:“好,老头子陪你等,我说能带你走,不管什么时候,都可以做到。” 他缓缓地走到铁剑大座的旁边侧座上坐下来。 一股磅礴的气息,一圈一圈地澎湃出去,以明夜大殿为中心,朝着整个会宁城辐射开来。 这股气息是如此宏伟,又是如此浩瀚,几乎是在一瞬间,整个会宁城中的所有生灵,都感觉到了弥漫于天地之间的威压,和那煌煌犹如昊日经空一样光明正大的意志力量。 这是武道大帝的力量。 是站在武道巅峰的力量。 很多年以来,会宁城中,或许来来往往过诸多的武道大帝,但是还从未出现过今日这样,有一尊武道大帝如此彻底释放自己的威压,以明夜司为中心,就像是一轮烈日,将光芒覆盖在了整个会宁城。 包围在明夜司周围的三大部高手强者,瞬间战战兢兢。 便是亲自坐镇的三大部的部首,此时也都面色狂变,心中难以遏制地开始泛滥畏惧情绪。 早就听说李牧的身后,站着一尊武道皇帝,但也只是传闻,今日算是见到了。 这种光明正大,磅礴浩瀚的气息,犹如星辰深渊,绝对不是一般的武道皇帝,而且在这个时候,如此释放力量威压,这是在阐述自己的意志,在表明自己的态度。 他这是在告诉所有人,尤其是在告诉军部大厦十老会上的各方,不管付出任何代价,他都会站在着李牧这边。 一尊武道皇帝的意志有多可怕? 这个世界上没有任何人敢轻视。 所以,十老会上的决策趋势,会发生改变吗? 这时,就连三大部的部首,都无法度侧了。 但毫无疑问,这一次的十老会,对于整个人族来说,都非常重要。 时间流逝。 转眼之间,又一个时辰过去。 会宁城中的气氛,令人窒息。 这时,有动静了。 一页飞舟,从军部大厦的方向出来,速度极快,来到了明夜司之外。 “是传令舟!” 肖如意,耶律辉和伍陆一三大部首精神一震,连忙迎上去。 飞舟按落下来,舟首站着的是一位白衣如雪、长发披肩的赤脚年轻男子。 白如霜。 雷道祖山九大传人之首。 竟然是他随军部传令舟一起来,莫非是…… “肖部首,耶律部首,伍部首,你们三人都在,那正好,随我一起传十老会决策吧。”白如霜面色淡漠,表情犹如寒霜笼罩。 三大部首对视,心中隐约已经猜到了什么。 白如霜身形凌空,来到了明夜司堡垒正门口,目光之中,似是有万千风雪凝聚一般,开口道:“李牧,滚出来。” 哪怕是此时的明夜司之中,有一尊强大无匹的武道皇帝坐镇,他也没有丝毫的心虚惧怕。 因为他的身后,站着十老会。 十老会代表着人族十大武道圣地。 而此时,就有数尊的武道皇帝,在军部大厦之中,已经做好了准备,一旦李牧身边这位武道皇帝出手,等待着的,便是五六尊武道皇帝无情的镇压。 大势已定。 “弟弟,看我为你报仇。” 白如霜心中燃烧着炙烈的复仇之火。 他的弟弟白如云,与林羽泉一起,在雷火大营之战中,死于李牧之手。白如霜清晰地记得,当自己阻截了青牛道人,自以为大局已定之时,返回雷道祖山,迎来的却是弟弟白如云的死讯,当时的他,是何等的愤怒悲伤。 那是他的亲弟弟啊。 他发誓要为弟弟复仇。 而今天,机会来了。 明夜司堡垒之中,人影如潮,缓缓地走出来。 走在最前面的,就是李牧、青牛道人、剑癫等人。 白如霜的目光如刀,一下子,就紧紧地刺在了李牧的身上,眼眸中冰冷的风雪一点点蔓延开来,让周围的空气,一下子下降了好几十度一样。 “李牧,十老会决策已经下定,你私闯雷大营,残杀同族袍泽,为了一己私欲,丧心病狂,不择手段,罪无可赦,十老会令你自缚修为,随我前往雷道祖山谢罪,任由处置。” 白如霜一字一句,缓缓地道。 他的眼神,始终没有离开过李牧的脸。 但让他略感失望的是,这个人的脸上,并未有想象中的绝望、愤怒或者是难以置信等等表情,而是一种淡淡的平静,就好像是在一件与他无关的事情。 但是青牛道人、剑癫等人的脸上,表情变化剧烈。 这就是十老会的最终决策吗? “这不可能。”剑癫怒视白如云。 青牛道人也道:“除非是十老会的人都疯了,否则不该做如此背弃民心的决议。” 白如霜当然认识这两个人。 同为混沌世界人族中的风云人物,他们曾经相互争辉,再熟悉不过。 “你们觉得,我会蠢到,在这里,假传十老会决策吗?”白如霜道。 剑癫和青牛道人顿时都窒住。 的确,白如霜对于李牧有仇恨,但是也不至于在今日这样的场合下,在万千关注下,假传十老会的决策,否则他自己也不想活了。 十老会上,到底发生了什么? “李牧,认罪吧。” 白如霜一抬手,一套银色的炼金枷锁,直接丢在了李牧的脚下。专用于囚禁武道强者的枷锁,一旦扣上,便可以暂时封住天尊境以下强者的修为。 李牧微微一笑,将这枷锁,踩在了脚下。 白如霜淡淡地道:“怎么?莫非你要抗命不成?” 李牧昂首道:“我,无罪。” “呵呵,”白如霜冷冷地笑了起来:“很好,非常好,其实我也希望你能抗命,这样,不用等到前往雷道祖山,现在,我就可以出手杀你了。” 强大的雷电能量,在白如霜的身体里涌动出来。 李牧也笑了起来:“不是我夸张,你要是现在动手的话,第一个死的人,绝对不是我,你信不信?” 配合着李牧的话,明夜司中,老神棍的帝境气息,骤然一涨。 白如霜只觉得一股沛然莫御气机,将自己锁定,有一种牵一发而动全身的毁灭降临之感,令他不敢轻举妄动,面色一下子,就变得难堪了起来。 “前辈,这可是十老会的决策。”白如霜沉声道。 老神棍坐在明夜司大殿之中,并没有回答他。 “李大人,不可一时意气用事啊。”治安部部首肖如意一看形势不对,连忙道:“十老会的决议,不可抗拒,你若是先认罪,事情还有转圜的余地,此时若是抗命,这天底下,就没有人可以救得了你了,千万三思啊。” 说这话,肖如意倒还真的是在为李牧考虑。 对抗十老会决议,这种事情,根本就是没有可能。 哪怕是武道皇帝,也做不到。 这样做,只会速死。 “我去十老会,我去说服他们……”剑癫吼了起来。 段骰和宋别等明夜司的高手甲士们,也都聒噪着要前往军部请愿,虽然李牧驾驭明夜司不过短短时间而已,但带给明夜司的气氛和自信,却是过去两百年都未曾有的,尤其是冲冠一怒为离殇报仇,更是赢得了明夜司上下的拥护尊敬爱戴。 李牧摆摆手。 众人安静下来。 老神棍的声音,从大殿里传出来,道:“之前就说带你走,你非要在这里等一个结果,现在结果出来了,只有失望而已,该走了吧?” 李牧苦笑。 之前老神棍说直接带他走,他却坚持留下来,选择等待。 他要等结果,并不是在等待自己命运的宣判。 而是想要看一看,人族军部,十老会,在利益和正义面前,到底会如何选择。 因为有一件事情,李牧很早就清楚,高高在上的武道皇帝,又岂能真的不知道雷火大营中发生了什么事情,所以十老会的召开,并不是真的要去调查真相,也不是要去判断对错,而是在做利益的交换和正义的权衡。 李牧想要知道,被奉为人族至高权利的十老会,到底是真的早主持正义,维护种族尊严,还是只是一个各大圣地之间交换利益,相互妥协的机构? 这才是李牧要等待的答案。 当然,他心里也清楚,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水至清则无鱼,人至察则无徒,完完全全的绝对公正是没有的,不允许十老会做任何的利益权衡更是不对的,妥协和交换就像是一架精密仪器中的润滑剂一样,保证机器的正常顺畅运行,这无可厚非。 可这种妥协和交换,若是只为利益,不为公正,那就等于一架机器只有润滑油,没有零部件,还能算是机器吗? 结果呢? 李牧等来的答案,令他心寒。 如果这就是十老会的选择的话,那他就只能做出属于自己的另外一种选择了。 李牧抬头,看向肖如意,道:“是军部负我,不是我负军部。” 肖如意心中一震。 虽然这句话有一种大逆不道的味道,但却像是重锤,蕴含着莫名的强大力量,狠狠地砸在肖如意、耶律辉和伍陆一三大部首的心上,令他们心惊肉跳。 --------- 最近状态特别不好,每天哪怕是睡十六七个小时,也特别累,睁眼的第一感觉,是困倦如潮水席卷四肢,好像是睡前爬了一天山那种,不是疼,而是一种说不出来的身体难受,有一种难以为继的感觉,想要找一个没有人认识自己的地方,与世隔绝,逃离现在的一切。更新让大家失望了,我很抱歉。生而为人,真累。不该把这些负面情绪传染给大家,说几句算是对这几天更新的一个交代,不多说了。让我喘口气休息下。

下一篇   1062、逆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