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62、逆转 - 圣武星辰

1062、逆转

“放肆,难道你想要叛逆不成?”白如霜心中也是陡然一惊,旋即冷笑了起来,道:“如此大逆不道的话,你也说得出来,事到如今,还想要反抗是吧?呵呵,你大可出手试试,看看是否能活着走出会宁城。” 强大的气息波动,在白如霜的身体里弥漫出来。 他的身上,带着帝器。 同时,有一道令人颤栗的帝者气息,从远处军部大厦的涌来,雷电力量的元素翻滚,威压强势,犹如紫云遮空,不用猜,便可以知道,正是雷道祖山的雷祖。 老神棍之前释放自己的帝境气息,想要逆转十老会的决策不成,让雷道祖山有了准备,数位武道皇帝,都盯着明夜司这边,一旦老神棍真的不顾一切出手,那他们也只好动手了。 这也是为什么白如霜明知道老神棍在明夜司,还敢来的原因。 李牧叹了一口气。 人族军部,真是让人失望啊。 既然如此,那就…… 李牧的嘴角,划出一丝弧度。 明夜司大殿之中,老神棍的气息,也骤然暴涨起来。 肖如意、耶律辉和伍陆一等三大部首,顿时冷汗狂冒,心一下子都悬在了嗓子眼。 帝战就要爆发了吗? 帝者一念,生灵涂炭,圣城被毁都是可能的。 气氛骤然剑拔弩张。 白如霜冷笑。 这是他所期盼的画面,李牧如果以为凭借着一个武道皇帝,就可以横行天下,那就大错特错了,唯有找死而已,正好借这个机会,名正言顺地除掉这颗眼中钉。 “动手。” 白如霜一挥手,就要展开攻击。 就在这时―― “住手!且慢动手。” 一声大喝,从远处军部大厦的方向传来。 又一艘传令舟划破虚空而来,速度极快,舟头站着一位面容清癯俊逸的中年人,温文尔雅,气质出尘,大声地道:“且慢,军部十老会有令,且慢动手。” 正是诸葛云。 “你来做什么?诸葛云,你还不死心,想要为这个胆大妄为之徒开脱吗?”白如霜看到诸葛云,冷哼一声。 这些日子里,诸葛云一直都在为李牧奔走呼号。 诸葛云根本不理会白如霜,直接对李牧道:“李司主,情况有变,且勿动手,请暂且忍耐,不要一失足成千古恨啊。” 李牧哦了一声,淡淡地道:“有什么变?” 诸葛云道:“应该是好事,最终结论还未定,我先行前来,阻止白如霜。” 说着,他这才扭头看向白如霜,道:“十老会传令,之前的决议,暂且收回,重新商议定夺,令你不可对明夜司出手。” “什么?”白如霜面色大变,厉声道:“诸葛云,你竟敢为了替李牧开脱,而假传十老会决议,你想死不成?” 诸葛云淡淡地道:“我知道你会这么说。” 他手中一托。 一道白色卷轴飞起,约三寸长,释放出光辉,正是十老会标志性的气息,悬浮在虚空之中,上面字迹清晰,写的正是刚才诸葛云所说的话,之前的第一道决议,暂且收回,重新考量。 白如霜面色数变,心中大恨,但一时之间,也不敢再出手。 肖如意等人倒是松了一口气。 虽然十老会决议在发出之后,突然收回,这种事情没有先例,但这白色卷轴不是作假,乃是十老会颁发无疑,事情确凿无疑,至少眼前,不用再动手了,毕竟帝战实在是太可怕,一动手,他们有可能成为炮灰。 白如霜的眼睛死死地盯着白色卷轴,一口牙差点儿都咬碎了。 怎么会这样? 明明已经定了的事情,十老会上,支持雷道祖山的占据了多数,为何突然收回了决议?难道还有其他什么事情发生不成?不可能啊,该算的,都已经算在内了。 没有了十老会决议的支撑,他此时就算是再想杀李牧,也得忍着。 否则,就是自己找死了。 “让你先多活一会儿,但,你终难逃一死。”白如霜目光似是万载玄冰一样,寒意流转,盯着李牧。 李牧面色淡漠。 他的脸上,既没有命悬一线的忐忑,亦无险死还生的惊喜,仿佛一切,都事不关己。 片刻,约一炷香的时间过去。 第三艘传令舟,从军部方向飞驰而来,瞬间就到了明夜司的上空。 无数人的目光,都聚焦在舟头。 一个身穿黑色劲装,黑发浓密如流瀑一样的中年人,站在舟头。 此人面目棱角分明,眉心一个朱红色的像是问号一样的图案,鹅卵脸,剑眉星目,充满了凌厉严肃冷酷气息,周围三大部的强者甲士,哪怕是看此人一眼,都觉得像是有利剑刺目一样,眼睛生疼,不敢再看。 是他? 白如霜一看之下,顿时心中浮现出一丝不妙之感。 诸葛云看到此人,却是松了一口气。 “十老会最终决议,明夜司司主李牧,虽破灭雷火大营,杀伤过百,但终究事出有因,主要罪责,不再其身,敕令其卸去明夜司司主之位,前往落神渊面壁思过半年, 此后不许再入军部,亦不可再担任军职。” 黑色劲装中年人祭出一张白色卷轴,悬浮于半空。 其上一道道金色的字迹流转,清晰可见,正是十老会的最终决议,上面附着着各大圣地代言人的气息印记,绝无可能造假,阵阵威压气息流转,彰显着十老会作为人族军部最高决策层的威严。 “什么?”白如霜面色大变,怒吼道:“这不可能?卸去军职,面壁半年?这算什么处罚?难道我雷道祖山的两大传人,就白死了吗?我不服。” 竟然是这样一个结果?! 他无法接受。 黑色劲装中年人的声音,就像是两柄剑在相互摩擦一样,看着白如霜,淡漠地道:“林羽泉、白如云两人,觊觎帝宝,暗中设局,残害明夜司前司主后人,戕害明夜司四大掌剑使之一的离殇,挑起事端在先,死有余辜。” “你说什么?”白如霜的表情,就像是寒冰之下有火山爆发。 黑色劲装中年人面无表情:“我说的不对吗?” 白如霜心中的恨和怒,几乎将他彻底淹没。 但最后一丝的理智,让他克制了出手的冲动,道:“好,剑狂,我会记住你今日说过的话。” 黑色劲装中年人,正是藏剑海七柄最强之剑中排行第二的剑狂,仅次于剑君,还在剑癫之前,传说之中,此人的剑术通天,剑法剑术精妙,不下于剑君,只是修为上有一丝差距,但也臻致准帝境界了。 “你随意。”剑狂无所谓地道。 白如霜目光转向李牧,道:“杀弟之仇,不共戴天,李牧,半年之后,圣战擂台上,你绝对会遇到我,到时候,我会让你死无葬身之地,看有谁能在圣战擂台上护你。” 李牧道:“是吗?那我也很期待啊。” “等着吧,我必杀你。”白如霜化作流光,带恨而去。 气氛一下子轻松了很多。 “二哥。”剑癫浮空而起,向黑色劲装中年行礼。 剑狂点点头,旋即目光又看向李牧,道:“七弟。” 李牧反应过来,脸上浮现笑容,腾空而起,到了传令舟前,恭恭敬敬地行礼:“多谢二哥。” “嗯,此次事了,你算是化险为夷了,其间凶险,自不必说,大哥让我告诉你,很抱歉,他只能做到这一步了。”剑狂看着李牧的时候,面部线条柔和了许多。 李牧笑道:“兄弟之间,不说这种话。” “十老会的决议已下,大哥和道宫前辈,还有其他事情,不便来看你,你有一个时辰的时间,交代身边事情,一个时辰之后,随我一起前往落神渊,接下来的半年,你得受苦了。”剑狂道。 李牧点点头。 一行人落地,进入到了明夜司大殿之中。 一个时辰不短,足以安排许多的事情。 肖如意等三部的军队,也都撤去,三大部首脑门上冒个不停的冷汗,终于可以擦去了,一直悬在嗓子眼上的心,也终于可以放回到肚子里。 明夜司大殿之中,老神棍已经悄然离去。 事情落定,十老会的最终决议不会再反悔,没有人会对李牧再出手,所以他需第一时间返回东星村。 那里也需要人来坐镇。 几人主客落座。 茗茶奉上,茶香幽幽。 大殿里的气氛轻松了很多。 “另有一事,七弟你要有所决断,明夜司司主之位,当由何人接任?”剑狂问道。 李牧闻言一怔,道:“嗯?问我?此事,难道不是该由十老会决定吗?” 诸葛云微笑着道:“哈哈,小友你有所不知,按照惯例传统,前任司主有提名之权,你虽是被削去司主之位,但提名之权,却依旧有效。” 李牧没想到还有这样的规矩。 他想了想,道:“既如此,我提名云双鹰吧。” “云家那个小丫头?” 诸葛云和剑癫都反应过来,有些意外。 李牧点点头。 “她才开始修炼,实力不够吧?”诸葛云诧异地道。 关于云家人的情况,他们也都知道。 云家老妇人和云幽妻子不再隐忍的话,算得上是高手,云双燕资质不错,但只有基础,没有修炼,日后或有前途,但需要一定时日,至于云双燕,则一直都处于冰冻人状态,苏醒才数日而已,就算是提名云双燕,都要比云双鹰好吧。 李牧道:“那小姑娘,根骨之佳,心性之稳,天赋之绝,乃是我生平仅见,远超任何人,可以算是先天道极圣体,修炼一日,抵得上他人一年,只需要用心培养,不出一年,必是绝世高手,若是她能继承司主之位,也算是循环传承有序吧。” 这其中,有星辰之心的作用。 云双鹰自幼时一直将星辰之心纳入自己体内,承受了数十年宛如活死人一样的痛苦,但也造就了她举世无双的天赋,以及体内积淀着的庞大的灵气,一旦踏入修炼之路,绝对是事半功百倍,一年入道,绝对不是不可能。 当然,这些李牧没有细说。 剑狂点头,道:“我会提议,需十老会审核。” 他是十老会的成员之一,藏剑海在军部的代言人,权力不小,既然是李牧推荐的人员,自然会想办法实现。 其实真正的明眼人都知道,这一次,雷道祖山费尽心思算计陷害李牧,真正的受害者是李牧,结果十老会差一点就将李牧置之死地,是军部欠着李牧呢。 正说话之间,段骰进来禀告:“司主,诸位大人,有妖族客人前来拜访。” 李牧颇为意外,道:“请。” 很快,一位通体雪白的老猿,在段骰的引领之下,来到了大殿之内。 这老猿身体魁梧,约两米多高,直立人形,身穿青袍,露在外面的毛发都洁白如雪,面目保留着明显的猿族特征,但却有一种令人肃然的威严,一种久居上位的高贵之气自然而然地流转开来,脸上带着微笑,一身妖气若隐若现,极为纯净,似是星云深渊一样,修为深不可测。 剑癫、剑狂、诸葛云面色刷地一变,瞬间齐齐起身。 李牧察觉到了这其中的微妙。 就看人族三大强者齐齐在第一时间拱手行礼致意。 虽然隶属于不同的种族,但人族与妖族关系不算是交恶,而眼前这头老猿的来历实在是太大,他们三人不应有丝毫的不敬。 “猿族之皇亲临,真是让人意外。”剑狂扭头向李牧介绍道:“这位便是妖族大脉中,猿族的雪猿妖皇陛下,之前在十老会中,猿族使者曾经传达猿族之皇的意志,为你开口说情,不过,我没有想到,竟然连雪猿妖皇陛下都亲至会宁城了。” 猿族之皇开口说情? 李牧惊讶。 自己与猿族之间,并无特别深的交情,尤其是在【不死天阙】中,并未找到猿族所期待的那个人的前提下,猿族之皇以武道皇帝之尊,竟然开口说情,难道是因为……李牧回头看了一眼身后的袁吼。 而此时,雪猿妖皇的目光,也注视在袁吼的身上,眸光明亮,隐隐有一丝欣慰之意。 ―― “说,十老会上,到底是怎么回事?” 雷道祖山上,白如霜的怒吼声,震的天空中雷云翻滚不息。 其他几位传人,面对大师兄的震怒,亦有惧意。 雷祖深居简出,很多时候,白如霜作为大师兄,都是在代师授课,在雷道祖山地位尊崇,极具威严,不做第三人想。 “大师兄,谋事在人成事在天,本已经将死李牧,但谁知道,突然之间,妖族大脉中的猿族、虎族,还有兽族,都同时派遣使者到来,传达诸位兽族武道大帝的意志,都为李牧说情。”第四传人黄承晋一脸无奈地苦笑道。 “什么?这些混账东西!”白如霜先是一惊,旋即怒道:“但我人族内部事,这些异族,岂能干涉?难道十老会竟然因为这些异族的话,就决定放过李牧不成?” 黄承晋苦笑道:“若只是一般异族,自然不必在意,但这猿族、虎族都是妖族大脉,而且它们的使者所传达的,乃是其族武道皇帝的意志,至于兽人族的那位的份量,更是不可忽视,尤其措辞强硬……三大异族武道皇帝,齐齐发声,十老会也不得不考虑这背后的意义。” 白如霜听罢,震怒无比。 黄承晋又道:“不止如此,最后时刻,就连十大圣地之中久不涉世的纯阳宫,也都有使者降临,为李牧开脱。” “什么?纯阳宫?”白如霜彻底震惊,不由道:“纯阳宫已经不参加十老会的例会有两百年,竟然派出了传人?” 黄承晋道:“正是如此,纯阳宫天剑堂的堂主韩越亲自现身,带着当代纯阳宫主的关门弟子,一为昭示其传人身份,二为支持李牧,如此以来,就算是不考虑异族武道大帝的意志,便是十老会内部,支持李牧的人,已经和我们打平了。” 白如霜呆在原地,久久不曾出声。 原来自己离开十老会大殿之后,会议上,竟然发生了这种事情吗? 可是,为什么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 封宫两百年的纯阳宫,竟然打破惯例,也支持李牧? 不应该啊。 他想破头,都觉得此时不可思议。 “纯阳宫的传人,是谁?”白如霜问道。 黄承晋道:“是一个盲眼的道士,看着挺年轻,以前未曾见过,似是纯阳宫新收的弟子。” “盲眼年轻道士?”白如霜脑海之中闪过无数个名字,但都无法与这样的形象对上号,道:“纯阳宫破封出关,定与这个传人有关,令我们的探子,彻查此人。” “是。”负责侦查情报的神鸟道。 白如霜想了想,又道:“还要查清楚,李牧与这些异族之间的关系,为何异族武道大帝,要为李牧求情。” “是。” 白如霜摆摆手。 其他师兄弟都退下。 他站在原地,眉头紧皱,似是在推敲着什么,慢慢地脸上又浮现出愤怒难抑之色,最终,尽数化作狰狞凌厉的杀意。 “既然这一次,杀不死李牧,那就只好在圣战擂台中做文章了。” 不管如何,为公为私,李牧都该死。 ―― “什么?” 大殿里的几大强者,脸上都露出了难以置信的震撼之色。 袁吼的脸上,也是一脸迷茫懵逼。 只有李牧,隐约中,意识到了什么,所以表情还算不太夸张。 “这位小兄弟,觉醒了大圣血脉,乃是我猿族新皇人选,朕次来,就是为了接我族新皇回去。”雪猿妖皇面带微笑,将刚才的话,又重复了一遍。 -------- 这几天都在中医理疗,略有效果。明天会有更新

上一篇   1061、等一个结果

下一篇   1063、落神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