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64、拜师 - 圣武星辰

1064、拜师

轰隆! 洞府外院的大门关上。 偌大的院落,以及院落深处的峭壁山洞空间里,就剩下了李牧一个人。 李牧随意打量。 院落极为简陋,破碎的石桌石椅,坑洼的地面,没有植物,没有丝毫的生气,整个世界像是蒙上了一层灰的黑白世界,进入洞府之中,里面也是空空如也,连一个蒲团都没有。 李牧看到了一个骷髅,坐在山洞中央,显然是已经死去了漫长时间。 在落神渊这样的环境中,哪怕是道尊境的强者,死后尸身都不足以保存完整,很快就会腐朽。 李牧对此也不在意。 他将洞府清理打扫了一遍,然后在洞府门口,刻下阵法纹络,镶嵌了几块仙晶,维持阵法运转,起到警戒和隔绝气息的作用,然后开始闭关修炼。 武道强者在修行的紧要关头,动辄闭关数年乃至于数十年,都是有可能的,半年时间转瞬即逝,不算什么。 李牧与林羽泉、白如云一战,虽是借助帝器,但也收获巨大。 此时,可以好好总结一下得失了。 时间流逝。 转眼十天时间过去。 李牧反思揣摩有小成,从洞府中走出来,在小院落里随意地活动着。 “这落神渊的天地法则,何止是残缺不全,几乎就是没有,想要冲击更高一层的境界,完全没有可能,空气中没有灵气,也不能聚气,若是没有仙晶灵石,就只能是面壁思过了,在这样的环境中停留太长的时间,境界怕是会衰落,修为会损耗。” 他推开院落的石门走出去。 门外不到十米,便是深不见底的黑渊。 头顶,亦是一片黑暗。 罡风呼啸犹如鬼笑。 李牧在崖边站了一会儿,面色渐渐有了一些变化。 他竟有一种心念烦乱之感,且一股渐渐寒意侵袭而来,令他隐约中感觉到有些阴冷。 “看来这鬼笑罡风,对神识,对肉身,都有破坏作用。” 低头俯瞰,深渊下方一片黑暗,什么都看不清楚,但隐约有更加可怕的嘶吼之声传出,李牧想起了剑狂说过的话,落神渊之中有可怕的魔物出没,连剑狂都用了‘可怕’两个字,可见魔物的杀伤力。 怪不得军部会将这里,当成是惩戒罪人的地方。 接下来的半年时间,本来是李牧要好好准备,提升修为,为半年之后的圣战擂台赛做准备的关键时期,结果却被送到了这样一个不适合修炼的地方,相信绝对是雷道祖山在十老会上作祟,军部其他一些势力推波助澜。 “幸好我又星辰之心,完全不用担心修炼的问题。” 李牧从深渊中收回目光,准备返回七号院。 这时―― 嗖嗖! 细微的破空声传来。 有数道极为隐蔽的气息,朝着李牧所在的位置靠近过来。 李牧皱了皱眉,原地没动。 黑暗中,人影逐渐清晰,保持着约百米的距离,看不清楚距离。 “新人?”一个略带嘶哑的声音在黑暗中传来。 李牧没有回话。 “果然是新人。”那嘶哑的声音带着淡淡的戏谑:“刚刚来到的这里的人,有一个共同的特征,那就是搞不清楚状况,放不下在外面时的身份地位,脾气倔的很,不愿意配合,嘿嘿!” 李牧突然淡淡笑了起来:“配合什么?” 他已经用天眼看清楚,周围共有五个人,其中四个保持着百米的距离,另外一个看似是头领模样的人,隐身在一百五十米之外的石头旁边――百米这个距离,正好是正常状态下落神渊中的可视距离,对方显然很谨慎。 几乎不用猜,李牧都知道,这五个人,应该也是被囚禁在落神渊中的犯人。 和李牧只面壁半年不一样,大部分囚禁其中的犯人,都曾是穷凶极恶之辈,就算不是终生囚禁,也动辄上百年,出去或许无望,也就放弃了一些期冀,渐渐滋生出各种复杂的关系,形成了一个新的江湖。 “如果你是聪明人的话,就把自己身上的仙晶,交出来一半,我保证,至少一念之间,都不会有人再来打扰你,否则……嘿嘿。” 沧桑嘶哑声音的最后两个字里,充满了威胁的意味。 李牧淡淡地笑了起来。 “呵呵,是吗?可惜我的仙晶,没有送人的习惯,如果是你们聪明人的话,就给我滚得远远,不要再来骚扰我,否则……嘿嘿。” “看样字,你并不聪明。真是让人遗憾的选择。”那隐身在石头后面的人语气冷漠地道。 李牧心念一动。 咻! 一道刀意破空斩出,将远处那块岩石,直接斩为齑粉。 “下一次,再斩的就是你的人头了。” 他目光帝火神光流转,划破黑暗,目光犹如两道光剑,一下子就将隐身在一脉五十米之外的身影照射的清清楚楚。 “哈哈,哈哈哈!” 远处那人非但不惊,反而大笑了起来 周围笑声激荡。 “愚蠢的新人,很快,你就会后悔。” “被我们阴风五煞盯上的人,最后不是死,就是跪。” “哈哈,等着吧。” 五个人身形闪烁,在刺耳的讥笑声中,朝后退去,消失在了黑暗之中。 李牧并没有追击。 他可以感觉到,这些人应该是用某种特殊的功法,将自己体内的真元能量,完全压缩封闭了起来,以避免浪费消耗。 毕竟落神渊中,就算是准帝级的存在,每动用一分真元,都消耗损失一份,无法补偿,而修士损耗过多真元的话,最直接的结果就是境界跌落,寿元衰减,凄惨无比。 刚才的遭遇,让李牧意识到了一件事情。 落神渊中的江湖法则,看来并不平静。 因为空气中没有灵气,想要修炼,或者是维持境界,就只有依靠仙晶灵石了,为了争夺修炼资源,只怕是各种铤而走险的事情,也不少发生。 看来,自己是被一些人给盯上了啊。 李牧返回洞府中,继续修炼。 ―― 距离七号院约千米之外的一处峭壁缝隙中,五个人聚集在一起。 “这是一只大肥羊,竟然用仙晶来支撑阵法运转,身上带着的仙晶一定不少。” “便宜我们了。” “可是看起来,实力似乎不弱啊。” “老办法,先耗一耗他,等到他体内的真元损耗过半,再出手对付他,要是不听话,就杀了。” “如果他真的有大量仙晶,只怕是不太容易消耗。” “无妨,他初来乍到,不适应这里的环境,就用老手段先消耗,嘿嘿,要拼肉身强度,一个初来乍到的外来者,怎么比得上我们。” ―― “所以说,你们不会管这种事情?”李牧总结性地问道。 就在刚刚索取贿赂失败的看守,面带轻蔑地看了李牧一眼,讥诮地冷笑道:“凡人相互斗殴这种破事,我们怎么管的过来,你们自己解决,尽量不要闹出人命就行了……呵呵,小子,你这么不上道,自求多福吧,哪怕是你在外面权势滔天,到了这落神渊,嘿嘿,也一点用都没有。” 李牧点点头:“那我就放心了。” 不管吗? 不管最好。 这样就可以放开手脚了。 看守冷眼看着李牧,像是这种桀骜不驯的新人,他见的多了,一开始脾气架子都大得很,到最后,被那些老鸟们一顿收拾,跪的比谁都标准,真正骨头硬的,生不如死。 ―― “什么?前辈想要收我为徒?” 花想容惊讶地看着眼前的老人。 这才是第一次见面吧。 道宫主人微笑着解释道:“姑娘体质特殊,契合我无为大道,可为我衣钵传人,不知意下如何?” “这……”花想容一时有些犹豫。 “你这个老家伙,趁着我乖徒儿不在,竟然要诱拐我徒媳妇儿。”老神棍笑嘻嘻地调侃,又对花想容道:“丫头,可以答应,这波不亏,老道士的无为大道有他的奥义,与你先天道体最为契合,就算是小李子在场,也会答应的。” 花想容依旧犹豫,道:“要不要去问一下牧哥哥?” 老神棍连忙摆手,道:“落神渊面壁思过,禁止与外界联系,小李子这是要与人族军部决裂呢,不能节外生枝,就算是做戏也得做足了,不要去联系,你这丫头,不是一直都想要帮你牧哥哥吗?拜一个粗大腿师父,就是最大的帮助。” 道宫主人道:“相信李小友知道,也不会阻拦。” 花想容再无犹豫,盈盈一拜:“弟子花想容,拜见师尊。” 道宫主人哈哈大笑。 道宫传承到如今,传人颇有几位,资质也都极佳,但却未曾到得到自己衣钵的程度,青牛虽有这样的资质,但终究不是人族,种族体质决定了不可能继承道宫衣钵,后来,他见到李牧,惊艳与其天赋,曾经动过收李牧为徒的想法,只是还未开口,剑君与李牧结拜,他与剑君平辈论交,再收李牧便不合适,更有一点,李牧的道心在争,刀道之意在与杀,在于长刀出鞘一瞬间的璀璨攻伐,和道宫的奥义心法完全不同,李牧路已经走了一半,再让他回过头来重新走,不合适。 直到今日,道宫主人受邀来到东星村,配合老神棍,为东星村布阵筑基,结果无意中见到了花想容,感受其奇特先天道体气息,细观之下,顿时惊为天人,越发觉得此女与道宫大道契合,更在李牧之上,见之恨晚,早知道就早点来东星村了。 以道宫主人的心境修为,也按耐不住,直接提出开口收徒。 看着终于拜师的花想容,道宫主人心花怒放。 一边的青牛道人,则是哭笑不得,若非是老神棍在一边帮衬说了几句话,主人才收徒顺利,否则,堂堂人族第一圣地道宫的主人,开口收徒,差点儿失败,这事情说出去,只怕是要惊爆无数眼球。 明天的红包,算是为断更补偿下,大家提前关注一下哈。 平安夜快乐。

上一篇   1063、落神渊

下一篇   1065、血鬼魔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