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69、帝中帝 - 圣武星辰

1069、帝中帝

六千三百米…… 六千五百米…… 七千米! 在七千米深度的时候,李牧停了下来。 “嗯?这是怎么回事?下潜将近一千米,竟然没有遇到任何魔物?不太对劲啊。” 李牧微微皱眉。 这时,突然一种无比危险的感觉,将他笼罩。 淡淡的寒意,从李牧身后骤然袭来。 “回龙逆斩!” 李牧直接出刀。 风云六刀之中的每一招,都有特定的功效,而【回龙逆斩】正是应对背后偷袭之招,一刀反手斩出,刀芒闪烁流转,刀势宛如长江大河一样汹涌而出,反而更像是在抢攻一样。 叮! 金属撞击的声音。 一个暗红色的身影,被斩飞出去,复又以更快的速度折返回来,手中的暗黑色长刀疯狂斩向李牧。 叮叮叮! 密密麻麻的刀剑撞击之声。 “嗯?这是?” 李牧吃了一惊。 这暗红色身影,身穿古老的铠甲,身形高大魁梧,手中握着长刀,乍一看没有什么特殊,但仔细看的话,会发现他身上铠甲斑驳,似是万年古董一样,手中的刀呈暗黑色,就连握刀的手,盔甲下的脸,都是暗黑色,乃是由黑魔气凝结而成! 它眼眶中,两颗眸子,是两团燃烧着的红色魔火,明灭不定。 李牧一下子明白过来,这便是落神渊七千米区域的魔物。 竟然是人形魔物! 按道理来讲,人形魔物的杀伤力和毁灭性,绝对要比兽形态的魔物更加可怕,至于是否具有智慧,暂时还无法看出来。 “堕落……” 古老的音符,从这尊人形魔物的口中发出来。 他像是失去了理智的野兽一样,对李牧展开了疯狂的攻击。 李牧一边小心应付,一边仔细观察。 “天尊境的修为,可以使用一些很古老的战技,但杀伤力很强,不过,并不具备太高的智慧,和暗黑地龙差不多,看他盔甲的样式,似乎是士兵打扮……” 李牧施展刀法,在三合之间,将这个人形魔物士兵斩碎。 破碎的身躯和铠甲,化作了黑色的魔气流转。 与此同时,远处黑暗里传来若有若无的战鼓声。 咚咚咚! 古老的声音,充满了杀伐之气。 黑魔气涌动。 黑暗里先是刺出一排长枪,然后是一个整齐的百人长枪方阵,不急不缓,宛如山崩,朝着李牧碾压过来。 “竟然是军队?” 李牧吃了一惊。 这么说来,之前斩掉的那个士兵,莫非是一个魔物斥候? “杀!杀!杀!” 魔物长枪方阵朝着李牧逼来。 李牧持双刀,身边二十四缕刀意刀芒缭绕,迎了上去。 战斗在瞬间开启。 大约只持续了不到一炷香的时间,李牧败退。 长枪方阵的魔物士兵,单体战力都在天尊境,配合着战鼓,每次的冲刺都具有强大的碾压李,李牧只冲溃了前三排的队列,就被两支长枪刺穿了身体,瞬间重伤,不得不退。 一直逃到大约六千四百米的范围时,魔物士兵,才停止了追击,鸣金收兵而去。 “大意了,这七千米深度的魔物,有点可怕,人形魔物不论是战力,还是配合,都远超兽形魔物。” 李牧回到七号院洞府中养伤。 足足三日,才将伤势完全养好。 略作准备之后,他再度潜入到落神渊七千米区域,主要邀战人形魔物。 不过这一次,黑暗之中涌来的却不是长枪方阵,而是刀盾方阵。 这一次,李牧坚持了足足一个时辰,最终到了极限,浑身是伤鲜血淋漓地逃离这一区域,斩杀战绩定格在三十六位刀盾魔物士兵。 养伤一天,恢复之后,李牧下到七千米区域挑战。 这次遇到的是弓箭魔物士兵方阵。 这一次,李牧将斩杀战技,提升到了六十九位魔物士兵。 然后他就被射的像是一个刺猬一样,逃离。 如此往复。 很快,又一个月的时间过去。 李牧一身道尊九重的修为,已经打熬凝练到了极致巅峰的程度,刀法和刀意也登堂入室,有了一丝丝道韵在其中。 “差不多了,需要再有一场苦战,就可以突破了。” 李牧心中有了明悟。 哗! 一刀斩出,将刀盾方阵的最后一名魔物士兵斩碎。 这是李牧第一次可以击溃一个完整的魔物军士方阵。 而也就在这个时候,战场上突然响起了鸣金之声。 李牧微微一愣。 远处黑魔气翻滚,一个身穿着古老将军甲胄的身影,从黑暗之中缓缓地走出来,身形高大,足有四五米高,甲胄更加复杂古老,手中一柄青龙炎月长刀,倒拖着刀,缓缓地走来。 强大的压迫力,扑面而来。 这是一个天尊中高阶的魔物,将军级别的魔物。 “所以说,击败了方阵,就会见到该方阵的将军吗?” 李牧兴奋地舔了舔嘴唇。 这是一个合格的对手,足够强大,令他感觉到压迫,看来突破到天尊境界的机缘到了。 …… …… 通天山脉,主峰,长生古树,九十九层。 “陛下,袁吼殿下修为进展果然是神速,如今已经晋入道尊境,血脉激发程度喜人啊。” 负责传授袁吼战斗技巧的猿族大将面色欣喜地道。 雪猿妖皇点点头:“乃是始祖血脉,自然进境非同凡响,而且他修炼的八九玄功和筋斗云,我看过了,都是了不得的功法,不亚于我族镇宗之学,人族李牧对于袁吼,也的确是视如己出。我猿族,欠李牧一个大大的人情啊。” 另一名猿族大将似是想起了什么,道:“陛下,此事也是我所担忧之处,袁吼殿下一直都心念李牧,将其视之为主人,哪怕是解除了主仆契约,亦放不下,恕臣直言,臣担心,有朝一日,袁吼殿下继承帝位,以他对李牧的姿态,我猿族怕是要沦为李牧的附庸种族。” 雪猿妖皇微微一笑,道:“此事不必忧虑。袁吼重情重义,他对李牧念念不忘,情理之中,我猿族对他也不差,何况他本身就是猿族一员,必不会出现为了李牧而弃我猿族的道理,何况,一旦他踏入帝境,自是心境道念成一体,不会出现你担忧的状况,你们只需要尽心教导袁吼,日后如辅佐朕一样辅佐好他就可以了,另外,还有一件事情,也需让你们知道,朕准备让袁吼参加圣战,你们觉得如何?” …… …… 无为山脉,道宫。 紫色氤氲悬浮在无为峰上空,阳光一照,像是鸿蒙初开一般。 这样的异象,已经持续了三天三夜。 许多道宫的修士,看向那紫色氤氲,眼中浮现出艳羡之色。 道宫一脉,修炼的真元为紫气,所谓紫气东来,最是人间富贵气运之兆,道宫这么多年以来,如此低调还稳坐人族时代圣地之首,便是因为道宫主人一身帝道紫气,可以说是帝中帝,横行无敌,道宫强者在面对同境界的强者时,也稳占上风。 此时无为峰上的紫色氤氲,颇为明显。 这说明,道主新收的那位关门女弟子,修炼出紫气了。 在短短不到四个月的时间里,修来出紫气,这已经是古往今来道宫第一天才的成绩了,碾压任何以往其他天才的记录。 轰隆! 雷声响起。 紫色电光犹如紫蛇乱舞,笼罩着无为峰的紫色氤氲,开始压缩凝聚。 “这……这是紫气东来,她竟然已经修炼到这种境界了?” “主人到底收了一个什么样的妖孽啊。” “这种征兆,说明她已经可以化全身真气为东来紫气了,天啊,这样的修炼速度,实在是太快了,前无古人,后无来者。” “一旦修成紫气,同阶无敌,亦可跨境征伐。” 诸多道宫的弟子,看到这样一幕,纷纷被震惊了。 又三日。 漫天紫色氤氲完全敛于无为峰上一个玲珑曼妙的尤物身躯之中。 道宫主人满意地点头:“好,练出紫气,凝练紫府,最多再有一年时间,你就可以达到大道境巅峰,不过,圣战擂台还有两个月就要开启,我送你进入【时之狭间秘境】,外界两个月,相当于其内十年,等你出关,便可以直接参加圣战擂台,为李牧的助力。” 花想容缓缓睁开眼睛,浑身先天紫气流转,一双眼眸,宛如世界上最完美的紫色星辰宝石一样,纯净无暇,令人一看,心中便会想起生命之中最美好的记忆一样。 “多谢师尊。” 花想容道。 …… …… 咻咻咻! 剑光纵横千万山峦。 天穹被剑光割裂,云气裂缝久久不愈合。 剑光按落山顶,化作一袭白衣的,女扮男装的公子哥王诗雨。 “无极剑道之意,我已经得其三,就算是天尊境的强者,我亦可与之一战。” 她脸上写满了兴奋。 锈剑之中贯彻的剑道战技,终于有了融会贯通之兆。 藏剑海也没有丝毫藏私,将其镇宗绝学【无极剑道】传授于王诗雨,所谓无极之道,剑气通天。 一剑纵横三万里,剑气光寒十九州。 “我决定了,要去参加藏剑海的圣战名额选拔战,夺得一个名额,去圣战擂台上,与李牧汇合。” 王诗雨信心十足。 …… …… 嗤! 寒意流转。 老神棍被冻在了蓝色的冰晶之中。 砰。 他破冰而出。 “哈哈,好,非常好,丫头,你是五灵之体,五行之力皆可修得,我传授你的,乃是【极度深寒】秘典,乃是水行修法之中可以衍化寒冰之力的无上宝典,也是当初我仗之以纵横七海的核心秘技。” 老神棍看着云双鹰,很满意地道:“不愧是先天五灵道胎圣体,修行速度之快,几乎要和老夫当年一样了,比你那个不成器的师兄李牧,要强多了,可惜了,你若是早修炼一年,或许还真的可以参加百族圣战擂台赛,不过也没有关系,反正我们太玄书院没有名额,嘿嘿。” 云双鹰握着拳头,道:“弟子不敢和李牧师兄相比。” 欢迎大家关注>

上一篇   1068、九重道尊

下一篇   1070、天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