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76、兄弟保重 - 圣武星辰

1076、兄弟保重

听到这个消息,李牧简直难以相信自己的耳朵。 藏剑海的七大剑仙,纵横天下,罕逢敌手,剑癫纵然不是其中最强,但实力也是深不可测,竟然会被重伤废功? “到底怎么回事?” 与青牛道人一起,李牧第一时间来到了藏剑海驻地。 “正常战斗,技不如人,所以有此败。”房间里,剑癫面色略显苍白,气息羸弱,失去了双臂――同级别对手留下的伤势,在功体被废的情况,已经无法依靠血气恢复,这算是残疾了,但面对李牧等人关切的目光,他神态却并不怎么颓废,道:“瓦罐终究井口破,大将难免阵前亡,诸君还请奋勇,为我人族赢得荣耀啊。” “到底是什么人,令你连认输都来不及?”李牧无法理解地道。 剑癫目光落在李牧的身上,微笑着摇摇头:“你看完战斗留影,就会知道了。” 他不愿意多说。 李牧还想要问什么,剑狂在一边摇摇头,给李牧一个眼色。 李牧猛然反应过来。 是啊,这个时候,不应该再追问那场擂台赛了。 剑癫何其自负骄傲的人,却在擂台上输的如此彻底,他的内心里,已经不愿意再提这场战斗。 “我要离开了,诸位,藏剑海再见。” 剑癫微笑,在藏剑海弟子的搀扶下起身。 他伤势极重,在这升仙之地,有仙道威压,不适合养伤修炼,所以需要先离开这里,返回藏剑海,慢慢修养,或许还有恢复的希望。 剑狂等人欲送,皆被拒绝。 “让老七送我吧。”剑癫道。 李牧连忙点头。 飞舟在藏剑海驻地上空浮起。 很多道目光,都投射过来,盯着飞舟浮空,神色各不一样。 短短时间之内,剑癫战败的消息,已经传遍了整个升仙之地,作为混沌世界有数的强者,也是排名前列的剑仙,剑癫的战败无疑是自从圣战开始以来最轰动性的消息,毕竟,剑癫可是所有人心目中毫无疑问的前一百乃至于前五十的人选啊,竟然在仙苗战之中,就这样草草出局了。 一位传奇的离开,总是让人唏嘘。 罡风阵阵。 剑癫站在舟头,无臂的双袖在风中随意飘摆,气息微弱的让李牧有些心疼。 藏剑海的六大剑仙之中,除了大哥剑君之外,李牧接触的最多的,就是剑癫了,感情也最好,看到老哥这样,他心中如何能不愤怒。 “老七,你也许感觉到了,也许没有,这一次圣战,你背负的期待,很大很大。”剑癫缓缓地开口道。 李牧嗯了一声。 如说过圣战一开始,李牧只不过是抱着完成道宫主人的嘱托,以及来看看风景见见世面的话,那现在,李牧的想法,已经有一些改变了。 剑癫扭过头,看了一眼李牧,突然就笑起来:“年轻真好。” 李牧道:“你也很年轻啊。” 剑癫嘿嘿一笑。 转眼就到了飞仙之地外面。 来自于藏剑海的剑舰,已经在等候。 剑癫拍了拍李牧的肩膀,凑到耳朵边,道:“小心点。” “啊?” “这届的圣战,有点儿邪门。” 说完,剑癫在藏剑海弟子的搀扶下 ,进入剑舰中,神光一闪,消失在了天穹之上。 李牧站在半空中呆看了片刻,转身回去。 他没有返回道宫驻地,而是来到了藏剑海驻地。 “到底是谁伤了三哥?”李牧开门见山地问道。 众人都有些沉默,自然明白李牧问的是什么意思。 王诗雨对李牧招了招手,道:“你随我来。” 她带着李牧来到驻地大厅中,在内厅的墙壁上,投射下来剑癫与对手的一战。 “域外天魔风云支第一强者顾铁衣?” 李牧看到这个名字,揉了揉眉心。 他听过这个名字,在道宫所赐的名录中,有这个名字,域外天魔的五大分支风云、金光、神威、血煞和玄策,都是值得人族关注的对象,其中风云支此次参赛的第一强者,名为顾铁衣,道宫的评级中,此人值得关注点为四星,综合评定为甲级,不可小觑。 但这个天魔,说到底,与剑癫乃是同一级别而已,而且略有不如,竟然在正面战斗之中,击败了剑癫? 在王诗雨的陪同之下,李牧花费了足足两个时辰,完完整整地看完了整场战斗。 “有什么感觉?”王诗雨问道。 李牧脸上充满了疑惑之色:“倒的确是正面战斗,但问题是,为什么这个顾铁衣,在战斗之中,无数次都可以料敌先机,对于三哥的招法战术,完全了然于胸,诸多剑技,似是早就准备了破解之法?” 王诗雨道:“我也是这种感觉。已经不是简单的料敌先机,他简直比藏剑海的剑仙,还要了解剑癫前辈。” 李牧点点头。 如他的破绽之瞳,是需要对手二次施展相同战技,才能予以针对,而即便是后来进化出来的预知之瞳,也无法像是顾铁衣这样,完完全全在战法和战技上克制对手,不仅仅是简单的预知,更像是在数年之前就在为这一战做准备一样。 尤其是让剑癫惨败的最后一招,本是他的极道杀招,但竟是被顾铁衣完全破掉,分明是早就知晓了这一招的奥义,准备好了克制之招,才让剑癫断臂废功。 这个顾铁衣,有问题。 李牧将这个名字牢牢地记下了。 “如果在擂台上遇到此人,我一定让他连拔剑的机会都没有就倒下。” 他在心里发誓。 同一时间,在域外天魔的领地区域,一片欢腾,各种庆贺。 顾铁衣一战不禁击败了剑癫,拿到了足额积分,更是将这位天魔宿敌直接废掉,可谓是两全其美,让风云支声威大震。 各种议论,在升仙之地传开。 李牧回到道宫驻地时,第一天的仙苗战已经彻底画上了句号。 他从青牛道人的手中,拿到了第一天的战斗统计结果,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当日总共进行了三千一百四十场仙苗战,其中有人族参与的大战共一千一百场,胜率在六成左右,败场之中,有六十七人战死,重伤 两百五十三位。 这个数据,比李牧想象之中的要更加残酷。 而更进一步观察,李牧发现,战死的六十七人中,六十人是与域外天魔强者对战而死,六人与羽族对战而死,一人与妖族对战而死。 人族与域外天魔的仇恨累世惊人,与羽族之间,也不友好。 这个死亡率,充分说明了如今混沌世界之中各族的关系。 夜间,对战暂停。 李牧很意外地迎来了两个老朋友――叶家的叶英和林家的林惊心。 “李大人,我们又见面了。”林惊心比之当日,气质更加沉稳,有一种锋芒尽敛的气质。 “李……大人!”叶英也道。 这位昔日曾英姿飒爽的白银斥候队女队长,如今身上的金戈铁马之气淡了许多,倒是有了一些宗门侠义之气。 “快请。”李牧邀请两人进房间,笑道:“我已经卸去军职,自此之后,与军部再无关系,两位,不用再叫什么‘李大人’了,就如往日一样,叫做李兄弟即可。” 房间里主次落座。 明月一脸好奇地进来奉茶。 她和清风两个,原本是借助了别的宗门的名额参加大赛,见到李牧之后,就一直都留在李牧身边,并未返回宗门驻地。 “许久不见,两位修为暴增,可喜可贺。”李牧一眼扫过,叶英已经是道宗三重,而林惊心则是道宗二重的修为,比之当日,进境可以说是一日千里,也为两位老友开心。 叶英微微一笑,一张俏脸上的表情,生动了许多,道:“却还远不及李兄弟你斩杀雷道祖山两大传人的威名和精进啊。” 林惊心一拍大腿,也道:“说实话,当初听到这个消息,我差点儿都惊傻了,老弟,你玩的有点大啊。” 李牧微微一笑,很谦虚地道:“是他们逼我。” 两人都大笑了起来。 李牧很正式地举杯,向两人致谢,道:“当日十老会审判,叶家和林家,都曾向军部上文,陈述了当初烈焰城之事的真相,于我有大助力,我不用猜也知道,必定是你们向家族施压了,否则,两大家族未必敢冒着得罪雷道祖山的危险,为我写文呈请吧,大恩不言谢,清茶一杯,聊表谢意,请。” 林惊心饮了茶,大笑道:“原来你都知道啊,那就好,不用老哥哥我向你表功了。” 叶英也很豪爽地大笑了起来,道:“既然是谢,怎可无酒?李兄弟,故人相逢,饮茶太无趣,若不喝酒,怎对得起这大战之前的浮生一会?” 李牧一怔,旋即大笑道:“没想到是你这个女几酒鬼先开口。” 片刻之后,房间里酒香弥漫。 “哈哈哈,好酒啊。久闻道宫有佳酿,此酒,便是我林家的家主,也未见得可以喝上啊,哈哈哈,再来,哥俩好啊……”林惊心抱着酒坛子,和李牧划拳。 叶英的饮酒姿势也无比豪爽,前胸衣物都湿透了,勾勒出一对丰满。 这一饮,便是一夜。 酒逢知己千杯少。 三人放浪形骸。 第二日,露白之时,两人颇有醉态,起身告辞。 “多保重。” “兄弟,保重。” “醉卧沙场君莫笑,古来征战几人回。” 三人浑身酒气,各自拱手。 大战在即,李牧信心十足,但对于林惊心和叶英来说,接下来的擂台战毫无疑问将非常凶险,一旦踏上,不知道还有没有机会活着走下来,临战之前,专门来找李牧饮酒,算是对昔日之交做一个印证。 “希望圣战之后,还能看到你们,再饮一场。”李牧道。 叶英深深地看了李牧一眼,仿佛是要将他牢牢记住在灵魂深处一样,张口要说什么,突然身上闪烁起浮光,神玉仙牌将她直接传送离开,送上了对战擂台。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手机版阅读网址:m.

上一篇   1075、首战即杀人

下一篇   1077、没忍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