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77、没忍住 - 圣武星辰

1077、没忍住

李牧的身上,亦有柔光闪烁。 第二战来了。 下一瞬间,李牧被传送到了九十九号岩石蘑菇擂台上。 对面浮光流转,出现了一个狐妖族的女修,容貌与当初海选乱战那一场遇到的狐女颇为相似,很是漂亮。 “咦,是你。嘻嘻嘻,小冤家,这还真的是狭路相逢呢。”狐女穿着清凉,不像是来战斗的,伸出舌头舔了舔嘴唇,眼睛里流淌着调侃的笑意,表情魅惑。 李牧有点儿失望。 不是顾铁衣。 他更希望能够在擂台上遇到那位域外天魔风云支第一强者顾铁衣,好为剑癫报仇,但事实证明,这种概率并不高。 “战斗吧。” 李牧身边,浮现出了一道道的真元飞刀。 刀意流转。 …… 嘭! 叶英的身形,狠狠地撞在浮光风壁上,体内传出骨头断裂的声音,一瞬间,背部的脊椎,不知道断裂为多少截,也不知道粉碎成什么模样了,异力在体内流转肆虐,很难复原。 “人族就派遣你们这种货色来参加圣战送死吗?” 对手缓缓地走过来,浑身流转着恐怖的尸气。 这是 一尊尸族的修士,面容僵硬,白色的乱发,眼眶深陷,瞳仁发红,像是一尊干尸一样。 叶英体内的真元疯狂涌动,体表有焰光在燃烧,血肉共振,不断地祛除体内的尸气,身形一弹,快如闪电一般飞射,手中两柄长剑,犹如星辰光辉。 叮叮叮! 急密的金属撞击声。 尸族强者将叶英手中的双剑夺在手中,一寸一寸折断,这下两截剑柄,反手一掷,将叶英钉在了虚空之中。 叶英头发湿漉漉垂下来,冷哼一声,反手拔下断剑,伤口中鲜血喷涌,她身形一动,再度主动进攻。 “人族的小蟑螂,生命力倒是顽强,可是太弱。”尸族强者屹立在原地,浑身黑色污臭的尸气缭绕,叶英的攻击轰在其身上,宛如打铁一样,发出金属轰鸣之声,但不能伤其分毫。 两者之间的差距,实在是太大了。 “骨头倒是挺硬,还不退,是想要赢得荣耀积分吗?”尸族强者呆板的脸上,没有表情,但红色的瞳孔中,有残忍的光芒闪烁。 …… 轰! 来自于墨香书海的人族武者身躯爆裂开来,化作漫天血雾,白色的碎骨如弩箭一般射在擂台风壁上,荡起层层涟漪。 “太弱了。” 十二翼羽族强者风少雨淡淡地道。 擂台下,墨香书海的驻地,来自这个圣地的武道强者们,眼中喷出愤怒的火光,也有人低声啜泣。 武者的世界,死亡突然降临。 …… “我……不甘心啊,就差最后三息而已。” 诸葛青云缓缓地倒下,鲜血在脚下扩散开来,渗入到了岩石蘑菇擂台中,似是一朵盛开的血花。 对面,来自于域外天魔血煞支的甄多楠大口大口地喘气,一柄羽扇刺入到了他的心脏,差点儿将他带走。 …… 藏剑海周明,战死。 纯阳宫道坚,战死。 谵语圣地谵语玉,战死。 藏剑海武三通,战死。 墨香书海赵如云战死。 神机百炼诸葛青云战死。 飞星圣地莫生骨重伤。 千焱圣地【炎阳剑】战死…… 今次百族圣战的惨烈程度,出奇地炙烈,来自于人族十大圣地的高手强者,陆续有战死者,这还仅仅是仙苗榜单战而已。 李牧击败了狐妖,回到道宫驻地,看到这样的一份份死伤名单,再看看青牛道人。 后者面色凝重,道:“很诡异,今年的战死率,比往届高了太多,尤其是我人族,在诸大种族之中,排名第一,死亡人数,已经超过一百人,是往届同期两倍以上,而且,这个数字,还在不断地增加。” “就只有我人族如此?”李牧问道。 青牛道:“我族死伤最多,但其他各大种族的死亡率,也比往年要高。而且,暂时看不出来什么原因,至少表面上,没有什么异常。” 李牧想起了剑癫离开之前叮嘱过的话。 邪门? 到底哪里邪门呢? 这时,一名道宫随行弟子走过来,在李牧耳边说了一句什么。 李牧顿时面色大变。 他转身就走。 片刻之后。 人族军部世家叶家的驻地。 从外面上,没有什么异状。 叶家是诸多人族军部世家中的一个二流世家,比如当初李牧去过的流云世家还差了点,这次参加白族圣战的名额,一共才四个而已,其中有一个,就是叶英,叶家年青一代最为出色的天才之一,代表的是人族年青一代的基本水准来参赛。 然而此时,叶英的尸体,已经躺在了叶家驻地一座房间的棺材里。 李牧的到来让叶家颇为意外,接待他的是叶英的姐姐叶禾。 “她是为你而死的。”叶禾的第一句话,就让李牧心中一抖。 李牧看着安安静静躺在棺材里的女子,一个时辰之前,他们还曾在一起痛饮,且约好了大战结束之后再喝一场,而现在,这个英气勃勃,巾帼不让须眉的美丽女孩子,却已经失去了生命,躺在棺材中,安静的像是熟睡一样。 “当日,向军部上书,为你呈请,会触怒雷道祖山这等庞然大物,所以家族中有一些人,反对这么做,是小英用命争取来的一封信,按时送到了军部,作为对家族的回报,她必须参加仙苗战并且赢的一个荣耀积分,她的亲生母亲,被扣押在家族中当做人质,可惜,她没有在战斗中坚持足够的时间,没有获得积分,反而丢了命。”叶禾和盘托出。 李牧点了点头,道:“傻丫头。” 叶禾神色淡漠地看着李牧,道:“她的确很傻。” 李牧道:“叶家的人,之所以愿意送出那封信,不惜得罪雷道祖山,看重的怕是藏剑海和道宫的影响力吧。” 叶禾道:“对于家族来说,看重的是什么不要紧,最主要的是可以利用一切,达到自己的目的。” “包括牺牲自己的族人?”李牧问道。 叶禾道:“当然,因为牺牲总是可以换来收获。” 李牧不再说话。 叶禾又道:“喜欢一个得不到的人,与其在痛苦中煎熬,不如得到一个拼搏的目标,为之燃烧,哪怕最后会付出生命。小家族女人的命,总是这么苦。” 李牧看向她,“歪理邪说。” 叶禾于是不说话了。 “告诉叶家的家主,善待小英的母亲,如果我的话不算数的话,我会让道宫之主前辈,或者是剑君亲自去说。”李牧转身朝着房间外走去。 叶禾道:“我会说的。” “她喜欢你。”她又对着李牧的背影道。 李牧没有回答。 叶禾看着李牧的背影,想起了她去烈焰城接当时还只是白银斥候队队长之一的叶英回去的那个夜晚,在小妹亮闪闪的眼睛里,她就看到了一些不好的端倪,当时的李牧,不过是一个小角色,现如今,却已经是名动混沌世界的大人物了。 圆滑老练,事故奸猾的叶禾,也不得不承认,李牧是一个充满了魅力的人,叶英一见误终生,不冤。 李牧的脚步没有停留,在门口才转身问道:“杀她的人是谁?” 叶禾道:“尸族强者骨玉。” 李牧记住了这个名字。 在他心目中的必杀榜上,又多了一个名字。 才来到房间外,叶家的驻地门口,突然传来了一阵嘈杂。 一股奇异的污浊尸臭气息传来。 “你们杀了我叶家弟子,还敢来挑衅,未免太不将我人族放在眼里了吧?” 叶家太上长老的怒喝声响起。 李牧和叶禾来到门口的时候,看到了几个尸族堵在门口,其中竟然有那位杀死了叶英的尸族强者骨玉。 “呵呵,有事好商量,何必动气?”骨玉的声音中,带着淡淡的贪婪,道:“擂台之战,本就是为了分生死,你们家的小姑娘,死战不退,本座只好辣手摧花,不过,她尸骨极佳,且具有大执念,乃是上好的炼尸材质,所以本座亲自前来,想要问一问,这个小姑娘的尸体你们要开什么价?” 杀了人,竟然连尸体都想要占有。 可以想象,若不是擂台上一方战死之后神玉仙牌会直接传送离开的话,只怕叶英死了,尸体都回不来。 素来自觉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的叶禾,眼中燃烧着怒火,冷声道:“滚。” 骨玉抬头看到叶禾,眼睛一亮:“妙啊,怎么你们叶家,还有如此上佳的活尸炉鼎,哈哈,你是叶家太上长老?能做主吗?开个价吧,眼前这个丫头,还是里面棺材里躺着的那个尸体,一死一活,你们开个价,不是太离谱的话,我都要了,哈哈。” 叶家子弟气的胸膛剧烈起伏。 李牧直接出手。 他身形一闪,瞬间来到了骨玉的身前,一拳轰出。 轰! 强大的劲气,在拳头击中骨玉腰腹的瞬间爆发出来,让这尊老尸根本没有反应过来,微微弯腰如虾米,然后被直接轰上了半天空。 半空中,墨绿色的尸血溅射。 “不要……”叶禾第一时间惊呼出声。

上一篇   1076、兄弟保重

下一篇   1078、隐性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