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82、注定成为传奇 - 圣武星辰

1082、注定成为传奇

压制。 彻彻底底的压制。 仙苗榜之战的最后一场擂台战,真正的诠释了什么是‘不可思议’。 现在来仔细回忆整个过程,很多生灵后知后觉震骇莫名地发现,被认为可以毫无悬念赢的比武的【血尸人屠】姜玄,其实从一开始到此刻,在整个的交手过程之中,没有占到任何的上风,也没有创造出任何一次有威胁的进攻机会。 一直都是李牧,处于完全压制状态。 无数震惊的目光,看向李牧。 这个白衣如雪的男子,在这场本应该无比悬殊的战斗之中,从容的犹如闲庭信步。 如果说之前的两三拳,只是让人觉得,李牧的黑马成色足够的话,那刚才一瞬间的反击,二十四道刀意流转,岁月轮回,还有风云六刀的杀伤力,却让各大种族的强者,终于真真切切地意识到了一个真理―― 他们,都小看了李牧。 那里是什么黑马,分明就是大魔王级别的选手。 能够将姜玄这种万年老尸级别的准帝彻头彻尾的压制,击败,这已经足够说明,李牧本身,绝对是可战准帝的存在,尽管因为升仙之地仙道威压的存在,准帝并不能发挥出真正的绝对战力,但眼前的结果,却也足够证明擂台中央那个白衫飘飘的男子的实力。 太可怕了。 这个家伙从名不见经传到搅动风云,这才多长的时间,就已经可战准帝了。 给他足够的时间,未来会成长到什么地步? 看向李牧的一道道目光里,充满了敬畏和恐惧。 周围的气氛,诡谲幽微,就像是积聚了千万年能量的火山,在即将爆发的前一刻,诡异而又可怕的宁静,连失声惊呼都没有,整个升仙之地一瞬间像时被按下了静音键一样。 一直到,□j□j索索的声音,在擂台上响起。 咕嘟咕嘟! 被切碎的【血尸人屠】姜玄的僵尸真身碎片,不知道什么时候,化作了一摊暗红色的血水,就像是尸块如冰般融化了一样,血水的表层在微微沸腾,一颗颗血珠不断地跳跃,好似是有什么可怕的事情要发生。 李牧眼中,闪过一丝讶然,旋即又释然。 这才对嘛。 一尊准帝级的存在,如果这么简单就被击败斩杀,那‘准帝’这两个字中的‘帝’字,也太不值钱了。 李牧一脸期待的神色,看着眼前的血池的诡变。 而周围处于绝对震惊之中的各方,此时也都注意到了这样的变化,意识到了什么,原本已经判定了胜负的心,又有了最后一丝期待。 战斗,还未结束。 血水沸腾,然后悬浮起来,在空中勾勒出人形,然后每一个部位都明晰细致了起来,逐渐凸显,最终化作了一个三米多高的巨型人形骷髅。 这骷髅的每一根骨头,都流转着刺目的血色,犹如粘稠的魔血在流转,而整体大致是人类的形状,巨人一般,但手臂和腿部关节中,充满了狰狞的倒刺,骨质的表层有细密的赤红色鳞片,宛如甲胄一样,覆盖全身,骨头和甲胄生长在一起,头部是一个飞碟帽形状的头盔,也是与骨骼融合在一起,天然生成。 血骷真身! 这是尸族一族的祖师开创的最强战斗形态。 “李牧。” 血骷嘴巴开合,是姜玄的声音。 “如果你以为,刚才已经将我击败,那就太天真了。准帝的神通,哪怕是被升仙之地的仙道威压压制,也绝非是你这种小虫子所能度侧和想象,而此刻,你应该感觉到骄傲了,因为你逼迫我不得不将冲击大帝境界的最终奥义,提前施展了出来,而现在,你的一切都该结束了。” 姜玄的血骷真身迈开脚步。 轰隆轰隆! 三米高的狰狞身躯,每一个部位都像是杀戮机器,手指如刀,脚趾如剑,每一步踏出,一号擂台都会轰隆震动,流淌着赤红色鲜血的每一根骨节上,都蕴含着恐怖的能量。 看到这样一幕,尸族驻地传出阵阵怒吼咆哮,仿佛一瞬间,从悲伤的灰白画面,变成了彩色世界。 而这个时候,沉寂了许久的升仙之地,各种喧嚣和呼声,终于再度爆发发出来,千万个意义不同、声调不同、语言不同的杂音混合在一起,混乱无序地表达着相同的意义―― 姜玄,还有赢的希望! 而擂台上,李牧却笑了。 “还不明白吗?不管你进化出什么样的形态,都毫无意义。” 面对着尸族的终极奥义血骷真身,李牧没有丝毫的畏惧。 他伸手从虚空之中一拽,将黄金巨刀拽出来,以看似渺小之躯,一步一步主动地迎向姜玄,速度逐渐提升,等到第三步踏出的时候,破空声响起,连人带刀,都已经化作了一道流光。 咻! 空气和虚空同时被破开的声音响起。 等到周围各方强者听到这个声音的时候,视线中擂台上的光线画面已经被刀光一分为二,身影交错,刀光斩在了血骷真身之上,溅起金色的火星,一闪即逝。 半空中迸射着血色的骨节。 李牧人在半空,【回龙逆斩】已经施展出来。 血骨碎屑纷飞。 一刀,便已经伤到了血骷真身。 李牧的强大,习惯性地超越了所有强者的预测。 “我要撕碎你!” 姜玄愤怒的咆哮声化作音波无差别辐射轰击整个擂台。 在血骷真身的状态之下,他的速度,力量,成倍地提升,三米高的身形在空中宛如血光一般闪烁,每一个部位都可以成为攻击的武器,身躯庞大但却好不笨拙,每一次的扑击都是致命的。 擂台上,风壁之间,血光和白光彼此追逐,撞击,速度快的近乎于没有人的视线可以捕捉到两人的身法和招式。 锵锵锵锵! 先是火星溅射,待到撞击声音响起的时候,相应的对招早就结束了。 咻咻咻! 帝火刀芒流转,衍化一年四季,扭转岁月轮回,暗合时间奥义,催动整个一号擂台风壁罩内的时间,发生了某种奇异的变化。 “还不明白吗?在升仙之地,仙道威压的压制之下,你根本不是我的对手。” 李牧将风云六刀,不断地反复组合施展。 一刀风起。 一刀风止。 一刀云聚。 一刀云散。 万里风云是一刀。 天下河山是一刀。 英雄豪杰是一刀。 魑魅魍魉还是一刀。 我刀所向,何人能挡? 一刀又一刀,一刀又一刀。 风云六刀并没有什么精妙的变化和变招,升仙之地的任何一个强者,都只需要看一遍,就将刀势招数的变化了然于心,但看清楚并不意味着可以挡住,看似简单的招式,从李牧的手中施展出来,就有化腐朽为神奇的力量。 姜玄再度被压制。 刀光闪烁之中,骨屑纷飞。 哪怕是尸族终极奥义的血骷真身,在李牧的刀面前,也无济于事。 “可恶的人族……”姜玄怒吼。 轰! 血骷真身的肋骨被斩碎,纷飞。 “不,你想要击败我,那是做梦!” 姜玄的声音中,充满了仇恨。 他不顾一切地扑击李牧,巨大的身体化作世间最可怕的武器,每一击中,都蕴含着毁天灭地的力量。 李牧始终以风云六刀近战,以二十四节气刀意辅助。 实战之中,最是可以开悟提升。 李牧一刀一刀,不断地劈斩,将巨大的血骷真身一次次斩飞。 他在落神渊之中,半年的地狱式磨练的成果,在这一战之中,彰显的淋漓尽致,尤其是他最后数十日的时间里,在落神渊之下万米区域遇见的诡异牛头魔怪,单体战力媲美准帝,李牧曾与之群战,还站杀过其中一尊,在晋入天尊中阶之时,李牧的刀法、力量和武道真意凝结,已经不亚于准帝。 此时与姜玄战斗,后者被这方天地的仙道威压压制,就算是施展出尸族的终极奥义,也依旧处于被压制状态之中,如何是李牧的对手? 轰! 刀光闪过。 血骷真身右臂被斩断,血骨断裂,纷飞如乱砂。 “我不服。”姜玄凄厉地长吼:“人族负我,我可杀人族,人族不可杀我,李牧,你杀不了我。” 李牧回应他的,是又一刀。 他的刀法,已经臻致玄之又玄‘神之境界’,而打神鞭第四形态的巨刀,可以说是无坚不摧,哪怕是血骷真身,也无法挡住这样的刀,这样的刀法。 犹如砍柴伐木一般,血色骨屑纷飞。 “到此为止。” 李牧一刀斩碎了已经残缺的巨大骷髅身。 血骷真身跌跌撞撞,轰然倒塌。 就好像是一颗参天巨树,被一刀一刀地砍为碎屑。 展现出尸族终极奥义的姜玄,依旧没有取得任何反败为胜的希望,自始至终都没有任何可能赢的机会,所谓的血骷真身,也不过是在李牧的刀下,多坚持了片刻时间而已。 “我不甘心……”姜玄厉吼:“为什么会败在人族的手中,李牧,你可知道,当年,我被冤枉……” 刀光一闪。 血骷真身头颅被斩碎。 所有的话语,戛然而止。 “前尘往事,我不想听,你的所做作为,早就该死。” 李牧淡淡地道。 神玉仙牌从血色骷髅碎屑中漂浮取来,最终化作一道流光,射向轮回仙球。 “死了,【血尸人屠】死了。” 一尊异族准帝级的强者,梦呓般地道。 “他被迫施展【血骷真身】,没有挽回局面,结果真神被斩碎,神魂俱灭,否则,李牧在擂台上,当杀不死准帝才是。”另外一位异族准帝叹息,时也命也。 谁也没有想到,这一届的圣战中,仙苗榜之战阶段,就有准帝陨落,而且还是以如此一种惊世骇俗的方式陨落。 当然,死去的人,已经不重要。 重要的是,活着的人。 是那个活着的,碾压了万年老尸准帝的人。 他的名字,叫做李牧。 注定成为传奇。 随着仙苗榜最后一战落幕,仙根之战,终于要到来了。   m.

上一篇   1081、极度震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