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85、我也会 - 圣武星辰

1085、我也会

李牧闻言,哈哈大笑。 “让我三招?好。” 在我面前装逼? 那就让你装到吐血。 李牧也不客气,直接真武拳抬手就是一拳轰出。 半透明的拳印,宛如流星,扭曲虚空,砸向顾铁衣。 如今的李牧,真武拳所有招式融会贯通,随意出拳,都蕴含着真武拳的真意,有开天辟地之力,不容小觑。 “第一招。” 顾铁衣淡然冷笑。 轰! 拳印在距离他十米处,激起层层涟漪。 一道道若隐若现的刀芒浮现,将这一拳的力量,正面硬接下来,这是顾铁衣的护身刀意。 李牧面色不变,又是一拳轰出。 真武拳?千星碎。 轰! 一拳轰出,虚空中出现异象,拳印化作大星,只见一颗颗行星呼啸着,摩擦出火光,以毁灭般的姿态,砸向顾铁衣,铺天盖地,无穷无尽。 “第二招。” 顾铁衣身边,浮现出漆黑夜空,一轮玄色弯月,悬挂在虚空之中。 夜空弥漫,月夜下,这位风云支参赛第一强者宛如暗夜战神一样屹立。 这是他的帝道领域。 顾铁衣乃是准帝级的强者,领域一开,自成一方天地宇宙,李牧的千星碎拳劲轰击在领域之中,宛如火球如水,前进数米,变逐渐消弭消散,最终消失在了月夜领域之中。 两招过去。 李牧并未撼动顾铁衣。 而顾铁衣也的确是正面硬接,并未还手。 这样的画面,看的擂台周围的诸族强者,都凝息屏气,生怕错过任何一幕。 但不得不承认,和与姜玄比武时候摧枯拉朽一样的气势比起来,在面对顾铁衣的时候,李牧似乎从一开始,就落入到了下风。 “小家伙,还有最后一招了。” 顾铁衣面色冰冷,道:“以你的实力,距离剑癫差了十万八千里,想要为他报仇,无异于痴人说梦。” “是吗?那就再接我一拳试试。” 李牧往前一步,再度一拳轰出。 顾铁衣摇摇头。 冥顽不灵。 月夜领域撑开,自成一界,这样的拳劲,除非可以攻破领域,否则只是隔靴搔痒而已,连这一点都看不透,这样的一个李牧,根本不足为虑。 轰! 拳印如龙,轰击在月夜领域边缘。 微微震荡,那拳印破开领域,宛如连绵不绝的长河一样,直取顾铁衣。 “嗯?” 顾铁衣面色微变,旋即哂笑,月夜领域法则之力,骤然凝聚增强,法则运转,就要将那拳印直接消灭瓦解。 这时李牧的大喝声响起,略微暗淡的拳印骤然大放光芒,宛如本该消耗殆尽的流星迸发出无与伦比的光辉,再燃起来,而且拳路轨迹飘忽不定,竟是有一种羚羊挂角无迹可寻的诡谲之感,爆发出强大无匹的力量,迅速靠近,无视月夜领域的法则分解之力,轰向顾铁衣。 “什么?” 顾铁衣感觉到不对,顿时面色大变。 帝道领域的法则瓦解之力,竟然无法第一时间消弭李牧拳劲的力量? 轰! 当胸中了一拳。 顾铁衣只觉得奇异无比的力量涌来,瞬间摧枯拉朽一样破了他的护身真意,拳印之力在体内犹如火山爆发一样炸裂开来,他再也稳不住身形,倒飞出去,一口逆血涌到喉头,勉强控制住没有喷出,但嘴角却还是溢出一缕! “呵呵,连我随手一拳都接不住,你到底是从哪里来的勇气还要让我三招?” 李牧站在擂台中央,面容讥诮地看着顾铁衣。 擂台周围爆发出了战斗开始以来第一次惊呼声,犹如春潮,宛如夏雷,以一号擂台为中心,向整个升仙之地辐射开来,其声势不弱于仙根榜揭幕战。 很多人都没有看 明白,为什么前两拳毫无所获的李牧,突然在第三拳将顾铁衣轰的倒飞吐血,胜负的天枰在一瞬间骤然的扭转,让很多大脑瞬间进入宕机状态。 “你竟能看穿老夫的帝道领域?” 顾铁衣体内伤势,在一瞬间之内回复,惊讶地看着李牧。 他此时已经反应过来,李牧前两拳都是试探,在两拳之间――不,准确的说,是在第二拳时,就洞见了自己月夜领域的一些薄弱之处,所以才能在第三拳时,一击奏效,伤及了他。 李牧淡然一笑,道:“很惊讶吗?怎么样?现在重新组织一遍语言,我有资格在这擂台上,为剑癫报仇吗?” 顾铁衣森然一笑:“还差得远呢。” 他一伸手,将月夜领域上空悬浮这的玄色弯月,摘在手中,化作了一柄弯刀,握在手中,随手一劈,刀锋犀利,划过夜空,空气如海浪在刀锋两侧翻滚而过。 “一柄很锋利的刀。” 李牧心中浮现这个念头的瞬间,突然警兆骤生。 他只来得及双臂一抬,护住头面,就听嘭地一声,巨震传来。 无形的刀刃斩中李牧的双臂,瞬间将其白衣双袖斩为白色飞灰。 李牧倒飞出去,狠狠地撞击在擂台边缘风壁上,再看时,双小臂处,各有一道白色的印痕,便是被无形刀刃所斩的刀痕。 幸亏李牧肉身之强,超凡入圣,纵然被斩中,也没有见血受伤。 “刚才那无形刀刃,无影无形,难以捕捉,无法预防,绝对有些古怪。” 李牧心中警惕了起来。 几乎是在同一时间,李牧再度察觉到了危险的感觉。 他身形一闪,筋斗云施展,在原地留下的残影瞬间被无形的刀刃斩为碎块。 虚空之中,李牧留下一连串残影,瞬间又被无形刀刃绞碎。 而李牧的真身,出现在了顾铁衣的右侧,一拳轰出,拳印如龙,其声震天。 但这一次,明显感觉到了月夜领域的变化,拳印虽然再度轰中了顾铁衣,却无法给他造成实质性的伤害。 帝道领域的威力和奥义,远超李牧的想象。 在这方面,李牧远不如顾铁衣。 他毕竟没有踏入准帝境界,对于帝道领域完全不了解,之前利用【预兆之瞳】、【破绽之瞳】连续观察,找到了一些月夜领域的破绽,但很显然,顾铁衣的月夜领域可以随意变化调整,之前的破绽,已经消失了。 一念及此,李牧不再顾忌其他,眉心竖眼完全睁开,【预兆之瞳】威力发挥到了极致,每每抢先预判到了无形刀刃的攻击路线,轻松避开了这种形式的攻击。 咻! 李牧身形如电,冲向顾铁衣。 他对顾铁衣身边弥漫铺开的月夜领域,视而不见,直接冲入对方领域中,右手绕过小腹探向左胯。 冲入月夜领域的瞬间,李牧看到顾铁衣的嘴角浮现出一丝冰冷的笑,旋即肉身感觉到了强大的撕扯之力从四面八方涌来,似是要将他整个人撕裂成为齑粉一样。 这是领域之内法则的灭杀消弭瓦解之力。 “给我滚开!” 李牧大喝,肉身之力爆发。 顾铁衣脸上浮现出一丝震惊之色。 李牧的肉身之强,远超他的想象,以他准帝级的帝道领域法则之力,竟是无法将其灭杀瓦解。 一柄金色的巨刀,在李牧的左胯后方瞬间浮现。 打神鞭第四形态。 “拔刀斩!” 李牧反手拔刀斩出。 金色的刀光,似是天地初开盘古开天辟地的第一缕鸿蒙之光一样,骤然将昏暗的月夜领域照亮,刀芒一闪,顾铁衣帝道领域瞬间瓦解,金色的刀锋斩向顾铁衣颈间。 叮! 金属交鸣的声音响起。 顾铁衣手中的圆月弯刀,架住了李牧这一斩。 刀锋相交的地方,刺目的火星暴起,照亮了李牧和顾铁衣的脸,两人的眼睛,就像是暗夜中的电光一样,冰冷明亮,充满了杀机。 李牧发力,回刀。 顾铁衣也是相同的选择。 刀锋交错时沁耳的摩擦声令擂台周围观战的诸族强者心惊肉跳。 同一时间,擂台上人影交错。 “万域天刀!” 顾铁衣低喝,刀招宛如河海崩催般,席卷向李牧。 天魔族中的风云支武道强者,以战技精妙闻名天下。 而身为风云支参赛第一强者,顾铁衣又是顶尖中的顶尖刀修,刀法之强,简直是惊天地泣鬼神,圆月弯刀劈斩之间,将风云支有名的顶级刀法战技【万域天刀】施展出来,犀利无匹,毫无破绽。 李牧面现惊讶之色,旋即大笑起来。 他突然不再施展风云六刀,刀法一变,一片迷迷蒙蒙的黄金刀光席卷而出,宛如天河之水倒灌一样,迎上了顾铁衣的刀法。 叮叮叮叮! 密密麻麻似是狂风暴雨击打芭蕉一样的刀鸣声响起。 其间夹杂着顾铁衣的惊呼声:“你……竟然也会【万域天刀】?” 没错。 李牧变招之后,施展的刀法,正是威震天魔族风云支的顶级刀法战技【万域天刀】。 而且这绝对不是简单的模仿。 李牧对于【万域天刀】的理解掌握,早就到了炉火纯青之境,刀招变化,时机把握之强之敏锐,丝毫不亚于顾铁衣。 顾铁衣越打越心惊。 像是【万域天刀】这种级别的天魔族战技,绝难传到人族之中,为何李牧竟然掌握的如此纯熟?仿佛是已经修炼了数十年一样,难道族内有奸细? 也不对啊。 能够掌握修炼这一刀法的人,在神族中的地位已经极高,何必去做人族奸细? “九雷引神刀!” 顾铁衣再变刀招。 又是极道神性刀法。 月夜之中,神雷滚动,圆月弯刀挥舞之间,引动雷芒,增添刀势,刀锋挥掠之间,似是雷神对这和浑浊世间降下的毁灭惩罚一样,刀法蕴含着神性。 李牧哈哈大笑,手中金色巨刀,刀势一变,正面硬接。 轰隆隆! 雷光照印出顾铁衣震惊万分的脸。 “你……怎连这种刀法也会?” 李牧施展的,正是与顾铁衣完全相同的……【九雷引神刀】。 ------ 今天第一更之前,修改了一下上一章金光支和风云支的错误,结果把新的更新,也粘贴成为了上一章,因为昨夜是4000多字的章节,所以虽然刀子第一时间发现了更新错误,但后台无法删除vip章节,也无法修改,同时,因为vip章节的修改,只能是比原章节字数多,不能比原章节字数少,刀子只好先修改内容,让大家别订阅,然后赶紧将第一更补充到4000字以上,才修改过来。已经订阅了的兄弟刷新一下,就可以看到正确章节。万分抱歉。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手机版阅读网址:m.

上一篇   1084、李牧VS顾铁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