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86、帝道上的差距 - 圣武星辰

1086、帝道上的差距

“很吃惊吗?” 李牧施展【九雷引神刀】,亦如之前施展【万域天刀】时一般,招法纯熟,奥义理解完整,刀招变换之间,引动天空一道道的神雷,加持刀身,令金色巨刀也有了神性,一刀一刀斩出,似是神雷翻滚。 轰轰轰! 可怕的对轰,雷道的力量爆裂流转。 一道刀光,便是一道天雷。 顾铁衣感受着刀身中传来的震荡之力,眼眸中震惊之色若隐若现。 相同的刀法,李牧不仅掌握了,而且理解程度丝毫不比他低,就算是在风云支内部,能够将【九雷引神刀】刀法修炼到这种程度的人,也不超过一手之数。 这个李牧,难道还有什么隐藏身份不成? 他一份心,不知不觉之间,刀势上竟是被李牧隐隐压制。 相同的刀法,相同的奥义,一旦落入下风,李牧的强攻宛如天河雷浆倒灌一样,再无任何破绽缝隙,后势汹涌叠加,以顾铁衣准帝级的眼界战力和经验,也无法再扳回来。 “八荒行刀……刀起西荒,斩!” 顾铁衣稳住心神,手中刀法再变,却是另一部神话级的刀法【八荒大衍行刀术】。 在风云支之内,这一部功法可以说是最为复杂、繁奥的刀典之一,当初顾铁衣修炼这部刀典,也花费了不少的功夫,而这部刀法,正好是【九雷引神刀】的克星。 圆月弯刀徐徐划出刀芒。 漫天雷光似是水中虚影一样,被纷纷斩碎,荡漾着消弭飘散。 李牧一看,非但不慌,反而笑了起来。 “八荒行刀?这么巧,我也会。” 金色巨刀一收一敛,漫天雷光瞬间消散,再出招时,刀光徐徐如风,不带丝毫烟火气,刀意连绵不绝铺垫开去,似是一位坚韧的旅人在行走在四海八荒,岁月沧桑之意扑面而来。 转瞬之间,交手数百刀。 李牧对于【八荒大衍行刀术】的领悟和理解,竟也是丝毫不亚于顾铁衣。 转眼之间,顾铁衣竟然是再度落入了下风。 擂台周围,一张张惊讶的脸。 尤其是域外天魔的强者们,一个个大脑都有点儿宕机。 这样的事情,是他们绝对无法理解的,如果不是清楚地知道李牧来历,他们真怀疑,此人是神族安插在人族内部的奸细,不然,何以对神族的刀法战技,淫浸如此之深? 风云支阵营中,四大新晋强者之一的沈甲,面色古怪。 一种连他自己都不敢相信的熟悉感觉,在他内心里弥漫。 “师父的气息?人魔李牧的身上,为何会有这种熟悉的感觉?” 他心里掀起了惊涛骇浪。 看着擂台上的战斗,沈甲不由自主地想起了昔日的岁月,那时的他,还只是一个弱小无助的少年时,机缘巧合遇到了那个改变自己命运的男人,他帮自己复仇,帮自己救出姐姐,引领自己走上了武道巅峰之路。 那个浑身闪烁着璀璨光芒的男人,就像是命中注定从天而降的神灵一样,在短暂的数十年时间里,光芒照耀风云大陆,夺尽了天地光辉, 最终也飞声而去,从此再无任何讯息。 沈甲将那个叫做李致远的男人,视之如教父。 尊敬,敬 仰,崇拜,宛如狂热信徒。 再后来,沈甲飞升离开风云大陆,进入星河神族主流修炼势界,也一直都在寻找师父的下落,但却再无任何线索。 这让沈甲无法理解。 在他看来,像是师父那样卓绝无双的天纵神才,飞升之后,不应该籍籍无名才是,绝对会成为震惊整个风云支星河世界的存在。因为远不如师父的自己,依靠着师父的传承,在很短的时间里,就成为了万众瞩目的新星和天骄,后来更是得以进入混沌世界。 神族的传说中,混沌世界乃是仙界的前哨站。 进入混沌世界,就可以冲击仙界。 是很多神族修士梦寐以求的机缘。 而沈甲来到混沌世界的唯一理由,就是希望可以找到‘神秘失踪’的师父。 他坚信,在风云支星河找不到师父的唯一原因,就是师父已经进入了混沌世界。 但来到混沌世界这么久时间,他从一个底层小修士起步,如今已经是混沌世界风云支四大新晋强者之一,更是获得了参加百族圣战的机会,却始终无法找到任何关于师父的线索和踪迹。 而今天,为何擂台上,那个人魔,却给了他如此熟悉的气息? 错觉? 还是……其他什么原因? 沈甲眼神死死地盯着李牧,想要看出来一些什么。 而与域外天魔族阵营强者们惊大于喜的心态截然相反的是,人族方面,看到李牧如此的表现,可谓是喜大于惊。 之前,藏剑海第三剑仙剑癫与顾铁衣一战,憋屈败北,很多人都看出来,乃是因为顾铁衣对剑癫的功法、战技了解到了不可思议的清晰程度,才能在战斗中‘做局’,重创剑癫,将这位人族大剑仙重创,淘汰出圣战。 至于为什么顾铁衣对剑癫的功法战术了解如此透彻,一直都是一个谜。 对于人族来说,这更像是一个耻辱。 而现在,李牧的表现,终于扳回了一城。 虽然人族方面也并不知道李牧为什么会掌握天魔族的战技,但只要看到顾铁衣那张震惊莫名的脸,大家就多觉得很爽。 当然,除了雷道祖山的数人。 雷藏眼中,异芒闪烁:“难道这李牧,竟然是天魔族的奸细不成?” 白如霜眉眼低垂,心中不知道在盘算着什么。 李牧表现的越是不可思议,白如霜心中的杀机,就越是浓郁,远超天魔族。 这时,擂台上―― 铁衣脸上惊怒之色,再也忍不住,犹如山洪暴发。 “你到底是什么人?” 他不再施展刀法,而是将【月夜领域】催动到了极致,周遭黑暗夜色疯狂地铺开,原本直径不过两千米的一号擂台,此时仿佛成为了一个广袤无边的暗夜世界一样,而他手握那一轮弯月,如月夜战魔一样,气势在疯狂地提升。 虚空之中,杀意沸腾。 李牧身形如闪电一般后退。 一瞬千里般的速度,脱离开了【月夜领域】覆盖范围。 原本不算大的一号擂台,此时犹如一个小世界一样,无边无际,广袤无边。 催动到极致的【月夜领域】,帝道法则沸腾之下,李牧感觉到了危险,不再以 肉身硬抗,迅速脱离――就算是肉身可以抗住,但身上的衣服扛不住,总不能在千万目光注视之下坦蛋裸奔吧,那可就太出名了。 “你到底是谁?” 顾铁衣强势逼近,厉声喝问。 月夜领域疯狂蔓延铺开,要将李牧的身形吞没其中。 李牧以筋斗云之术疯狂后退,冷笑道:“想知道?” 顾铁衣喝道:“说。” 李牧道:“你先说说,如何盗知我三哥的功法战术?” 顾铁衣的眼中,闪过一丝阴霾,冷声道:“不说是吗?那就让你和剑癫一样的下场。” 月夜领域再度暴涨,疯狂地撑开,光速铺开。 李牧身形再退,终于退到了擂台边缘,最终,整个擂台被顾铁衣月夜领域淹没,李牧的身形,也被吞没其中。 难以形容的灭杀之力,从四面八方传来。 顾铁衣这是采取以修为和法则强杀的手段了。 李牧落入下风,但面色丝毫不慌。 “变!” 清喝声中,李牧手中的黄金巨刀,忽地分裂开来,化作了一百二十柄金色飞刀,飞舞流转,笼罩在李牧的身边,形成了一个金色护罩,衍化二十四节气刀意,配合着打神鞭第三形态的威力,将月夜领域的湮灭灭杀之力,挡在了护罩之外。 “哼,看你能撑到什么时候。” 顾铁衣冷笑。 进入他的帝道领域之中,便如瓮中之鳖一样,就算是李牧龟壳再硬,终究会被他打碎,活生生地将其炼死。 胜负已定。 顾铁衣战斗经验何其丰富,并不急于求成,操控帝道领域,徐徐图之,不断地施压,犹如煮粥一般,以文火慢熬,不给李牧丝毫翻身的机会。 “李牧要输了。” “可战准帝,但毕竟不是准帝,在帝道领域方面的差距,任何战绩和力量都难以弥补。” “意料之中。” “终极不是帝,只能是昙花一现了。” 擂台周围,各大种族的顶级强者,眼光阅历何等毒辣,看到战局进行到此时,终于也都开口做出了判断,为李牧感觉到一丝惋惜,如此天才人物,若是早生三五十年,必定是准帝中的帝星,可惜生不逢时,太过嚣张跋扈,最终还是未能延续传奇。 雷藏脸上,浮现出一丝喜色。 白如霜嘴角翘起。 花想容、王诗雨、袁吼、清风明月等人,则是都焦急了起来。 “稍安勿躁。”青牛道人眉头拧在一起,道:“还不到最后时刻。” 虽然帝器在擂台上无法使用,但李牧应该还有其他底牌才是。 时间流逝。 原本一场精彩绝伦、火热碰撞的正面撞击战,到此时,演变成了一场相持煎熬战,虽然很多人都预料到这场战斗,不可能速战速决,但最终成为膀胱局,还是让一些人颇为失望。 转眼一个时辰过去。 如今最后的悬念是,李牧在顾铁衣帝道领域法则之力的祭炼之下,能够坚持多长时间?因为被轮回仙球所恶,所以一旦李牧选择认输的话,神玉仙牌真的会第一时间将他保护性的传送离开擂台吗? (本章完)

上一篇   1085、我也会

下一篇   1087、轮回刀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