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92、怪物 - 圣武星辰

1092、怪物

这样的挑衅手势,被周围观战各大种族的强者,都看在眼里,顿时一片哗然。 人族与天魔族乃是混沌世界最大的两大种族,也是万年死敌,且不说往届圣战之中彼此之间的仇恨,也不说这一届两族之间其他强者的战斗胜负,单说仙根榜第十战,李牧以黑马之姿挑落风云支顾铁衣,就是狠狠地打了天魔族的脸。 这一次,柳东衫几乎是复制了李牧的神迹,击败了被认为是有可能角逐【十万人中第一仙】无上尊称的道子,算是强势为天魔族扳回了一局。 作为先后为人族和天魔族立功的人物,李牧和柳东衫之间,必有一战。 也只有这两个人一战,才能真正为两族分出高下。 柳东衫的一个挑衅手势,瞬间让空气里的火药味爆棚。 李牧从来都不是忍气吞声吃亏的人。 他迎着柳东衫的目光,冷冷一笑,先是竖起大拇指,然后缓缓扭转,拇指朝下,点了三次,鄙夷不屑之意,毫不掩饰:“汝彼母寻死乎?” 众人一怔。 青牛道人道:“什么意思?” 王诗雨和李牧是同学,抢先翻译道:“你他妈找死吗?” 智千策和诗白玄等人额头瞬间就黑了。 柳东衫脸上闪过一抹怒色,旋即被神玉仙牌的柔光,传送离开了一号擂台。 战斗暂时结束。 但战斗的余波,却犹如核辐射的铅云一样,朝着整个升仙之地辐射开来。 作为人族第一圣地的第一传人,道子的战败,无疑是一个巨大的打击,道宫驻地的气氛有点儿诡异,其他各大圣地的使者,也第一时间前来拜访,探问道子的伤势。 “多谢诸位关心,道子师兄依旧昏迷,暂时无法见客,各位请回吧。” 青牛道人手下了各大圣地送来的疗伤圣品,然后很客气地送众人离开。 站在驻地大门口,青牛道人的面色,并不轻松。 他深知道子师兄的修为,有多深不可测,就算是遇到真正的武道皇帝,也有拖延一战之力,结果竟然输给了与顾铁衣齐名的柳东衫,这件事情,太过于诡异,简直无法理解。 但现在道子师兄处于深度昏迷状态,也问不出来什么。 他转身回到疗养静室,正看到李牧为道子探诊完毕,缓缓收回手,不由问道:“李师弟,情况如何?” 李牧面露思索之色,道:“精气神皆沉寂,灵魂不动,宛如活死人一样,这样的伤势,我也无能为力,只怕是要请真正的仙医来治了。” 一边的诗白玄和智千策两人,闻言面色阴沉如水。 李牧在医术方面的造诣,他们两个是略有所闻,绝对不低,连他都这么说,道子师兄的伤势,怕是有大问题。 青牛道人道:“如此说来,只好送道子师兄离开升仙之地,返回道宫,请师父亲自出手了。” 众人商议,也只能如此了。 片刻之后,一叶飞舟冲天而起,青牛道人亲自送昏迷之中的道子离开。 这一幕,各大种族都看到。 雷道祖山驻地,白如霜看着远去的飞舟,嘴角微翘,脸上露出一丝神秘的笑意。 …… 萨摩耶抬头看着天空中的轮回仙球。 “大大的,远远的,有点儿像是麻球,看起来挺好吃的样子。” 它喃喃自语,不知不觉,嘴角就流下了一丝口水。 旁边的兽族神将, 看到代理教皇的人这样的表情,立刻就意识到了什么。 “大人,仙球不能吃,我这就吩咐人,为您去准备晚餐。” 神将们战战兢兢地道。 昔日教皇钟大俊虽然也是不是有荒诞惊人之举,但绝不像是眼前这位代理教皇一样,脾气喜好完全无法捉摸。 兽族神将们的内心是绝望的。 为什么教皇们都这么不靠谱。 …… 战斗继续,如火如荼。 神机百炼传人诸葛琴,对上了金光支强者鱼泪满江,赛前也被认为是一场同级别的战斗,但最终的结果,却是诸葛琴败,战死。 之后,神机百炼的其他参赛代表,诸葛云、诸葛忘我各自战胜了对手,连续取得两场胜利,算是又为人族扳回了一些颜面。 然而之后,神机百炼准帝诸葛蟾宫,却再度意外地败于天魔族血煞支准帝强者李灵峰,重伤,又让局面开始变得扑朔迷离。 神机百炼圣地的第一轮战斗结束之后,便是人族最神秘的圣地纯阳宫传人进入战斗状态。 自封山门数百年的纯阳宫,曾经有过辉煌的历史,最近才开启山门入世,进入了仙根榜阶段的强者共有五人,分别是盲眼道士,吕留良,丰道人,瘦道君和胖道君。 丰道人对上了风云支的强者欧阳正武,一战而败,让纯阳宫遭遇了开门当头一棒。 之后瘦道君和胖道君两大强者,又先后败于天魔族神威支的月夕美和玄策支的香雪海。 纯阳宫在仙根榜之战阶段,遭遇了三连败,这样的开局可谓是凄惨。 好在丰道人、胖瘦道君三人,只是战败,却未重伤,所以还有再战之力。 仙根榜阶段的擂台圣战,每一位强者都有三次登擂战斗的机会,所以从这个程度来讲,纯阳宫还保存着一定的战斗力。 但不管如何说,到了第四战,纯阳宫的压力就非常大了。 如果第一轮全败,那简直是难以洗刷的耻辱。 纯阳宫第四场出战的是俗家弟子吕留良。 连内门弟子都连败,俗家弟子能够扭转颓势吗? 各方关注之下,吕留良也是拼上了老命,一柄纯阳剑,竟然挡住了狐族血尾妖皇的狂攻,生生地擂台上,耗了足足六个时辰,生生耗败了嗜血发狂的血尾妖皇,创造了自圣战擂台开赛以来,耗时最长的一场记录。 这算是一场很勉强的胜利。 可以看的出来,吕留良的剑法,最适合防守,几乎无懈可击,但攻击力却极为欠缺,遇到真正的顶级强者,能否支撑过去,还是未知之数。 总的来说,在吕留良勉强取得了一场胜利之后,外界对于纯阳宫的评价,并没有提升多少。 “也许封闭山门漫长时间之后,纯阳宫的实力底蕴已经大不如前,跌出人族十大圣地序列,也未可知。” 有人发出了这样的质疑。 从者不少。 一直到纯阳宫最后一战,出场的乃是纯阳宫当代宫主的关门传人,一个年轻的盲眼小道士。 小道士一袭黑青色道袍看起来有些古旧,但浆洗的非常干净,与其他纯阳宫传人不同的是,他的身上,没有负剑,背后背着的,乃是一支银弦红木的二胡,看起来充满了年代感。 他的对手,乃是羽族的一尊二十翼战斗天使银白之剑。 二十一翼战斗天使,乃是准帝级的修为,二十翼战斗天使基本上也快要踏入准帝,算得上是半步准帝了,谁都没有想到, 按照轮回仙球的评价体系,竟然会给小道士安排这样一个强大的对手。 “眼睛都瞎了,不在山里面老老实实的敲钟,非要跑到擂台上来送死,活的不耐烦了吗?” 银白之剑看着小道士,眼中充满了轻蔑之色。 小道士面无表情,凌空往后微微一坐,将背后的银弦二胡摘下来,搭在翘起的腿上,动作舒缓从容地整理了一下二胡银弦,一开口,略带唱腔:“一曲肝肠断,天涯压何处觅知音!” 这句话,似是在为战斗定下基调。 与此同时,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宛如断肠泣诉一般的二胡之音,幽幽袅袅地在擂台上流转开来,如怨如慕,如泣如诉。 “故弄玄虚……送你上路。” 银白之剑面容一敛,杀机爆溢,背后羽翼,化作天刀,裂开虚空,直接斩出。 羽翼刀刃劈开虚空,似是快刀斩浪。 但眼看着天刀临体瞬间,小道士手中的二胡曲音一变,手腕一抖,一柄赤红色的长刀毫无征兆地幻现出来,刀锋对刀锋,不偏不倚地对斩在一起。 轰! 破碎的羽翼和破碎的刀刃爆裂开来。 “什么?” 银白之剑面色大变。 音律武道? 以音为刃? 纯阳宫何时有这样的武学了? 这一刀,直接就斩碎了他一道羽翼。 更加惊悚的是,银白之剑在这一次的对抗之中,感受到了小道士音律之刀中的强劲后力,那是丝毫不亚于他的力量。 这个盲眼的小道士,竟然有半步准帝级的修为? “万域天刀,斩!” 银白之剑不再有丝毫的托大,全力出手,十九对羽翼漫天飞舞,似是刀刃风暴一样,席天卷地,疯狂而去,将小道士的身形,淹没在了羽翼天刀风暴之中。 几乎是在同时,二胡之音猛然急骤激烈了起来,似是有千军万马埋伏爆发一样,铁骑突出刀枪鸣,在小道士的身边,形成了一个特殊的域场。 “什么?帝道领域?” 银白之剑眼皮狂跳。 漫天飞羽但凡是入侵到小道士身边一米之内,就如青烟一般消散,根本无法再斩入丝毫,这分明是帝道领域的法则瓦解之力。 然而怎么可能? 小道士根本就不是准帝境界,为何竟然悟透了帝道领域? 便是妖孽如李牧,也是在于顾铁衣的战斗之中,才领悟模拟出了部分地道领域的杀伤力,这小道士名不见经传,竟然有这种实力? 纯阳宫封闭山门数百年,难道就是为了培养这个妖孽吗? 脑海中瞬间闪烁浮现出这些念头,银白之剑的战意动摇。 然而小道士自始至终都面无表情,手中银弦二胡忽急忽缓,丝丝缕缕的弦音,不断地流转,曲调无线拔高,周围气流变化,似是虚空之门被打开一样,有挥舞刀剑的甲士,从虚空深处,呼啸而出。 最终,银白之剑毫无争议地败了,甚至连认输的机会都没有,就被斩于擂台之上。 小道士缓缓地收好银弦红木二胡,被传送离开了擂台。 但周围观战的诸大种族强者,却是心中掀起了滔天巨浪。 纯阳宫的传人,未臻帝境,却有帝道领域,这是何等妖孽啊,而且看起来,还是完整的帝道领域,纯阳宫怕是培养出来一个怪物啊。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手机版阅读网址:m.

上一篇   1091、冷门再爆

下一篇   1093、李牧第二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