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93、李牧第二战 - 圣武星辰

1093、李牧第二战

小道士的横空出世,让纯阳宫的评价,一下子被无限拔高。 各大种族的老家伙们,数来数去,也就是那么多人,一直都维持着均衡之数,所以混沌世界才能在总体上保持着微妙的和平局面,现在要比拼的就是后起之秀。 只要后辈中间,可以走出那种足以打破平衡的妖孽,就意味着一个势力的崛起。 而不论是李牧,还是小道士,显然可以被列入这种打破平衡的妖孽之中。 三连败的纯阳宫,地位陡然又变得重要了起来。 而随着时间的流逝,一场场战斗结束,分出胜负。 蠢狗萨摩耶当着擂台周围万人的面,将域外天魔一尊准帝直接吞吃了之后,凶残之名瞬间传开。 以前兽族教皇钟大俊就是一个狠人,没想到这个代理教皇更狠,关键是这条狗之前没有表现出太强的战力,结果今天那位天魔族的准帝,也不知道说了一句什么,就让萨摩耶陷入暴怒,一张口,就把这个准帝给吞掉了,从开始到结束,还不足一息时间,很多强者都还在等待着准帝破肚而出的画面,结果神玉仙牌直接宣布了战斗的结果,传送萨摩耶离开了。 “这狗子,真的变强了。” 李牧也是观战者之一,看完这个画面,也被吓了一跳。 这蠢狗好像是变了一个狗一样,强的有点儿离谱。 “很多人都变了。” 李牧心中感慨。 纯阳宫的盲眼小道士,便是当年在地球上纯阳一脉的仅剩的传人之一不灭道士,想不到他到了混沌世界,加入了纯阳宫,成为了闭门传人,而且这实力增长的速度,简直有一些不可思议。 各人有各人的机缘。 下一场擂台比武开始。 李牧本来无心观战,但一看出现在擂台上的人,却是神情一动,留了下来。 “天魔族风云支四大新晋强者之一的沈甲,对阵人族千焱圣地的传人,又是一场人族与天魔族的恶战啊。” “这两个人,旗鼓相当吧,都是天尊低阶,轮回仙球对于交战双方的实力判定非常公平。” “但不管怎么说,世敌之间的擂台,终究是焦点战。” “人族和天魔族新生代的对决。” “这算是为李牧与柳东衫之间对决的预热了吧。” 周围传来了各种各样的议论之声。 李牧隐身在人群中,面部表情有点儿古怪。 严格意义上来说,沈甲是他的弟子,但他就算是说出去也没有人相信,沈甲自己也不会信,所以李牧早就知道了沈甲的存在,却没有与之联系。 擂台上。 “千焱圣地?人族的二流垃圾圣地,正好用你的人头,来祭我的新刀。” 沈甲目光中有血丝流转,如利剑,要将千焱圣地传人刺穿。 千焱圣地传人心中一怔。 虽然两族是世仇不错,但也没有必要,表现的好像两人之间有夺妻杀子之仇一样,这才是两人第一次见面吧? 神炎之火缭绕周身,六颗护身,每一株都是至宝,拥有极强的防御之力,这样先立于不败之地,千焱圣地传人表现的很谨慎。 然而,沈甲腰间悬着的长刀出鞘,只是随意凌空一斩。 嗤! 无形刀气掠过虚空的声音响起。 屹立在原地的千焱圣地传人,就像是被风刃斩中的一根枯草一样,无声无息地断裂成为两截,缓缓地扑在了地面上。 护身神火消散。 六颗珍贵的也如煮熟的鸡蛋般被分为十二半。 战斗结束。 锵! 沈甲长刀回鞘。 转身,头也不回地走向擂台边缘。 几步走出之后,身上柔光浮现,神玉仙牌将沈甲传送离开。 登台,放狠话,出刀,回鞘,离去。 一气呵成。 李牧眼皮子跳了跳。 这装逼的画面,似曾相识。 好像自己当年在风云大陆的时候,就是这种做派啊。 当然,这都不重要。 重要的是,沈甲的实力,太强了。 强的超出了他本该有的水准范围。 尤其是刚才那一刀的威力,足以媲美半步准帝级强者的一击,所以才能秒杀千焱圣地传人。 但按照前些日子沈甲的表现来看,根本不具备这种实力,并且差距还很大。 短短几天时间里,发生了什么,竟然让沈甲的修为,如此暴涨? 李牧眼睛眯起来。 与此同时,周围响起一片惊呼声,以这座擂台为中心,朝着四面八方辐射开去,无数从极度震惊之中回过神来的强者们,无法相信自己看到的一幕。 一场势均力敌的战斗,竟然会是这样的结局? 这个沈甲,难道又是一个隐藏了真正实力的家伙吗? 升仙之地,风起云涌。 但是这个消息还未完全发酵,另一则消息,就将整个升仙之地,彻底引爆了。 轮回仙球再次提前公布了一场重量级擂台赛。 李牧vs柳东衫。 终于来了。 在李牧击败了顾铁衣,而柳东衫击败了道宫道子之后,所有人都在议论,如果李牧和柳东衫碰在一起,会是结果,但也几乎是所有人都认定,这两个拥有者斩杀准帝修为的存在,再度碰面,应该是在飞仙榜之战或者是金仙榜之战了。 按照以往的规矩,轮回仙球会尽量平衡交战双方的实力,同时也不会让太强的人提前遭遇,以避免让真正的强者被淘汰,到最后,反而剩下一些歪瓜裂枣在争夺这一荣耀。 但是如今这是怎么了? 才仙根榜阶段而已,才是第二轮而已,李牧和柳东衫,竟然就已经提前相遇了? 一个时辰之后。 一号擂台。 擂台的调试正在进行中。 但周围已经密密麻麻地围满了身影。 和其他准帝级对决时候一样,其他所有擂台上的战斗都已经停止――就算是不停止,只怕是到时候也没有人观战了。 而同时,暗中关于李牧与柳东衫一战胜负的盘口,已经开启了。 暂时来说,两个人的胜率,六四开,柳东衫更高一些。 因为毕竟柳东衫可是战胜了道宫道子,而道子在道宫中的排序,远在李牧之前,且柳东衫是老牌准帝,一直都隐藏实力,显然所图深远,一击而战胜道子,可谓深不可测。 而李牧若不是因为掌握了‘岁月’这种禁忌的力量,胜率还要更低。 …… “相公,你有把握吗?”花想容看着李牧,略有些担心。 对于什么百族圣战啊,什么名次啊,她都完全不在意,她在意的是李牧的安全,这个男人,是她生命之中的光,是她的神,是她的一切,将她从教坊司的泥沼中拯救出来,见识了这方天地的神奇,为了他,她愿意付出一切。 今日之战,各方议论纷纷。 花想容如今也是有数的高手,也看过道子与柳东衫的那一战,自然知道,柳东衫有多么强大和可怕。 李牧坏笑:“临阵磨枪,不快也光,娘子,不如我们再修炼半个时辰,再去比武,也来得及。” 花想容一下子俏脸绯红。 李牧口中的修炼,自然是就是双修。 来到升仙之地这些日子,除了战斗,修炼之外,李牧也没有停止双修,毕竟花想容的体质简直太厉害,双修事半功倍,就差白日喧淫了。 反正两个人都已经名正言顺的夫妻。 “你……若是能提高夫君出战把握的话,那我……”花想容面对李牧,从来不知道什么是拒绝。 李牧哈哈一笑,刮了刮娇妻的鼻子,道:“逗你玩呢,放心。” 两个人从房间里走出来,就看到王诗雨面色古怪地站在外面,一看李牧一脸坏笑,又看花想容红霞满面,校花大人冷哼一声,狠狠地剜了李牧一眼,转身就走。 走了两步,又跺了跺脚,转身回来,丢给李牧一把血迹斑驳的长刀,道:“看来我白担心你了,还耗费了一只‘难香’,找师父为你求来神刀,你倒是好,大敌当前,还在这里卿卿我我儿女情长,活该被劈死在擂台上,哼~” 这回彻底走了。 李牧看到手中破破烂烂血迹斑斑的长刀。 神刀? 王诗雨的师父,可是刀剑神皇丁浩。 这刀是丁浩的? 远处青牛道人、诗白玄、智千策等人,看到这一幕,不禁有些好笑。但眼前局势紧张,大战在即,李牧能否战胜柳东衫,他们并无多大信心,根本笑不出来。 …… “什么?柳帝与李牧一战?” 沈甲结束了自己的战斗之后,就进入静室修养,出来以后听到这个消息,顿时大急。 李牧注定要死在我的手里,不能让别人杀了他。 柳帝实力之强,同为天魔族人,他是知道的,这岂不是意味着,李牧必定被柳帝淘汰,不死也是重伤,在圣战擂台上,他无法为顾铁衣重夺荣耀了? “小甲,稍安勿躁。”顾铁衣此时已经恢复了一些,可以行走,只是双臂未生,道:“此一战对你来说,也许是好事。” “好事?可是李牧一旦被淘汰,那……” “输的人,不一定是李牧。”顾铁衣道。 他是真正和李牧交手过的人,直面过李牧的恐怖,这个人族后辈的身上,隐藏着太多的秘密,和其他大多数强者的看法不一样,这一战,顾铁衣更加看好李牧。

上一篇   1092、怪物

下一篇   1094、万古青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