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94、万古青帝 - 圣武星辰

1094、万古青帝

“前辈的意思是?” 沈甲一怔之后,眼眸中闪过一丝震惊之色。 顾铁衣正色道:“不要想其他,好好炼化你体内的元功,你虽然得到了我的衣钵,但还未完全融合,我输给你的功力,只不过是将你体内那股奇异力量引发了而已,勉强一只脚踏入准帝境,另一只脚还在外面呢,真正想要媲美帝道强者,你需要彻底融合那种力量,你现在只不过是拿到了一把钥匙而已,等到你真正打开了这山门,获得了门后的宝藏,才有资格真正面对李牧,然后再说打败李牧的话。” 沈甲面色一肃,将心中的杂念一敛,恭恭敬敬地道:“是,晚辈明白了。” 顾铁衣见沈甲如此快就调整好了心态,暗叹一声,这样的人才,竟然不是自己的弟子,不能收入自己的门墙,真是太可惜了。 他略微乔装打扮之后,道:“走吧,陪我去观战,好好看看,与我一战之后的李牧,如今强到了什么程度。” 直面李牧的战斗,对于顾铁衣来说,也是一种放下、升华和开悟。 沈甲见状,心中高兴,连忙道:“是。” 两人很快就来到了一号擂台周围。 沈甲因为之前一战,如今也是天魔族中的名人,地位颇高,因此纵然来得晚,也得了一处绝佳的位置,可以清清楚楚地看到擂台上发生的一切。 此时,一号擂台周围,已经是人头攒动,宛如山海。 “这气氛……有一种提前观看最终决战的感觉。” “这一战关系重大啊,人族和天魔族,谁能先笑,就看这一战了。” “说实话,道子可以说是人族最强的几个人选之一,结果败于柳东衫,这种打击对于人族来说,可以说是毁灭性的。” “是啊,柳东衫之胜,远比当日李牧击败顾铁衣更具影响力,如果李牧今日不能击败柳东衫,基本上意味着,人族可以提前告别最终夺魁的荣耀了。” “但是,李牧赢的希望不大。” “毕竟不成准帝,修为上欠缺着呢,走捷径不可能走太远。” “嘿嘿,人族也算是当世大族,也有如此落魄的时候,哈哈哈。” 各种各样的议论声,各种心态的喧哗声,此起彼伏,缭绕在整个一号擂台周围。 擂台的调试正在进行。 轮回仙球显然也对这场比武非常非常看重,只是一个阵法和风壁护罩的调试而已,竟然足足进行了一盏茶时间。 万众期待。 空气中像是有无形的火焰在燃烧跳跃。 时间一分一秒慢的像是纪元轮转。 随着周围的喧哗声越来越大,终于―― 嗖嗖! 神玉仙牌的传送柔光,同时出现在擂台上。 李牧和柳东衫同时出现在擂台上。 一黑,一白。 李牧一袭白衣,身躯笔挺,修长魁梧,黑色短发宛如钢针,浓密漆黑,英气勃勃,风采绝世,事实上,就算是李牧的敌人,也不等不承认,如今的李牧,气势已成,底蕴神藏,虽然还未踏足帝境,但已经有了帝道风采。 而柳东衫面目清癯,一袭黑衫,身形瘦高,同样黑色的长发披在肩头,面容宛如白玉,晶莹流转光华,眼神清凉,初看透彻,再看沧桑,仔细看似是有万千星辰在其眼眸深处运转沉浮一样,面颊丰盈,鼻直口正,仿佛是饱经陈是沧桑的世外高人一样。 这两个人一现身,顿时吸引了全部的目光。 “呵呵呵呵,人族当世大族,到如今,最后的荣耀,却要靠一个初出茅庐的后辈守护,呵呵,还真是日薄西山,江河日下。” 柳东衫看着李牧,神情清冷。 这位金光支的准帝,姿态倨傲,显然并未将李牧视作真正的对手。 李牧咧嘴笑了笑,勾了勾手指。 “这么大的人了,打就打,废什么话,滚过来受死。” 他的姿态,比柳东衫更加狂妄。 两族是世仇,再加上之前各种铺垫,这场战斗,已经没有了任何打嘴炮的意义。 直接干。 轰! 李牧抬手就是真武拳,漫天拳劲如龙,呼啸而出。 “散!” 柳东衫往前一步,微微开口。 空气之中,无形的透明波纹散开。 拳劲在距离他二十米之外,直接消散无形,像是被戳破了的肥皂泡泡一样虚幻脆弱。 李牧神色不变,大踏步而上,依旧是真武拳。 漫天拳印,宛如一颗颗大星一样,在轰然坠下。 真武拳?火流星。 这是真武拳后续大招。 柳东衫目露轻蔑之色,淡淡一笑。 在登台之前,他对李牧的了解,可以说是全方位的,非常详细,尤其是对于李牧那令人匪夷所思的肉身力量,可以说是印象深刻,所以根本不会如姜玄那样,愚蠢到用肉身之力去对拼。 他甚至都没有施展其他招法。 帝道领域直接开启。 一颗万古长青的柳树,在他的身后,缓缓浮现。 这颗柳树数万丈高,树根扎根于厚土大地,树干宛如天柱,枝叶茂密,似是一方世界,有日月在树枝之间沉浮起落,有星辰在树冠之中流转运行,仿佛是其果实一样。 这是柳东衫的帝道领域【万古青帝】。 一片片柳树叶飘落,凌空飞起,迎上那一颗颗宛如流星一样的拳印。 片叶斩星辰。 星辰拳印接近无声无息之中被斩碎。 柳叶源源不断,飘舞在虚空之中,宛如绿色舞蹈的精灵一样,轨迹看似是飘忽不定,但实则都卷向李牧,速度似乎缓慢,然则万分之一瞬间,李牧身边,已经是柳叶纷飞。 杀机,在一瞬间降临。 每一片柳叶,都是一抹蕴含着极道杀机的法则之力。 擂台周围,一片惊呼。 谁都没有想到,柳东衫一上来,就是如此极道杀招,瞬间全力爆发,没有丝毫的试探。 但李牧却没有丝毫的意外。 轰! 他的周身,帝火浮现。 与此同时,身形周围,四季变化的动态画面,交替流转。 【轮回刀域】。 这是李牧曾经在对战顾铁衣的时候,施展过的禁忌力量。 而很多观战的强者,敏锐地注意到,和上一战相比,李牧的帝道领域发生了变化,不管身边的四季如何轮回,动态画面如何变幻,李牧本身,都浑身燃烧着火焰,宛如一轮大日一样,位于这画面的正中央。 四季变化,永远离不开太阳。 这领域似乎更加神妙了。 就看李牧的身边,突然秋意浓烈,一片片黄金一样的枯叶从枝头飘落,纷飞在虚空之中。 金黄枯叶对斩翠绿柳叶。 嗤嗤嗤! 虚空中,响起一连串宛如撕裂纸张布帛般的声音。 柳叶断裂,飘散。 枯叶破碎,消弭。 这画面诡异而又唯美,是天地之间至美的景致。 一些实力稍低的强者,不知不觉,都看呆了,连神魂都似是要沦陷在这样的美色之中。 而真正的强者,却看的是后背发凉,冷汗流淌。 这唯美画面之中蕴含着的绝世杀机,简直令人心惊胆战。 片刻之后。 枯叶和柳叶,皆尽飘散,湮灭。 柳东衫背后的万古柳树,越发清脆,树枝轻轻地晃动,发出沙沙的声音,仿佛是清风抚树海一样,淡淡的翠绿氤氲弥漫,似是天地初开的鸿蒙之气,气象瑰丽奇伟,就算是没有什么骇人的气息流转弥漫出来,但哪怕是是升仙之地实力最低的武者,也明白这画面之中可怕杀机。 而李牧身边,依旧是四季流转轮回的动态画面,春草夏雨秋实冬雪,各种气象变化不断地出现,就仿佛是在身边形成了一个真真切切的、时间流速肉眼可见的小世界、小宇宙一样。 而李牧就是这个世界唯一的太阳,光芒万丈,赋予了宇宙万物一切的生机。 “李牧变强了。” “是的,他的帝道领域,更加精纯和完整了。” “不愧是妖孽,这才短短几天时间,就有了如此可怕的进步。” “这种绝世妖娆的人物,本来就不能以常理度之,一旦开悟,进境就会一日千里。” 擂台上双方的第一次交手,就让周围观战强者们感慨连连。 尤其是李牧竟然举重若轻地正面抵抗住了柳东衫的【万古青帝】领域的绞杀,展现出来的对于帝道领域的理解和掌控,比之当日与顾铁衣一战时,可谓是一日千里,天上地下。 周围惊叹连连。 李牧这个人族的后起之秀,他的才华和天赋,宛如烈日,这一瞬间,灼烧了不少人的眼睛,无法直视。 “嘿嘿,那又如何,毕竟太年轻,修为差得远,柳东衫的真正杀招还未出。” 有人阴测测地冷笑。 是羽族的一位强者。 很多人心中一凛,想起了当日柳东衫与道子一战时的表现,那是什么样宛如神魔、噬佛灭仙的画面啊,柳东衫的可怕,在那一战中,彰显的淋漓尽致,相比较而言,李牧的确是没有逼出柳东衫真正的极道禁招,也只是防御住了‘柳叶’而已。 【万古青帝】帝道领域,可不仅仅是只有‘柳叶’而已啊。 果然,下一瞬间,那株柳树树枝飘摆起来,疯狂地延伸,瞬间化作星辰藤蔓一样,似是活了一样,朝着李牧绞杀过来。 “上路吧,人族最后的希望。”柳东衫寒声道。 8)

上一篇   1093、李牧第二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