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95、李牧的第一次 - 圣武星辰

1095、李牧的第一次

李牧一抬手,一百二十道金光在手中汇集在手中,打神鞭第四形态瞬间呈现。 风云六刀! 刀光流转,宛如银河之水倾泻呼啸。 一瞬间,擂台上不知道出现了多少个李牧,皆尽挥刀就斩,千千万万的化身,与万万千千的柳枝缠斗在一起。 忽而柳枝尽碎。 忽而人影消弭。 就像是两军对垒,双方的‘士兵’不断地倒下。 柳枝疯狂蔓延,缠绕,越来越多,像是活了一样,一条条一支支,闪烁着奇异的准帝级符文光华,翠绿色的神光萦绕,似是吞灭星空的魔龙一样,每一条都是鲜活有生命有思想的生物一样,释放出太古苍茫的气息。 李牧挥刀的身影,也是越来越多,犹如天上繁星,一刀一刀,刀光照耀星河,不断地斩,不断地斩,简单的挥刀,刀法质朴,但每一刀下去,总会斩断一条绿色魔龙。 “看你能坚持多久。” 柳东衫冷笑。 他的【万古青帝】帝道领域,万千奥义,蕴含大道,乃是准帝帝道领域中排名靠前的领域之一,最不怕的就是消耗和持久战。 便是强如道子,也是最终也被消耗击败。 李牧虽然具有逆行伐帝的战力,但强在爆发力,修为毕竟不足,这是先天上的缺憾,不是什么战技或者是功法可以弥补,哪怕此时李牧刀法臻致极境,也掌握了帝道领域之力,甚至还是传闻之中蕴含着‘岁月’禁忌之力的帝道领域,但也只能进行闪电战,速战速决而已,一旦进入消耗阶段,那就必败无疑。 可柳东衫的帝道领域,最是克制瞬间爆发的战法。 因为【万古青帝】帝道领域的韧性之强,可以说是令人叹为观止,就算是真正的大帝,也无法在一两招之内,就击溃柳东衫。 李牧并不具备短时间之内快速击倒柳东衫的战力。 而持续下去,李牧的真元终究会被消耗一空。 不管是帝道领域还是战技,越是强大,威力越是可怕,对于真元、精神、气血的消耗就越大。 一个未臻致准帝领域的后辈,能支撑多久? 结局,似乎已经注定。 一盏茶时间过去,李牧的身影,也依旧密密麻麻,依旧在不断地挥刀。 但柳东衫的脸上,冷笑却越来越明显。 他什么都不做,只是静静地站在万古青天柳树之前,就如一尊创世的神明一样,意念一动,便有万千柳枝化作魔龙,缠绕绞杀过去,无穷无尽。 若不是因为此地乃是升仙之地的擂台,这些柳枝,只是其中一条,便可以绞碎星辰,洞穿烈日。 而李牧浑身燃烧帝火,真身站在【轮回刀域】之中,任凭四季交替,己身宛如永恒不灭的时光大日一样,始终光彩夺目。 那些挥刀斩杀的身形,都是他的分身。 密密麻麻,分身不断地涌现,似是一支人数无尽的军队。 如今的李牧,对于尘世间各种战技的掌握领悟,已经到了一个极致,就算是武道大帝,也未见得比他掌握的战技更多,尤其是在风云大陆上,他修炼无数武道功法战技,在战斗之时,信手拈来。 此时便是以刀意配合【八九玄功】的分身之术,可以化身千万,挥刀斩龙。 时间流逝。 转眼,小半个时辰过去。 李牧分身挥斩的速度,丝毫没有变慢。 柳东衫的冷笑中,略带一丝惊讶。 转眼,又小半个时辰过去。 李牧依旧生龙活虎,没有衰弱的迹象。 一个时辰过去。 就连擂台周围观战的强者们,渐渐地脸上都浮现出了震惊之色。 怎么回事? 未成准帝的李牧,底蕴积淀这么深厚吗? 柳东衫面色阴沉起来。 他右手突然捏了一个印诀,翠绿色的符文在手中爆发出来,印入身后柳树之中,瞬间,不只是柳枝摇摆缠向李牧,就连一根根粗壮的树杈分支,也似是太古苍龙一样,劈斩、缠绕、吞噬、突刺向李牧。 可怕的杀机瞬间爆发。 就连虚空,在这些柳枝、柳木的翻搅之下,大片大片的塌陷。 “看你还能支撑多久。” 柳东衫冷笑。 “哈哈哈哈哈!” 李牧仰天狂笑。 漫天分身残影,犹如如燕归巢一样,瞬间尽数没入真身之中,帝火轰地一声,汹涌燃烧,扩大了千百倍,这一瞬间的光明,仿佛真的是一轮永恒不灭的烈日一样,刺目的光明,让每一个观战的强者瞬间近乎于双目失明,视野之中,一片鲜红! 除了柳东衫。 他瞳孔皱缩,感觉到一股可怕的力量,正在李牧体内衍生,膨胀,散发。 “支撑?你以为我在苦苦支撑吗?哈哈哈哈,那就让你看看,我的余力,风云六刀……拔刀斩!” 李牧大喝,凌空跃起,黄金巨刀一刀斩出。 瞬间, 数万米的火焰刀意刀光,脱胎而出。 帝火刀光无线延伸。 斩在柳叶上,柳叶迅速枯萎焦黄,斩在柳枝上,柳枝瞬间龟裂干燥石化,站在柳木上,柳木斑驳的年轮增加万千倍,生机顿消,露出苍老败亡之气…… 帝火刀光飙射,斩向无尽远处,似是要斩碎宇宙一般。 柳东衫面色狂变。 他双手连连挥出手印,身后的柳树,似是活了一般,两根巨型分支,就如同人的双臂一样,朝前托起,交叉一架,将这数万米之巨的刀意刀光,猛然架住。 轰隆! 一号擂台小世界中,枯黄的柳叶纷飞,柳枝断裂,整个【万古青帝】柳树,都剧烈地颤抖起来,连带着柳东衫的整个地道领域,都开始激荡,仿佛是要瓦解一样。 柳东衫脸上的震惊表情,无法掩饰。 他竭力催动手印,聚拢领域,这才勉强将【万古青帝】柳树画面维持不散。 李牧的这一刀,令他感觉到了威胁。 巨大的威胁。 轰隆隆隆! 可怕的爆裂声中,帝火刀光慢慢消弭消散。 赤红色的火焰,在柳树一些枝叶上星星点点,好像是整个柳树被点燃了一样。 柳东衫催动法则之力,将火焰扑灭。 但一些柳枝上,却是一片焦黑,火焰燃烧过的痕迹,暂时无法消除。 他骇然地看向李牧。 李牧握刀而立,深处【轮回刀域】的四季领域之中,浑身帝火焚烧,光明之力照印山河,此时也正在看他,缓缓摇头。 “不对,你不是道子师兄的对手。” “你说什么?”柳东衫一怔,旋即暴怒。 李牧盯着他,一字一句地道:“我说,你根本不是道子师兄的对手,道子师兄的实力,我是知道的,这世界上有人可以击败他,但绝对不是你,和道子师兄比起来,你差了十万八千里,根本不可能击败他……你,到底是用了什么见不得人的手段,败了道子师兄?” 这话一出,整个升仙之地,骤然死寂,落针可闻。 短暂的死寂之后,便是宛如洪荒逆流爆发一般的轰然喧哗沸腾。 有多少张脸,就有多少份的震惊。 李牧的话,就像是一道惊雷,猝不及防地狠狠轰击在了所有观战者的心头,令他们头皮发麻。 作弊? 李牧的意思是,柳东衫在与道子一战中,用了某种见不得人的手段作弊了。 这可是捅破天的辛秘啊。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 后果绝对是灾难性的。 无数道目光,看向柳东衫。 “哈哈哈哈哈……” 柳东衫笑了起来。 他看向李牧的眼神,就像是看着一个卖力表演的小丑。 “你的表现,的确是超出了我的预料,相信也超出了观战各方的预料,但你以为用这种小伎俩,就能崩坏我的道心,就能为你赢得胜机,就能为人族挽回尊严?”柳东衫怒极反笑,如同听到了世间最好笑的笑话一样,不屑地道:“你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吗?升仙之地, 百族圣战的终极之地,圣战不是进行了一两次,在这里,已经有了千千万万场次的战斗,准帝级的战斗,更是数不胜数,可曾有人依靠作弊赢过?你想要用诬陷的卑劣手段来赢我,那是找错地方了。” 擂台周围的喧哗之声更加剧烈。 “是啊,这里可是圣战擂台。” “李牧疯了,说什么胡话,轮回仙球岂能允许他人作弊,历史上从未发生过这种事情。” “李牧黔驴技穷了。” “要说作弊,嘿嘿,李牧自己连续以天尊境击败准帝,作弊的可能性更大吧,还有脸说别人。” “混沌世界中,再也没有比这更加公平的决战之地了。” “就连武道大帝,也从未怀疑过圣战擂台,李牧?呵呵呵呵。” 此起彼伏的议论争论声,讥诮质疑嘲讽李牧的声音占据了主流。 毕竟这里是百族圣战之地,是无数年以来,无数届以来,最为公正公平的对战之地,是各大种族、各大圣地、所有武道皇帝共同承认的地方,又有轮回仙球这种仙器一样的存在主持,柳东衫就算是武道大帝,也不可能、更没有能力在这样的地方作弊。 李牧面色不变。 “既然你不承认,那我就只好先击溃你,让你明白,你自己真正的实力,到底是什么水准了,你那不切实际的第一仙之梦,也该醒醒了。” 李牧身边,四季轮转画面骤然清晰了起来。 他一步迈出。 四季随行。 岁月的力量开始流淌。 帝道领域的对撞开始了。 上次与顾铁衣一战,李牧骤然施展【轮回刀域】,将顾铁衣直接吞噬其中,令他猝不及防,而这一次,却是李牧真正用帝道领域的力量,与准帝级的强者的帝道领域对撞。 这是李牧的第一次。 .。手机版阅读网址:m.

上一篇   1094、万古青帝

下一篇   1096、强的离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