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96、强的离谱 - 圣武星辰

1096、强的离谱

准帝领域的对撞,是法则的对撞。 是力量的碰撞。 也是对于天帝万物理解的对撞。 更是真正的极道强者的终极战斗方式。 四季轮回,万物复苏。 发芽,生长,开花,结果,蒂落,枯萎,冰冻,死去。 李牧如昊日一般,主宰四季变化。 轮回刀域的迅速弥漫开来,就像是天地之间有无形的画笔在以虚空为画笔,不断地描绘,不断地渲染,不断地侵吞,将擂台空间挤占,然后从四面八方朝着柳东衫和他身后的万古长青柳树浸染而去。 柳东衫操控柳树,法则弥漫,树叶树枝摇晃了起来,氤氲之气弥漫开来,柳叶纷飞,树枝攒动,朝着李牧的四季轮回刀域席卷而去。 法则碰撞。 没有绚烂唯美的画面,没有震耳欲聋的轰鸣。 就像是两种颜色的水在相互融合,就看哪一种的颜色更深,将另一种颜色直接淹没。 就像是两团在一起交融,就看哪一团火温度更高,将另一团火直接吞噬。 无声无息。 但惊心动魄。 很快,柳东衫的面色变了。 因为他发现,之前的消耗,竟然是没有丝毫的作用,李牧体内的真元,源源不绝,非但不见降低,反而是有上涨的趋势,在这样后劲无穷的真元的作用下,【轮回刀域】扩张之势更加狂暴。 帝道领域的相持只持续了短短一盏茶的时间,久开始有了分晓。 四季画面辐射开来,将万古长青柳树给彻底包裹了。 柳东衫令人难以置信地落入了下风。 难道这就是禁忌之力‘岁月’的力量吗? 这就是光阴的威力吗? 无数人瞠目结舌。 最终,轮回刀域彻底包裹了柳树,让这颗巨大的柳树,看起来好似是四季领域变化之中的一棵树,而不再是柳东衫的帝道领域。 “怎么回事?” 柳东衫难以相信,无法接受。 堂堂老牌准帝的自己,竟然在比拼真气底蕴、在比拼领域厚度的时候,输给了李牧? 他身后的柳树,逐渐完全融入到了四季变化的轮回之中,树叶缓缓变得枯黄,似是苍老失去了生机一样,甚至有雪花降临,落在柳树上,一层层的积雪,压在柳枝上,看起来无比怪异。 他有一种就要失去对于万古长青柳树控制的恐慌。 “万古长青,星辰无尽……压!” 柳东衫怒吼,连续打出手印法诀,不惜一切代价,一身元功,催动到了顶点。 沉浮在柳枝之间的诸多星辰绽放璀璨光芒。 然后宛如群星呼啸,划破领域道则,朝着李牧轰击而去。 当初,柳东衫正是凭借这一招,击败了道子。 这是他最强的极道之招。 但是李牧早有准备。 他浑身帝火缭绕,宛如一轮大日,光芒无尽,手中打神鞭巨刀劈斩,风云六刀奥义发挥到了极致,一刀一颗星辰,尽数斩碎,仿佛是毁灭宇宙的魔神一样,一往无前,直面群星坠落,丝毫没有后退之意。 轰隆隆! 星辰破碎,爆炸。 炸开来的是湮灭般的混乱法则。 李牧身处其中,爆炸波首当其冲,正面承受这种星辰破碎的毁灭之力,饶是他肉身强横无匹,也开始受伤,身上的白衣瞬间化作飞灰,肌肉上炸开来一道道的裂纹,淋漓的鲜血流淌出来。 但他宛如未觉一般,长刀挥舞,一往无前。 气势不断地飙升,哪怕是浑身浴血,也决不后退。 帝火璀璨,笼罩了李牧的身躯。 一刀一刀。 刀光似是星云流转。 一颗一颗的星辰被破碎。 柳东衫万古长青柳树上,共有一百零八颗星辰,在与道子一战的过程中,损失了三十六颗,未来得及修炼补充,此时还剩下七十二颗,李牧挥刀狂斩,瞬间又斩掉了四十八颗。 而此时,李牧距离柳东衫不足百米。 轮回刀域在不断地吞噬柳树。 随着岁月的轮回,四季交替更迭的速度变快,原本数万米的参天碧翠柳树,逐渐枯萎,柳枝下垂,柳叶枯黄从树枝上飘落,树皮斑驳裂开了一道道苍老的裂纹。 这是岁月的力量。 禁忌的力量。 哪怕这柳东衫的帝道领域柳树,号称是万古长青,但是在岁月轮回流转的力量面前,依旧被腐蚀,难以招架。 即便是到了此时,李牧的真元后劲,依旧是蓬勃无尽,丝毫不见颓势。 柳东衫无法理解这样的事情。 战斗到此时,他处于下风,体内真元已经开始下降,为何李牧后劲如此疯狂,真元好似是源源不绝,永无止尽一样,这是武道大帝才有的力量,为何会出现在李牧的身上? “难道……” 柳东衫想到一个可能,心中巨震。 难道这个李牧,竟然是某位武道皇帝的化身不成? 人族竟然做出了这种谋划? 一念及此,他的心中,竟然浮现出一丝惧意。 李牧法眼开启,【破绽之瞳】和【预兆之瞳】不断地切换,斩落一颗一颗的星辰,他瞬间敏锐地捕捉到了柳东衫的心念变动,一刀斩出,刀芒粉碎剩下所有的星辰,斩向柳东衫。 轰! 柳东衫身后枯老的柳树护主,主动伸出树冠,架住了这一刀。 但巨大的柳树,近乎是被斩掉了三分之二的树冠。 “啊……”柳东衫怒吼。 他瞬间意识到,自己犯了一个巨大的错误。 在这种级别的战斗之中,自己竟然分心想其他事情,还心生惧意,太不应该,因为就算真的是武道皇帝化身到来,在升仙之地也会被压制到准帝以下的修为,自己根本不用怕。 但此时落入下风,帝道领域几乎被李牧斩碎,令他一下子,如处绝境。 想要翻盘,希望还不足一成。 李牧刀光如星河匹练,连连斩出。 柳东衫不敢硬接,疯狂后退,拉开距离,勉强维持自己的帝道领域。 这样的画面,令周围无数战前看好柳东衫,认为李牧必败无疑的观战者们,陷入到了巨大的震惊之中,无法理解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修为和底蕴,本该是李牧最大的弱点。 但这一战中,反而成为了李牧最强的地方。 柳东衫危险了。 谁都看得出来,战斗的天枰已经开始无法遏制地倾斜。 李牧的攻势犹如狂风骤雨,而柳东衫就似是失伞的旅人一样,随时都有可能被这狂风骤雨给淹没吞噬。 为什么会这样? 难道真的如李牧之前所说,柳东衫的真正实力其实很低,当日战胜道子,另有原因,真的是作弊了? 这不可能啊。 可如 何解释此时擂台上的局面? 李牧亲口承认不如道子远矣,却能将柳东衫逼到如此绝境。 当日到底发生了什么? 人群中,道宫众人,藏剑海众人,大部分的人族圣地强者,脸上担忧的神色,终于舒缓开来,长长地松了一口气,虽然他们也看不懂这战斗的走势,但至少李牧正在走向胜利。 王诗雨和花想容两个人,之前战局紧张时,不知不觉地站在了一起,手都握在了一起…… 云双鹰眼睛睁的溜圆,一脸的紧张,看着擂台。 远处,人群中的沈甲面色震撼。 在这个时候,不知道为什么,看着李牧,他心中那种熟悉至极的怪异感觉,又浮现出来,他明明想要斩杀李牧报仇,为神族立功,但却在那匹练般的刀光中,恍惚间看到了似曾相识的画面。 为什么会这样? 他强行压制下心中的疑惑,仔细观摩李牧的武道奥义。 现在,他已经百分之百确定,这个人族,将会是神族本届圣战之中,最大的对手和敌人,想要摘的最后的荣耀,就必须击败这个人。 沈甲握紧了拳头。 而他的身边,长衫笼罩身形,帽兜遮面的顾铁衣,心中叹息着。 和当日一战相比,李牧又变强了。 这个人族妖孽变强的速度,根本不符合常理。 更远处,雷道祖山的驻地中。 因为某些原因,雷藏并没有前往擂台附近观战。 他远远地看着法坛巨幕,光影交织,将战斗画面清晰地展现出来,时间流逝,雷藏的脸上,浮现出震惊、愤怒和嫉妒杂糅的复杂情绪,他的心中,隐隐滋生绝望。 李牧表现出来的实力,实在是太强大,已经不是他能够望其项背的程度了。 击败李牧,成一句空话。 不,成为了一个笑话。 雷道祖山驻地的上空,笼罩着一种奇怪的阴霾。 白如霜眼中,有奇特的精芒闪烁,面目不知不觉之中,有些狰狞。 李牧的战力,超出想象,扪心自问,在升仙之地这样的压制环境之中,便是他,面对这样一个暴兽出笼一样的李牧,未必就真的可以战而胜之……李牧这个杂碎,身上到底隐藏着什么样的秘密? 但,一切都不重要了。 李牧今天,绝对赢不了。 他注定要死。 …… “嗯?” 李牧一刀劈出,眼看就要将柳东衫的帝道领域,完全斩崩溃摧毁,突然,一股无形的力量,凭空出现,将他笼罩,瞬间消融了他的刀势威力。 怎么回事? 李牧心中一怔。 这座擂台上,突然有一股神秘深邃的诡异力量出现。 李牧被这股力量笼罩,体内的真元被压制,肉身犹如陷入沼泽流沙中的蜗牛一样,被瞬间束缚。 他就这样,毫无征兆地被压制了。 就好像是玩游戏时角色人物突然被套了一个虚弱一样。 柳东衫趁机后退,如愿拉开了距离,从李牧的轮回刀域领域之中脱身而出,有了喘息之机。 看到李牧气息非一般地衰减衰弱下去,柳东衫一怔之后,顿时大笑了起来:“强撑了这么久,你的真元,终于经受不住这般消耗了吗?李牧,现在轮到我的进攻次序了,你的表演结束了。” 李牧眉头皱了起来。 他一下子明白,当日道子到底是怎么输的了。 .。手机版阅读网址: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