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97、人族的脸,都被你们丢尽了 - 圣武星辰

1097、人族的脸,都被你们丢尽了

“哈哈哈,李牧,你的真元,终于消耗完毕了吧。” 柳东衫大笑,身后的柳树,仿佛是焕发了第二春一样,开始变得苍翠,被帝火烧焦的柳叶褪去了焦色,树枝长出了新皮,柳枝如魔龙一样,朝着李牧绞杀缠绕过来。 李牧浑身帝火爆燃,挥刀狂斩。 一根根柳枝被斩为粉末。 他依旧有还手之力。 “李牧,你已是强弩之末,今日你必败。” 柳东衫大笑,狂攻。 李牧眉毛一挑:“傻逼。” 笼罩在擂台上的这种力量,对于柳东衫显然没有任何的影响。 不止如此,柳东衫甚至都没有察觉到这种力量的存在。 李牧相信,外面观战的各方强者,也根本察觉不到这种力量。 能够做到这一点的,除了悬浮在天空之中的轮回仙球,没有其他人了。 李牧也相信,柳东衫到现在都不明白,当初他是如何战胜道子的,他以为是依靠自己的实力和机缘,但若是没有轮回仙球帮他作弊,暗中削弱了道子的力量,就算是三个柳东衫加起来,也绝对不是道子的对手。 “杀,今日,注定我将人族踩在脚下。” 柳东衫大喝,杀招连连。 李牧的四季轮回领域开始瓦解,开始消散。 轮回仙球暗中释放的压制之力,越来越强。 这种力量,是一种李牧从未见过的力量,甚至比大帝之力更加诡谲悠远,只有被直接作用于身的李牧一个人能够感受到,其他人根本看不见,摸不着,也无法行动,没有任何波动溢出……传闻轮回仙球来自于仙界,难道这就是所谓的仙力不成? 李牧心中一瞬间,转过无数个念头。 但手中的动作,却没有丝毫的迟缓。 丹田之中,【星辰之心】疯狂地运转,源源不绝地提供真元能量,这也是李牧能够以天尊境界的修为,将轮回刀域这种帝道领域维持这么长时间的原因。 若只是打消耗战的话,就算是打十年,李牧都不怕。 此时,似是感觉到了情况的危急,【星辰之心】运转到了极限,疯狂地朝着李牧的体内,填鸭式地运输能量真气。 李牧一边后退,一边竭力维持【轮回刀域】不溃散。 在这股可怕力量的压制之下,唯有【轮回刀域】,才能让李牧勉强抵挡柳东衫的进攻,一旦领域溃散,李牧瞬间便是败亡的命运。 他缩小【轮回刀域】的范围,让其更加凝实,抵抗无所不在的柳叶、柳枝的袭杀绞杀。 “哈哈,困兽之斗,李牧,你已经是强弩之末,不认输,就死吧。” 柳东衫精神大振,狂追猛打。 李牧并不说话。 他在疯狂地运转【先天功】,【预兆之瞳】开启到了极限,想要窥视到擂台上仙道之力的奥义轨迹。 擂台周围。 一片哗然。 喧哗声鼎沸,如山呼,如海啸。 “终于还是难以逆天吗?”人族的强者们,面色黯然。 李牧坚持了这么长的时间,眼看着就要创造奇迹,结果却在最关键的时候,真元耗尽,一败涂地,柳东衫的【万古青帝】领域,不愧是最为坚韧擅守的领域,终究还是坚持了下来。 “哈哈哈,一切 重回正轨。” 天魔族的修士强者们,兴奋难抑。 之前李牧大占上风的时候,他们真的是被吓到了。 如今,胜利在望。 “哈哈,李牧终究还未踏入帝境,该有此劫。” “这就是嚣张之人的下场。” “斩了李牧,将人族的尊严,彻底踏在脚底下。” “杀了他。” “柳帝,柳帝!” 天魔族的修士们,忍不住疯狂地大喊了起来。 沈甲面色愕然,旋即轻轻地摇头。 “终于还是真元耗尽了吗?李牧要败了。差一点就创造了奇迹,可惜了,武道世界,就是如此残酷,只有真正的强者,才能走到最后。” 不知道为什么,沈甲的心中,微微有一些遗憾。 柳东衫取胜,明明最符合神族的利益,但他之前竟然不知不觉之间,带入到了李牧的身上,希望李牧可以赢,这并不仅仅是因为他希望自己可以在擂台上亲自击败李牧,还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原因。 “竟然会这样?” 顾铁衣无比意外。 在他看来,李牧应该已经取胜了啊,为何会在最关键时候,真气耗尽? 他与李牧交手过,深知李牧的可怕。 这个年轻人,不仅仅战力强横妖孽,更在于他对于战机的把握,对于战局的把握,看似嚣张狂傲无比,但实际上,绝不是那种好勇斗狠,一味狂莽的人,照理来说,李牧对于自己真元的控制和计算,应该不会出现‘为山九仞功亏一篑’的败笔。 但是,现在看起来,分明是李牧真元耗尽,无力还手的画面。 顾铁衣觉得有些诡异,却找不到其他的理由来解释这样的变化。 道宫诸人区域。 “啊,相公……”花想容花荣变色,一颗心差点儿从嗓子里跳出来,抓着王诗雨的手,不知不觉中用力,手指关节都发白了。 王诗雨脸上,也是万分凝重的神色,另一手握住了锈剑的剑柄,一旦李牧真的出现任何危险迹象,她就要不顾一切地冲出去了,这个世界上的任何其他东西,都远远不如李牧重要,哪怕是与混沌世界为敌。 “为什么突然会这样?” 青牛道人、诗白玄、智千策等人,也是震惊之余,心都悬了起来。 剑狂的双眉掀起,宛如两柄就要飞射出去的利剑一样,死死地盯着擂台,其他剑痴、剑心、剑傲等藏剑海的大剑仙,脸上也都浮现出了难以遏制的紧张之色。 雷道祖山驻地,雷藏的面色在经过了短暂的错愕之后,露出了狂喜之色。 尽管他也是人族一员,此战关系到人族尊严,但他甚至要比天魔族更加希望李牧战败,最好被斩杀在擂台之上。 白如霜神色微动,嘴角缓缓翘起。 “呵呵,来了,这一幕终于来了,李牧啊李牧,这一战,你就算是不死,也脱十层皮,到时候,和道子那条死狗一样,滚出去养伤,此间事了,我亲自去剥了你们两个的皮。” 一切,都尽在他的掌握之中。 …… 擂台上。 “杀!” 柳东衫彻底催动了【万古青帝】柳树,密密麻麻的柳叶和柳枝,卷起湮灭杀戮狂潮,绿色的杀意之海,将李牧的身形,近乎于淹没。 他的心中,大为畅快。 终于到了他扬眉吐气的时候。 一切和他预料的一模一样,李牧的真元,终于耗尽了。 此战,胜负已分。 李牧处于前所未有的危险之中。 那种仙道的力量,压制力越来越强,不管【星辰之心】如何灌输提供力量,但都无法对抗这种仙道之力,此时的李牧,就像是一个陷入流沙之中的困兽一样,越是挣扎,下陷的越快。 死亡的阴影,弥漫而来。 但李牧的心中,却前所未有的清明。 “不管如何,这一战,绝对不能败,绝对不能倒下。” 他不惜一切,疯狂催动体内的一切力量。 “再多一点,再多一点,都给我,给我!” 他心中暗喝,不顾一切地催动【星辰之心】,不顾一切地承受源源不绝的力量,而仿佛是感受到了李牧的决心,【星辰之心】之中,骤然有一股蓬勃浩瀚到了难以置信的力量,猛地注入到李牧的四肢百骸之中。 “啊啊啊啊……” 李牧狂吼。 他整个人,就像是一个快要被吹爆了的气球一样,身体骤然膨胀了一圈,血管凸出,青筋暴露,肌肤上,一点点的血迹沁出来,浑身的帝火疯狂燃烧,一下子,膨爆起数千米高。 【先天功】疯狂地运转,十二层功法到了极限。 “哈哈哈,李牧,燃烧寿元吗?败局已定,我送你上路。”柳东衫见状,轻蔑地大笑,攻势更猛:“你注定,要被我踩在脚底下,只能作为一个踏脚石,见证我的传奇。” 轰轰轰! 一根根的柳枝,钻破了【轮回刀域】的防守,狠狠地抽在李牧的身上。 数十道柳枝,宛如绿色的蟒蛇毒龙,缠绕在了李牧的身上,疯狂地绞杀。 “不……”花想容悲呼,狂冲向擂台。 王诗雨手握锈剑,不顾一切。 云双鹰浑身寒意爆发,如一团冰炎一样,也出手了。 “拦住他们。” “放肆,竟敢破坏圣战规矩。” “破坏规矩者,杀无赦。” 数道怒吼声响起。 天魔族、羽族、尸族的强者,纷纷阻拦。 一道电光闪过,空中惊雷响起。 雷藏现身。 “退回去。” 闪电犹如银蛇狂舞,朝着三女袭去。 白如霜几乎是在同一时刻现身,出手更是狠戾,灭世紫雷带着毁天灭地的杀机,毫不留情,轰响花想容三人,这分明是要借机杀人了。 千钧一发之际―― 剑光闪烁。 群印如龙。 轰轰轰! 藏剑海的几大剑仙,还有诗白玄、青牛、智千策等人都出手,挡下了雷道祖山两大强者的攻击,保护住了花想容三名女子。 “嗯?你们身为前辈,竟然还偏袒这种破坏规矩的孽障,人族的脸,都被你们丢尽了。”白如霜目光在道宫、藏剑海的强者们脸上扫过,带着嘲讽和愤怒,一副义愤填膺的样子道。 ------- 还有一更 .。m.

上一篇   1096、强的离谱

下一篇   1098、魔刀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