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98、魔刀现 - 圣武星辰

1098、魔刀现

“几个小辈,关心则乱而已,何况他们就算是出手,也无法攻破风墙,你们紧张什么?”剑狂神色平静,淡淡地道。 “不管能不能干扰到比赛,都不能有这样的举动,这样众目睽睽之下,竟然有了这样的企图,就是大错。”白如霜冷笑着道:“规矩就是规矩,破坏圣战者,都要付出代价。” 青牛道人道:“三个小姑娘喊几嗓子,就能破坏圣战,白如霜,你也太大惊小怪了吧。” 白如霜冷冷一笑,道:“手下败将,还敢在我面前说话?” 当日雷火部一战,青牛道人在支援李牧的路上,被白如霜所阻截,当日一战,大道轮回拳对阵白如霜的雷火,输了一招。 剑狂等人,将三个小姑娘护在身后。 云双鹰看着雷道祖山的人,眼中闪烁着仇恨的怒火,道:“你们到底还算不算是人族,为什么帮着异族说话?” 雷藏冷笑了起来,道:“这不是异族不异族的事情,我们只是不齿于你们这些人,践踏圣战规则,丢了人族的脸,就算是要赢,也不能通过这种卑鄙的手段。” 王诗雨手中剑一横,杀机爆溢,懒得辩解,寒声道:“滚开。” 雷道祖山另一位传人独目道人冷哼,怒道:“小东西,你这是找死。” 原本还想要发难的天魔族、羽族和尸族的人,看到这一幕,都有点儿懵,人族内部首先就乱了起来?看样子,这还轮不到他们说话啊。 “嘿嘿,雷道祖山倒是懂点儿事……剑狂,青牛,你们人族,难道要违反圣战规则吗?”天魔族的准帝岳夕美皮笑肉不笑地喝问道。 剑狂淡淡地瞥了一眼,道:“滚。” 霸气侧漏。 岳夕美大怒:“狂妄,你们难道要在擂台之外开战吗?” 剑痴耸耸肩,道:“随便,爷随时奉陪。” 论耍流氓,藏剑海的剑仙们,还真的是没有怕过谁。 其他各大种族的强者,看这一幕,也都有一些无语。 但是傻子都看得出来,人族内部,出现了一些问题,似乎有了很大的矛盾。 否则,雷道祖山不至于当着升仙之地这么多强者种族的面,呵斥王诗雨等人,连表面上的团结景象都不繁衍地维持一下。 再联想到台上快要战死的李牧,很多强者心中都情不自禁地产生了一种奇怪的联想―― 难道号称当世大族的人族,气运就要快结束了吗? 轰隆隆! 擂台上,突然爆出剧烈的轰鸣声。 众人心中一惊,视线回到擂台上的战斗中。 只见异变再起。 不知道何时,李牧身上,爆发出了可怕的法则之力,轰然震开,将缠绕在身上那些密密麻麻闪烁着湮灭符文光泽的柳枝,尽数震碎,震散。 “什么?” 柳东衫心中一惊。 在这一瞬间,他猛然感觉到,李牧身上原本快要枯竭的真元气息,竟然有了回暖的趋势,隐隐增长,甚至多出了一种奇特的法则之力。 擂台上空,突然之间,雷声阵阵。 李牧浑身浴血,身上处处都是触目惊心的伤痕,被柳枝缠绕出来的凹痕,鲜血淋漓,但有金色的光芒,从他的体内流转,弥漫出来,破碎的肉身,正在不可思议地恢复着。 “怎么回事?” “尽然仅仅用肉身,就震开了柳东衫帝道领域的绞杀?” “他好像是在……突破?” “那是……好像是……准帝级的气息,不会吧?” 周围观战的各族强者,全部都睁大了眼睛,内心掀起了惊涛骇浪。 临阵突破? 李牧在频死之际,竟然临阵突破了? 从中阶天尊,一举直接破入准帝境? 这不可能。 尊五重到准帝,还有遥远漫长的距离。 就算是诸多天之骄子,圣地传人,大族圣子之类的妖孽,想要走完这段距离,至少也得数十年乃至于上百年。 帝境那里是那么容易就跨入的啊。 混沌世界有史以来,一共多少尊武道皇帝,一共多少尊准帝?数都数的清。 这些帝境,哪一个不是身负大机缘、掌握神功秘法和各种资源,但也需要时间的磨砺和修炼,才有今日的修为。 从未听说过,有人在一场战斗之中,就能直接越过天尊五阶小境界,一举破入帝境……别的不说,跨越这个阶段所需要的天地元气灵气之庞大,都难以计算。 一号擂台虽大,但风壁之内的元气,绝对不够。 这个李牧,到底他妈的在干什么? 一时间,所有的目光,都集中到了李牧的身上。 一道道金光,从李牧的体内流溢出来。 “啊啊啊啊啊……” 他在怒吼。 道道金光,其中夹杂着血红色。 金光是法则的具化。 而血红则是帝火的颜色。 法则和帝火的融。 这是帝境的象征。 当己身真元之力,与天地法则相融合契合,便是传说之中的‘身与天地同,心与宇宙同’。 这十个字,是帝境的基础奥义。 只有这样,才能力量无穷无尽,寿元磅礴增长。 也只有这样,才意味着运转己身真气,便可调动法则之力。 “真的是突破了,那是帝境的法则。” “天啊,这个李牧,莫非是某位仙人大帝的化身不成,在这样必死的局面下,竟然突破了。” “妖孽,妖孽,妖孽啊!” 一号擂台周围观战的强者们,都快疯了。 整个升仙之地的所有生灵,都快疯了。 花想容,王诗雨和云双鹰三女,三张美丽的俏脸上,露出了惊喜若狂的表情。 剑狂、青牛道人等人,松了一口气之后。 雷藏、白如霜这两大雷道祖山的强者,看到这一幕,眼珠滴差点儿崩碎,又惊又怒,脸色变得无比阴沉,快要滴出水来。 擂台上。 柳东衫连续进攻数次,都被李牧化解。 金光与血光逐渐完全消融在了一起。 李牧身上的伤势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消失。 晶莹如玉的肉身,淡淡的金色光膜覆盖,鲜红色的帝火从他每一个毛孔之中弥漫出来,越来越盛,越来越盛,最终轰地一声,仿若一颗原本暗淡下去的烈日,突然有爆发出了前所未有的璀璨光华。 天空之中,一道道雷光闪烁。 跨入帝境,是要经历雷劫考验的。 帝境的雷劫,何其可怕,简直就是毁天灭地。 升仙之地有仙道法则弥漫,产生的雷劫,更是远超其他地方,劫云流转之时,各族的强者纷纷变色,目露惧色。 要不是明知道,这种雷劫,只会针对李牧一个人,绝对不会殃及其他,此时的升仙之地,只怕是会逃得一个人都不剩。 可怕的威压覆盖下来,实力低一些的强者,心悸难耐。 “劈死他。” 天魔族、尸族、羽族以及白如霜、雷藏等人,内心里在狂呼。 但是,滑稽的一幕出现了。 帝境湮灭劫雷轰击下来,连接不断,犹如天怒,威力无匹,但最终,尽是重重地轰击在一号擂台的风壁穹顶上,无法穿越,根本伤不到李牧。 擂台的风壁,在这个时候,反而是保护了李牧。 连续一百零八道帝境雷劫,几乎是在同一时间爆发完毕,轰完之后,劫云散去。 天空之中,一片清明,蔚蓝如洗。 各族强者一阵无语。 这就完事了? 号称是九死一生的帝境雷劫,这就度过去了? 李牧的运气,这也太好了吧。 但是,当他们目光再度投射到擂台上的时候,发现局势似乎和他们想象的不太一样。 晋入了准帝境的李牧,竟然又落入了下风。 柳东衫的【万古青帝】柳树,扎根于虚空之中,枝叶摇摆,一根根的柳条,犹如虚空魔龙一样,再度缠绕过去,将李牧包裹在其中。 李牧的气息,并不如想象中的强大。 “李牧,就算是你临阵突破又如何?”柳东衫冷笑道:“你体内真元耗尽,不过是凭着一口气一道意念触摸到了帝境的门槛而已,得不到足够天地元气的补充,你的帝境,不过是一个空壳子,哈哈哈哈。” 轰! 李牧被柳枝轰飞。 他像是一个沙包一样,被无所不在的柳枝抽来抽去。 “那种诡异的压制力更强了。” 李牧眉头微皱,竭力抵挡。 刚才破境的时候,那种压制之力似乎是消失了。 但等到破镜过程完成,重又降临。 “这是在故意给我希望,让后让我彻底绝望吗?” 李牧身体在空中来回飞跌,视线看向高处的轮回仙球。 恶意慢慢啊。 这个高高在上的东西,到底代表着什么阵营,代表着什么力量? 仙界? 危机之中,李牧的思路,前所未有地清晰。 擂台下。 “哈哈哈哈哈……”雷藏修心的功夫还未到家,掩饰不住心中的狂喜,直接大笑了起来。 白如霜一怔之后,旋即心中冷笑。 是了。 这一次,乃是那位出手。 临阵突破又如何? 别说是突破到准帝境,就算是突破到武道皇帝境界,在那位的手中,还不是被搓扁揉圆了。 外人根本看不出来任何端倪,只当是李牧在真元耗尽的情况下,依靠强大的精神意志,强行突破到准帝境,但依旧得不到天地真元补充,体内没有准帝真气,所以无比惋惜地败了。 果然―― “不好,小牧体内真元不足,无法转化为准帝气。” 青牛道人失声惊呼。 他也没有看出来真相。 众人刚放回肚子里的心,又悬了起来。 “这……这就是宿命吧。” “刚刚创神迹一样突破帝境,却要被斩杀,人世间最大的悲剧啊。” “简直是残忍啊。” “时也,命也,运也。” “李牧死定了。” 周围的各族强者,脸上的表情无法用语言来形容。 今日之战,数次的峰回路转,连续反转,令他们不知道该如何形容此刻的心情,但此时,一切终于要落幕了。 过程很曲折。 但最终的结果,和所有人想象的一样。 有人在叹息。 有人在狂笑。 一直到,李牧的手中,突然出现了一柄血迹斑斑的魔刀。 笼罩在一号擂台中的那种诡谲的仙道之力,被这魔刀的气息稍微一染,瞬间犹如滚汤泼雪一样,消失的无影无踪。 隐隐约约之中,李牧似乎还听到了一声刺耳的尖叫。 正在狂笑猛攻的柳东衫,突然之间,寒毛竖起,极度危险的感觉,将他笼罩。 .。m.

下一篇   1099、不可阻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