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99、不可阻挡 - 圣武星辰

1099、不可阻挡

难以形容的危险感觉,瞬间将柳东衫笼罩。 这是自从这一战开始以来,他感觉到的最危险的一刻。 李牧浑身金红色的地火缭绕。 他手中,那柄血迹斑斑的魔刀,只是微微闪烁着淡淡的红芒,并未散发出多么可怕的气息或者是力量波动。 所以那种危险的感觉,其实是来自于李牧本身。 柳东衫敏锐地察觉到,此时的李牧,和刚才的李牧比,就好像是瞬间从年老体衰的暮年来到了血气方刚的壮年一样。 尤其是李牧身体内散发出来的准帝气波动,犹如千万溪流聚集成为了汪洋大海一样,汹涌澎湃起来。 这是怎么回事? 柳东衫下意识地进入了防守态势。 而李牧的脸上,浮现出了一丝阴霾散尽般的微笑。 他的嘴角,微微翘起。 那该死的烦人的压制之力,终于消散了。 他拿出魔刀,只是诸多尝试之中的一种,没想到竟然真的起作用了。 魔刀可以克制那种阴险的仙道之力。 那接下来,一切都简单了。 “你刚才说过一句什么话来着?”李牧看着柳东衫,道:“没错,现在轮到我的次序了,这一战,也该画上了一个句号了。” 他反手在虚空目光之中一探。 金光汇聚。 打神鞭第四形态凝结而成的金色巨刀浮现。 “风云六刀……第一刀!” 李牧身形一动,瞬间在虚空之中,拉出一条金色的弧光,帝火焚烧虚空,留下经久不灭的火焰印痕,巨型刀光犹如灭世之焰,斩向柳东衫。 “不好。” 柳东衫心中狂呼。 身后的【万古青帝】柳树散发准帝氤氲,两根巨大树干,弯曲犹如人臂一样,再度架起,想要架住这一道刀光。 但是―― 嗤嗤! 布帛撕裂一般的声音。 柳树巨大树干,宛如烂泥一样,瞬间就被斩断。 柳东衫亡魂大冒。 根本挡不住。 他不顾一切地飞快后退。 “第二刀。” 李牧挥刀再进。 巨型火焰刀芒,横斩而来。 柳东衫不顾一切地后退逃亡。 刀光一闪。 咔嚓。 号称坚韧防御无双的【万古青帝】柳树,竟是直接被拦腰斩断,从正中间断裂开来,巨大的树冠朝着地面轰然倒塌。 “不……” 柳东衫口中喷出一道血箭。 柳树断,领域碎。 李牧这一刀,直接将他的帝道领域给斩碎了。 这是生生用刀法刀意斩碎了帝道领域,而不是以帝道领域轰碎的……太可怕的力量。 此时的李牧,凶威无双。 和之前比,完全就是换了一个人。 “第三刀。” 李牧浑身金红色帝火簇拥缭绕,大踏步地逼近。 他仿佛是烈火中走来的仙王一样。 一步步,天地都要在他的脚下颤栗动摇。 整个一号擂台,地面上一道道白色的缝隙蜿蜒。 刀光经空! 轰! 【万古青帝】柳树最终被彻底被斩碎。 破碎的柳枝柳叶纷飞,被金红色的火焰卷住,在擂台上燃烧了起来。 柳东衫面色苍白,身形摇摇欲坠。 败了。 惨败来的如此突然。 他毫无心理准备。 火焰纷纷,在虚空中坠落。 随着【万古青帝】柳树帝道领域的破灭, 柳树消散,一号擂台上的空间重新变得真实了起来,帝道领域营造的小世界消失。 风壁之内的空间,直径约有千米。 “为什么会这样?” 柳东衫惊怒难抑。 他双目如刀,死死地盯着李牧。 “你这个人族的杂碎,到底是借用什么力量?这不是属于你的力量,你作弊。” 他狂吼,心痛,无法接受这样的败局。 李牧拖刀而进。 锵锵锵! 刀刃在擂台地面上摩擦,发出以奇异的声响,崩出一簇簇溅射的火星。 李牧冷冷地笑道:“你之前不是口口声声地说,在这百族圣战的擂台上,没有人可以作弊吗?怎么,现在要把自己说出来的话,重新吃回去吗?” 柳东衫瞠目结舌无言。 他无法理解今日发生的一切。 “第四刀。” 李牧身形骤然加速,如一道流光,闪电般逼近,斩出第四刀。 刀光一闪。 太快了。 实在是太快了。 “我与你同归于尽……”柳东衫根本来不及闪避,下意识间,只能祭出自己体内一切保命的器具和兵器,决定以伤换伤,正面硬接这一刀。 咻! 破空之声响起。 人影交错。 原本流光闪烁快速到了极致的画面,瞬间静止下来。 李牧与柳东衫相隔二十米,背对背而立。 柳东衫的身形,保持着挥剑招架的姿势,动作僵硬。 画面,骤然静止。 擂台周围的各族观战强者们,这才来得深深地喘一口气。 之前擂台上的战斗画面太过于惊心动魄,很多人都是在屏住呼吸的情况下观战,生怕呼吸时,错过了什么关键画面。 战斗结束了吗? 巨大的问号,在每个人的心头、脑海之中浮现。 谁赢了? 一个个问号,几乎是浮现在每一个人的头顶。 空气突然安静下来。 这时―― 叮当! 手中的神剑,突然从中断裂。 剑前端坠落在地上,发出清脆的声响。 这声音,明明很轻,但却像是重物砸在每一个人的心头。 噗! 一道血线,在柳东衫的身上迸射出来。 自右肩到左胯。 迸射的血线,毫无悬念地彰显着,这位天魔族的准帝,已经被李牧一刀谢斩,将身躯劈斩为两段。 他的剑,他的护罩,他的人…… 全部都被斩断了。 手段尽出,就是挡不住那简简单单的一刀。 对于准帝级的强者来说,身躯断裂,并不是什么致命伤。 但致命的是,柳东衫那一道长长崩裂的血线中,喷血喷着喷着,就开始喷火。 金红色的火焰。 难以形容的剧痛,发自灵魂的痛处,一下子,就将柳东衫整个人完全都淹没。 他知道,自己大限已至。 这一次,不再是死亡的阴影,而是死亡本身,真真切切地降临在了他的身上。 他不再挣扎。 而是看着李牧。 “为……为什么……你之前,奉命已经元气耗尽,无力再战,为什么?这到底是为什么?”柳东衫在生命的最后时刻,艰难地转身,看着李牧的背影,眼中带着恳求的味道:“你告诉我,请你……告诉我!” 不是不能输。 而是不能输的不明不白。 这一战,他分明就要赢了啊。 哪怕是李牧临阵突破,也威能给他造成什么威胁。 但为什么啊? 李牧拿出了那柄破破烂烂锈迹斑斑的魔刀,一切就变了,甚至后来,李牧再出招,使用的兵器依旧是他的打神鞭,而不是那血色魔刀。 他不想死的不明不白。 李牧收刀,转身。 “我说了,你的实力,根本不是道子师兄的对手。”李牧用只有在擂台上,才能听到的声音,淡淡地道:“你之所以能赢,是因为有不要脸的东西,在暗中助你,压制了道子师兄,这一次,也是如此。只不过,后来那种压制的力量,被魔刀破了。” 柳东衫面色愕然。 他摇头,不愿意相信:“不,你骗我……不可能,这是圣战擂台,没有人能作弊,你故意这么说,想要打击我的武道之心,你……” 他比李牧更不愿意相信这样的现实。 他以为自己击败道子,乃是自己实力所致。 他宁愿今日之败,乃是因为李牧太强。 结果……这一切,竟然是一个笑话。 金红色的准帝帝火燃烧,渐渐地焚化了柳东衫的身躯。 生命力一点一滴地流逝。 哪怕是在他生命的最后时刻,神玉仙牌的传送之光,也都没有亮起。 最终,在整个升仙之地无数强者惊愕的注视之下,柳东衫化作了一团飞灰,煊赫混沌世界的武道准帝,最后留给这个世界的,便是这一团飞灰。 战斗结束了。 李牧收回了打神鞭。 一套新的白衣,出现在身上,将身躯覆盖。 帝火尽敛于他体内。 他看向擂台周围。 傲然屹立的身躯,宛如百战归来的战神一般,不可逼视。 一号擂台的风壁,逐渐消散。 擂台表面布满了裂纹。 这是本次百族圣战擂台赛开启以来,擂台被破坏的最严重的一次。 神玉仙牌的传送之光,也并没有出现。 李牧直接就从擂台上凌空走了下来。 无数道目光随行。 敬畏,惊恐,羡慕,崇拜…… 不同的眼神,关注着同一个人。 这一刻的李牧,光芒万丈,犹如神□o临尘。 “怎么回事?”穿越人群,李牧很快就看到了对峙在一起两拨人。 “相公,你没事太好了。” 花想容已经是无法控制自己,直接冲到了李牧的怀里,抱着李牧,几乎喜极而泣。 对于她来说,擂台大战的结局是赢还是输,一点儿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李牧活着走下擂台。 王诗雨差点儿也冲到了李牧的怀里。 但她在最后时刻控制住了自己,只是狠狠地一拳,打在李牧的肩膀上,怒道:“非要装逼,玩什么临阵突破,为什么不早点儿用我给你的魔刀?以后再这样玩蛇,死了我也不管你,哼!” 云双鹰则是用崇拜的眼神,看着李牧。 不用说话。 她一双清澈美丽的大眼睛,已经传递出太多的信息。 青牛道人将之前发生的事情,简单说了一遍。 “李牧,你的女人,触犯了圣战的规则,你怎么说?”雷道祖山九大传人之一的独目道人,冷笑着看着李牧,道:“就算你赢了这一战又如何,你得给各大种族一个交代。” 李牧身形一动,直接一脚踏出。 咔嚓! “啊……”独目道人发出一声惨叫。 他做梦都没有想到,李牧竟然敢在这个时候,在擂台之下,直接出手,根本来不及反应,就被李牧直接一脚踹中,踢碎了半边身躯,鲜血淋漓,疯狂地后退。 “我交代你个妈。” 李牧冷笑。 “不要以为我只打异族,招惹到我,不管是谁,都要问问自己,能不能挡住我一刀,这一次,只是给你一个小小的教训,下一次,你的狗命就保不住了,欢迎来试。” .。m.

上一篇   1098、魔刀现

下一篇   1100、强势的李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