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05、紫气铸鼎 - 圣武星辰

1105、紫气铸鼎

花想容能够进入飞仙榜,已经是一个奇迹。 这得益于她的先天体质和修炼的东来紫气。 前者是至高无上的天赋体质。 后者是道家纯正的真元内气。 花想容之前的战斗,往往都是以修为和底蕴,正面光明正大地击败对手。 从圣战开始进行到现在,花想容以绝世无双的容颜,以及光明正大的战斗方式,赢得了无数赞誉,更是收获了一群颜粉崇拜者。 若非是知道她已经名花有主,且丈夫是李牧这种盖世无双的人族大魔王,只怕是很多人都已经要想办法将花想容算计到手了。 毕竟,太美了。 宛如玄女仙子。 混沌世界名传天下的美人不少,但一到花想容的面前,就显得黯然失色了。 “呵呵,没想到飞仙榜第一战,遇到如此弱小可怜的对手,不过,也不错,摧毁圣洁,永远都是让人兴奋,热血沸腾的事情啊。” 二十二翼战斗天使名曰【神初】。 乃是羽族参加这次圣战的第一强者,准帝高阶修为。 传闻他的家人,曾在数千年之前,死于两族战场之上,所以他对于人族,有着深深的仇恨。 神初的力量稍微绽放,花想容就感受到了巨大的压力。 但她的眼神,却前所未有的坚定。 昔日面对战斗时,那种迷茫和慌乱的感觉渐渐远去。 美丽的女人,浑身流转着先天紫气,宛如苍郁的紫罗兰绽放在擂台上。 我出身于青楼。 我曾是一个命运左右与他人的低贱女子。 我曾自怨自艾,曾经想过要放弃。 我曾以自己的生命不过是别人的一场游戏。 我曾经痛恨命运的残酷和不公。 我曾想过活着应该随波逐流。 直到我遇见那个人。 我才知道,苦难只不过是小插曲。 原来命运早就为我准备好了人世间最美好的一切。 这种美好,一直都是他在捍卫。 这一次,我也要为此而战。 面临着有史以来最大的危机,可以清晰地感受到对手身上那种沛然莫御的压力和毫不掩饰的杀机,花想容的思绪,有一些飘飞。 往事一幕幕,眼前飘过。 她扭头看向擂台外的某个方向。 果然,李牧的脸上,紧张的表情充斥,就像是一个等待着宣判命运的小孩子一样。 他还在朝着她做手势。 花想容当然认出来,他是在示意她直接认输。 认输吗? 花想容坦然地笑了笑。 她假装看不懂李牧的手势,回过头来。 人的一生中,总要有一些考验,是需要自己去面对。 她不能一辈子,都像是需要保护的小白花一样,都躲在李牧的羽翼之下,永远不见风雨。 因为她知道,李牧面对过什么样的敌人,经历过什么样的战斗。 能够一步一步地走到进来,李牧无数次险死还生。 他累。 他一定很累。 纵然不能与他并肩,但至少也需成长起来,让自己不再成为他的弱点。 她,生来不喜欢争斗。 但是,这并不意味着,她要一直都躲避战斗。 为谁而战,这很重要。 在花想容的心中,人族的荣耀不重要,自己的名次不重要,轮回仙球的奖励也不重要。 重要的,是李牧。 就算是不能赢。 也要战。 因为……要在他的注视下,成长啊啊啊啊啊。 “紫气……天鼎镇东天!” 清喝声之中,花想容抢先出手。 她下定了某种决心。 既然第一战就遇到了这样的对手,这是天意。 就开始这部功法吧。 似是召唤一般,花想容口中吟唱某种古老的法诀。 奇异的力量浮现。 神初头顶的虚空撕裂,一尊紫气凝结的巨鼎浮现,鼎身上布满了古老的饕餮、狻猊等龙之九子符文,缓慢旋转,镇压下来。 “小道而已。” 二十二翼战斗天使淡漠地一笑。 羽族特有的力量波动浮现。 神初背后羽翼如刀,自背后升起,一刀斩出。 轰! 紫色巨鼎流转,硬挡刀芒,摇晃了起来。 一刀触目惊心的裂痕,浮现鼎身。 但花想容早就有心理准备,双手捏出印诀,万道紫气她体内流转出来,宛如织茧一样,流入到紫色巨鼎之中,瞬间就将那巨鼎修缮完毕。 一道道肉眼可见的紫色波纹流转。 巨鼎震荡之间,有奇异的音波产生,形成了一片奇异的领域。 “嗯?” 神初面色微微一变。 他刚才出手看似随意,但乃是羽族至极的刀法奥义,本以为可以将巨鼎斩碎,谁知道非但未能如愿,还震动了巨鼎,产生了一种音波领域。 这音波竟是能够与他的力量共频,让他的真力隐约之间,有失控的迹象。 “道宫的手段,毕竟不容小觑。” 神初凝转功法,微微一震。 轰! 体内的音波之力被震散。 “但那又如何?再强的功法,修为的差距,是你根本无法弥补的。” 神初施展羽族羽翼刀法,连番斩出。 每一刀,都足以重创准帝。 花想容自然是不敢硬接,不断地移形换位,速度极快,一个闪烁,便是一次位置,一次次间不容发地从刀锋之下闪过。 同时,她还在维持紫色巨鼎的镇压。 擂台周围,无数人看着这一战。 飞仙榜的战斗,最多同时举行三场。 而这一场,因为花想容的关系,观战人数是最多的。 擂台之下,李牧的心,始终悬着。 其实,自从轮回仙球公布了对战表之后,李牧就一直反对花想容登擂,希望她直接弃权,但一向乖巧的花想容,委婉地表示了反对。 现在,李牧有点儿后悔,刚才没有直接将她强留在擂台下了。 咻! 一抹羽翼刀锋斩过。 一截白色的裙裾飞扬。 花想容的修为,终究是远不及神初,终于受伤了。 白玉莲藕般的小腿上,一道血线喷出,将白色的长裙,染红成为了血色。 “认输吧。” “女神,实力相差巨大,认输并不是耻辱。” “你已经坚持了一炷香了。” 有一些人,直接在擂台下吼了起来。 还有人看向李牧,那眼神,分明是在说,你不是无所顾忌吗?还不出手救你的女人? 这都是花想容的‘颜粉’。 李牧拳头握紧又松开。 预兆之瞳始终开启。 虽然关心,但却也要尊重花想容的选择。 不到最后一刻,一定要给她战斗的权利。 擂台上,那紫色天鼎沉浮。 花想容身上,刀伤数处,但都是刀芒擦伤,并不致命。 紫芒闪烁。 她浑身流转着的紫色氤氲越来越浓郁。 那只紫色天鼎,也是越来越清晰,越来越巨大,其上的铭文也越来越清晰,隐隐约约之中,有一头异兽浮现,居于巨鼎东方。 囚牛。 龙生九子之中的老大。 “道宫的九龙紫气铸鼎伐天术。” 青牛道人眼眸中漏出惊讶之色。 李牧看向他:“什么功法?” “以自身先天大道紫气,铸就大道之鼎,一旦真正铸成九鼎,再配合龙鼎伐天术,几乎可以镇压世间一切,”青牛道人道:“只是,这太难了,主人也未曾修炼这一门秘术,乃是因为以己身紫气铸鼎,对于体质要求太高,需要先天道体才可以,没想到,主人将这一门秘术,传授给了尊夫人,难道……” 说到这里,青牛道人心中突然一道闪电掠过,意识到了什么。 难道花想容便是那传说之中的体质? 之前,道宫主人收花想容为弟子,大家都以为,这是在变向地保护李牧。 李牧点点头,目光重新回到了擂台上。 【九龙紫气铸鼎伐天术】吗? 听起来很逆天。 但花想容能过在神初的攻击之下撑住吗? 跟别说是铸鼎了。 “你这是关心则乱,仔细看,小花儿比你想象的更加出色。”王诗雨在一边道。 李牧看了王诗雨一眼。 “不要小看一个女人想要变强的决心。”王诗雨道。 李牧一愣。 话中有话啊。 好像这两个女人,暗中商量过了什么? 轰! 擂台上传来了轰鸣声。 李牧收回目光,看向擂台。 却见除了悬浮在神初头顶的那口囚牛鼎之外,花想容的头顶,也有一口鼎,正在逐渐形成之中,已经有了清晰的模样。 悬浮在神初头顶的囚牛鼎,是双耳四足正方形鼎。 而悬浮在花想容头顶的鼎,却是圆形三足双耳鼎。 这口鼎上,远古的符文闪烁,紫气流转,浮现的是龙生九子之中的老二睚眦,成语有云睚眦必报,这一神兽嗜杀喜斗,经常被镂刻于刀环、剑柄吞口,主宰杀伐之力。 花想容身形立在原地,不再闪避。 睚眦鼎杀伐之气散开,紫气氤氲,圈圈缕缕的杀伐之力撑开,一个奇特的护罩力场,将花想容保护在其中,正面硬抗二十二翼天使神初的翼刀挥斩。 锵锵锵! 金属交鸣的声音连绵不断地响起。 这个正在形成的睚眦鼎,竟然是挡住了神初的攻击。 每承受一次攻击,花想容的身躯就颤抖一下。 攻伐之力被睚眦鼎抵消。 但反震之力,作用于她的身上。 每颤抖一次,花想容的身躯肌肤毛孔中,就有细密的血珠沁出。 瞬间数千次的攻击,令花想容身躯狂颤,如惊涛骇浪中的小白花一样,飘摇欲坠,一身白色长裙,泛出殷红色。 就好像白色的花朵,被鲜血染成殷红,凄美绝伦。 李牧深呼吸,强压下自己心中的担心,瞳术运转到了极致。 渐渐地,他看出来一些奥义。 龙生九子,老大囚牛喜好音乐,其形象多为蹲立于琴头。 因此囚牛鼎悬浮于对手头顶,轰鸣之中,释放出音波领域,不断地干扰对手,不知不觉之中,令其战力无法完全释放,让敌人体内真元力场紊乱。 老二睚眦主杀伐。 因此睚眦鼎释放出杀伐力场,它竟是可以消弭对手的杀伐之力,以至于二十二翼天使神初的翼刀中杀意,竟是被完全过滤了。 李牧的脸上,露出震惊之色。 这【九龙紫气铸鼎伐天术】的奥义,超乎他的想象。 “难道小花儿今天还能翻盘?” 他心里甚至生出这样一种不切实际的侥幸期待。 轰轰轰! 在不断的轰鸣之中,悬浮在花想容头顶的睚眦鼎,就像是在经历了千锤百炼的淬炼,最终彻底成形,化作了紫色的实体,其上的睚眦犹如活物。 “不对,这丫头,在利用神初的轰击之力,淬炼己身,借助对手的力量来铸鼎,就如同铸师利用锤击和火焰的力量铸器一样。” 李牧眼睛一亮。 花想容的战斗智慧。 自己真的小看这个小女人了。 终于,睚眦鼎成。 一炷香的时间之内,花想容铸成两鼎。 一攻一守。 这让她的处境,终于不像是之前那样被动了。 而这时,二十二翼战斗天使神初也终于反应了过来,自己被对手借力了。 “这铸鼎之术,难道就不能在战前修炼吗?”李牧看向青牛道人,道:“非要在战斗之中才可以?” 青牛道人道:“对于此功法,我知道的不多,毕竟我体质不和,但你刚才说的没错,这铸鼎之术,需遇到生死之战的大敌,战胜压力,借助敌人之手,才能铸炼成,便是师门长辈出手相助也不行。” 李牧嘴角抽了抽。 但凡牛逼的功法,都需要用变态的方式去修炼。 只是,以二十二翼战斗天使为敌人去铸鼎,是自信还是愚蠢? 只怕是在战前,花想容自己都没有想到,九口鼎要这样来铸就。 擂台上。 “嗯?借我之力炼器?” 神初冷笑起来,眼眸中寒意森然。 “呵呵呵呵,就怕你借太多,撑死自己。” 羽翼天刀高高扬起,化作一柄巨型翼刀,带着毁天灭地的力量,轰击下去。 锵! 花想容直接被击飞。 她张口一喷,鲜血洒落擂台。 睚眦鼎承受了这样恐怖的一击,亦是歪歪斜斜,疯狂地旋转,但好歹还悬浮在花想容的头顶,过滤了这一击的杀伐之力。 接住了! 擂台周围无数人看到这一幕,差点儿从嗓子眼里跳出来的心脏,终于又回到肚子里。 接住了! 李牧握了握拳头。 这时,第三口鼎在虚空之中浮现出一个轮廓。 那是一口柱状鼎,似是神殿的屋檐,其上立着一头如云豹一样的俊美异兽,做眺望观望之态。 虽然只是一个模糊的轮廓,但却又一种吉祥、威严气息弥漫出来,极为美观。 嘲风! 龙生九子之三,嘲风神兽。 花想容浑身紫气大盛。 她就像是一个不断地喷吐蚕丝的神蚕一样,吐丝织茧,丝丝缕缕的紫气从她身体里不断地分离出来,注入到了第三口鼎的轮廓中。 “嘲风乃是祥庆之兽,嘲风鼎的功能会是什么呢?” 李牧颇为好奇。 轰轰轰! 面色阴沉的神初,连续发动致命而又恐怖的攻击。 高阶准帝的力量,展露无遗。 整个一号擂台,都剧烈地震动了起来。 擂台岩石地面,一个个青色的加持符文急骤地闪烁,风壁上也有加持符文宛如疾行的蝌蚪一般流转,显然是在不断地吸收阻挡这样可怕的力量扩散。 花想容的身形,一次次地被劈飞出去。 她的身形殷红,宛如血染。 她吐出的血中,带着碎肉。 但睚眦鼎依旧如身体的一部分一样,悬浮在她的头顶,过滤了杀伐气息的反震之力,虽然会在瞬间对她的身体造成巨大损害,但这种单纯的物理之力的伤势,对于天尊境的强者来说,绝不致命。 只是,看着太吓人。 李牧眼睛里,满满的心疼。 一直到,第三口鼎终于形成了。 嘲风鼎! 而也是在这个时候,李牧终于看出来,这口鼎的武道奥义是什么了。 8)

上一篇   1104、谪仙飞仙

下一篇   1106、仙人转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