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06、仙人转世 - 圣武星辰

1106、仙人转世

嘲风是龙之九子之中的老三,喜欢居于高出远眺,他可以勘破世间一切的虚妄,看尽世间一切沧桑,看清世间一切风云,看悲欢离合,看生老病死,看爱别离,看求不得……一双眼,洞彻天地。 而嘲风鼎的功效,便是洞彻天地。 说起来,和李牧的【预兆之瞳】、【破绽之瞳】的功效有一些相似。 铸成了嘲风鼎之后,花想容应付神初的攻击,明显要比之前从容了许多。 她每每可以提前洞见攻击降临的方式和角度,占据先机。 在囚龙鼎、睚眦鼎的配合之下,之前宛如暴风雨之中飘摇的小白花一样的花想容,终于站稳了方位,不再如之前狼狈。 “什么?” 神初心中暗惊。 眼前这个人族女子,分明实力远不如自己,本该一两击之间,就将其完全碾压毁灭,但偏偏却像是一个不倒翁一样,从一开始到现在,竟是已经坚持了小半个时辰的时间。 而此时,花想容浑身浴血,鲜血顺着白皙如玉的小腿流淌下来,从战靴脚尖一点一点地低落,她却如未闻未感一样,体内源源不断的紫气抽离出来,在虚空之中,开始铸就第四口鼎。 龙生九子,第四子乃是蒲牢、 蒲牢居于海边,身为龙子,性好鸣,好音,好吼,一般为洪钟之兽纽,敲钟时,可以直达九霄,作为扩音之用。 花想容铸就的这第四口鼎,外形宛如一口钟,蒲牢龙子幻化出虚像,若隐若现,正是在钟的兽纽之上。 若是换做一般人,就算是低阶准帝,连续铸三口鼎,已经是紫气耗尽了,但花想容的体内,却像是有无尽的先天大道紫气一样,连绵不绝地抽离出来,铸鼎的速度,和之前一模一样,既不快,也不慢,匀速而行,后力悠长。 蒲牢钟鼎,在神初连续不断的狂攻之中,逐渐成型。 一炷香时间,鼎成。 蒲牢钟鼎朝着神初的头顶悬浮而去,与囚牢鼎相辅相成,竟是将囚牢鼎的音波领域,增强了数十倍不止。 这一下子,神初感觉到了压力。 “为何会如此?犹如面对势均力敌的对手一样,令我感觉到了压力。” 他眼眸深处,闪过惊怒之色。 刀翼漫天,飞舞如流星。 但在睚眦鼎的守护之下,在嘲讽鼎的加持之下,花想容看似摇摇欲坠,却始终屹立不倒,有惊无险。 擂台周围,各族无数强者,看的瞠目结舌。 他们没有想到,战局竟然会发展到这样的局面。 撑住了。 花想容撑住了。 李牧更是惊喜万分。 他有无双瞳术,看的更加清晰。 这【九龙紫气铸鼎伐天术】,简直是当世奇功,绝对不比【真武拳】或者是【先天功】差。 因为他已经看出来,花想容每铸出一口鼎,实则是完成并且掌握了一种帝道领域。 到了此时,她已经掌握了四种帝道领域。 而且,还在继续掌握下一种。 这简直是妖孽,简直是逆天。 无法形容的神迹。 一个人,同时掌握数种帝道领域。 就算是真正的武道皇帝,也无法做到。 这【九龙紫气铸鼎伐天术】竟然是道宫主人传授给花想容的,道宫竟然有这种功法? 李牧持怀疑态度。 这种功法,分明是凌驾于混沌世界之上的功法。 莫非是来自于仙界的仙法? 擂台上,轰鸣连连。 一炷香的时间,花想容的第五口鼎――狻猊鼎铸成。 龙生九子之五,名为狻猊,外形与狮子相似,第五龙子喜烟好坐,世俗间,狻猊的形象,多出现在香炉上,随之吞吐烟雾。 而狻猊鼎的威能,便正是幻化烟雾。 这可不是简单的烟雾。 而是法则之烟。 一可守护主人,掩其行踪,敌人难查难辨,二则亦可迷惑敌人,祸其五官六觉和直觉等等。 狻猊鼎一出,不只是神初,便是擂台周围的各族强者,骤然觉得花想容的身形,缥缈了起来,似是波光艳潋的水面上倒映出来的人影一样,看似存在,却又虚无,竟是一时无法把握她的具体位置所在,忽而明明觉得花想容在某处,但神识之中却是空然无物。 而身为对手的神初,就更加惊疑了。 烟雾氤氲弥漫。 不只是花想容的位置变得模糊不定,难以完全把握,他自己就觉得好像是眼睛上蒙了一层纱布一样,看这世界不真切,看这战斗模糊,自从他成为准帝以来,根本再未体会过这种感觉。 他不愿意相信地发现,自己的攻击,带给花想容的威胁,正在疯狂地衰减。 刚才的花想容是摇摇欲坠。 而现在的花想容,是逐渐稳住了。 “这到底是何等功法,为何如此逆天?” 神初想不明白。 羽族乃是天生强族,力量一是来自于体魄,而是来自于血脉,羽族的孩童,只需要正常成长,随着年龄增大,力量就会增强,血脉越纯,增强越多,最强血脉者,可以成为武道大帝。 但也正是因为如此,力量天赐,反而不如人族修炼能掌握更多武道真意。 羽族的神通,百分之八十,都在背后的羽翼上。 战斗的方式,也相对简单。 因此当平日里最拿手的攻击受阻之后,便是强如羽族准帝神初,竟然渐渐感觉到奈何不了花想容的无力感。 就像是老虎要吃天,无处下爪。 战斗,变成了持久战。 转眼,又是一个时辰过去。 花想容又连铸两鼎。 第六口鼎为霸下鼎。 龙之六子,名曰霸下,外形如龟,背上负碑,又称之为碑下龟。 霸下鼎一成,花想容便具有了霸下之力一样,肉身之力无穷无尽,催动此鼎,宛如天神力士附身一般,力量无穷无尽,甚至都不需要再躲避神初的翼刀攻击,完全可以正面硬抗了。 第七口鼎为狴犴鼎。 龙之七子,名曰狴犴,传说之中,狴犴不仅急公好义,仗义执言,还能明辨是非,判断对错,因此俗世间,多放在公堂两侧,或者是匍匐在狱门上。 狴犴鼎外形犹如一头老虎,双目放射神光,威严有正气。 一种奇异的压迫之力,不断地从这口鼎中弥漫出来,给神初的感觉,自己好似是一个罪犯一样,每对花想容攻击一次,就像是犯了一次十恶不赦的重罪一般。 一开始,他还不觉得什么,但随着时间流逝,他难以遏制地心虚了起来。 昔日,哪怕是在战场上,屠杀百万生灵,他亦无惧无悔。 但心中的罪念一旦泛起,以他高阶准帝的修为,竟然也难以完全压制。 斗志,在疯狂地衰减。 而且,他更加愤怒而又悲哀的发现,在花想容的第七口鼎成之后,胜负的局面,已经完全不在他的掌握之中。 因为花想容,开始反击了。 无尽的紫气氤氲,包裹着花想容。 在【狻猊鼎】的大道烟雾之中,五人察觉的虚空狭间,花想容宝相庄严,虽然身上伤势宛然,鲜血染红了白裙,但却有一种神圣之感,宛如神女一样,大道紫气流转,正在铸就第八口鼎。 李牧在擂台下,看的简直兴奋欲呼。 花想容成了。 李牧从未想过,有朝一日,花想容的战力竟然会达到如此不可思议的程度。 这简直不可思议。 小花儿的实力提升,简直就是在作弊。 这让那些勤修苦练数百年、数千年乃至于上万年的天才们,情何以堪? 李牧不得不感慨万千。 有些人带着天赋出生。 而有些人,只能靠着汗水死撑。 花想容无疑是前一种。 李牧曾经想过,花想容体质特殊,可能与修炼了【先天功】有关。 但是,现在他的心中,突然冒出了另外一个念头。 也许花想容的体质,本来就很变态,【先天功】只不过是一个引子,将这种变态的体质激发了出来? 或者,与双修有关? 李牧一脸猥琐。 七鼎状态的花想容,已经稳稳与高阶准帝分庭抗礼。 那一旦她将九鼎都铸成的话,岂不是可以对标武道皇帝? 李牧此时,心里紧张到了极点。 不再是因为担忧花想容的安危。 而是担心出现变故,花想容无法完全铸成第九口鼎。 时间流逝。 第八口鼎成了。 龙之八子,名曰□□粒□形似龙,好文雅。 这口鼎,有治愈之能。 鼎成的瞬间,花想容身上的一切伤势消失,鲜血重归体内,就连破碎的衣裙,也是在瞬间恢复,就如他初登擂台一样。 这已经不是简单的治愈。 而是‘恢复’了。 负□炼t傻乃布洌□战斗的均衡,终于被打破。 花想容进入反攻。 而神初被动了。 这位羽族的天骄,疯狂地怒吼着,犹如困兽,不惜一切代价地狂攻,但却像是海浪拍打海岸一样,不甘心的海水想要雕琢沙滩,但潮水退去,当风来时,沙滩依旧,毫无作用。 擂台周围,数万生灵,却是死寂一片。 所有的目光,都牢牢地盯着擂台。 谁都没有想到,这一场战斗,竟然衍变成为了这样。 现在,就算是傻子也看得出来,神初要输了。 这简直就是一个奇迹。 不,一个神迹。 这场战斗,绝对可以载入到百族圣战以弱胜强的经典战役中――不,哪怕是排名第一,也没有太大争议。 前些日子,李牧临阵突破,从天尊到准帝,已经是逆天。 但要是真正论起震撼程度,还不及花想容。 因为李牧凶名在外,已经击败过准帝, 而花想容在此之前,并未有此潜力,大多数战斗都是勉强过关。 结果……一下子,就玩了一个大的。 而且,李牧和花想容,是夫妻啊。 这两口子,不会是仙界的仙人转世脱胎吧。 还有更

上一篇   1105、紫气铸鼎

下一篇   1107、灵魂颤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