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09、叛族 - 圣武星辰

1109、叛族

排名第一的剑狂出局,对人族是巨大的打击。 这意味着,原本排名第二的鱼泪满江,成为了的最热人选。 自此,域外天魔族在数量和质量上,对人族实现了全面的碾压。 而让包括李牧在内的很多人,都玩玩没有想到的是,这仅仅只是一个开始而已。 因为金仙榜第二战,青牛道人战败出局。 击败青牛道人的是来自于域外天魔玄策支的准帝王拜相。 “呵呵,道宫不是我人族第一圣地吗?为何连连输阵,实在是丢尽了我人族的脸。” 白如霜暗中冷笑。 他亲自前来,为重伤的青牛道人送行。 “道兄安心养伤,人族的荣耀,我会捍卫。”白如霜脸上带着淡淡的笑容,但谁都听出来,他话语之中的嘲讽之意。 青牛道人伤势极重,需在道宫弟子的搀扶之下才能站稳。 “你自己好自为之吧。” 青牛道人本性憨厚,说不出什么狠话。 昔日的恩怨先放下,从人族的利益出发,他也希望白如霜能够走的更远一点。 “我当然会比你好,因为,你毕竟是我的手下败将啊,哈哈。” 白如霜大笑了起来。 幸灾乐祸之意,再无掩饰。 周围道宫的诸人,都怒目而视。 白如霜目光扫过,笑声越发恣意。 李牧提刀而来:“滚。” 白如霜笑声戛然而止。 他看着李牧,冷冷地道:“你得意什么,你在擂台下,重创羽族和域外天魔族的强者,乃是违反圣战规则的,轮回仙球不会对你一直容忍下去,你快要自身难保了。” 咻! 刀光闪烁。 李牧直接出刀。 白如霜身形如紫电一般后撤,面色惊怒:“你这个疯子!” 李牧道:“再逼逼,我现在就去雷道祖山驻地,将你们斩尽杀绝,信不信?” 白如霜简直快要气疯了。 这个李牧,简直就是一条疯狗。 肆无忌惮的疯狗,逮谁咬谁。 “有你哭的时候。” 白如霜忍气吞声,转身离去。 “白毛杂种。” 李牧冷笑道。 最终,青牛道人也离开了升仙之地。 而对于人族来说,圣战进入到了金仙榜之后,仿佛是一个充满了诅咒的潘多拉魔盒被打开一样,局势变得越来越严峻。 第三战,智千策重伤,离开。 第四战,诸葛忘我重伤,战败。 第五战,剑痴战败,几乎陨落。 人族前五战,皆尽战败。 这样的结果,哪怕是之前最悲观的人,也都没有想到。 且这五场战斗,在刚公布了对战表之后,几乎所有强者都认为,这是势均力敌的比武,甚至于诸葛忘我和剑痴两人,还有明显的胜面。 结果却是全输了。 这战斗有一些看不明便了。 好像只要一遇到人族的强者,不管再弱的对手,都会爆种一样。 一种不祥的预感,在许多人族强者的心中笼罩。 而接下来的第六站,第七站……一直到第十四战,全部都有人族的强者登台,但全部都败了。 战死四人。 重伤十人。 无一胜绩。 为什么会这样? 战斗的过程挑不出任何的瑕疵,并无丝毫作弊的嫌疑,都有在无数强者的关注之下对战,但结果却出奇的一致。 一个个战败的人族强者,被送出了升仙之地。 原本人多势众的人族,一个个驻地搬空。 人去楼空。 一片空荡荡,凄惨而又悲凉。 而战胜人族的,除了域外天魔族之外,还有羽族和妖族。 人族实力大滑坡。 “难道人族早就不行了,只不过是外强中干?” “名气大于实力?” “气运衰减?” “人族要完。” 各种议论,同一个基调。 谁都没有想到,在金仙战的第一天,人族就遭遇到了如此惨败。 夜幕降临。 升仙之地暂时休战。 道宫的驻地,此时笼罩着一片愁云。 还剩下的一些人族各大圣地的人,都聚集在道宫中。 “李公子,我人族的颜面,就牵系与你一人身了。” “这一次的圣战,实在是太诡异了。” “若是连李公子也无法赢下比武,那我们人族……唉。” 十大圣地之中,已经有五大圣地的代表全军覆没了。 重伤的强者都已经被送离升仙之地,回到各自圣地去接受治疗。 不过这些圣地的人,还未完全撤离,有一些未参赛的‘后勤人员’,都留了下来,一则是为了见证人族的成绩,二则是为了还留在这里奋战的人族代表们加油助威。 此时,所有人族圣地的人员,都将目光集中到了李牧的身上。 王诗雨和云双鹰等人,也都看着李牧。 虽然众人对李牧都非常信任,但是如今的局面,实在是诡异了。 人族仿佛是被诅咒了一样,难求一胜。 就连排名第一的剑狂,都战败了,这谁能想到? 人族剩下的参赛代表之中,也就只剩下了李牧一个,算是最有希望的。 只有李牧最终拿到的无上荣耀,或许才能真正捍卫人族的尊严和荣耀。 李牧心里想的,却是接下来的战斗,该不该让云双鹰和王诗雨登擂。 毫无疑问,堕仙器灵对于这一届圣战的影响,正在疯狂地增强。 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情,李牧自己也不清楚。 但这两人如果离开的话,那等于是人族连输十六场。 不战而退,更会成为其他各族的笑柄。 可如果继续登上战场,万一步了剑狂等人的后尘呢? 不是战死,就是重伤。 花想容已经进入了昏迷中,李牧不想自己身边的人,再出现危险。 “诸位,我会尽力,诸位请回吧。” 李牧看着人族各大圣地的强者们,淡淡地道。 “既如此,不打扰李公子调整状态了。” 各方的人族强者起身告辞。 之后,李牧将自己心中的想法说了出来。 王诗雨摇头道:“我需要留在升仙之地,与师尊沟通,借到魔刀,所以暂时不能走,而且,我心中有一些把握的。” 云双鹰也不想走,还想再擂台上再战,但最后,还是在李牧近乎于命令般的建议下,云双鹰最终还是选择休战了,直接放弃了神玉仙牌。 这小丫头,对李牧言听计从。 将这些安排妥当之后,李牧进入静室,调整状态。 一夜时间很快过去。 第二日一早,整个升仙之地,陷入了一片前所未有的混乱之中。 “那是什么?” 各族强者指着升仙之地边缘的天空,无比震惊地道。 天空中,出现了一个暗红色的巨罩,宛如一个大碗一样,将整个升仙之地,都倒扣在其中,暗红罩子中,流转着与岩石蘑菇擂台上一样的符文。 这个罩子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 “我们被困在这里了。” “发生了什么事情?” 升仙之地一片嘈杂。 那暗红色的巨罩,将升仙之地与外面的世界隔绝,里面的人无法出去,外面的人无法进来,好像整个升仙之地,变成了一座与世隔绝的囚牢一样。 李牧从静室之中走出来的时候,也惊呆了。 他完全没有感应到天地元气力量波动的变化,但这护罩,却实实在在地存在着。 各族强者产生了一些无法遏制的恐慌。 诸多尝试之后,所有强者都发现,暗红色护罩的坚韧程度简直是难以言喻,超越想象,便是准帝级强者,也无法在红色护罩上掀起丝毫波澜,根本无法通过。 李牧也暗中出刀尝试,发现很难破开这护壁。 所有生灵强者,都被困在升仙之地中了。 这在以前的历届圣战从未出现过。 好在法坛上,轮回仙球很快就做出了回应 暗红色护罩的出现,是为了保护升仙之地所有生灵的安全,而在圣战彻底结束之后,这个护罩就会消失。 轮回仙球具有极大的威信力。 这样的回应,令很多强者都逐渐安心下来。 不过李牧的心中,始终有不太好的预感。 这只怕又是堕仙器灵的手段。 局势变得越来越紧迫了。 金仙榜战斗继续。 好在接下来的三场比赛,人族的颓势,终于得以扭转。 来自于雷道祖山的神鸟刀刃、雷藏和华藏寺的神秀,战胜了各自的对手,表现的非常抢眼,为人族勉强挽回了一丝丝的尊严。 不过,这三场战斗,雷道祖山和华藏寺的三大传人,赢得都相对轻松,没有陷入苦战,和对手不强有关系,也和对手没有莫名其妙爆种有关系。 “从今日开市,道宫和藏剑海,已经成为过去式,看来还是需要我雷道祖山,撑起人族的门面和尊严。” 雷藏在战胜对手之后,站在擂台上,看着诸方强者,发出了这样的言论。 李牧在擂台下冷笑。 人族接下来一位出场的人,是纯阳宫的俗家弟子吕留良。 对于吕留良,李牧印象深刻。 一路走来,他都是依靠防御剑术来克敌。 他的战斗,基本上每一局,都是膀胱局。 而吕留良的擂台交战对手,竟然是来自于雷道祖山的大师兄白如霜。 看到这一幕,无数强者都惊掉了下巴。 李牧也无比震惊。 这竟然是一场人族的内战? 怎么可能有这样的对阵安排出现? 要知道了为了保证公平公正,至少在最终的决赛之前,同一个种族的强者,是绝对不会在擂台上碰面的。 这是铁律。 以前历届圣战,都从未有如此情况出现。 这是在让同族自相残杀。 不符合圣战的目的。 “不用怀疑,你的对手,就是我。”白如霜看着吕留良,冷笑道:“一切都完全符合圣战规则,因为我雷道祖山,自从今日开始,退出人族,自成一族,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