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0、极致的防御之力 - 圣武星辰

1110、极致的防御之力

白如霜几句话,犹如惊天炸雷,轰然作响,炸的擂台周围所要人,都头皮发麻。 惊天大事件! 绝对的惊天大事件。 无法置信。 难以形容。 荒谬而又不可思议。 雷道祖山这是……竟然叛出人族? 不会吧。 开玩笑吧? 混沌世界的历史,往前追溯五千年,往后再推五千年,只怕是也没有这么惊世骇俗的消息传出了。 人族乃是当世大族。 甚至很多时候,都可以被称之为混沌世界第一大族。 而立族之基,就是十大圣地。 雷道祖山在十大圣地之中,不算是最强,但也可以排进前五。 具有极大的影响力。 尤其是这一次圣战,随着藏剑海、道宫、千焱圣地、飞星圣地、神机百炼等等圣地先后铩羽,一直都保持着超高胜率的雷道祖山,地位水涨船高,名声骤然提高。 可以说,雷道祖山如今是承载了很多人族武者的希望和期待。 谁能想到,在这个时候,雷道祖山竟然宣布,直接脱离人族。 对于人族来说,不啻于石破天惊。 而其他各大种族的强者们,也是被震惊的瞠目结舌。 这是足以改变历史,载入史册的震骇大事件。 而且,很多异族强者,还敏锐地意识到,从升仙之地人族各方强者瞠目结舌的反应来看,白如霜发布宣言之前,人族上下,对于此事毫不知情。 这,简直就是等同于背叛了。 这是叛族。 擂台上,听到这样的话,吕留良整个人也有些懵逼。 擂台下,人族各方强者神色茫然,错愕之中带着迷茫,一时之间,难以相信自己听到的内容。 就连李牧,也觉得一阵头皮发麻。 雷道祖山竟然叛族了。 这个时候,这样的场合,这么骚的操作,绝对不是临时起意。 而是蓄谋已久。 李牧无法确定,其他圣地的武道大帝大佬们对于此事知道多少, 但只怕局势情况不容乐观。 因为至少在今日之前,升仙之地的各方大佬们,都毫无反应。 李牧下意识地抬头看了一眼头顶的暗红色护罩。 他心中的不详之感,越来越强烈。 这个护罩的出现,不但将升仙之地的所有强者都困住,也将外面世界完全隔绝。 可以想象,从暗红色护罩出现的那一刻开始,就意味着,外面世界与升仙之地的联系完全断绝。 外面的武道大帝们,只怕是已经彻底无法知晓升仙之地中发生了什么。 雷道祖山叛族的消息,传不出去。 而且,还有更加可怕的事情。 雷道祖山如此处心积虑地布置策划,绝对不仅仅是为了在圣战之中所有图谋,只怕是在外面,也做好了详细而又狠辣的布局。 只怕是此时,外面的世界,已经乱成了一锅粥。 整个混沌世界,彻底乱了。 雷道祖山敢这么做,背后绝对有堕仙器灵的影子。 他们是什么时候和堕仙器灵勾搭上的? 细思极恐。 李牧心中有了担忧。 但老神棍、道宫主人和剑君等人,终究都是当世神人,或许也能应对的来吧。 哪怕是局势颓危,当可以保住花想容、清风明月以及东星村诸人。 而摆在眼前最为迫切的问题,就是如何在升仙之地破局。 “白如霜,你可以知道,你在说什么?” 纯阳宫的一位太上长老,在擂台下大喝,须发疾张,愤怒难抑,犹如雄狮一般。 “你要对自己的话承担后果。”另一位神机百炼圣地的长老也是喝道。 “滚下来。” “你疯了吗?” 擂台周围的人族强者,在短暂的大脑空白之后,终于都回过神来,顿时都怒喝大骂了起来。 古往今来,什么最招人恨? 背叛。 自从白如霜说出这样的话,瞬间就成为了整个人族的公敌。 “哈哈?哈哈哈哈。”白如霜大笑了起来。 他笑的如此肆无忌惮。 “人族十老会不公,包庇李牧,屠戮杀害我雷道祖山传人弟子,对我雷道祖山,何其刻薄,不仁在先,就别怪我雷道祖山不义。如今我雷道祖山,自成一族,若是你们不服,大可连挑战。” 面对无数责难和质疑,他反而更加得意。 等待今日,等的时间太久了。 数千年的谋划,终于要彻底展开了。 扬眉吐气,称霸混沌世界的大幕,就要拉开。 而他,就会在这样的历史大变局中,成为弄潮儿,主宰无数人的命运。 人族? 已经成为了历史了。 何惧之有? “白如霜,你枉为人子。”纯阳宫太上长老厉声大喝:“人族,岂是你想叛就叛的?你的体内,流淌着人族的血液,若是痴迷不悟,这混沌世界,谁也保不住你。” 白如霜像是听到了世界上最好笑的笑话一样,仰天狂笑。 “老狗,你怕是还没有睡醒。连轮回仙球,都已经承认了我雷族的独立地位,你还想要逆天而行?” 他戏谑地盯着纯阳宫太上长老。 这话一出,所有人心中,都是一颤。 的确。 同族对战,乃是圣战大忌。 既然白如霜被安排与纯阳宫俗家弟子吕留良一战,那就说明,轮回仙球已经承认了雷道祖山另立一族的事实。 李牧自始至终都没有说话。 他无法确定,此时的轮回仙球,到底是由哪一个器灵所控制。 “来吧,可怜虫,今日,就用你的鲜血和人头,来祭奠我雷族的开脉之战吧。” 混乱的喧嚣声中,白如霜对着吕留良勾了勾手指。 吕留良渐渐回过神来,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他在金仙榜上的排名,落后于白如霜。 擂台对战,毫无胜机。 按理来说,应该直接认输才是。 但是,在这样历史转折点的关键时刻,此战却又偏偏关乎于人族荣耀。 没有说狠话,也没有多余的动作。 吕留良直接祭出了自己的星月双剑。 剑悬身周。 纯阳一脉,掌握阴阳、八卦之力。 吕留良修炼的是八卦奥义,后又在此基础之上,自创秘术。 这一部秘术,攻击力乏善可陈。 但防守之强,可以说是纯阳第一。 周天剑光浮动周身。 吕留良摆出了防御架势。 尽管心中对于白如霜的背叛和狂妄无比愤怒,但他依旧很冷静地选择了最适合自己的战斗方式。 不求有功。 但求无过。 哪怕是无法战胜白如霜,但只要一直在擂台上坚持住,维持不败,这一战,就不算是丢人。 白如霜嘿嘿冷笑,眼中泛动寒光。 此战,乃是雷道祖山千年布局正式拉开序幕的第一战。 所以,不但要赢,还要赢的漂亮。 杀! 白如霜直接祭出了最强之招。 无尽雷海领域,宛如汪洋,掀起飓浪,直接将吕留良淹没。 星月双剑游走,演绎周天剑光。 吕留良被白如霜帝道领域所困,犹如无尽汪洋上一页孤岛一样,经受着狂风巨浪的拍打,仿佛随时都要被吞没一样。 但周天剑光‘孤岛’,始终屹立不倒。 渐渐地,白如霜变色了。 不对啊。 这个纯阳俗家弟子,防御力怎么会这么强? 不应该啊。 之前就已经计算过,此人的防御力极限,应该无法撑住自己的帝道领域吞噬。 但现在? 难道这个家伙,在之前的战斗之中,竟然还保留了实力? 擂台周围。 无数道人族强者的目光,紧紧地盯着战局。 所有人的心,都拧成一股绳,在暗暗祈祷。 吕留良,撑住。 一定要撑住啊。 只要撑住此战,维持不败之数,你就是人族功臣啊。 李牧的心,也悬在了嗓子眼。 吕留良周天剑光秘术的防御力,令他震惊,也令他欣喜。 有希望。 可以坚持下去。 李牧以、目不转睛地观察许久,但竟然看不出星月双剑的任何破绽。 这个吕留良,绝对是一个奇才。 他竟能在纯阳宫两大基础奥义之中,自创出如此大道至简、毫无破绽的武道秘术,只怕就连当年传授他纯阳武学的授业师父,都没有想到。 擂台战一旦开启,李牧也没有办法干扰改变。 为今之计,只能祈求吕留良创造奇迹了。 只怕是所有参加圣战的人族势力、强者, 甚至连其他各大种族、势力的生灵们,做梦都没有想到,有朝一日,混沌世界第一种族的尊严,需要吕留良这样一个昔日名不见经传的人来捍卫。 转眼之间,已经过去了小半个时辰时间。 白如霜的面色,有些阴沉了。 他本想速战速决。 但不知不觉之中,依旧被拖入到了吕留良的战斗节奏中。 这个纯阳俗家,简直就像是顶着一个仙器龟壳一样,敲不烂,打不碎,震不开,咬不碎,轰不裂……超乎想象的防御力。 白如霜猛然停止攻击,身形后退。 “你也算是一个人才,将剑术防御练到这种程度,也算是登峰造极了,但,依旧挡不住我。”他看着吕留良,道:“我可以饶你一命,只要你舍弃人族,加入我雷祖一脉。” 吕留良周身剑光浮绕,沉默不语。 白如霜冷冷一笑,下定了某种决心。 他掌心摊开,手中突然一缕细微的暗红色流光飙射出去。 这流光,似是一根头发刺穿虚空,光芒并不如何强烈。 轰! 擂台巨震。 周天剑光被轰的剧烈震荡起来。 一直游刃有余的吕留良,脸上骤然闪过一抹潮红。 擂台下,无数人的心脏狠狠地跳动了起来。 李牧心里咯噔一下。 不好。 是堕仙之力。 那暗红色流光,分明是堕仙器灵之力。 那是来自于仙界的力量,凌驾于凡尘。 吕留良,要守不住了。 有危险。

上一篇   1109、叛族

下一篇   1111、相互忌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