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1、相互忌惮 - 圣武星辰

1111、相互忌惮

白如霜竟然掌握着堕仙之力? 李牧的心中,瞬间浮现滔天巨浪。 这是怎么回事? 雷道祖山竟然和堕仙器灵勾搭上了吗? 所以这才是雷道祖山能够在之前的圣战擂台之中,一路碾压前行的原因吗? 李牧仔细想了想。 他得到了一个很可怕的结论。 雷道祖山与堕仙器灵之间暗中勾结,绝对已经很长时间了。 因为雷道祖山在擂台大战之中一路狂飙前行的迹象,早就在升仙榜之战时,就已经开始了。 这说明了什么? 李牧看向一号擂台。 轰! 又是一道恐怖的暗红色轰击波,在擂台上爆发。 “噗!” 吕留良张口喷出一道鲜血。 月星双剑嗡嗡嗡急骤震动。 周天剑光出现了些许紊乱,整体被震飞了数十米。 星月的光芒,变得暗淡。 “最多再承受一击。” 李牧的【预兆之瞳】已经瞬间判断出了这一战的结果。 这个吕留良真的是一个惊世奇才。 他的周天剑光,竟然可以抵挡堕仙之力三击。 李牧自忖,就算是自己的岁月领域,也无法有这样的防御力。 但是,再天才,也无用。 堕仙之力,毕竟是来自于仙界的力量。 就算是白如霜掌握的堕仙之力,并不纯粹,但也足以击败下界的武道奥义。 轰! 随着第三击暗红色流光,轰击在周天剑光护罩上,最可怕的一股爆炸波,宛如核爆的辐射冲击波一样,在一号擂台上席卷爆发开来。 星月的光辉碎片溅射。 月星双剑崩裂,破碎,化作金属碎蝶。 “哇……”吕留良喷血,身形宛如破布娃娃一样,飞跌出去,狠狠地撞击在一号擂台的风壁上。 骨头碎裂的声音响起。 他缓缓地滑落,风壁被鲜血染出一道长长的红色痕迹。 啪嗒啪嗒。 白如霜一步一步地走到吕留良的身前。 说实话,就算是深知堕仙之力的白如霜,也没有想到,吕留良竟然可以连续抗住三击堕仙之力。 他心中捏了一把冷汗。 因为三击,也是他的上限。 如果三击之内,无法击破周天剑光的话,那今天他绝对无法击败吕留良。 “咳咳……” 吕留良单臂撑地,缓缓地站起来。 他大口大口吐血,血中带着血块,都是一些破碎的脏器。 “一切都结束了。” 白如霜表面上风清云淡,冷声道:“你的顽强,让我意外,还是之前那句话,投靠我雷族,你不但可以不死,还可以得到媲美仙界的剑法剑术,成为真真正正的混沌世界第一剑仙。” 混沌世界的第一剑仙,一直都是藏剑海的剑君。 无数年以来,任何一个剑修的终极目标,也是剑君。 而像是吕留良这样的剑道天才,也不例外。 白如霜相信,携带者胜利之势,又开出如此‘诚恳’的条件,吕留良这个即便是在纯阳宫内部都不受重视的俗家弟子,应该会动心。 然而―― “仙界剑术?没兴趣。” 吕留良一边咳血一边大笑。 “我的剑术,由我自己来创造,不用师从别人。” 这个在这一届的圣战擂台赛之前名不见经传的剑修,此时说话,却有着冲天的自信和孤傲。 哪怕是落败,也依旧是语气惊人。 或许也只有在这样必死的局面下,这个平日里习惯于低调,习惯于将自己的光芒掩藏起来的剑道天才,才愿意这样酣畅淋漓肆无忌惮地释放自己的光辉。 哪怕只有一瞬。 白如霜怔了怔,点点头,道:“纯阳倒是真的出了一个天骄,可惜了……” 可惜早不生,晚不生,生在了这样一个巨变之夕。 生不逢时。 “我是爱才之人,不愿戮杀天才,”白如霜笑了笑,心中又有了计较,寒声道:“这样吧,你只要发个誓,退出纯阳,不再为人族征战,我今日,也可以留你一命。” 折辱一个天才,比杀死一个天才,更能打击人族的士气。 吕留良身形摇摇欲坠。 他体内的伤势,不仅仅是冲击撞伤,更有堕仙之力的破坏损毁,自是无法恢复,此时强撑着,也不过是心中一口气而已。 “这样的誓,我怎么可能发。” 他淡然骄傲地笑。 “此生无悔入纯阳,来世还需持剑长。” 他摇摇晃晃地道。 仿佛有夺目的光辉,从这具重伤之躯中,由内而外地散发出来。 白如霜的脸色,一下子,就阴沉了下来。 “已经给过你足够的机会了,我的耐心,是有限的。” 他一把抓住了吕留良的长发,将他拎起来。 雷光一闪。 吕留良的身上,多出了一个碗口大的血洞,前后透亮。 擂台下方,一片哗然。 “认输吧。” 纯阳传人不灭道士开口。 “快认输吧。” “留得青山在。” “不要再硬撑了。” 许多人族强者,也都忍不住大吼了起来。 胜利的希望已经不复存在。 这一刻,人族一方的强者们,从未如此希望代表着种族出战的人选择认输。 吕留良已经做到了他所能做到的一切。 这样的天才,只要是活下来,就有崛起的希望。 但是他们不知道,在明知不可胜的时候,吕留良已经在心中默念召唤神玉仙牌,却没有得到任何的回应。 一切,都已经偏离轨道。 “雷道的力量,可以让大帝崩溃,但,只要你说一句,李牧是杂碎。我就给你一个痛快。” 白如霜突然又道。 吕留良用尽力气,抬起眼皮看了一眼白如霜,一边吐血,一边眼中尽情展露自己的鄙夷和嘲讽。 “呵,呵呵呵呵……难以相信,这样的话,是从一个自称是要振兴雷族的帝者口中说出。你,这得是心中对于李牧有多的大恐怖,所以才要用这种手段,来增强自己那可怜的自信?” 真聪明。 这个纯阳俗家,真的是内秀至极。 聪明人要激怒一个人,实在是太容易。 白如霜果然被激怒了。 他原本还想要再继续折磨吕留良,用最残酷的手段,给擂台周围的人族强者们,一个巨大的心理压力和震怖,但此时,一下子,就被吕留良彻底激怒了。 李牧,是他心中的逆鳞。 “一心求死吗?那就成全你。” 他手中雷光闪烁,毁灭之力凝结。 然后,就在此时,突然一道刀光,激射而至。 白如霜警觉,心中一惊。 咻! 血光闪烁。 人影交错。 李牧速度极快,已经将人抢过来,单手扶着吕留良,站在擂台上。 白如霜之前拎着吕留良头发的手臂,一道深可及骨的刀痕,鲜血溢出,几乎断臂。 “李牧。” 他怒吼。 “你竟敢打断圣战擂台比武?” 白如霜心中的震惊和愤怒,犹如山洪暴发一般。 李牧先是检查吕留良体内的伤势,暗暗心惊,堕仙之力的破坏力,比想象中更加可怕。 “打断?擂台战,已经结束了。” 李牧道。 “胡扯。” 白如霜眼眸阴沉地寒声道,心中泛起杀意。 李牧道:“风壁已经撤去,擂台阵法加持也暂停,轮回仙球已经做出了判决,战斗结束,你还要斩尽杀绝,姓白的,你这么想要战,我来陪你啊。” 纯阳不灭道士等人,也都第一时间冲上擂台,将吕留良接过去,检查伤势,看向白如霜的目光中,带着愤怒和仇恨。 纯阳宫和雷道祖山的仇,算是结大了。 白如霜眼眸之中,杀机疯狂涌动。 他刚才竟然没有注意到战斗结束了。 不对啊。 按照计划,这个时候,战斗是绝对不应该结束的。 一切都在掌控之中才对。 轮回仙球为什么会在这个时候,判决战斗结束? 事情出了意外。 他看着李牧,心中连续闪过数十次杀意,但最终还是并未选择出手。 之前击败吕留良,已经耗费了他十二个时辰之内运转堕仙之力出手的极限,此时无法调动堕仙之力,对上李牧,毫无胜算。 “李牧,不用着急,你我终有在擂台上对决之日,到时候,咱们新账老帐一起算,我会亲手终结,你那可怜可笑的神话战绩。” 白如霜冷笑着,离开了擂台。 李牧同样是心中杀意浮动沸腾,但最终也未曾出手。 因为刚才白如霜出手击碎吕留良周天剑光的手段,李牧并无完全抵挡的把握。 魔刀未到手之前,需再忍耐一些时间。 两个人的心中,都有忌惮。 这一战,算是就此结束。 雷族第一战如愿获胜。 但并未打出白如霜期待的气势和效果。 而人族则是在原本风雨飘摇的处境中,雪上加霜。 雷道祖山的叛离,给了所有人族强者心头重重一击。 升仙之地的消息,无法传递出去,更是给所有人都增加了不安。 就连其他异族,都有些看不懂这一届的圣战了。 而且,风波并未就此结束。 因为在接下来的一战之中,来自于华藏寺的神僧神秀,竟是效仿白如霜,直接宣告了华藏寺脱离人族。 “阿弥陀佛,自此之后,我为佛族。” 神秀强势击败了猿族之王袁吼,立于擂台上,垂着眼皮,低眉顺眼地轻声道。 但谁都感受得到,这个秃驴语气之中的嚣张跋扈之意。 一日之间,两大圣地叛族。 而且还是到目前为止,人族诸大圣地之中表现最为强势的圣地,这让升仙之地充满了难以置信的荒谬。 除了李牧之外,其他人根本看不到,也感应不到堕仙之力。 李牧在入夜之后,迫不及待地冲入到了轮回仙球中。 进入仙球小世界的一瞬间,他感觉到了,空气里充满了淡淡的邪恶之气,那种吞噬生机的堕仙力量,已经在整个仙球之中散发开来。 “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 李牧看到了老翁器灵。 昔日鹤发童颜、红光满面的他,竟是已经形容枯槁,神光涣散,犹如垂死之人,全身被一股淡淡的死气所笼罩。 “堕仙器灵,完全苏醒了。” 老翁器灵看着李牧,眼神里,有淡淡的绝望。 “你也看出来了,今日两站,都是堕仙器灵在背后暗助雷道祖山和华藏寺,若非是我在最后时刻,不惜代价结束了比赛,只怕是吕留良和袁吼,都得死。” “但是,这也是我所能做到的极限了。” “李牧,魔刀再不至,升仙之地的堕仙之门将会被打开,到时候,堕仙降临,这一界将会成为生灵涂炭的死亡之地,到时候,一切都晚了。” 老翁器灵语气低沉地道。 公众微信号上,再发一次1000rmb的红包,大家领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