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2、堕仙器灵真面目 - 圣武星辰

1112、堕仙器灵真面目

“我想去看一下那个堕仙器灵。” 李牧道。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但,你不是他的对手。”老翁器灵道。 李牧道:“不为战斗,看一看,也许会有什么意外发现也不一定。” 他想要用破绽之瞳和预兆之瞳看一看,尝试一下,如果能够找到堕仙器灵的破绽,加以针对。 运气好的话,或许不需要魔刀,亦可有胜机。 老翁器灵略微思忖,道:“既然你不死心的话好。” 小舟破开虚空。 那条天河之水,昔日宛如平静美丽的玉带,如今却是波涛汹涌,偶有恶浪,水质变得浑浊,其间沉浮着碎石和朽木,枯叶一层层,早就失去了昔日的美丽。 老翁器灵操控着飞舟,逆流而行,进入到了远处的山峦中。 这片山峦,已经完全被堕仙器灵的力量所覆盖。 昔日风景如画的原始森林,已经化作了枯死的化石森林,山水如画的美景,变成了暗黑色的阴沉色调,大地万物的生机,都已经被汲取干净,犹如寂灭的地狱一样。 轻舟破开暗黑色的氤氲雾气,朝着枯萎山峦深处前进。 “就在前面了。” 片刻后,老翁器灵指着前方一座喷吐着死亡焰光的山峦道。 这山峦像是一座正在喷发的活火山,暗红色的炙热焰光,从山口之中蓬勃而出,冲天而起数千米。 吞噬大地的那种死亡之气,正从山口内部爆发出来。 “我不能靠近这山口,否则,会被堕仙器灵的力量吞噬。”老翁器灵看着那犹如刀光一般蓬勃的暗红色焰光,眼中流露出忌惮之色。 李牧道:“我自己过去看看。” 老翁欺凌欲言又止,最终道:“千万小心。” 李牧驾驭刀光而进。 他直接来到了这蓬勃的火山口边。 从火山口俯视下去,山口之下,山腹中,焰光变成了橙红色,能够隐约感觉到,一股强大而又可怕的力量,正在时时刻刻地山腹深处疯狂地滋生滋长。 李牧在山口附近略微感受之后,心中有了决断,直接驾驭刀光,进入山腹内。 远处老翁器灵看到这一幕,连阻止都已经来不及。 “大人,属下无能,未能杀人立威。” 雷族驻地,之前在擂台上凶威显赫的白如霜,点燃一支血红色的长香,心情忐忑地祈祷禀告。 暗红色的烟气,在空气里编制出一张神秘的脸庞。 “立威在其次,你需尽快掌握升仙之地的大势。” 充满了神秘压迫感的声音,在静室里响起。 白如霜连忙道:“属下已经在全力推进,但是,效果不如之前预计,乃是因为有李牧这个绊脚石,他正面硬憾大人仙道之威,让其他各大种族和强者踟蹰不前,犹豫不决。” 那声音并未回应。 白如霜一咬牙,道:“属下恳请大人赐下仙力,属下愿一战将李牧斩之,除了李牧,升仙之地便尽在掌控之中。” 那声音依旧未曾响起。 白如霜等了片刻,未见回应,下意识地抬头。 却见香气袅袅之间,焚烧的烟气在空气里描绘出四个大字 剪其羽翼。 白如霜的脸上,闪过一丝阴霾。 只是剪其羽翼,不是将他杀了? 大人为何要留李牧这个祸害? “大人,计划进行顺利,但雷族纠结窒陷于与李牧的私人恩怨,目光短浅,心无大局,只怕是会坏了大人的大事。” 华藏寺驻地。 僧人神秀,一袭白色的僧衣,面目俊美,玉骨冰肌,似是仙玉雕琢一样,在黑色木鱼中插着三缕暗红长香,行礼禀告。 “哼,长春山的蠢货,选的代言人也是蠢货。” 香气袅袅,略带着沙哑,宛如绣刀擦磨刀石一样怪异的声音,在香气飘飘之中传出来,仿佛是来自于另外一个世界。 “大人,我该如何做?要不要除掉李牧,此人对我们的威胁最大。”神秀道。 “再等等。”那古怪声音道。 顿了顿,那怪异的声音又道:“李牧暂时还有利用的价值,你且先配合长春山那帮蠢货,等到仙门开启,万仙降临,你按计划行事,到时候,长春山也只能给我们万寿庄做陪衬。” 神秀上手合十,道:“小僧明白了。” “这就是堕仙器灵?” 在山腹深处,果然是一片一望无际的火焰汪洋。 即便是李牧有帝火傍身,但依旧感觉到了阵阵割面如刀的炙热,运转一身功法强行抵御。 这火焰汪洋之中,怕是有仙道之火。 前方。 八条巨大的、闪烁着密密麻麻仙道符文的炙红色锁链,从火焰汪洋之中蔓延出来,将一个两米多高的残缺身形,锁在火海上空。 那是一个人类的身影。 诡异的是,他自腰腹以上的半边身躯凝实,似是由岩浆组成,炙热赤红,而腰腹以下的身躯,则是半虚无的红光在闪烁。 八条仙道火焰锁链,分别扣住了他的四肢、脖颈、腰腹和两对琵琶骨,将他牵扯悬挂在半空,任他如何挣扎,都无法挣脱。 啪啪啪! 从火焰汪洋之中,连续不断地有赤红色的火焰长鞭伸出来,连续不断地、狠狠地抽打在他的身上。 每抽一下,火星溅射。 其画面,似是星辰陨落一般。 那个两米高的身影,看不出男女,赤红色的长发披散,遮住了面容。 随着他的低吼,周围的空气光线都扭曲了起来。 “二十日之前,他还只凝聚了一颗头颅,如今,他已经快要凝聚出完整的身躯了。一旦等到他将下半身也凝聚为实体,就是他脱困霍乱苍生之日。” 熟悉的声音在背后响起。 李牧心中陡然一惊。 回头时,却见老翁器灵不知道何时出现在了身后不远处。 迎着李牧的目光,老翁器灵解释道:“老夫担心你这个小混蛋出事,所以冒险下来,此地不宜久留。” 李牧心中一暖,道:“多谢老仙长。” 他重新看向堕仙器灵,开启了预兆之瞳和破绽之瞳,仔细观察。 但一看之下,只觉得双目炙热如火焰舔舐,一阵剧痛。 双瞳什么都看不到。 “这畜生的周身,都遍布着堕仙之力,已经可以护住己身,昔日九大帝布置的帝阵禁制,都已经快要无法控制他了。” 老翁器灵忧心忡忡地道。 李牧道:“既如此,为何不集中混沌世界所有大帝之力,将其除去,圣战都已经没有必要进行下去了吧。” 圣战是为了解决混沌世界各大种族的争端,为了推演克制堕仙的武学。 一旦堕仙脱困,毁灭降临,这些都没有了必要。 老翁器灵道:“堕仙器灵的苏醒速度,远超了九大帝的推演,也超乎我的预料,等我们反应过来,一切都已经来不及,如今整个升仙之地,都已经被堕仙阵法笼罩,外面的人进不来,里面的人出不去,在混沌世界的诸位大帝破开堕仙阵法之前,一切都得靠我们自己了。” 李牧一边忍着双目和竖眼剧痛观察堕仙器灵,一边道:“靠我们自己?” 老翁器灵道:“你那柄魔刀,如果能借来,自然是最好,是罕见可以克制堕仙之力的器物,有魔刀在手,我可以将此獠击杀,这是上策。” “还有中策和下策?” 李牧随口好奇地问道。 老翁器灵道:“中策是将圣战进行到底,只要抉出最终的十万人中第一仙,获得最终的仙器奖励,然后集中所有升仙之地的强者,与堕仙器灵强拼一场,借助仙器之力,或许还有胜机。” “下策呢?” “下策是静观其变,一旦圣战无法完成,升仙之地的所有强者,与脱困而出的堕仙死斗一场,听天由命了。” 李牧听了,一个头十个大。 他心中知道,魔刀应该是很难借来了。 因为升仙之地已经被堕仙阵法关闭,就算是刀剑神皇丁浩,也未见得可以破开仙道阵法吧? 至于中策 “既然那仙器乃是圣战奖励,老仙长现在无法将其取出吗?”李牧道:“若是老仙长现在就可以将奖励仙器赐下,就不用等到圣战结束吧?” 老翁器灵无奈地苦笑叹气。 “只有十万人中第一仙才能获得仙器奖励,这乃是轮回仙球的最原始规则,我也不能将其破坏,堕仙器灵纵然苏醒,也得遵循轮回仙球的规则行事,所以,只有十万人中第一仙诞生,才能取出仙器。” 他道。 李牧想了想,将自己心中对于雷族和佛族的怀疑,说了出来:“他们很有可能,已经与堕仙器灵有了勾结。” 老翁器灵面色惭愧,痛心疾首地道:“这是我的过失,一时失察,让雷道祖山和华藏寺与堕仙器灵暗中勾连,也是因为有他们做内应,堕仙器灵才能复苏如此之快。” 果然。 李牧骂了一句娘。 说实话,老仙长你这是渎职啊。 “不只是你人族的两大圣地,妖族、羽族、天魔族都有堕仙器灵的邪信徒。”堕仙器灵道:“所以,如果你能够在接下来的圣战擂台赛中,将这些堕仙邪信徒都击败斩杀的话,那我们实现中策目标,就会轻松很多。” 今天还有更

上一篇   1111、相互忌惮

下一篇   1113、王诗雨之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