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4、暗夜杀戮 - 圣武星辰

1114、暗夜杀戮

“与我雷族作对,就是这样的下场。” 雷藏目光如刀横扫四周。 嚣张的姿态,令很多人都敢怒不敢言。 “希望能够在擂台上遇到你,”雷藏盯着李牧:“我会亲手终结你的一切。” 李牧长身而起,目光中杀意大炙。 周围许多人族强者,见状,连忙第一时间将李牧拉住。 谁都看得出来,这个雷藏,是在故意激怒李牧。 不管什么情况,如今李牧绝对不能再冒任何风险。 他是人族最后一杆旗帜了。 要是李牧的威望有一点点的动摇,那人族便是大江东去势头尽丧,彻底要被踩在脚底下了。 战斗已经结束。 私斗会被轮回仙球惩罚。 “呵呵。” 雷藏被神玉仙牌乳白色的光芒传送离开。 就下来的几场战斗,都与人族无关。 妖族那位眉眼如画的贵公子出手,击败了一位羽族准帝,依旧保持着强势。 过程中,另有一件怪异的事情发生。 青狐神碧言登台时,遇到了同为妖族的黄金虎妖。 这样的对战让很多强者又嗅到了一丝不正常的气息。 如果说人族因为雷族和佛族的背叛,而导致过早的出现同室操戈情况的话,那妖族这么早的‘内斗’,就显得更加诡异了。 碧言表现的嗜血而又疯狂,将黄金虎妖吸成了一张虎皮,手段残酷而又无情。 妖族内部,也是一片哗然。 据闻,有虎族的强者,无比气愤地前往狐族驻地讨说法,结果导致了一场小规模的内斗,最终虎族有一些损失,亦被轮回仙球所惩戒。 而之后,羽族、域外天魔族内部,也先后都发生了内战。 这种内战的惨烈残酷程度,竟是丝毫不比异族之战差多少,令各方都有些瞠目结舌。 要知道,以前的历届圣战,绝不会这么早就涉及到同族之战。 且就算是出现同族之争,也都是会提前在内部做好沟通,在一定限度之内相互印证武道之后,双方点到为止,绝对不会自耗本族力量。 这在圣战规则允许的范围之内。 但如今,同族之间的征伐,几乎都是以一方战死为最终结果,其惨烈冷酷,令观者心惊,闻者肉跳。 “这是堕仙器灵的力量开始浮出水面了。” 李牧的心中很清楚。 各族之中,都已经有了堕仙邪信徒。 他们在疯狂地杀戮不服从者。 不管是异族,还是同族。 …… “话都说开了,诸位好好想一想吧。” 白如霜说完,坐在高高的王座上。 他手中两颗紫色的雷球凝如实质,滴溜溜地旋转着,内里隐藏着可怕的力量波动,偶尔绽放,令整个驻地大殿弥漫着淡淡的杀机,气氛紧张。 大殿里,有来自于飞星圣地、千焱圣地、谵语圣地等等人族诸大圣地的强者。 都是各大圣地留在升仙之地的观战驻守力量。 也算是精锐。 这些人,都是人族菁英强者,见惯了风雨。 但此时,看着高居于大座上的白如霜,神情多为震惊、愤怒以及惊惶,显然是听到了极度可怕的辛秘。 一时间,大殿里一片死一般的寂静。 落针可闻。 “你们还在犹豫什么?”雷藏站在白如霜下首,一脸的倨傲和优越,扫过众人脸庞,咄咄逼人地喝问。 没有人回答。 雷藏又冷笑着道:“白师兄刚才已经说的很清楚了,仙门即将开启,仙人降临,整个混沌世界,都将面临着大变局,所谓良禽择木而栖,我雷族受仙界首屈一指的大势力长春山看重,成为长春山在混沌世界的代言人,日后注定将会成为人族唯一圣地,你们此时选择归顺,或许还有从龙之功,机会只有一次,错过了,就要与李牧那些人一起,在不久的将来,化作飞灰。” 一字一句,宛如神锤,重重地砸在所有人族强者的心头。 他们都是被秘密邀请而来。 当然,接到邀请的人数极多。 但真正来的,只是一部分。 来之前,已经知道,宴无好宴,已经叛出人族的雷道祖山,或许会耍一些幺蛾子,却没有想到,白如霜和雷藏前后的说话,还是令他们陷入了极度的震惊。 仙门开启。 仙人降临。 原来这一次的圣战,已经完全在仙人的掌控之中。 所以才会如此不正常。 而雷道祖山已经和仙人们达成了协议。 怪不得有底气叛出人族。 “阿弥陀佛,诸位,白施主所言不虚。”华藏寺神秀僧人也在,淡淡地开口道:“适逢大变局,须有新眼光,大雄心,大智慧,才能破旧迎新,若是拘泥于古训,只怕不但己身要身死道消,便是宗门传承,也得化作灰灰,各位施主慎之,惜之。” 神僧一开口,如一颗石头砸进了一滩死水,终于打破了大殿里死一般的寂静。 数十名人族强者,低声议论,一片哗然。 先后叛出人族的两大圣地,都统一了口径。 华藏寺的秃驴们虽然同样可恶,但却很少打狂语。 事情是真的。 大变局也是真的。 该怎么选? 人族强者们相互对视,面面相觑。 来之前,大多数是抱着多一条路的心思,哪怕是雷族已经不认同自己是人族,但终究是相同血脉,尤其是最近他们表现的如此强势惊艳,所以应邀而来,是想要留下一份善缘。 毕竟大家都是成年老怪了,任何事情,不能只凭好恶。 还要看利益。 但没有想到,迎来的却是这样的局面。 这分明就是在逼着众人做出抉择。 和稀泥是不行的。 要么臣服。 要么对抗。 不管是白如霜,还是雷藏,甚至连号称不食烟火的华藏寺神僧的话里,都藏着一个意思―― 顺则昌。 逆则亡。 大殿里弥漫着浓郁的杀机。 议论声中,还未有人做出选择。 “哼,就算是仙人降临又怎么样?难道要屠戮天下不成?”突然,谵语圣地的谵语花颜起身质问道:“你们真的不是在借着仙人的名义,狐假虎威吗?” 议论喧哗声骤然停歇。 很多人都没有想到,第一个站出来质疑的,竟然是一个女人。 谵语圣地的行事作风素来偏软。 但没想到,这一次,谵语花颜却表现出了令很多男人都汗颜的硬气。 神机百炼圣地的诸葛风也起身,冷笑着道“你们愿意给所谓的仙人当狗,不代表所有人都如此,老子就不愿意和你们一块玩,你还能杀了我不成?” 说完,诸葛风直接转身离开。 这里是升仙之地,有轮回仙球坐镇,擂台之下,严禁私斗和杀戮,除了李牧那种疯子,还有谁敢在擂台下出手? 白如霜笑了笑。 神秀低眉,心中咏唱佛号。 雷藏眼眸之中,一缕锋芒掠过,掌心一展。 咻! 一道暗红色流光飙射。 诸葛风也算是天尊境中有数的强者,但根本未来得及做出任何的反应,就被轰中,化作一滩血泥,溅射在大殿中。 血腥味散开。 那是死亡的气息。 大殿里的喧哗瞬间戛然而止。 无数道目光难以置信地看着雷藏。 没想到,雷族竟然真的敢出手杀人。 “仙人杀人,不受轮回仙球所限。” 雷藏淡淡一笑,神态睥睨,犹如掌握众生生死幻灭的仙主一样。 站在人群中的谵语花颜,处境一下子,就非常尴尬了。 雷藏目光中,带着淡淡的嘲讽,看向她。 谵语花颜没有丝毫的躲避,迎向雷藏的目光。 雷藏一怔。 这个女人的目光中,竟是带着一丝怜悯之意。 她在怜悯谁? 在雷藏还未回过神来之前,谵语花颜目光在其他人族强者的身上一扫而过,没有再说什么,转身朝着大殿外走去。 她走过了诸葛风死亡之处,大殿昏暗的光线之中,点点鲜血,沾染在石柱和石壁上,绽放如怒花。 身后,是无数道愕然的目光。 以及雷藏脸上逐渐鲜明的怒意和杀意。 谁说谵语圣地行事软弱来着? 那只是表象。 一群女人为了生存,或许会妥协和圆滑。 但有些事情,是底线。 不容妥协。 也不能圆滑。 轰! 第二道爆裂声在大殿里响起。 死亡之花绽放。 不过,整个雷族驻地大殿,都被堕仙之力的阵法暗中笼罩。 这里发生的动静,一点儿都没有传出去。 …… “天堂有路你们不走,地狱无门却偏偏要挤进去,那就送你们上路吧。” 羽族驻地。 一位平日里并不怎么显山露水的名为黯灭的羽族准帝,脸上浮现出残忍决绝之色。 他的羽翼,被暗红色的堕仙之力所覆盖。 羽毛如剑飞射。 数十名羽族强者,像是被弩箭射中的血色气球一样,纷纷爆裂,炸开。 一场屠戮,在无声无息之中进行着。 不同的场地,相同的理由。 …… 妖族狐族驻地。 大殿里,汩汩的鲜血,犹如泛动着的血泉,几乎将整个大殿的地面淹没。 一具具妖族强者的尸体,躺在鲜血中,面色震惊,难以置信的表情凝固在僵硬的脸上。 碧言宛如新剥小葱一般的指间,跳跃着诡谲的符文,犹如龙吸水一样,不断地从地面汲取鲜血,净化,提炼,然后融入到了的双手中。 还有更

上一篇   1113、王诗雨之战

下一篇   1115、李牧之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