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6、秒杀 - 圣武星辰

1116、秒杀

擂台上,两道人影对立。 不悔僧人的话,充满了一种居高临下的优越感。 像是施舍。 像是怜悯。 而在擂台之外,白如霜,雷藏,神秀等人,也都面带冷笑,看着擂台。 准确的说,是看着李牧。 那眼神,就像是看着一只待宰的羔羊。 他们三个人,都想要亲手结果李牧。 但很可惜,轮回仙球的对战排列,却是将李牧交给了华藏寺僧人不悔。 不悔的真正实力,自然是不如李牧。 公正一战的话,别说是李牧,就连柳东衫、顾铁衣等人,都可以不费太大功夫地击败李牧。 但作为华藏寺的一员,不悔的手中,是掌握着堕仙之力的。 堕仙之力出手,天下生灵,皆可杀。 所以,李牧今日死定了。 尤其是白如霜和雷藏,都已经在心里设想,一旦李牧被虐杀在擂台上,他们应该如何庆祝了。 擂台上。 李牧没有说话。 一支支金色的飞刀,在李牧的身边浮现,宛若跳跃着的金色精灵。 态度,已经表露的淋漓尽致。 不悔僧人眼眸中,浮现出冷意。 “既然李施主执迷不悟,那……” 话音未落。 轰! 擂台上气爆之声响起。 李牧的身形,宛如鬼魅般拔地而起。 话不投机半句多。 直接出手。 “嗯?” 不悔僧人心头一紧。 他下意识地运转佛功,正要出手防御,却在这时,只觉得脖颈之间微微一热,一股可怕的炙热异力,瞬间就就沿着脖颈,侵入了体内。 怎么回事? 还未等他反应过来,眼前的视线,便是诡异地旋转了起来。 摸约千分之一瞬,视线重新正常。 耳畔响起了宛如chao水春雷般的惊呼声。 这时,不悔僧人心中浮现出一丝茫然,因为他的余光擂台周围的各族强者,眼中纷纷迸she出难以置信的神色,但问题是,视线的高度,似是有些诡异。 仿佛……比平日里矮了一些。 不对。 为什么我看到了自己的背影? 擂台上,十米之外,那个身穿白色僧衣,修长挺拔的身躯,分明是自己啊。 为何我会看到自己的后背? 而且,我的身躯没有头颅? 一种颤栗灵魂的惊悚感瞬间将不悔僧人淹没。 就算是反应再迟钝,他也明白过来了。 他被枭首了。 被斩掉了头颅。 他斜眼一看。 看到了李牧的胳膊。 他的头颅,被悬拎在李牧的手中。 刚才那电光石火的一瞬间,李牧出手的速度,突破了他的反应极限,竟是被一刀就斩掉了头颅。 怎么会这么快? 不悔僧人惊恐了起来。 他疯狂地催动功法,想要肉身恢复。 对于准帝级的强者来说,斩掉头颅,碎掉心脏,甚至于浑身上下都化作肉泥,都不算是致命伤,玄功运转,就可以完全恢复。 但下一瞬间,他看到,自己的身躯,被可怕的烈焰焚烧缭绕,瞬间化作飞灰。 而一股毁灭的炙热之力,同时涌入到了他的头颅之中。 “啊,不……饶了我。” 意识到死亡的降临,不悔僧人惊慌失措地尖叫了起来。 即便是他修炼佛法多年,但心中早就住魔,多年的心境修为,在死亡的威胁之下,终于瞬间崩溃,原本宝相庄严的一张脸,此时竟是狰狞宛如夜叉恶魔一样。 “原来大德高僧,临死时,也这般尖嘴猴腮。” 李牧低头看来,目光中,带着毫不掩饰的嘲讽。 “饶命,李牧,我也是人族,我们是同族袍泽,你不能杀我,你不能……” 嘭! 火焰爆发。 一颗大好光头,化作飞灰飘散。 世间再无不悔僧人。 李牧杀意已决,怎么会留手? 今日,他采取的策略,是闪电斩。 筋斗云,再加上轮回刀域对于时间的逆转微cao,令他的速度之快,可以说是达到了有史以来的极限,超出了准帝的反应速度。 这样的速度下,不悔就算是事先得到提醒,也难以避免被一刀两断的下场。 李牧早就用【破绽之瞳】,看出了这些人掌握这的堕仙之力的弱点施法cd时间太长。 堕仙之力毕竟不是他们本身的力量,运转击敌,至少需要一至二息的时间来催动。 在李牧的极速之下,这样的cd时间,漫长的如同一个世纪。 刀招中携裹着帝火。 不会僧人就算是修炼成佛家的金刚不坏之身,最终也得被炼化焚烧成为飞灰,身死道消。 这是李牧在登台之前,就想好了的战术。 一击奏效。 终于, 擂台周围,爆发出难以遏制的喧哗和沸腾。 观战的所有生灵和强者们,从惊愕之中回过神来,用各种下意识的动作,释放身体中的震骇。 他们从未想过,这一战,会以这种连极速结束。 甚至都没有给他们反应的时间,华藏寺的不悔就死了。 灰飞烟灭。 这是真真正正的清理门户了。 完全的挫骨扬灰。 李牧看向白如霜等人。 “是不是觉得很意外?”他微笑着嘲讽地道:“掌握了不属于你们的力量,那又如何?幼子持刀,就可以杀死百战壮士了吗?” 雷藏的脸色一阵青一阵红。 他都快气炸了。 这样都杀不死李牧? 不悔这个废物。 白如霜也觉得脸上火辣辣的,像是被人狠狠抽了几巴掌一样。 本该是必杀的局,结果李牧竟然抢先秒杀了不悔。 交手那一瞬间,李牧的速度,为什么会那么快? 那种速度,已经超越了准帝的反应极限。 近乎于大帝之力。 难道李牧已经暗中晋入了大帝境界? 不。 不可能。 李牧前些日子,才临阵突破,强行晋入准帝境。 这种突然的爆种,虽然难防,但有一点,这种强行突破,往往意味着根基不牢,需要漫长的时间,来重新稳固根基,巩固境界,才能有下一次突破的可能。 此乃武道定理。 李牧就算是再逆天,也不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连续强行突破。 “阿弥陀佛。”神秀开口了:“这个李牧,的确是一个祸患,他方才,以原本极速身法,配合了刀域的时间之力,小范围缩短了时间,才拥有了令不悔无法反应的速度,连仙人之力都无法施展,就被斩了。” 白如霜渐渐也想明白了:“看来他已经发现了一些事情。” 神秀道:“情理之中,李牧厉害的不只是武道战力和他的疯劲。” 雷藏忍不住道:“大和尚,何必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要不是不悔自己过于大意,此时死的,便是李牧了。” 神秀淡淡地看了他一眼,道:“要是今日登台的是你,如今也不过一缕青烟。” 雷藏想要说什么,白如霜摆手制止。 这时,站在擂台上的李牧,又有新动作。 “上中无老虎,徒使猢狲称王,我不登擂,你们这些跳梁小丑,就不知道天高地厚了,什么佛族,什么雷族,一群营营苟苟的蛆虫而已,洗干净脖子等着,我定会一刀一刀,将你们斩尽杀绝。” 李牧竖了一个中指,然后被ru白色的光芒传送离开了擂台。 雷族和佛族诸多高手,面色铁青。 之前准备的一切,都用不着了。 他们两族,对于今日之战,抱有很大的希望,却没有想到,迎来如此一场打脸教训。 不悔像是木头桩子一样断头,然后如泼妇一样尖叫着求饶,华藏寺的脸,也算是丢尽了。 擂台周围的观战强者们,面色不一。 就连人族内部,也是两种表现。 一部分人欣喜若狂,笼罩在他们心头数日的愁云,一下子烟消云散。 只要李牧的神话还积蓄着,人族就有希望。 而另一部分人,则是面色尴尬,装作高兴,但实际上心里在骂娘,因为他们已经投靠了雷族,白如霜信誓旦旦地说李牧今日之战必死,结果却是这样一个结果。 雷族背后的仙人,貌似不太靠谱啊。 一边是仙人,一边是李大魔王,都是要命的主,这该如何是好? 昨夜发生的一切,早晚都会传出去。 纸包不住火。 到时候李大魔王发飙,谁可阻挡? 擂台周围一阵**哄哄。 在巨大的震惊之后,各族强者才渐渐地回过神来。 仔细一想,有必要这么惊讶吗? 李牧本来就是魔王级别的杀神,连柳东衫,顾铁衣这种狠人,都被弄死了,不悔僧人的实力,远不如这两大天魔,被杀岂不是正常? 各方之所以震惊,其实还是因为一种思维惯性吧。 这段时间人族连败,难求一胜,而雷族、佛族却是连续取得了一场场不可思议的胜利,所以各方才会觉得,这一战,依旧是人族败,佛族胜。 但仔细推敲的话,李大魔王又岂是省油的灯。 人群中,沈甲和王拜相两人,相互对视了一眼,不知道为什么,心里竟是颇为松了一口气。 虽然是敌人,但是直觉告诉他们,李牧的这场大胜,对于域外天魔族,也极为重要。 今日第二场擂台战,即将开启。 依旧有各方强者围观。 而李牧则是第一时间,回到了道宫驻地。 当日下午。 “昨夜受到雷道祖山邀请的,共有二十一个人族宗门、世家和势力,其中十六家暗中派遣使者参加了宴会,包括飞星圣地、千焱圣地……” 派去调查的道宫弟子,给出了一个极为准确的信息。 李牧眉毛挑了挑。 参加雷道祖山宴会的强者,有人回来了,有人失踪了。 失踪的只怕是凶多吉少。 而活着回来的人,他们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呢? 李牧起身,带着云双鹰和王诗雨,前往飞星圣地驻地。 飞星圣地的圣子也是昨夜赴宴之人,却活着回来了,他一定知道一些什么。

上一篇   1115、李牧之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