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14、天雷引 - 圣武星辰

0114、天雷引

抬头看着主峰上终年皑皑的白雪,周镇岳内心里升起了一丝期待。 希望跟在那个怪物的身边一年时间,赵翎可以得到宗门长辈们所期待的那种成长吧,毕竟这个小丫头的天赋还是极为出众的,可惜就是太过于天真和理想化了一点,不知世道险恶。 让小县令那样的奇葩,去磨一磨她,也是个不错的选择。 不知道为什么,周镇岳的心中,对于那小县令,有一种特别的期待和信任。 尽管李牧杀了他的侄子周武,但实际上,周武作恶多端,也算是自取灭亡。 “两剑之约啊……终有一日,我会履行。” 他自言自语。 对于一个武者来说,没有什么比遇到一个让他兴奋的对手更加令人热血沸腾的了。 而李牧,对于周镇岳来说,无疑就是一个这样的对手。 许久之后。 从山顶冰雪上收回的目光,周镇岳朝着上下看去。 主峰的山脚下,有一大片地势舒缓的沃野,被开垦成为了农田、菜园和果园,。 一些附属于太白剑派的农夫,正在田间忙碌着。 偌大的太白剑派,门中的高手,并非是不食人间烟火的仙人,也需要一日三餐,需要吃五谷杂粮,总共有一千多人的农夫在这里生活繁衍,犹如一个村落一样。 包括周镇海在内的周家众人,因为周镇岳的原因,都被安排在了这个村落中,下地干活,暂时躲避在这里。 心怀怨恨的周镇海,也在其中。 在这一次折戟而归之后,周镇海被李牧的强大吓得不轻,沉默了许多,但到底是不是放下了仇恨,还是在策划着下一次的复仇计划,就不得而知了。 …… 同一时间,太白县城中。 李牧从练功房中走出来。 他身后的房间里,摆放着三十多件大小不一的玉器,被雕刻成为了不同的形状,上面还有不明意义的纹络和字迹,看起来千奇百怪,若是落在一些玉器雕刻大家的眼中,这种雕工,绝对是浪费了那些好料。 这是李牧过去几天时间里的工作成果。 也是布置阵法的最关键一环。 海无眼不动,阵无眼不活。 这些玉器,起的就是阵眼的作用。 在李昭晨的陪同下,李牧认真检查了县衙周围的各项已经竣工的工程。 一共有三百多棵不同种类的树,被栽种在了县衙周围,开凿了九条沟渠,彼此相连,从新井之中引出了净水,并且与原有的泉眼相连,形成了不断流动的活水,九曲十八弯,缭绕在县衙周围,最终汇入到了县衙下方的一条河里。 同时,一共有七十二座假山岩石,被按照不同的方位,布置在了县衙周围。 而县衙的后院后墙,也被拆除,往后扩建了数百米,后墙外的密林,也被整饬,砍掉了一些歪斜的杂树,然后布置上了草坪,一只延伸到了悬崖峭壁深渊跟前。 一切,都按照李牧的要求完工,而且没有丝毫的纰漏。 如今就剩下三十六个开凿到地下约七米的干井,井底以石料夯实,缝隙之间涂抹了生石灰,犹如地牢石室一样,井口预留了填井的干土,还未填上。 除了李牧之外,没有人知道这二十一口干井是用来做什么的。 李牧一圈巡视下来,很满意。 “不错,这几天,你辛苦了。”他拍了拍李昭晨的肩膀。 这个小狱卒心思机敏,做事细致,头脑灵活,的确是值得培养。 “你以后,就不用去监狱中了,留在县衙中吧,先从衙卫小都头做起吧。”李牧满意地道。 李昭晨大喜:“多谢大人栽培。” 他这几日,都是临时调在了县衙中,一般来说,事儿干完了之后,还是要回到大牢中当值,原本期待的,就是将活儿干得漂亮,得到县尊大人的认同,这样或许有机会脱离狱卒的身份,当一名兵卫或者是衙卫。 现在终于得偿所愿了。 而且比期待的更美好,直接成为了小都头。 这可是平步青云了。 “属下愿为大人肝脑涂地,刀山火海亦不辞。”李昭晨不失时机地表忠心。 李牧笑了笑,道:“跟着本县,只需好好做事即可,不用你肝脑涂地。” 李昭晨嘿嘿地笑着,下意识地挠后脑勺,心中太过于激动。 真是太兴奋了,做梦都会笑醒来吧。 小都头啊,从今以后,他也是一个官儿了。 “好了,去吧,允你暂休一日假,去办理一下岗位交接,和你舅舅打个招呼,再回家去看看,”李牧对于这个年轻人,颇为看重,索性好事做到底,顿了顿,又道:“传我的命令下去,让无关人等,先撤出县衙,没有我的命令,谁也不许进来。” “遵命。谢大人。”李昭晨一脸的兴奋,应命而去。 李牧笑了笑。 他要开始布阵了。 如果把布阵比喻成为一次化学实验的话,那之前做的这些土木工程,相当于是准备实验用品和各种材料,接下来,掌握火候、步骤、分量,必须做到一丝不差,才能真正完成一次正确的实验,得到自己所期待的结果。 李牧以步丈量,确定三十六口干井位置无误之后,回到练功房之中,依次取出三十六块形状不同的玉器,按照不同的编号和方位,一块一块地将玉器都摆放进入了三十六个干井之中。 放完之后,李牧开始观察。 玉器在干井之中,并无反应。 “不对……” 他意识到,自己之前的计算,应该出了问题。 否则的话,这些玉器应该是会产生一些奇妙的反应的。 于是,开始仔细思考。 老神棍说过的话,应该不会错,唯一的解释,就是地球上和这个星球上,一些星宿的方位,发生了变化,所以玉器摆放的顺序和位置,也需要调整? 他思忖,然后开始调整玉器在干井之中的方位。 这个调整过程,耗时繁多,就好像是在破译别人银行卡密码一样,需要作出各种不同的数列排序,一个一个试。 好在李牧知道大致的方向,并不是在盲目地尝试。 大概一个时辰之后。 “成了。” 李牧兴奋地叫了起来。 第三十块拳头大小的玉石,放入干井之中的瞬间,玉石立刻发出了轻微的震动,然后表面发出一层淡淡的银辉氤氲,像是有什么能量要从玉石之中喷吐出来,而是才不过是过去短短十几息的时间,这种银辉氤氲就变得开始浓郁了起来。 李牧毫不迟疑,立刻将这三十六口干井,都填埋了起来。 玉石的异像,暂时被泥土掩埋。 李牧深呼吸,疾步来到一个早就已经选取好的方位,捏出手印,引动了一种神秘的雷法。 这种雷法,老神棍曾经也极为重视,名为【天雷引】,可以强行截取天地之中的雷电力量,来淬炼和加持法阵,使阵法通灵,同时,这种雷法可以向阵法之中,强行灌注天地之力,是布阵之后启动阵法的关键一环。 李牧也是第一次尝试。 …… …… 轰隆! 一道炸雷,突然毫无征兆地天空中响起。 县城的街头,许多人被吓了一跳,惊讶地看向县衙方向。 只见大片大片的阴云,从远山处漂浮而来,速度极快,仿佛是有什么力量驱赶着这些暗青色的云层一样,先是遮盖了县衙上方的区域,且很快,以县衙为中心,朝着整个县城区域都弥漫了开来。 转眼之间,阴云就遮盖了天上的双日。 光线变得昏暗了下来。 “怎么回事?” “要下雨了吗?” “这云……不像是暴雨之兆啊。” 无数人无比惊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在这个时节,突然出现这种气象,显得极不正常,很少有如此事情发生过。 仿佛一下子,从白昼到了黑夜一样。 轰隆! 雷声响了起来。 只见大片大片的紫色闪电,在县衙上方的阴云中闪烁,犹如紫蛇狂舞,画面美丽而又诡异,那一道道紫色的电光划破阴云,且有越来越密集的趋势,不过才一盏茶的时间,整个县衙上方仿佛是成为了一片紫色的雷海一样,瑰丽不可思议。 这样的变化,毫无意外地引起了兰香阁楼上,正在做功课的小皇子秦政的注意。 “姐姐,快看。”他丢下笔,跑到外廊中,无比惊讶地看向县衙方向。 公主秦蓁果然也出来了,美目之中,闪烁着异色。 那是法术吗? “是法术。” 王辰的身影出现。 他的面色,极度震惊。 “这是……法术的力量,破坏力惊人的雷法,可是,到底是什么样的雷法,竟然具有这样的威力,太可怕了,引动紫色天雷,犹如狂蛇,闻所未闻……” 王辰面色震惊,喃喃自语。 他在想,在太白县衙之中,好像并没有其他的术士存在。 那,会是什么人在施展雷法呢? 难道县衙之中,还隐藏着一个宗师级……不,能施展这种雷法的术士,恐怕已经超越了宗师级,已经达到大宗师级了,难道县衙中隐藏着一个大宗师级的术士? 王辰看了看秦蓁。 后者定定地看着县衙的方向。 兰香阁楼因其所在的位置和高度,是整个太白县城中,唯一一个可以平视观察县衙的地方,因此,站在阁楼外廊上,那紫色闪电几乎是伸手可触及,因此,三人可以比县城中其他人更加清晰地感觉到,这种电光之中,蕴含这什么样的可怕力量。 一盏茶功夫之后,雷声骤然停歇。 漫天的紫色雷霆,也随之快速地消散。 阴云散去。 天空一蓝如洗,双日高悬,天色明媚,下午时分的时辰,正是一日阳光最好的时候。 许多人哑然地看着天空。 刚才发生的一切,仿佛是一场幻觉一样,神秘而不真实。 兰香阁楼上,秦蓁和王辰对视一眼,也都极为意外。 那种级别的恐怖雷法,竟然来如雷霆去如烟,没有任何的破坏力,在蓄势到了最巅峰的时候,突然散去,给人一种虎头蛇尾的感觉。 这是怎么回事? “快看,县衙好像是变了。” 就在这时,小皇子秦政指着远处惊呼了起来。 ----------- 今天刀妞出生42天,上午带着她和刀妈去医院第一次例行检查,走的匆忙,耗时又比想象中的长,所以只好再朋友圈发了个临时通知,如果有兄弟姐妹没看到,实在是抱歉。 第二更大约在十一点。感谢hsy2005乐园大大的捧场

下一篇   0115、十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