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20、斩草除根 - 圣武星辰

1120、斩草除根

这样猝不及防的变化,让周围已经处于狂热失控之中的人群,骤然有些错愕。 谁能想到,之前在擂台上,表现的无比强势的白如霜、雷藏和神秀僧人,竟然连李牧一刀都接不下来,就被战伤。 李牧竟是如此强大? 他什么时候,强大到这种程度了? 同级别强者,一招秒杀? 难道他已经是武道皇帝了吗? “李牧,你……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法则的光华流转,紫色雷光浮动。 白如霜难以遏制地惊呼。 他无法理解,为何突然之间,仙道之力消失。 他的身形,快速地恢复着。 他毕竟是准帝,得到了雷祖的真传,哪怕是被帝火侵入体内,但还是可以重聚身躯。 白如霜一脸懵逼,不可思议地看着李牧。 他并不知道魔刀可以克制堕仙之力这个秘密。 所以刚才那一瞬间的刀光降临,令他猝不及防。 “师叔,不太对。” 雷藏的脖颈间,重新长出来一颗人头。 但伤口出,一丝丝的帝火流转,一道血线难以愈合,体内经脉肉身之中,更是有帝火肆虐,一脸骇然地看向白如霜。 “阿弥陀佛。” 神秀的两片肉断口处,延伸出一道道血液锁链,闪烁着?d字光华,犹如密密麻麻的血色丝线触手一样,将破开的身躯重新拉扯到了一起,然后犹如缝衣服一样,将被劈开的两片身躯,缝合了起来。 但他的脸上,异色闪烁。 显然是在强行压制刚才侵入体内的异火之力。 这三大强者,内心里震惊无比,疯狂地运转仙人传授的心法,想要召唤那突然消失了的仙人之力。 虽然表面上看起来,伤势愈合。 但实际上,帝火异力,在他们的体内疯狂地肆虐。 帝火的可怕,让三大强者不得不全力催动修为,镇压帝火。 状态堪忧。 连逃跑都做不到了。 “看看你们现在的样子,妄你们都是准帝,不但给人当了狗,还用这种下三滥的手法,诬陷栽赃,真是断了脊梁的狗,丢尽了准帝的脸。” 李牧浑身帝火熊熊,持刀而进,宛如杀神。 可怕的气势,令原本已经陷入暴怒疯狂失控之中的人族武者们,也都清醒了许多,纷纷后退。 之前被震飞的人族武道强者,口中喷血,但无性命之忧。 李牧虽然杀意已决,但他只杀该死之人。 对这些被蒙蔽了的人族武者,他并未彻底下杀手。 杀意犹如刀锋。 咻咻咻! 打神鞭第三形态的飞刀,在虚空之中,划过一道道羚羊挂角无迹可寻的流光。 “啊……” “不,饶命。” “我错了。” “手下留情。” 那一个个隐藏在人群中,煽风点火的各大圣地、宗族的高手,被金色飞刀洞穿了眉心,燃烧着的后延从眼眶口鼻五官中喷she出来,哀嚎着倒下。 这些都是之前身上隐藏着微弱堕仙之力的武者。 也都是投靠了堕仙器灵的堕落者。 都该死。 瞬息之间,犹如割草一样,都被斩杀了个干干净净。 雷藏看到这一幕,心中一动。 他计上心来,正要再度煽风点火挑拨,煽动人族强者围攻李牧,好争取逃脱的机会,但是才刚一张嘴,就看到,李牧眼神如刀,正盯着他,顿时心中一寒,竟是半个字也说不出来。 “勾结堕仙,祸**人间,你们三个人,都该死。” 李牧一步一步,凌空虚度,逼近过去。 白如霜三人,心神狂跳,疯狂地召唤堕仙之力,但却没有得到丝毫回应。 怎么会这样? 三人心思倒也灵活,一瞬间,目光都落在了李牧手中那柄暗红色的魔刀之上。 “难道……”白如霜面如土色。 “机关算计太聪明,反误了卿卿性命。”李牧来到白如霜面前,金刀一指,道:“本想等到圣战结束之后,再收拾你这条疯狗,没想到你自己迫不及待地跳出来,那就提前上路吧。” 白如霜连续召唤仙人之力,都无丝毫回应,就知道一切都完了。 今日已无幸理。 “我就算是做鬼,也不会放过你。”他死死地盯着李牧,不再压制体内的异火之力,仇恨无比地咆哮道:“我和你同归于尽。” 准帝级的力量无压制地凝聚。 他身体周围的虚空和光线,都开始凹陷扭曲。 恐怖的能量和错**的法则,在他的体内疯狂地生成。 自爆? “小弟,我为你报仇。” 白如霜奋不顾身地冲向李牧。 他体内的一切力量,帝道领域,还有身上的各种法宝,几乎是在同时,都被不计代价地催动引爆。 白如霜的弟弟白如雪,当时被李牧所斩。 这也是他视李牧为心腹大仇的原因之一。 准帝级的自杀式袭击,还是很可怕的。 但李牧早有准备。 他身边,四季轮回画面飞快流转,化作四色神光,犹如时间漩涡一般,周围的光线和空间都有些扭曲,整个世界就像是卷入漩涡之中的水面一样,波光飘忽不定。 白如霜的身形,原本在向前冲,结果突然微微一顿,然后以缓慢犹如蜗牛一般的速度向后。 李牧的身形在空中拉出一串残影。 刀光再闪。 白如霜体内疯狂凝聚的各种力量,别一刀点散。 他瞳孔放大,面色一僵,一抹不甘的色彩拂过脸上:“竟然可以……时间逆流……我……我好不甘心啊,李牧,我做鬼……做鬼也不会……” 李牧反手又是一刀。 “帝火之下,形神俱灭,你做个锤子的鬼。” 轰! 下一瞬间,白如霜的身形宛如浇了火油的稻草人一样,轰地爆发出冲天火焰,瞬间就被粉稍微飞灰。 至此,这位雷道祖山的大师兄,彻彻底底的死了个干干净净。 就连临死自爆,都未能如愿。 自始至终,都被李牧克制的死死的。 一边的雷藏,彻底绝望了。 圣战后期,他能够在圣战擂台上一路碾压,靠的就是堕仙之力。 没有了堕仙力量,他的真正实力,距离白如霜还差得远。 白如霜在李牧的刀下,都化作了飞灰,何况是他? 李牧虚空拖刀,走向他。 “李李李……李牧师兄……” 他的牙齿在打颤,巨大的惊恐和绝望,让他的脸扭曲变形。 他的身体,像是筛糠一样颤抖着。 “你刚才,唾沫横飞义正言辞,当真是正义化身啊。” 李牧眼中,带着毫不掩饰的戏谑。 “我错了,李李李牧师兄,饶了我。”雷藏噗通一声,就跪在了虚空中,连连磕头:“我们都是来自于地球,我们……我们是同乡啊,你放过我,我刚才,那都是白如霜这个杂碎,教我说的,是他让我栽赃陷害李师兄你的……” 这话一出,周围人群中又是轰地一片山呼海啸一样的惊呼。 情况看着不对。 栽赃陷害? 李牧是被陷害的? “是吗?同乡?你不配。你们师叔师侄关系这么好,不如一起上路,省的黄泉路上寂寞难耐。” 李牧痛恨鄙夷雷藏,更甚于白如霜。 “不不不,我和他一点儿关系都没有……” 雷藏一把鼻涕一把泪地哀求。 他的修为,本就来之不正。 哪怕是战力上去了,但心境修为差得远。 惊恐之下,心境破碎,可以说是原形毕露,丑态连连。 “李师兄,我愿意为你作证,我愿意公开事实真相,我可以帮你向他们解释,你想要知道什么,我都可以说,知无不言……我……” 雷藏一副痛心疾首的样子。 “解释?呵呵。” 李牧挥刀。 刀光闪烁。 体内体外的帝火爆发,雷藏被烧为飞灰。 他虽然是神族,不死不灭,但李牧的兵器,乃是打神鞭,先天克制,也是死的干干净净了。 最后,就剩下了一个神秀。 “秃驴,轮到你了。” 李牧也不想多做纠缠,挥刀疾斩。 “阿弥陀佛。” 神秀双掌合十在胸前,咏唱一声佛号。 他竟是自己散去了功法,放弃了对体内帝火的压制。 帝火焚烧。 隐隐有梵音流转。 转眼之间,神秀身躯化作飞灰。 一点点闪烁着的金光,在飞灰中幻现,朝着地面坠去。 舍利! 竟是佛骨舍利。 这神秀的佛道修为,颇为精深。 肉身被炼化,竟然凝结出了舍利。 李牧颇为意外。 舍利乃是佛家大德高僧,真正彻悟佛理的佛道强者,坐化之后才有的宝物。 这神秀不过是披着佛道外衣的一个野心家而已,竟然也能炼化出舍利? 不过,这都无关紧要。 李牧的目光,落在了飞星圣子的身上。 所有沾染堕仙之力的人,唯有他还活着。 “李公子,我……”飞星圣子一脸恐惧和绝望。 李牧懒得理会他,而是抬头看向了天空中的轮回仙球。 此时,一抹淡淡的暗红色堕仙之力,包裹着大半的仙球。 “先解决了堕仙器灵再说。” 李牧冲天而起,朝着轮回仙球飞去。 “李牧……李公子,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不妨解释一下……”有人大喝着问道。 此时,就算是傻子,也隐约明白,事情的真相,并不是一开始如雷藏、白如霜所说。